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價品】一粒紅塵 獨木舟繼我亦飄零久最新的暢銷作品書籍

售價:89

商品編號:TB000624

數量:

購買

分享:
【特價品】一粒紅塵 獨木舟繼我亦飄零久最新的暢銷作品書籍

商品描述

 

基本信息

  • 出版社: 中國文聯出版社; 第1版 (2014年5月1日)

  • 平裝: 304頁

  • 語種: 簡體中文

  • 開本: 32

  • ISBN: 9787505986725

  • 條形碼: 9787505986725

  • 品牌: 魅麗文化

  • 商品描述

    編輯推薦

    1.十年沉澱,一朝寫盡青春浮沉。暌違三年,獨木舟最新二十萬字長篇小說《一粒紅塵》,再掀暢銷狂潮;
    2.《花火》雜志重磅連載作品/魅麗文化2014年全年重推之作/張嘉佳作序推薦;
    3.全國九座城市巡回簽售6月開啟:長沙/北京/沈陽/廣州/武漢/杭州/成都/重慶/西安,敬請期待!
     

    作者簡介

    獨木舟,暢銷女作家,曾出版《深海里的星星》《深海里的星星II》《月亮說它忘記了》《你是我的獨家記憶》《我亦飄零久》等作品。
     

    目錄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後記
     

    序言

    【序】

    你要肉夾饃,還是要愛情
    文/張嘉佳

    我最近一次想起葛婉儀,是在西安。
    當時溜達到雁塔北路,那里有我念念不忘的肉夾饃,聽說她也對西安的肉夾饃充滿了熱愛,曾多次在朋友圈里寫下“想吃肉夾饃,死想”之類的句子,我對著面前的肉夾饃拍了一張照片,發給她,換來了她一句:“你還是人嗎?”
    其實葛婉儀不算胖,但不知道為什麼只要看見圓形的物體,我就會想起她。

    我最近一次看見葛婉儀,是在南京。
    當時我的酒吧里有些朋友,一群人喝酒聊天,說是玩成語接龍和對詩,其實就是大家湊一塊兒胡說八道。
    我很震驚她的夥食水平,要怎樣才能讓一個憂傷的姑娘,突然使人想捏她的臉。
    我憂傷地跟她說:“你再這樣吃下去,就不要寫《一粒紅塵》了,還是寫《一桶紅塵》吧。”
    說這話的刹那,我的手機掉下桌子,我低頭一看,視線被自己的肚子擋住了。

    我們曾經都是文藝青年,而原來文藝青年們,現在都已經不玩兒憔悴了。
    所以她有圓圓臉,我有小肚腩。

    以為拼盡全力,就能殺進紅塵,但從前我們不知道,紅是世界的,塵是自己的,沒有陽光的季節,連影子都看不見。
    紅塵不是用來殺進的,後來我們才想通這一點。
    它不偏不倚,浩瀚如海,但屬於你的那條路,細而窄地鋪設在水平面以下。
    你顫顫巍巍,膽戰心驚,你只是奢望自己是獨木舟,順水而行,隨波逐流,把自己交給命運。

    我們知道這些的時候,其實我們知道的事情已經很多了。
    我們知道四川火鍋調料其實只需要香油蒜泥,我們知道豆皮煮軟了包住牛肉吃簡直是人間美味,我們知道街頭巷尾里隱藏著千千萬萬流淚的原因——那些吃的,好吃得哭了。
    當我知道自己可以愛上別人的時候,已經吃得很多了。

    愛情沒有指南,食物才是安身立命之根本,所以小說沒有菜譜重要。
    無論葛婉儀多愛肉夾饃,我是不會把我的肉夾饃分給她的。
    一是因為她瘦一些比較優雅,二是因為漲價了。
     

    文摘

    搬家的那天,S城陰沉了許久的天終於放晴了。
    我想,這或許是個好兆頭。

    打包行李的過程中,我不能自制地掉了些眼淚,挺矯情的,我自己也知道。
    每次搬家,都不可避免地要放棄一些東西,丟掉一些東西,或者在無意中遺失一些東西。我落淚的原因不在於這些瑣碎的物件值多少錢,而在於它們是某些記憶的線索。
    搬一次家就等於失一次火,已逝的年月都成了烈火中的灰燼,我也仿佛漸漸成為一個沒有過去的人。
    打包好最後幾件零散的東西,簡晨燁在房間里給面包車司機打電話,我坐在陽台的欄杆上晃動著雙腿,久違的陽光落在我的身上,這一幕令我有些輕微的傷感。
    我們在這里住了整一年,三百多個日夜當中,我沒有一天發自肺腑地覺得快樂過。
    這個被我的首席閨密邵清羽說成“簡直跟貧民窟似的”的安置小區,停水停電從來不會提前通知,十分隨心所欲。
    有好幾次我正洗著澡,身上的泡泡還沒沖幹淨呢,突然間,水龍頭就跟死了似的沒反應了,害得我只能包著浴巾像個傻帽似的蹲在地上,一邊發抖,一邊等來水。
    隆冬天氣,我雙腳凍得跟兩坨冰似的,想用熱得快燒點水泡腳吧,誰知道剛插上電,呵呵,剛插上電就短路了。
    水電一起停的夜晚,最適合點上一支白蠟燭,坐在狹小的房間里追憶小半生所有的苦難。
    這些也就罷了,咬咬牙,還是能夠克服的。最讓我無法忍受的是——老鼠!
    臭不要臉的老鼠們為什麼如此喪盡天良,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罵也罵過了,捕鼠夾也放過了,老鼠藥也投過了,這些手段的確有些奏效,它們的同胞死的死,傷的傷,確實安寧了一段日子。
    但不久之後,餘下的那些便開始了瘋狂反撲,它們就像是自己也出了一份房租似的,理直氣壯地跟我們一起住在這個四十平方米的小房子里。
    它們心安理得地吃我們的飯菜,咬我們的衣服,還變本加厲地在我們的床上撒個尿,拉點屎。
    噩夢一般的那天晚上,我正睡得迷迷糊糊的時候,隱隱約約感覺到有個什麼東西在我的頭上動來動去扯我的頭發,我想也沒想就拍了一下簡晨燁,叫他別鬧。
    黑暗中,簡晨燁十分冤枉地說:“鬧什麼啊,不是我啊。”
    這時,我的耳邊響起了幾聲“吱吱”,電光石火之間,我徹底清醒了,緊接著,整棟樓都聽見了我直沖雲霄的尖叫聲。
    “欺人太甚!欺人太甚!”整個晚上,我一邊哭,一邊重複著這句話,不管簡晨燁怎麼安慰我,怎麼哄我,都沒用,我真是太難過了。
    我這活得也太窩囊了,連老鼠都可以肆無忌憚地欺負我。

    就是在那天晚上,簡晨燁下定決心要搬家。
    我眼淚鼻涕糊了一臉,但理智還是恢複了一點,我試圖跟簡晨燁爭辯:“別啊,我們當初租這里不就是圖便宜嘛,要是搬去環境好一些的地方肯定又得費錢,那我們要何年何月才能攢夠錢買房子啊。”
    按照S城的物價水准來看,要想居住在相對來說比較好的環境里,我們要付出比現在足足高出一倍的生活成本。
    但簡晨燁只是拍拍我的頭,用不容置疑的語氣說:“以後的事情以後再說,你這麼哭,我實在看不下去了。”
    簡晨燁品性純良,為人隨和,不涉及原則的問題都是得過且過,唯有兩件事情說什麼都不能商量,一是關於他的理想,二是關於我。
    從美院畢業之後,他一直立志要做純粹的藝術工作者,為此不惜拒絕了好幾個在我看來可以說是天賜良機的工作機會,然後回到S城,花掉了差不多所有的積蓄租下了一間兩百平方米的廠房做工作室。
    我當然很慪,有時候我逮著機會也會明嘲暗諷地問他說:“簡晨燁,你是不是得了一種跟錢有仇的病?”
    聰明如簡晨燁怎麼會聽不出這話的弦外之音,但是當他用那雙澄澈、明亮的眼睛望著我,認真地問我“難道做自己想做的事情,這也有錯”的時候,我還能說什麼?
    我不忍心說出尖刻的話語刺傷他的自尊,於是只能變本加厲地委屈自己。
    我委屈自己越多,便能苛刻簡晨燁越少,這就是葉昭覺的“能量守恒”定律。

    邵清羽在知道我們想要搬家的第一時間,便不遺餘力地貢獻出了她全部的熱忱,我本想拒絕,但她的話說得也有道理——“求你了,我閑得像個廢人一樣,你讓我找點事情發揮點餘光餘熱不行嗎?”
    簡晨燁白天必須畫畫,找房子的事基本上就全落在我肩上了。
    於是,邵家大小姐便開著車載著我滿城轉,一間不行就換另一間看,比我這個當事人還要積極。
    在稍微覺察出我有點氣餒的時候她給我打氣加油:“你不能放棄啊!你看你現在住的那里,那是人住的嗎?啊?”
    雖然是好朋友,但這話說得也有點傷人,我訕訕地說:“我窮嘛,有什麼辦法。”
    她踩了一腳油門,根本不理會我的難處:“不是窮不窮的問題,昭覺,你是對自己太狠了。”
    她說這句話的時候,我們正好路過一家百貨商店。
    我把臉轉過去看著窗外,商場外面的巨幅廣告上全是本季的新款,彩妝、女鞋、衣服、包包、手表……廣告上的模特化著精致的妝容,照片被美化得連毛孔都看不見,身材纖細、氣質優雅,很美,很冷,仿佛真的不食人間煙火。
    那是離我的生活很遙遠、很遙遠的一個世界。
    我沉默著與之對峙,心里在默默地計算著抵達它的時間,丈量著我與它之間的距離。

    一個星期之後,我跟我滿意的公寓終於在這個人間相遇了。
    家電齊全,采光良好,有正規的物業管理,停水停電都會提前張貼通知提醒住戶,重要的是,它離簡晨燁的工作室不遠,步行過去只要半個小時,去我上班的公司也有直達的公交車,我再也不用提前一個小時起床轉車了。
    我仔細地算了算,盡管房租比從前貴了好幾百,但交通費用上省下來的這一筆也不少,不會令我們的生活水平嚴重下滑。
    邵清羽看著我那本密密麻麻的記賬本,歎著氣搖著頭,一股子怒我不爭的模樣。
    我看著她,認認真真地對她說:“清羽,我跟你的情況不一樣。我不為自己打算,這個世界上不會有人為我打算。”
    她怔了怔,似乎沒料到我會說出這樣的話來,過了片刻,她對我笑笑,說:“不是還有簡晨燁嘛。”
    簡晨燁嗎?
    我低下頭,摩挲著那個陳舊的記賬本,這上面清清楚楚地記錄著我們共同生活在一起的每一筆花銷,那些簡單的數字,就是構成我們生活的全部。
    我可以依靠他嗎?
    像古代的女子,將自己的一生托付給一個男人,無論時代如何動蕩,生存環境如何慘烈,只要和這個人在一起,生命便有足夠強大的後盾。
    我能夠這樣矢志不渝地去信任他嗎?
    我並不確定。

商品評論

0個評論

暫時還沒有會員留下評論

帳號:匿名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