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價品】一天 英國年度 安妮;海瑟薇主演One Day原著 全球暢銷

售價:115

商品編號:TB000604

  • 市場價格:138
  • 商品品牌:海南出版社
  • 購買此商品贈送:12 積分

數量:

購買

分享:
【特價品】一天 英國年度 安妮;海瑟薇主演One Day原著 全球暢銷

商品描述

 

  • 書名 : 一天
  • 書名 : 一天
  • ISBN編號 : 9787544252119

 

 

 

 

 

 

編輯推薦

★ 20年知己 20天戀人 兩心相約  延續一見鐘情
★ 安妮·海瑟薇主演電影One Day原著
★ 英國年度小說榜Top 1
★ 英國暢銷逾110萬冊
★ 31國譯本掀起浪漫風潮
★ 繼
《島》之後又一本席卷歐洲的英國小說
★ 雄踞《紐約時報》排行榜
★ 英國《衛報》“年度圖書”
★《ELLE》雜志“夏季好書”
★ “理查與茱蒂”俱樂部選書
★“世界讀書夜”選書
★ 《泰晤士報》《鏡報》《衛報》《獨立報》等媒體強力推薦
★ 台灣誠品、博客來、金石堂書店暢銷佳作

內容簡介

聰慧狡黠、出身平凡的愛瑪與俊美自戀的花花公子德克斯特原本像兩道平行線,不會有任何交集。
大學畢業前夕的一天,兩人短暫邂逅,稱不上甜蜜,卻深深印入彼此心中最柔軟的部分。
此後每年同一天,倫敦、羅馬、巴黎、愛丁堡,時空變換,他們焦灼、傾訴、掛念、幻想、安慰、傷害,總是在最需要彼此的時刻,一再錯過。
二十年追逐的盡頭,是甘美的瓊漿,還是苦澀的酸汁?
如果早點懂得,幸福會不會更久一點?

作者簡介

大衛·尼克斯
英國著名編劇、暢銷書作家。生於1966年,大學畢業後從事音樂劇編輯、演員,後專事寫作。小說處女作Starter for
Ten名列2004年“理查與茱蒂”俱樂部選書第一名,2006年改編為電影。
第二部小說《一天》2009年甫一出版大獲好評,受《衛報》、《泰晤士報》、《紐約時報》、《ELLE》等媒體大力推薦,僅英國銷量就逾百萬冊,更斬獲當年《衛報》“年度圖書”大獎,榮膺2010年英國小說榜冠軍。
2011年,由作者擔任編劇的同名電影《一天》全球熱映。

 

媒體評論

★ 如果年輕時的憂愁往事、白日夢想常常讓你感懷,那麼這部小說你絕對不可錯過。——《紐約時報》
★ 風靡整個歐洲的唯美故事,給世間帶來最令人心碎的遺憾和惆悵。——《人物》
★ 把心融化的浪漫與錯失,伴著歲月無可奈何的流逝,將一對“傲慢與偏見”的男女寫得如此令人動容。——《ELLE》
★ 他們鮮活的身影有如最親密的友人款款而來,笑從心起,又無限感傷。——《衛報》

如果你夠幸運,你會遇見真正打動你心的故事。如果你夠幸運,你會遇見猶在和你對談的角色。《一天》讓我同時邂逅了這兩者。——安妮?海瑟薇
★ 愛不易,守更難,若能找到一段值得你持守終生的愛情,那是天大的幸福。——容祖兒
★由歲月醞釀出來至真的愛情,教我來回心醉與心碎之間;男女主角就是一滴眼淚也帶來錐心的痛,這就是《一天》的魔力。——蔡卓妍

一部耀眼無比的傑作,將發生在我們身邊的隔閡與錯失寫得感人肺腑,堪稱《時間旅行者的妻子》之後最傳奇、最令人心碎的愛情故事。——托尼?帕森斯(英國作家)

放下書,他們鮮活的身影立刻會在腦海浮現,有如最親密的友人款款而來,既笑從心起,又無限感傷。——《衛報》2009年“年度圖書”

手筆睿智、描繪絲絲入扣。連篇幽默讓人開懷,感傷處又讓人潸然,真真好書……尼克斯這部充滿智慧的小說讓人不由聯想到尼克?霍恩比:你邊讀它邊融化,時間在不知不覺中流逝。——《泰晤士報》

在線試讀部分章節

 

1988 年7 月15 日
星期五
愛丁堡 蘭基勒街
未來
“我想最關鍵的,就是要有所改變,”她說,“你知道,切實地改變。”
“你是說要‘改變世界’?”
“不是整個世界。你周遭的小世界而已。”
兩人交纏著躺在單人床上,沉默片刻後又一同笑了出來。笑聲低沉,如同破曉前的微光。“我怎麼說出這麼一句,”她沉吟道,“透著點濫俗,是嗎?”
“是有一點俗套。”
“我只是想鼓舞你的鬥志,托起你卑瑣的靈魂,准備好迎接未來,迎接精彩的征程。”她轉身面對他,“也許我多此一舉。估計你對未來早有漂亮的規劃,謝天謝地。多半連流程圖都畫好了吧。”
“沒有啊。”
“那你會做點什麼?有什麼宏偉計劃嗎?”
“哦,我爸媽會來搬走我的行李,放回家里,然後我去倫敦,在他們的公寓住兩天,會幾個朋友。然後去法國——”
“非常好。”
“下一站也許是中國,去見識見識,接下來也許是印度,到處瞧瞧。”
“旅行,”她歎了口氣,“太沒創意了。”
“旅行有什麼不好的?”
“恐怕更像是逃避現實。”
“人們把現實看得過重了。”他覺得這樣的回答可能會顯得深沉而有魅力。她嗤之以鼻,“大概吧,我琢磨著,只要你付得起費用……那為何不幹脆說
‘我要度假兩年’?不是一回事兒嗎?”
“因為旅行能開闊心胸。”他說著單肘支起身子作勢吻她。
“哦,我認為你現在恐怕是心胸太寬了些。”她說著扭頭避開——至少在那一刻。他們再次躺下。“我不是問你下個月要去做什麼,我是問將來,等到你,讓我想想……”她頓了頓,似乎在憑空幻想著什麼,比如第五維空間。“四十歲,你四十歲的時候希望成為什麼樣的人?”
“四十?”對這個字眼他似乎也頗感陌生,努力想象著,“不知道。我可不可以說要做個‘富人’。”
“這太——淺薄了。”
“好好好,那就做個‘名人’,”他開始用鼻子蹭她的脖頸,“有點病態,是不是?”
“不,應該算是……振奮。”
“振奮!”他開始模仿她說話,故意讓那柔軟的約克郡口音顯得又癡又笨。這一套她見得多了:時髦少年故作滑稽地學人說話,似乎方言口音是什麼稀奇古怪的東西。她又一次對他心生厭惡,身子向後一縮,背脊直貼到涼絲絲的牆上。
“是啊,振奮。咱們本來就該振作精神,是吧?大把機會就在眼前,像校長說的,‘一扇扇機遇的大門,已經為你們敞開。’”
“‘你們的名字,將出現在明天的報紙上……’”
“得了吧。”
“那你在振奮什麼?”
“我?天哪,沒有啊,我在揮霍光陰呢。”
“我也一樣……”他突然轉身,伸手夠床邊地上的一包煙,似乎是想平複一下情緒。“四十歲。四十。去他媽的。”
她笑他的焦灼,決定火上澆油:“好吧,你四十歲的時候會在幹什麼?”
他若有所思地點燃香煙:“哦,這個事兒吧,愛姆……”
“愛姆?誰是愛姆?”
“大家叫你愛姆的。我聽到過。”
“是啊,朋友們叫我愛姆。”
“那我能這麼叫你嗎?”
“好吧,德克斯。”
“所有同成長、老去相關的問題,我思考後得出的結論都是,我樂意維持眼下的狀態。”
德克斯特
?梅休。她透過自己劉海的縫隙窺視著他,只見他腦袋向後一靠,倚上了廉價的塑料床頭板;不戴眼鏡她都能瞧出來他多麼樂於維持現狀——閉著眼睛,嘴里松松叼著的煙貼著下唇,一側臉頰被隔著紅窗簾透進來的淡淡晨曦抹上一層暖色。他熟諳擺姿勢的要領,似乎隨時都能供人拍攝。愛瑪
?莫利一向認為“英俊”是十九世紀的無聊詞語,然而若要形容他,又實在找不出更貼切的詞了,再不然,或許可以稱他為“俊美”吧——面頰的輪廓能讓人感覺出皮下的骨架,似乎單那副頭骨就叫人羨愛。精致的鼻子上皮脂泛著微光,眼眶下的皮膚顏色暗沉,像是有淤傷,其實是抽煙熬夜打牌又故意輸給女生的榮譽標志。他的模樣帶著些貓科動物的特征:眉毛濃密,雙唇飽滿、不自然地撅著,唇色暗淡,幹澀而皸裂,又因保加利亞紅酒留下的痕跡而殷紅點點。令人竊喜的是,那發型很不像樣:後面和兩側剃得很短,額前卻蓄著難看的一小綹——看不出用了何種發膠,總之早就失效,因而這一綹蓬松而突兀,像頂滑稽的帽子。
他依舊閉著雙眼,鼻孔里噴出煙霧。他顯然知道自己正被盯著看,因為他刻意把一只手掖在另一側腋窩下,隆起了胸肌和肱二頭肌。這肌肉是怎麼來的?顯然不是運動練就的,除非把裸體泡浴和打台球也算作鍛煉。這副好身板大約同股票證券和名貴家具一樣,也承襲自他的家族。就是這樣一位英俊,甚至俊美的主兒,在她四年大學時光結束之際,不知怎的就來到了她租住的小屋,躺在了她的單人床上,渦紋圖案的拳擊短褲還低低地扯到髖骨上。英俊!她尋思著,算了,你以為自己是誰啊,簡
?愛?老大不小了,清醒點兒,別被他弄得神魂顛倒。
她把煙從他嘴里取下。“我能想象你四十歲的樣子,”語氣里透出一絲邪勁兒,“我現在就能描繪出那個場面。”
他依舊閉著眼睛,淺笑著,“說說看。”
……
德克斯特從床上望過去,只見她出現在門口,穿戴上了為之前的畢業典禮租來的學位袍和學位帽。她曲著一條腿,抵著門框,扮出搔首弄姿的模樣;學位證書卷成筒握在一只手里。她的目光透過眼鏡向外望著,又把帽子壓下來,遮住一只眼睛。“你瞧這個,怎麼樣?”
“挺適合你的。我喜歡歪戴帽子。現在把它摘了回床上來吧。”
“沒門兒。這個花了我三十英鎊呢。我得讓這錢花得值。”她轉起來,長袍打著旋如同吸血鬼的披風。德克斯特抓住了一片衣角,她卻用手里的紙筒猛敲了他一記,隨後坐在床沿上,收起眼鏡,一縮雙肩從長袍里鑽了出來。他最後看了一眼她赤裸的後背和乳房的曲線,接著,這些便藏進了一件黑色的呼籲“單方面削減核武器”的主題文化衫。算了吧,他想。除去特蕾西
?查普曼的音樂,還有什麼比黑色政治文化衫更能打消性欲的!
他沒了興致,於是從地上拾起她的學位證書,將箍著紙筒的橡皮筋退下來,念道:“英語和曆史,優等榮譽雙學位。”
“怎麼樣,眼饞了吧,哭去吧,二等學位的差生。”她搶回證書,“哎呀,小心別弄壞了。”
“你會裱個框的,對吧?”
“我爸媽會把它印成壁紙,”她緊緊卷起它,輕輕敲著紙筒兩端,“還要塑封了貼在餐桌墊上。我媽還要把它文在背上。”
“你父母在哪兒啊?”
“哦,就住在隔壁酒店。”
他驚得一縮,“天哪,真的?”
她笑了,“不是啦。他們已經開車回利茲了。爸爸覺得酒店是給闊少住的。”她把紙筒藏進了床下。“好了,讓一下。”她手肘一捅,將他擠向床鋪的另一邊,他讓出空間,一條手臂不知怎的笨拙地壓在了她的雙肩下。他試探地去吻她的脖子。她扭過頭,下巴緊收著,望著他:“德克斯?”
“嗯。”
“咱們就抱抱吧,好嗎?”
“當然,如果你想。”他的態度殷勤而有風度,盡管實際上他從來都不覺得擁抱有什麼滋味,那是阿姨嬸嬸和泰迪熊的動作。擁抱會令他痙攣,眼下最好還是承認失敗、盡快回家。然而她把頭靠過來,安然占據了他的肩膀。他們僵硬地維持著這個姿勢,忸怩了一會兒後,她說道:“真不可思議,我怎麼會說出‘抱抱’這個詞兒。乖乖——抱抱。對不起了。”
他淺笑著,“沒關系,幸虧沒說‘依偎’。”
“‘依偎’好難聽。”
“或者說‘擁吻’。”
“‘擁吻’就惡心了。咱們得保證絕不會‘擁吻’。”她說罷旋即後悔了。怎麼,難道以後還會在一起?可能性似乎不大。兩個人又陷入沉默。此前的八個小時,他們談過也吻過,黎明來臨之際,都深感疲乏。從亂草叢生的後院里傳來烏鴉的歌聲。
“我喜歡這聲音,”他的嘴埋在她的發絲中,嘟囔道,“破曉的烏鴉。”
“我討厭。讓我覺得自己做了什麼會後悔的事。”
“就因為這樣我才喜歡它。”他說道,暗自盼望再次表現得深沉而有魅力。過了片刻,又補上一句:“這麼說,你做過?”
“什麼?”
“讓你後悔的事。”
“你是指咱們的事?”她捏緊他的手,“噢,我估計會吧。現在還不好說……天亮了再問我吧。怎麼,你後悔了?”
他用力吻了吻她的頭頂。“當然沒有。”他說道,心里暗想,這樣的事絕對絕對不能有下一次了。
她對這個回答頗為滿意,於是蜷著身子靠近他,“我們應該睡一會兒。”
……

商品評論

0個評論

暫時還沒有會員留下評論

帳號:匿名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