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價品】張愛玲-紅玫瑰與白玫瑰(全新修訂版)言情小說

售價:90

商品編號:TB000589

數量:

購買

分享:
【特價品】張愛玲-紅玫瑰與白玫瑰(全新修訂版)言情小說

商品描述

 

基本信息

  • 出版社: 北京出版集團公司,北京十月文藝出版社; 第1版 (2012年6月1日)
  • 叢書名: 張愛玲全集
  • 平裝: 290頁
  • 語種: 簡體中文
  • 開本: 32
  • ISBN: 7530211153, 9787530211151
  • 條形碼: 9787530211151
  • 商品尺寸: 20 x 14 x 1.6 cm
  • 商品重量: 358 g
  • 品牌: 新經典文化

 

 

作者簡介

張愛玲(1920-1995),中國女作家。祖籍河北豐潤,生於上海。1943年開始發表作品,代表作有中篇小說《傾城之戀》、《金鎖記》、短篇小說《紅玫瑰與白玫瑰》和散文《燼餘錄》等。1952年離開上海,1955年到美國,創作英文小說多部。1969年以後主要從事古典小說的研究,著有紅學論集《紅樓夢魘》。已出版作品有中短篇小說集《傳奇》、散文集《流言》、散文小說合集《張看》以及長篇小說《十八春》、《赤地之戀》等。
 

 

 

商品描述

編輯推薦

《紅玫瑰與白玫瑰》是話劇百年收官之作,金馬獎五項大獎電影原著小說。唯一授權,華麗新版。《紅玫瑰與白玫瑰》中男主角是我母親的朋友,事情是他自己講給母親和姑姑聽的,那時我還小,他以為我不懂,那知道我聽過全記住了。寫出來後他也看見的,大概很氣──只能怪他自己講。

 

 

名人推薦

張愛玲是今日中國最優秀、最重要的作家之一,凡是中國人都應當閱讀張愛玲的作品。——夏志清
世界上有華人華文的地方,就有人談論張愛玲。——陳克華
張愛玲的寫作風格獨樹一格,不僅是富麗堂皇,更是充滿了豐富的意象。——白先勇
許多人是時間愈久,愈被遺忘,張愛玲則是愈來愈被記得。——南方朔
她稱得上“活過”“寫過”“愛過”。——木心
創作者最大的希望,是像張愛玲一樣創造出可以留傳下來的不朽作品。——侯孝賢
張愛玲以詛咒的方式讓一個世代隨她一起死去。像一個大上海的幽魂,活在許多愛她的人的心中,她是那死去的蝴蝶,仍然一來再來,在每朵花中尋找它自己。仿佛因為她的死,月光都像魂魄了。——蔣勳
與張愛玲同活在一個世上,也是幸運,有她的書讀,這就夠了。——賈平凹
“張愛玲”三個字,當中粉紅駭綠,影響大半世紀。是一口任由各界人士四方君子盡情來淘的古井,大方得很,又放心得很,再怎麼淘,都超越不了。——李碧華
她有足夠的情感能力去抵達深刻,可她沒有勇敢承受這種能力所獲得的結果,這結果太沉重,她是很知道這分量的。於是她便覺攫住自己,束縛在一些生活的可愛的細節,拼命去吸吮它的實在之處,以免自己再滑到虛無的邊緣。——王安憶
她的大多數讀者恐怕都和我們一樣,或是覺得張應該一心一意寫小說。天知道這世界上有多少癡心人在白白地等待她的下一部小說。——葉兆言
五四以來,以數量有限的作品,而能贏得讀者持續支持的中國作家,除魯迅外,只有張愛玲。——王德威
她的時代感是敏銳的,敏銳得甚至覺得時代會比個人的生命更短促。——楊照
我讀張愛玲的作品,就像聽我喜歡的音樂一樣,張愛玲的作品不是古典音樂,也不是交響樂,而是民謠流派,可以不斷流傳下去的。——蘇童
時間過去,運動過去,再看張愛玲,必須認可她的優越性。——李渝
她死得很寂寞,就像她活得很寂寞。但文學並不拒絕寂寞,是她告訴曆史,20世紀的中國文學還存在著不帶多少火焦氣的一角。正是在這一角中,一個遠年的上海風韻猶存。——餘秋雨 
這個女人好像替我及我們許多女人都活過一遍似的。——李昂
誰說張愛玲是避世的呢?她難道不是一直藉作品對讀者推心置腹嗎?那麼,我們又怎麼能說斯人已逝?在生活中、在作品中、在文學史中,我們注定還會時時遇到她,談到她—張愛玲。——艾曉明
女人大都不珍惜自己的才華,以男人的喜好為喜好,以男人的價值為價值,張愛玲是一個難得的例外,她頑強地活在她自己的世界里,處處有她的“此在”。——劉川鄂
迷張愛玲的人,大多是貼身的迷、貼心的迷。——蔡康永
 

媒體推薦

    夏志清:張愛玲是今日中國最優秀、最重要的作家之一,凡是中國人都應當閱讀張愛玲的作品。

    陳克華:世界上有華人華文的地方,就有人談論張愛玲。

    白先勇:張愛玲的寫作風格獨樹一格,不僅是富麗堂皇,更是充滿了豐富的意象。

    南方朔:許多人是時間愈久,愈被遺忘,張愛玲則是愈來愈被記得。

    木心:她稱得上“活過”“寫過”“愛過”。

    侯孝賢:創作者最大的希望,是像張愛玲一樣創造出可以留傳下來的不朽作品。

    蔣勳:張愛玲以詛咒的方式讓一個世代隨她一起死去.像一個大上海的幽魂,活在許多愛她的人的心中,她是那死去的蝴蝶,仍然一來再來,在每朵花中尋找它自己。仿佛因為她的死,月光都像魂魄了。

    賈平凹:與張愛玲同活在一個世上,也是幸運,有她的書讀,這就夠了。

    李碧華:“張愛玲”三個字,當中粉紅駭綠,影響大半世紀。是一口任由各界人士四方君子盡情來淘的古井,大方得很,又放心得很——再怎麼淘,都超越不了。

    王安憶:她有足夠的情感能力去抵達深刻,可她沒有勇敢承受這種能力所獲得的結果,這結果太沉重,她是很知道這分量的。於是她便覺攫住自己,束縛在一些生活的可愛的細節,拼命去吸吮它的實在之處,以免自己再滑到虛無的邊緣。

    葉兆言:她的大多數讀者恐怕都和我們一樣,或是覺得張應該一心一意寫小說。天知道這世界上有多少癡心人在白白地等待她的下一部小說。

    王德威:五四以來,以數量有限的作品,而能贏得讀者持續支持的中國作家,除魯迅外,只有張愛玲。

    楊照:她的時代感是敏銳的,敏銳得甚至覺得時代會比個人的生命更短促。

    蘇童:我讀張愛玲的作品,就像聽我喜歡的音樂一樣,張愛玲的作品不是古典音樂,也不是交響樂,而是民謠流派,可以不斷流傳下去的。

    李渝:時間過去,運動過去,再看張愛玲,必須認可她的優越性。

    餘秋雨:她死得很寂寞,就像她活得很寂寞。但文學並不拒絕寂寞,是她告訴曆史,20世紀的中國文學還存在著不帶多少火焦氣的一角。正是在這一角中,一個遠年的上海風韻猶存。

    李昂:這個女人好像替我及我們許多女人都活過一遍似的。

    艾曉明:誰說張愛玲是避世的呢?她難道不是一直藉作品對讀者推心置腹嗎?那麼,我們又怎麼能說斯人已逝?在生活中、在作品中、在文學史中,我們注定還會時時遇到她,談到她——張愛玲。

    劉川鄂:女人大都不珍惜自己的才華,以男人的喜好為喜好,以男人的價值為價值,張愛玲是一個難得的例外,她頑強地活在她自己的世界里,處處有她的“此在”。

    蔡康永:迷張愛玲的人,大多是貼身的迷、貼心的迷。

 

 目錄:

年輕的時候 

花凋 
鴻鸞禧 
紅玫瑰與白玫瑰 
散戲 
殷寶灩送花樓會 
桂花蒸 阿小悲秋 
等 
留情 
創世紀 
鬱金香 
多少恨
文摘:
花凋 
她父母小小地發了點財,將她墳上加工修葺了一下,墳前添了個白大理石的天使,垂著頭,合著手,胸底下環繞著一群小天使。上上下下十來雙白色的石頭眼睛。在石頭的風里,翻飛著白石的頭發,白石的裙褶子,露出一身健壯的肉,乳白的肉凍子,冰涼的。是像電影里看見的美滿的墳墓,芳草斜陽中獻花的人應當感到最美滿的悲哀。天使背後藏著小小的碑,題著“愛女鄭川嫦之墓”。碑陰還有托人撰制的新式的行述: 
“……川嫦是一個稀有的美麗的女孩子……十九歲畢業於宏濟女中,二十一歲死於肺病。……愛音樂、愛靜、愛父母……無限的愛,無限的依依,無限的惋惜……回憶上的一朵花,永生的玫瑰……安息罷,在愛你的人的心底下。知道你的人沒有一個不愛你的。” 
全然不是這回事。的確,她是美麗的,她喜歡靜,她是生肺病死的,她的死是大家同聲惋惜的,可是……全然不是那回事。 
川嫦從前有過極其豐美的肉體,尤其美的是那一雙華澤的白肩膀。然而,出人意料之外地,身體上的臉龐卻偏於瘦削;峻整的,小小的鼻峰,薄薄的紅嘴唇,清炯炯的大眼睛,長睫毛,滿臉的“顫抖的靈魂”,充滿了深邃洋溢的熱情與智慧,像《魂歸離恨天》的作者愛米麗•勃朗蒂。實際上川嫦並不聰明,毫無出眾之點。她是沒點燈的燈塔。 
在姊妹中也輪不著她算美,因為上面還有幾個絕色的姊姊。鄭家一家都是出奇地相貌好。從她父親起。鄭先生長得像廣告畫上喝樂口福抽香煙的標准上海青年紳士,圓臉,眉目開展,嘴角向上兜兜著;穿上短禱子就變了吃嬰兒藥片的小男孩;加上兩撇八字須就代表了即時進補的老太爺;胡子一白就可以權充聖誕老人。 
鄭先生是個遺少,因為不承認民國,自從民國紀元起他就沒長過歲數。雖然也知道醇酒婦人和鴉片,心還是孩子的心。他是酒精缸里泡著的孩屍。 
鄭夫人自以為比他看上去還要年輕,時常得意地向人說:“找真怕跟他一塊兒出去——人家瞧著我比他小得多,都拿我當他的姨太太!”俊俏的鄭夫人領著俊俏的女兒們在喜慶集會里總是最出風頭的一群。雖然不懂英文,鄭夫人也會遙遙地隔著一間偌大的禮堂向那邊叫喊:“你們過來,蘭西!露西!莎麗!寶麗!”在家里她們變成了大毛頭、二毛頭、三毛頭、四毛頭。底下還有三個是兒子,最小的兒子是一個下堂妾所生。 
孩子多,負擔重,鄭先生常弄得一屁股的債,他夫人一肚子的心事。可是鄭先生究竟是個帶點名士派的人,看得開,有錢的時候在外面生孩子,沒錢的時候在家里生孩子。沒錢的時候居多,因此家里的兒女生之不已,生下來也還是一樣的疼。逢著手頭活便,不能說鄭先生不慷慨,要什麼給買什麼。在鴉片炕上躺著,孩子們一面給捶腿,一面就去掏摸他口袋里的錢;要是不叫拿,她們就捏起拳頭一陣亂捶,捶得父親又是笑,又是叫喚:“噯喲,噯喲,打死了,這下子真打死了!”過年的時候他領著頭耍錢,做莊推牌九,不把兩百元換來的銅子兒輸光了不讓他歇手。然而玩笑歸玩笑,發起脾氣來他也是翻臉不認人的。 
鄭先生是連演四十年的一出鬧劇,他夫人則是一出冗長單調的悲劇。她恨他不負責任,她恨他要生那麼些孩子;她恨他不講衛生,床前放著痰盂而他偏要將痰吐到拖鞋里。她總是仰著臉搖搖擺擺在屋里走過來,走過去,淒冷地嗑著瓜子——一個美麗蒼白的,絕望的婦人。 
難怪鄭夫人灰心,她初嫁過來,家里還富裕些的時候,她也曾積下一點私房,可是鄭家的財政系統是最使人捉摸不定的東西,不知怎麼一卷就把她那點積蓄給卷得蕩然無存。鄭夫人畢竟不脫婦人習性,明知是留不住的,也還要繼續的積,家事雖然亂麻一般,乘亂里她也撈了點錢,這點錢就給了她無窮的煩惱,因為她丈夫是哄錢用的一等好手。 
說不上來鄭家是窮還是闊。呼奴使婢的一大家子人,住了一幢洋房,床只有兩只,小姐們每晚抱了鋪蓋到客室里打地鋪。客室里稀稀朗朗幾件家具也是借來的,只有一架無線電是自己置的,留聲機屜子里有最新的流行唱片。他們不斷地吃零食,全家坐了汽車看電影去,孩子蛀了牙齒沒錢補,在學校里買不起鋼筆頭。傭人們因為積欠工資過多,不得不做下去,下人在廚房里開一桌飯,全弄堂的底下人都來分享,八仙桌四周的長板凳上擠滿了人。廚子的遠房本家上城來的時候,向來是耽擱在鄭公館里。

商品評論

0個評論

暫時還沒有會員留下評論

帳號:匿名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