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價品】別鬧 少年 小北筆下這些故事讓你又悲又喜 悲的是中槍

售價:98

商品編號:TB000661

數量:

購買

分享:
【特價品】別鬧 少年 小北筆下這些故事讓你又悲又喜 悲的是中槍

商品描述

 基本信息:

 

作     者飛行官小北 著
出 版 社中信出版社
出版時間2014-3-1
ISBN9787508636030
定價:98 元

 

編輯推薦:

 

青春,是人生中最偉大的一場雖敗猶榮。《別鬧,少年》則在記憶洪荒中將這些驕傲與失敗倔強地釋放了出來,作者飛行官小北在這本書中,寫了一些故事,這其中有“寫給小安的信”的傷感純美,有“回望過去,查無此人”的無助孤獨,有“赤腳走路,一停就疼”的年少倔強……“有你天堂,非則洪荒”讓我們有力氣去陪一些人抵禦這世界的每一秒荒涼,“耳邊有風,以風為向”讓我們在迷茫中堅持尋找,“感動常在,都為自己”讓我們跳出不作不會死,像真正的成人一樣,思考愛和困惑。
這些文字不只是好的、壞的、妙的、苦的情緒,不只是熱烈的、傷感的、躁動的、幸福的故事,更是那些遙遠的、因為傻所以美的、無法銘刻的意義。 

 

內容推薦
五封信,幾十個故事,信手的隨筆,有心的無主情話。
《別鬧,少年》將情緒縫在了故事之中,你會發現這些故事里,那些討厭的,勇敢的,倔強的,愛作的,人們不是別人,正是另一個你。
那些年,你甩開伸來的手一萬次。有一個人給你的台階連起來能接成天梯。
那些年。你不疲倦,以為這就是永遠。你不知道,永遠兩個字,十二畫就寫完了。
記憶,被時光卷得行色匆匆,心滿意足。你駐足不前,退後也不是,前行也不是。回望過去,查無此人。努力,就像用圓珠筆在本子上寫心里人的名字一樣。一百遍,筆芯寫完,又能怎樣。感動常在,只為自己。
少年。
你可知道。
比光速還快的,是物是人非。

 

 

作者簡介
飛行官小北,生於一九八八,願能一生年少。
喜歡跋涉,閱覽與結交。
愛好失眠,失眠就吃,吃飽就寫。
慶幸的是還算清醒。
不幸的也是還算清醒。
最驕傲的是渾身皆有膽,敢愛也敢恨。
內心總是源源不斷地湧出對光明的渴望。
PS:雖然不是開飛機的,但是也很酷。

 

 

目錄
給小安的信
第一封:我們之間的美
第二封:是一個無法實現的願望
第三封:你最終沒有跟我在一起
第四封:因此我的愛死了
第五封:這樣才能留下永遠
回望過去,查無此人
兩小無猜
於心有愧
半副笑容
有你天堂,非則洪荒
人盡可妻
沒事有我
萬死不辭
赤腳走路,一停就疼
浪漫軸人
白色馬路
備胎英雄
我愛紅塵,紅塵愛我





感動常在,都為自己
精神寄生
孤獨也好
沒有冥冥
作死愛情
為己刻奇
自以為愛
耳邊有風,以風為向
鐵杵或刀
白忙之中
為本能活
我們中的我們
Find a thing
若你愛我,承蒙眷顧
情而易舉
分不了情
惑亂時期的愛情
白日落定,錦衣夜行
那些沒上的路
不靠譜青年
有趣的潛規則
關心則亂
迷茫俠客
後記
讓我再看你一遍,從後往前

 

 

試讀部分章節
第一封:我們之間的美
小安,你好。
那天你說,如果我們在美國相遇,就一起去阿拉斯加看極光。我說好的。可是你知道嗎小安,我已經長大了,已經學會如何看待約定了。約定這種東西,成立於氛圍,結束於現實。它們作用於很久以後,不經意間被想起會覺得很美。它們的美不在於最終實現,而在於使人銘記。
五年前,你我約定去外地的寄宿學校念書。在那所學校等待你的日子里,我腦袋里想的全是跟你相遇的那一刻。如果在教學樓前跟你相遇,你一定會站在窗外,用口型喚我偷偷告訴過你的小名,我一定會慢慢悠悠走出教室,卻不小心撞歪一兩張桌子,忍著疼走到你面前,一手插兜,另一只手弄亂你的頭發,繃著臉問,怎麼這麼晚;如果在宿舍樓前跟你相遇,你一定會先打電話讓我往窗外看,我一定不會開窗,只是隔著玻璃偷瞄你一眼,然後用我獨創的三步下樓法蹦完每一層樓梯,卻在二樓停下來喘幾口氣,然後撓著腦袋走出宿舍大門,為了忍住不咧嘴而使勁往其他地方看;如果在操場跟你相遇……
你真正出現的那一刻,我卻忘了所有設計過的動作,傻了一般就知道笑。其實我不是真傻,我只是在忙其他的事,我用那一刻把將要和你一起度過的幾百天都過了一遍。
那一刻多美啊。你直接溜到我宿舍門口,推開門,探進你掛著笑的小腦袋。我騰地坐起身,先是一愣,然後就樂個沒完,邊笑邊暗自感謝上帝讓宿舍沒有其他人。你走過來坐在我懷里,我聞著你的頭發,正想說“才兩周沒見又變沉了”之類的話來討打。你先我一步開口了,說你一會兒就走了,你父母又改變主意了,你只是來看看我。
你瞧,多美啊。
我不是在說反話,我已經不說反話了。說反話很奢侈,我只敢在不會離我而去的人面前奢侈,就跟你在我面前一樣。我們即使很久不聯系,只要你願意懷念,我都會笑著陪你懷念,一如既往。不不不,一點兒也不勉強,我自己也喜歡這樣。
某天你突然打電話問,如果畢業時答應跟我在一起,我們現在會過著怎樣的生活。那是一個仲夏夜,我正在海邊散心,喝了點兒酒。你說出這句話,風忽然就停了,就這麼神奇。到底是氣流撞擊所產生的幻覺,還是我喝醉了呢?這是《國產淩淩漆》里的台詞,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一直記得,可能我時常產生幻覺,也時常喝醉吧。可我喝醉以後是不會說傻話的,我要說的都是早該說的。
我找了一片幹淨的沙灘坐下來,我說我們應該很快會分手吧,我們的個性太不合適了。我說的是實話。你說對,你也這麼覺得。但是你瞧,我曾不顧一切地希望我們能在一起,現在得知你也曾考慮過這個問題,這是不是說明,或許某個平行世界里的我們真就在一起過呢?能有機會這樣想,這多美啊。
實際上,我們之間的美不止這些。我全都記得。
比方說窩在你家沙發上看電影那次。可能太好看了,我竟忘記牽你的手。其實也沒忘記,說老實話,雖然你的手我牽過不少次,但每次再牽都需要鼓足勇氣。那次我沒鼓起來,是因為許久未見,怕你尷尬。沒想到你雖然眼睛盯著屏幕,手卻不老實了,不偏不倚塞到我汗津津的手心里。我長舒一口氣,似乎聽到了“啪嗒”一聲,像是安全帶卡進插槽里的聲音。
比方說爬到你家樓頂看風景那次。你隔著圍欄往外看。三,二,一,我心一橫,猛地從背後抱住了你。那是我第一次抱你。可你繼續往外看,看天看地看空中,看雲看風看飛蟲,就是不看我。好像這一切是多麼自然,又好像為了不傷害我而忍著。接著你說,如果恰好被衛星拍到,會不會出現在穀歌地圖上。後來我還真上網查了。有點兒可惜,並沒有。
比方說你剛從老家回來那次,第二天清早就把我叫到公園。有霧。我們在公園里看晨練的老人,我根據那些老人的動作給你編笑話。可能是因為霧,我們的膽子都變大了。你貼得很近,掰過我的胳膊搭在你身上。我有點兒發怵,下意識挪遠了一些。你把我拽回你身邊說,別裝,其實你也喜歡這樣是吧。我沒說話,手依然搭在你的身上,卻扭過頭看別的地方。別的地方,對,別的地方有一片竹林,晨霧中像一頭毛發松散的怪物。
……
但我印象最深的,是我轉學以後給你打電話的那晚。那晚燈光很暗,影子很涼。我們誰都沒說話,接起電話就哭,像提前商量好了一樣。我忘了誰先開始的,可能是你,可能是我,可能是我的影子。為了聽清楚你每一聲喘息,我拼命把聽筒往耳朵眼上摁,連鼻涕都不敢擤,怕把哭嚇跑了。我們就這樣,你一句我一句地哭著,怎麼都哭不累,好像很幸福似的。在我的鼻涕流進嘴里之前,你說了句我愛你,這輩子唯一的一次我愛你。你知道嗎小安,那一刻我很想死,就死在那一刻。
那一刻多美啊。
美得我竟有些失落,就像《食神》里薛家燕飾演的裁判,吃到那碗蛋炒飯時的內心獨白——這麼好吃的蛋炒飯,以後吃不到該怎麼辦。我甚至有些惋惜,這麼重要的三個字竟被你脫口而出,這對我即將離去這件小事來說未免過於隆重了。
我這樣解釋,不知道你聽不聽得懂。如果用在代表你對我的感情上,這三個字確實重了。就好比我只得了安慰獎,你卻發給我一等獎的獎品;如果用在代表我對你的重要程度上,這三個字則剛剛好。是的,我有這個自信。以我的努力程度,足以在另一場叫作“誰是小安最重要的人”的比賽中獲得一等獎。雖然那場比賽我沒打算參加。
你曾說過,對你來說我是一個不能被任何人替代的人。我也明白,對你來說我只能是一個不能被任何人替代的人。這就是我在你這條道上可以獲得的最高榮譽。像一個終身被軟禁的國王。只不過這個國王當年不服,埋頭做著希望能感動他的天地的事,卻奢望他的天地不只是被感動。
對不起小安,怪我,是我想要的太多了。
意識到這一點是在多年以後。在此之前,我曾在最無助的時候希望能有台時光機,讓我回到過去,阻止最初的我遇見你。我真這麼想過,我很慚愧。而我能寫下這些文字,證明那個最無助的我並沒有做到。我猜想,一定是未來的某個我提前回去了,他悄悄在那個無助的我面前放了一百塊香蕉皮,然後在暗中保護著最初的我,讓他有機會經曆這美好的一切。
想想吧,以我後來的性格,未來的我一定會摟著最初的我的肩膀,邊敲他的腦殼邊告訴他,你想要的太多啦,傻小子。而以我過去的性格,最初的我一定會彈開他的手答道,我要是不傻,你還會覺得這些美嗎。
是呀,小安你瞧,這些多美啊。

兩小無猜

比光速還快的應該是物是人非吧。
就像睡著了坐過站,一個恍惚,前排座位就換了人,窗外景色就變了樣。可怕的是除你之外,攬著你肩膀的哥們兒,口沫橫飛的老師,甚至連院門口的大梧桐樹都渾然不覺,他們被時光的洪流卷得行色匆匆,心滿意足。你駐足不前,回望也不是,前行也不是,就這樣孤零零地看著大地,懷疑自己被全世界蒙在鼓里。
我第一次產生這種可怕的感覺是因為娜娜。
娜娜是我的小學同桌,典型的三好生:守規矩、有眼色、愛端著。她喊起立時字正腔圓,收作業時鼻孔朝天。但娜娜生得好看,馬尾辮紮得又緊又滑,皮膚會發光。娜娜聽我講數學題時,臉頰幾乎能碰到我的鼻子。印象中她是奶油蛋糕味兒的。娜娜眼里並沒有我,只有課本和桌子。即使這樣,我還是會不由自主捏緊領口,怕自己身上臭。
兩小無猜是個有趣的詞,比喻幼時男女親密無間。但我總覺得親密無間不足以解釋這份親密。兩小無猜應該是,倆人對親密與否竟毫不知情,像一對停落在樹梢上的小黃鸝,並不知道自己胡鬧般的嘰嘰喳喳,在世人眼中是一幅尚好的鳴柳啼春。那時的我跟娜娜一樣,什麼都不懂,以為橡皮尺子之類的才是頭等大事。我們在桌上畫過三八線,桌下悄悄掐過手。我在她背後貼過條,她在我腕上畫過表。
有一次上語文課,她從書包里拿出一個好大的桃子讓我看。我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看那麼長時間,可能是因為那個桃子真的好大。終於我們被老師發現了:“你們倆在做什麼?”娜娜抬起頭,氣定神閑地說,我讓他看我的桃子——因此我成為了全班同學的笑柄,並被罰到教室外面站一節課。站在空無一人的走道里的感覺很難受,很冰,就像快要拉肚子。為此,我發誓不再跟娜娜說話。這可能是我人生當中最短的一個誓言吧,只維持了兩節課。
年少時容易把一切都看得很重,更容易把看得很重的東西瞬間推翻。就像哭鬧的孩子看到新玩具的那一刻,嘴角在眼淚幹之前就已經上揚。對那時的我們來說,一個升學前的暑假就是一次對人生的洗牌。洗得有些人被連起來,有些人被打散,還有些人成了對子。
我跟娜娜就被打散了,初中被分到了不同的班級。這三年里,我們倆說過的話幾乎不超過十句,即使狹路相逢都視而不見。好像抹上啫喱水,穿上牛仔褲,曾經的“兩小無猜”就會成了一件令人尷尬的事情。
倒也不會悵然若失,即使悵然若失,那個年紀也難以名狀,還以為是天氣的原因。上初中以後,娜娜一下子從好看變成了漂亮。好看和漂亮不一樣:好看是透明的,漂亮是花花綠綠的。我偶爾會從身邊的哥們兒口中聽到她的名字和她的事情。聽說她是他們班的班花,她身邊的男生經常換,有些還是混幫派的。有時候我會在操場看見她,永遠會有一個姑娘挽著她的胳膊,從操場這頭晃到操場那頭。每隔一段時間,姑娘的臉孔就會換一張,但她們誰都比不上娜娜,無論是長相還是氣質。娜娜走路的步伐很穩,有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的架勢,就像她當年說“我讓他看我的桃子”一樣氣定神閑。
臨近畢業,同學錄悄然流行。大家多數都會買可拆卸式的,在每一頁上面用鉛筆寫下自己的名字,然後分發給同學,既能提高效率,又能保護隱私。收到一遝子同學錄的人會用抱怨的方式表達滿足,占用上課的時間奮筆疾書,周圍的人則用認真聽講的方式表達不屑。某天,一個不怎麼熟的同學遞給我一張同學錄,我接過一看,淡綠色的紙上用鉛筆寫著娜娜的名字。
如今,我已經記不得在那張紙上具體寫過什麼,只記得大意是“希望你能過上真正想要的生活”。沒錯,從那時起我就開始學說這類矯情的話了。大概就是因為這張同學錄,我跟娜娜在即將畢業的日子里說話了。
娜娜告訴我她很感動,她的確想要過不一樣的生活。
但我不知道她想要的生活是怎樣的,也不知道她現在的生活是怎樣的。她沒具體說,我也沒具體問。從那以後,娜娜經常拿著練習冊來問問題。她的學習真的不怎麼好。看她聽得很認真卻一臉茫然的樣子,我既心疼又心酸。有時候,我會故意想很長時間,只是為了讓她覺得那些題目其實並不簡單。
距離中考已經沒剩幾天了。雖然在那個小城市里,不管考得如何都可以上高中,憑借一些關系也可以分到重點班;但我還是會怕,怕聽到她假裝明白時那一聲遲來半拍的“哦”,怕跟她說“你一定行,有志者事竟成”之類的保證,最怕的是想象中娜娜拿到成績單時的表情。
中考結束後,我一直想打電話問娜娜考得怎麼樣,卻始終因為害怕沒有問,娜娜也沒再找過我。就這樣,我跟娜娜又一次被負責洗牌的時光打散了。
等到再一次說話是在上高二的某一天,上學路上。
娜娜從後面叫住了我。我回過頭,差點兒沒認出來。
她把頭發染黃了,發根有一寸左右是黑色的。外套上全是孔,跟街道上的太妹一模一樣。等確定那是娜娜之後,我好難過好難過,難過之餘竟有些生氣,心想你怎麼敢變成這樣。娜娜看到我的眼神也有些尷尬。我趕緊笑著跟她打招呼,寒暄起來。
娜娜說她在十四班,我這才知道我們在同一所高中。她問我在哪個班,我答二班。她說哦,不錯嘛,是重點班。然後,我們就沒話說了,就這樣在路上走著,走得很慢。我記得那天天氣不好,娜娜臉色很蒼白。她突然問我還記得那個桃子嗎。我大笑不止,笑著笑著,覺得可以停了,卻還是繼續在笑,我覺得我很假。我說,你們班主任真好,都讓你們染頭發。她沒說話。快到學校時她問我,你覺得黑發好看嗎。我說嗯,還是換成黑色吧,黑色好看。
她的語氣還是那樣氣定神閑,她說:換不回去了。
這是她跟我說的最後一句話。自此,我們沒有了任何聯系。剛開始撞見還會相視一笑,後來就徹底視而不見了。這次的我們仿佛都心知肚明,那段時光再也換不回去了,我沒有再為她擔心,她也沒有再說“我想要過不一樣的生活”。
我不知道我們的那段時光給娜娜留下了什麼,不知道她聽到《同桌的你》會不會想到我,也不知道她還記不記得那個大桃子,我甚至連娜娜口中的“不一樣的生活”是怎樣的都不知道。
對娜娜,我仿佛什麼都不知道,她就像我一個人走在路上時突然出現的小姑娘,牽著我的手跟我蹦蹦跳跳一陣,又突然毫無征兆地撒開我的手,一個人朝拐角那頭跑去。她在拐角那邊會繼續蹦蹦跳跳,還是會掩面痛哭,這些我都無從知曉。
不知道你有沒有過這種體驗:上體育課時崴了腳,坐在樹蔭下休息,全班同學四人一行,在烈日下繞著操場跑步,一圈又一圈。天氣很熱,蟬鳴很涼,同學們歡快的口號聲,帶著回音在操場上回蕩。
一,二,三,四。
一二三,四。
那個世界刹那間就跟你沒有了任何關系。

商品評論

0個評論

暫時還沒有會員留下評論

帳號:匿名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