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不勒斯的螢火

那不勒斯的螢火

售價:117

商品編號:9787550027510

數量:

購買

分享:
那不勒斯的螢火

商品描述

☆ 被譽為歐美文壇近十年來的“燈塔”鉅作。

☆ 跟《追風箏的人》《阿甘正傳》一樣震撼靈魂、給人力量。
 
☆ 故事創作與社會背景、歷史事件結合,恢宏大氣,被譽為“一部史詩級的偉大作品”。
 
☆ 每個人的孤獨背後,都印著另一個人的名字。
 
☆ 這個世界上能成長為優秀的人類的,一定是那些曾經迷失過的人,而非那些在人生中從未迷失過的人。
 
☆ 隨書附贈精美書籤。
 
 
內容簡介
 
 
在那不勒斯有這麼一群人,他們代表著這片地區ZUI強大的生命力,卻默默無聞,被這座城市的黑暗淹沒,迷失在無為的生活裡。也有那麼一些人,他們無視絢麗的霓虹,在這片黑暗中追尋著希望的螢火。
馬爾切羅是銀行職員的兒子,性格乖順溫和,一次偶然,使他的人生與黑手黨的兒子利奧有了交集。利奧桀驁、叛逆、無畏而又自由,他們彼此吸引著,一起度過了美好的童年。然而在利奧十六歲那年,父親在一次追殺中喪命,利奧和馬爾切羅也開始漸行漸遠。馬爾切羅逐漸成長為一個優秀的少年,利奧則開始了搶劫、販毒的渾噩生活,彷彿在一步步沿著父親的軌跡走下去。
三年後,利奧離開了那不勒斯去往美國,在那裡娶妻生子,生活漸漸恢復正常。此時的馬爾切羅也一步步按照計劃好的人生平順地生活著,他們的人生好似再沒了交集。然而一通電話,利奧再次回到那不勒斯,並意外開始了長達十二年的囚徒生活,而馬爾切羅看似風光優秀的人生也是暗潮湧動……
 
 
 
作者簡介
馬西米利亞諾 ·威爾吉利奧,1979年出生於那不勒斯,是意大利知名的作家和編劇,已出版過多部作品。其文字乾淨大氣,善於將故事創作與歷史事件結合,直擊人心。《那不勒斯的螢火》一書在意大利剛上市就以其極簡風和歷史小說的完美平衡得到國內外媒體的一致盛讚,威爾吉利奧也因此被譽為“那不勒斯ZUI好的作家”。
 
目錄
序 幕
 
第一部分 喊叫大廳( 1984—1991)
 
第二部分 風是自由的( 1992—1995)
 
第三部分 囚 徒( 2001—2010)
 
第四部分 我的名字叫愛德華多
 
第五部分 囚 徒( 2010—2014)
 
第六部分 最後的朋友( 2014—……)
 
尾 聲
 
媒體評論
馬爾切羅是銀行職員的兒子,性格乖順溫和,一次偶然,使他的人生與黑手黨的兒子利奧有了交集。利奧桀驁叛逆、自由堅韌、無所畏懼,兩個截然不同卻又彼此吸引的男孩一起度過了美好的童年。利奧十六歲那年,父親在一次追殺中喪命,利奧開始了搶劫、販毒的渾噩生活,與馬爾切羅也漸行漸遠。三年後利奧離開那不勒斯去往美國,並在那裡娶妻生子,生活漸漸恢復正常。母親去世的消息傳來,利奧再次回到那不勒斯,並因為葬禮上的一場變故開始了長達十二年的囚徒生活,而此時的馬爾切羅看似優秀風光的人生也是暗潮湧動……一個關於友情與親情、迷失與成長的故事,一部充滿力量的小說。
——意大利《晚郵報》
一個不是追殺別人就是被別人追殺的罪惡命運,要怎麼拯救?一個看似美好風光卻孤獨脆弱不堪的人生,要怎麼挽回?作者讓那不勒斯成為故事的“原鄉”,讓“好孩子”馬爾切羅和“壞小子”利奧的童年友誼成為故事的“原罪”,用他們三十年的跌宕人生做“金線”,繼而編織起那不勒斯乃至整個意大利的歷史變遷,從而讓小說的體量變得無比恢宏。在這個殘酷的世界裡有黑手黨、有窮人食堂、有勇敢的男人女人們,還有盛大的煙花,可謂做到了人物命運和歷史格局的完美平衡。
 
 
 
免費在線讀
序幕
黑暗中,他拖著一具屍體走在河邊,泥濘的石頭小路荊棘叢生,血腥味像倒湧出瓶子的墨水般瀰漫著。
如果把屍體扛在肩上,會更吃力,還會弄髒胳膊和臉。一次咬牙發力之後,他登上了一個小山丘,用手挽住屍體的脖子,慢慢地把它靠放在地上,像把嬰兒放入搖籃中。
他四處張望,心跳劇烈。河水如同黑色的線條在移動著。
他握住鐵鍬,開始挖坑,手上的老繭很疼。每鏟一次,土壤就越發潮濕鬆軟,清新的泥土氣息飄散出來。
他把屍體放進坑里,再小心翼翼地填平,一切又恢復了原樣。他洗了手。向他講述,你要活下去,向他講述。他的臉上閃過一絲微笑。在那一瞬間,他藍色的雙眼粉碎了籠罩山谷的黑暗,像是一道閃電穿透了他的身體,像是一股能量從遠方傳來並傳向更遠的地方。他感到了快樂。
終於,輪到他完成了這個魔法:用埋葬去照亮剩下的世界。
 
 
在二〇一三年年末,皮奴西婭的來信,像是披上了華麗的外衣,透露著一種殘酷的樂觀,卡里姆從頭到尾反複檢查著那封信,充滿疑惑,而利奧的日常思維也被徹底打亂了。
幾個小時後,果然,當美國仔回到房車裡盯著鏡子看的時候,他已經認不出自己了。三十七歲。消瘦的臉龐,被漫長的冬天折磨而衰弱的身體,泛白的長發,被遺忘的鬍鬚,暗淡無光的藍色的眼睛。上一次他照鏡子對自己滿意是什麼時候?在十二年的囚徒生活之後,曾經那個充滿活力的愛說大話的小男孩,那個會在襯衣口袋裡插一把梳子,會在頭髮上塗髮膠髮蠟的小男孩,如今則變成了一個沒有個性的枯萎的野人。
他忍不住流下眼淚,克制著已經衝到了嗓子眼的想要喊叫的慾望,開始用拳頭砸向房車的軋鋼牆。
壓倒他的,讓他屈服的並不是那封信本身,甚至也不是能夠參加婚禮的那種可能性,而是他那種艱苦的孤立狀態遭到了入侵,遭到了瘋狂的入侵,遭到了日常瑣事的入侵——我需要有人陪著我走上聖壇……遭到了人心虛偽的入侵——我希望等到那一天的時候,你會在我們身邊……遭到了世道變遷的入侵——我和相關的負責人聊過了……而那個相關負責人卻不能夠像曾經那樣威脅到他妹妹,所有這些入侵都揭露了一個不可否認的事實:別人的生活都在前進,而他,三十七歲正值壯年的他,在時間的夾縫裡與世隔絕了十二年,窮途末路。

商品評論

0個評論

暫時還沒有會員留下評論

帳號:匿名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