【特價品】我喜歡, 路上的自己 在路上 與自己的不期而遇旅行日記

售價:120

商品編號:TB000700

數量:

購買

分享:
【特價品】我喜歡, 路上的自己 在路上 與自己的不期而遇旅行日記

商品描述

 

  • 是否是套裝 : 否
  • 書名 : 我喜歡
  • 定價 : 路上的自己
  • 出版社名稱 : 我喜歡
  • 出版時間 : 中信出版社
  • 作者 : 120元
  • 書名 : 郭子鷹
  • ISBN編號 : 9787508633954

 

 

 

 

 

 

 

編輯推薦

一個人生命的範圍,就是他所走過的路,遇過的人。
還有什麼景致和有趣的人,是你想囊括到自己生命中嗎?
那就——上路吧。
也許你也想,用腳步,和這個世界認真聊一聊。

內容簡介

《我喜歡,路上的自己》繼續並深化了作者在《最好的時光在路上》一書中展現的思考角度和個人風格,以鏡頭為語言,書寫其遍布世界的旅行日記。此次作者的行程主要在亞歐大陸上,在他的路上,遇到不同的風景,不同的人,帶出了不同的人生經曆,和他們對世界的獨特感悟。使讀者身未動,心已遠。“在路上”從一種狀態變成一種人生態度,向著遠方和內心,起程。

作者簡介

郭子鷹
自由攝影師、旅行作家,曾擔任《旅行家》雜志采編部主任,自助旅行世界30多個國家和地區。

目錄

相 遇
一位鄉下獸醫的英國文學 /148
京都藝妓變身處 /156
納米布的黃昏,我想過和你重逢 /166
傑拉什的陰影 /176
柏林天空下 /186
在撒哈拉尋找時空裂縫 /192
愈簡單,愈快樂 /198
星 球
一只甲蟲的世界觀 (納米比亞) /002
鬥牛季節的第一滴血 (西班牙?巴塞羅那) /018
我想看的是人,卻滿眼是神 (印度?馬杜賴) /032
八分之一秒的童話 (緬甸?仰光) /042
票房密碼破解之旅 (突尼斯) /052
旅行時光機——倘若生活在古代希臘 (希臘?雅典) /082
峽灣街之吻 (瑞典?斯德哥爾摩) /094
狂歡不問客是誰 (丹麥?哥本哈根) /102
失落城俱樂部 (約旦?佩特拉) /108
被西西里洗劫 (意大利?巴勒莫) /118
為了火山,我曾經一再遠行 (菲律賓) /130
心 路
旅行是人性的試金石 /212
一部不完美的相機和一次不一樣的旅行 /218
懷舊與旅行 /224
黑的劉海、白的裙擺,那一個溫柔的膠片時代 /226

在線試讀部分章節

一只甲蟲的世界觀

“後座的兩位沒事吧?很開心對不對?”Stefano一邊兒咧嘴笑著一邊問,雙手在筆記本電腦一樣的滑蓋手機鍵盤上熟練地敲擊著,發出一條短信,絲毫沒有哪怕僅僅愛撫一下操縱杆的意思。
他是我們的六人座小飛機的駕駛員,彼時正值聖誕老人也和我們一樣在天上飛來飛去的年終歲末,我們正飛翔在納米比亞蘇賽思黎著名的紅色沙丘群上空——高1000米!依我看,後座那兩位,即便還沒有昏過去,也差不多了,他們兩位攝影師,手里的相機已經滑到胸前,十指緊握的,是嘔吐袋。
順帶一說,當年德國青年魯斯特就是駕駛著同一型號的飛機,突破了蘇聯西伯利亞針葉林一樣密集的、指向天空的防空導彈網,大大方方降落在莫斯科紅場上的。
這里的風景的確震撼人心,斜陽下大片連綿的橘紅色沙丘排列成鯊魚利齒一般的整齊隊列,“鬼斧神工”顯然是不足以形容的,沙丘頂上的兩只大角羚羊的點題出彩得有點兒離譜,我幾乎都能聽見眼珠子發出的歡呼和相機發出的嗚咽。因為Stefano出神入化的半滾飛行姿勢,這倏忽而過的風景的確是挑戰攝影師的反應,別說後座那兩位了,連我也有點兒high得太過了。
“年終獎我甘願捐了出去!只要我們能平安落地!”
這是我腦子里當時唯一的念頭,清晰得像北京東交民巷27號大門口上“最高人民法院”的牌子。要知道,這是在納米比亞,天遠地遠得連我的信用卡都刷不過去,剛才買機票我付的還是現金。
2012年馬上就要到來,這個時候的我,完全顧不上想山崩海嘯之類的戲劇化情節,倒是為那些遠在萬里之外、正坐在辦公室里為年終獎多少而糾結的朋友們不甘起來。在一年的故事即將翻篇兒的時候,這種糾結其實很不值當吧?
我和朋友們聊起旅行這件事的時候,幾乎個個都說想要逃離城市,到自由廣闊的無垠天地間自我放逐一把,也的確有幾位當真把他們不菲的年終獎花到了旅行上。他們個個都比我腦筋好使,因為他們絕對不會像我一樣,連半點兒猶豫都沒有就跳上遠在天涯海角的納米比亞的這架老爺飛機,他們也個個都比我有錢,因為他們舍得花來旅行的,只是年終獎,而我嘛,顯然不止。
我爬過四座活火山,其中還有一座是天天噴發的——但是阿姆斯特朗飛到月亮上去了;我在納米比亞搭乘著這架飛行員雙手不扶操縱杆的老爺飛機——但是查爾斯?林德伯格在1927年就單人飛越了大西洋,而且他的飛機根本就沒有前方視野,因為他在那兒裝了一個大號的油箱來應付長途飛行;我在倫敦的一星期旅行期間,有整整五天待在大英博物館,連白金漢宮都沒去,還大呼過癮——但是,英國人修了座讓無數人和我一樣陶醉的大英博物館,而且,還全年免費開放!
人比人得死,這種怪病在旅行中發作得尤其強烈。2012年即將到來的時候,跟別人比年終獎誰拿得多?還是算了吧。
還有多少星空燦爛、陽光溫暖、大海起伏吟唱著歡樂頌歌的地方沒有去過?還有多少應該放下的事情沒有放下?還有多少天性快樂曠達、小宇宙蓬勃有力、外表樸素卻能參透天地智慧的有趣人物不曾結識?還有多少自然奇觀沒有親眼見證?這些,恐怕才是應該優先了卻的心願吧?
我在納米比亞還造訪過一座新近開放的民俗村,明顯作秀給遊客看的那種。“村民”一律赤裸上身,腰部圍繞著一塊好像被沙漠野象用來當過三年搓澡布那樣的小牛皮。這種場面我可是見得多了,無非是非洲土著們談談情、跳跳舞、吃個烤肉、打著手鼓唱起歌,臨了收個慈善捐款,然後告訴你今年沒有暴發蝗災……可喜可賀、可口可樂。(他們當真會在你上車要走的時候趁你不注意溜回去大喝新上市的碳酸飲料!)旅遊業為當地縣域經濟做的貢獻不就是這樣嗎?
不過這次不同,因為我們的司機Uli先生事先聲明:你們的午餐盒飯吃不了的,統統給我,這是我送給部落的聖誕禮物!而且他還真的這麼做了,對方還真的是眼含熱淚地收了,我們臨走的時候,居然還有那麼一個負責給我們做講解的、英文說得相當溜嗖的小夥子,趁我們不注意抓起一個餐盒,飛也似的消失在灌木叢後面……
這小夥子二十分鐘前,剛剛告訴我們兩件事。
第一件,是他一邊擺弄著手里數十種我聽都沒聽過(現在聽了,也完全搞不懂是個啥)的植物,告訴我們納米比亞人用這些便宜得不值一毛錢的根莖葉片如何治療哮喘、小產、瘧疾、失眠……一大堆病。我的旅伴當中有一個明顯比我腦子快的家夥馬上接茬用中文壓過了“快餐盒小夥”的溜嗖英文:“他們根本不用大病統籌嘛!而且終生只用非處方藥!”我們大笑得有點兒讓“Mr.快餐盒”摸不著頭腦,然後我又補了一句:“而且一輩子都不用跟醫院的號販子討價還價!”
另外一件,是“快餐盒小夥”讓我們看地上一片排列整齊的小坑,坑里還零零落落擺著幾塊小石子。
“這是我們的聯合國安理會!”這回換我們摸不著頭腦了。
“我們的祖先每次遇到部落爭端的時候,都用下棋解決,所以我們的土地上沒有戰爭!”媽媽咪呀,這真是震撼性的奇聞。
他們圍著破牛皮,解決了那些穿著阿瑪尼西裝、打著領結的家夥們爭吵了幾百年的問題,了不起吧?而且你瞧那古銅色的皮膚,結實、勻稱,分界線清晰可辨的六塊腹肌哎,要說動起手來,那些高檔亞麻布襯衫底下藏著將軍肚的參議員們絕對不是對手。
那天的“棋子安理會”足足進行了40分鐘,“快餐盒小夥”和一個比他還健美的對手一絲不苟地下完了整盤棋,我們幾個已經被納米比亞全年無休的燦爛驕陽曬得眼冒金星。
我還記得小夥子的開場白:“我們在這里(他當時指了指小腹上勉強掛住的那塊牛皮),為的是讓我們的孩子記得,我們的祖先曾經如何生活……”
納米比亞遼闊無邊的曠野上刮著幽怨如歌的暮風,當下,一個衣不遮體的小黑孩子,非常應景地,號啕大哭起來。
旅行的美感,往往存在於和我們平常生活猶如遙隔天海般的巨大反差之中。旅行就是發現,尋找那些我們未知的、好奇的,或者曾經擁有、卻被淡忘的珍寶。而我們最先尋獲的,往往是自己的貪心和不知足。
一只巨大的黑色獨角仙甲蟲“咚”的一聲降落在我面前,那光景恍若阿波羅十一號飛船登陸月球。六只分為多個關節的大腳慌忙淩亂地在我眼前揮舞著,企圖抓住涼廊下的不鏽鋼扶手穩住身體,一邊把輕薄透光如包裹牛奶糖的江米紙一樣的翅膀收入鋼盔般的暗黑色背甲之中。
第一次夢到鞘翅目昆蟲的經曆,莫不是發生在這遙遠如天邊的納米比亞?
“把你的博客賬號交給我!”甲蟲不容置疑地命令道。
我把行將就木的短小煙頭熄滅在裝滿沙子的鐵桶,示意它進入光線柔和的屋內,找個舒服的椅子坐下來說話。免得讓其他住客受到驚嚇。
“這倒是不妨,但是我至少要告訴網絡讀者,自今日開始我的博客是和一只甲蟲聯合創作的吧?”我伸手摸了摸一瓶尚在冰箱底部喘息著吐出沙漠熱氣的紅茶:“等茶徹底冰了更好喝。如果不急的話,等會兒一起喝了茶再辦這事,可好?”
反正只要有的可寫,甲蟲完全可以到新浪注冊一個自己的賬號,中文英文書寫都無所謂,注冊過程雖說要用中文完成,我毫不介意為之代勞,並講解使用方法。反正美國的布什家族都在中國新浪開設了微博,一只甲蟲絕對也有發表自己世界觀的權利,說不准,會更受歡迎。
甲蟲遲疑半晌,答應了,似乎有點兒不情願。
“接下來我要說的絕非虛構或者夢境,而是自然科學領域中極為嚴肅的生態學範疇的內容。”
“我喜歡喝稍微凍結到出現冰碴程度的加糖紅茶,解渴,味蕾也會受到相當程度的刺激,還有種似有似無的咀嚼口感,甲蟲先生有同樣的愛好嗎?”
“糖分之於我們,可以說如同大米之於中國人,你既然知道了我的口味和偏好,我當你懂得讀心術好了,如此這般的人類,可以說是寥若晨星的傳奇。”
其實我對一只甲蟲的死活毫不關心,即便它的個頭大得如同船頭劈開波浪的萬噸巨輪,也不會改變這一事實。我不過是自顧自說著對廉價且不健康的瓶裝紅茶的喜好而已。不過人類之間尚且存在因為誤解而生的愛意或者憎恨,我能強求一只甲蟲什麼呢?
“甲蟲先生,時間我們有的是,姑且慢慢道來。”
“請叫我‘沙漠幸存者奧托’,這是我的真名,盡管我是穿著祖傳的馬甲來的。”
於是有了一個叫做“沙漠幸存者奧托”的新浪微博,因為顯示格式的限制,我加了他關注之後,用戶名顯示為“沙漠幸存”。非常酷且有種讓粉絲為之好奇和共鳴的暗示性。有人@它並且感慨道:“我們都是在沙漠中幸存的那一只!”殊不知它只是一只甲蟲,閱讀留言的,每每都是我而已。
“納米布沙漠是我們的居所(譯者注:這片沙漠是世界上最古老、最幹燥的沙漠之一,也是納米比亞的第一大沙漠,位於非洲西南部大西洋沿岸幹燥區。它的名字來自納馬語,意為‘一無所有的地方’。面對如此巨大的甲蟲你便會知道此地絕非一無所有)我們並不是你所認為的什麼‘獨角仙’,而是叫做沐霧擬步行蟲。”
“沐霧擬步行蟲?”我不禁充滿神往地重複了一遍,少有幾個領域像神奇的大自然一般令我心旌搖曳。
“不必覺得自己孩子氣,大自然眷顧的只有天真的孩子而已,大人不過是自願放棄了天地庇佑的族群,和我們完全無法溝通。”
得了,連腦海中自責慚愧這種一閃而過的念頭都讀得出來,看來真正懂得讀心術的,絕對是它而非我。
“我們不是步行蟲,是擬步行蟲,沐霧擬步行蟲!”它拼命搖晃著一雙觸角糾正道。
“為什麼是沐霧擬步行蟲?”既然它懂得讀心術,一定知道我提問的重點是“沐霧”二字。我不想跟它繼續糾纏拉丁文學名。腦海中浮現起晨霧中披著若有若無薄紗的窈窕少女的曲線,非常好奇地等待著甲蟲的反應,急切想知道這種潛意識的挑逗,會引發什麼樣的反應,並且暗自覺得:讀心術真是令人銷魂。
“這名字的由來其實沒有絲毫浪漫的含義,情色的吸引力更是半點兒談不上。完全是沙漠求生所需。因為納米比亞的沙漠中可能連續十年都不下雨,所以為了獲得每日必需的水分,作為沐霧擬步行蟲,每當晨霧來襲,我們就把身體前傾、屁股抬高面對著大海的方向,好讓來自水面的霧氣凝結成水珠,順著翅鞘上的溝槽、沿著前腳,流入口中,沐霧擬步行蟲一口氣可以灌下容量超過身體40%的水分。”
還說談不上?這不是情色,而是徹徹底底、地地道道的鹹濕。
“乏味的人類,腦子里永遠少不了那點兒東西。”甲蟲奧托又開始運用它的讀心術了。
“我要說的,是關於食物鏈重要一環的糞便,社會織巢鳥和瞪羚的糞便。”
重口味的專有名詞來得太過海量且具有不容爭辯的學術嚴肅性,我一時覺得呼吸困難,胃腸痙攣並伴有強烈的欲嘔感。
社會織巢鳥和瞪羚,明明都是中文,二者的聯系以及包蘊其中的與甲蟲奧托的聯系卻實在是難懂得如同生物學學者和藥劑師專用的拉丁語一般。當然,拉丁語教師也用拉丁語,除此之外的拉丁語使用者如同可樂罐子上的水珠,只在特定環境和場所才會出現,如同在這個叫做“頹廢方丹”(Twyfvlfoutain)的地方出現的甲蟲奧托。
“社會織巢鳥在納米比亞和南部非洲有大量的分布,遊客們注意到的往往是它們巨大的巢穴,而不是鳥兒本身。”奧托繼續不用出聲地和我交談。
“如同我們想到幸福腦海中就會浮現出大量的鈔票,而不是其他。”
“正確!”
“但是幸福的巢穴不僅僅是鈔票而已。如同沐霧只是我們的名字,對你們來說意味著晦澀的心理暗示,而對我們,是焦渴的、事關生死的現實。”
“姑且聽你說下去吧。”
“社會織巢鳥的神奇之處在於,它們能像人類一樣編織巨大的社交網絡。在世界之中與世界之外的另一個世界,它們群集工作,任勞任怨,用枯草——沙漠中彌足珍貴又不易尋獲的枯草,建築起巨大的巢穴,在金合歡樹的樹頂鋪陳著它們的巨大王國,如同你們的居住區密密麻麻、唧唧喳喳群集起上百戶人家。這樣做的目的是在荒漠地區寒冷刺骨的夜晚可以聚集一定的熱量,在烈日的炙烤下又能獲得相當的陰涼。它們是無防禦能力的草食鳥類,但是因為強大的築巢本領,甚至會吸引來本來意義上的天敵——一種體型最小的納米比亞隼鷹,隼鷹一旦入住,便突然改變了性情和人格,充當起鳥巢的守衛者,抵抗來襲的其他隼鷹,背叛了同類,你可明白?”
“為了不再當什麼‘房奴’而背棄同類,我相當理解、並且同情,不帶任何道德判斷的理解,因為在我來的地方,也發生著同樣的事情,如此而已。”
“社會織巢鳥每日會產生大量的糞便,如雨點般紛紛落下,這是改變了世界某個角落生態鏈條的重要糞便。”
“它們如何改變世界的?在某種程度上。”
“糞便是瞪羚的休閑食品,且頗受歡迎,會在那些無知、從眾心理很強的食草動物腦內產生沒來由的興奮和滿足感——你們稱之為‘幸福’,一如巧克力之於你們,非必需,但是受歡迎。”
“我們的確喜歡小顆的巧克力,不過會給它們起個好聽些的名字。”
“其中包含的糖分、礦物質、無機鹽,經過瞪羚的腸胃消化之後,排出體外,成了我們用來繁殖後代的資源。”
“沒有它,你們便沒有後代,沒有未來?”
“如此說毫不過分。”甲蟲奧托煞有介事地對我的判斷予以肯定。
“而我們負責疏松土壤、清理過度密集的自然垃圾與動物殘體,使得荒草更加茂盛地生長,為社會織巢鳥提供建材和草籽作為食物。”
“除卻清晨凝露聚集陽光造成的鳥巢火災,以及人類砍倒樹木造成不可挽回的傷害,你們的循環便會千萬年不絕地進行運轉,在世界邊緣這個不受大多數人類關注的角落里。”
“不受人類關注,是千真萬確的幸福!”甲蟲奧托清了清嗓子,那響動如同麥克風突然發出的尖利噪音,不容小覷地預示著它即將進行的所謂“總結性表述”。
“你和我們一樣,都不過是懸掛在一條無形食物鏈中的某個環節,但只有在這里,在似乎遙不可及的納米比亞,你才擁有如此巨大的空間,可以關心你真正應該關心的事情。”
這時,我飽含歉意地發現,冰箱里的紅茶已經完全凍結,就在意識如此躡手躡腳地輕輕劃過的片刻,我感到甲蟲奧托內心升起頗為強大的怒氣,我腳下的整片大地隨之瘋狂搖撼起來……
黑人向導剛好把車子停在一棵像核爆現場的蘑菇雲一般巨大無比的金合歡樹下,樹頂上盤踞著一個體量駭人的幹草堆。車輪碾過一塊頑石猛地刹住,是振動搖醒了被睡魔俘獲的我。向導詫異地看著我,嘴角掛著半個微笑正要展開他的又一次講解。
“SocialWeaver(社會織巢鳥)!”我脫口而出,而且居然是英文!還忙不迭地用袖子抹去因為瞌睡而麻木的唇邊流下來的口水……我注意到,這個英文詞當中如果少了W後面的那個e,整串文字鏈即刻就變成了“社會動搖者”(SocialWaver)——社會發展的漫長鏈條中不可缺少的一環!
回憶,如同自南大西洋幽暗深處某地慢慢浮上水面的巨鯨,正醞釀著又一次發出震耳欲聾聲響的噴水。一個漫無目的的旅行者,一個對世界在精神和物質層面都無所求的旁觀者,卻意外成為了見證這一切的少數人之一。

商品評論

0個評論

暫時還沒有會員留下評論

帳號:匿名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