鋼鐵是怎樣煉成的

售價:123

商品編號:9787020070374

請選擇:

數量:

購買

分享:
鋼鐵是怎樣煉成的

商品描述

 

內容推薦 《鋼鐵是怎樣煉成的》(1933)是作者根據自己親身經歷寫成的一部優秀小說。主人公保爾·柯察金所走過的道路,反映瞭蘇聯第一代革命青年不怕困難、艱苦奮鬥、勇於勝利的大無畏精神,鼓舞瞭一代又一代有志青年去實現自己的理想。
《鋼鐵是怎樣煉成的》是一部“超越國界的偉大文學作品”,被視為青年人的生活教科書。這部閃爍著崇高理想光芒、洋溢著生活激情的經典之作,在前蘇聯乃至世界文學史上占據著十分重要的地位。在這部史詩般的英雄傳記小說中,作者塑造瞭保爾·柯察金執著於信念而堅韌不拔的崇高人格,其形象超越時空,超越國界,產生瞭世界性的影響,震動著數代人的心弦。小說問世不久,便被改編成電影和舞臺劇,並在世界各地流傳開來。 作者簡介 尼·奧斯特洛夫斯基(1904—1936),蘇聯作傢。1919年入伍,成為佈瓊尼騎兵閉一名偵察兵。負傷復員後從事文學創作。主要著作《鋼鐵是怎樣煉成的》 《暴風雨中誕十的》。 《鋼鐵是怎樣煉成的》(1933)是作者根據自己親身經歷寫成的一部優秀小說。主人公保爾·柯察 在線試讀部分章節 第一部
“節前到我傢裡補考的,都站起來!”
一個穿著法衣、脖子上掛著一隻沉重的十字架的、虛胖的神父,惡狠狠地瞪著全班的學生。
他那對兇惡的小眼睛瞪著從座位上站起來的六個小孩子——四個男的,兩個女的。他們全都惶恐地望著這個穿法衣的人。
“你們坐下,”神父向那兩個女孩子揮一揮手說。
兩個女孩趕快坐下,松瞭一口氣。
瓦西裡神父那對小眼睛盯在四個男孩身上。
“小鬼們,到這兒來!”
瓦西裡神父站起來,推開椅子,走到緊緊地擠在一起的四個小孩跟前。
“你們這些小無賴,誰抽煙?”
四個人都小聲回答:
“神父,我們不抽煙。”
神父的臉氣得發紫。
“混賬東西,你們不抽煙,那麼面團裡的煙末兒是誰撒的?全不抽煙嗎?好,咱們這就來瞧瞧!把口袋翻過來!快!聽見瞭沒有?翻過來!”
有三個孩子開始把口袋裡的東西掏出來,放在桌子上。
神父仔細地檢查他們口袋裡面的每一條縫,想找出一點煙末兒,但是什麼也沒找到,他就轉過去對著第四個,那個黑眼睛的孩子,他穿著破舊的灰襯衫和膝蓋上打著補釘的藍褲子。
“你怎麼像木頭一樣地站著?”
那黑眼睛的小孩恨透瞭神父,他看著他,低聲回答說:
“我一個口袋也沒有,”他邊說邊用手摸著那縫死的袋口。
“哼,一個口袋也沒有?你以為我就不知道誰會幹出那麼可惡的事情一一把復活節的面團糟蹋瞭嗎,是不是?你以為現在學校還能要你嗎?哼,你這小鬼,這回可不能便宜你瞭。上次是虧瞭你母親懇求才沒有開除你,這回可不行瞭。你給我滾出去!”他使勁地揪住那小孩的一隻耳朵,把他推到走廊裡,隨手就把門關上瞭。
教室裡沒有一點聲音,大傢都縮著脖子。誰也不知道保爾.柯察金為什麼會這樣被趕出學校。隻有保爾的好朋友謝廖沙。勃魯紮克明白這回事。他們六個功課不及格的學生在神父傢的廚房裡等著補考的時候,他親眼看見保爾把一撮煙末兒撒在神父廚房裡預備做復活節糕的面團上。
被趕出來的保爾坐在學校門口底下一層臺階上。他想,該怎麼回傢呢?他對在稅務官傢裡當娘姨、每天從早忙到晚、對什麼事都挺認真的母親,又該怎麼說呢?
想到這裡,他給眼淚哽住瞭:
“現在我該怎麼辦呢?都怨這該死的神父。我為什麼要給他撒上一把煙末兒呢?那是謝廖沙叫幹的。他說:‘來,咱們給這討厭的老畜生撒一把、我們就把煙末兒撒上去瞭。現在謝廖沙倒逃脫瞭,我呢,看來準要給開除的。”
保爾和瓦西裡神父早就記瞭仇。有一天,保爾和米什卡.列夫丘科夫打架,老師不準他回傢吃飯,為瞭怕他獨自在空教室裡淘氣,就叫他和高年級的學生一起,坐在教室後面的凳子上。
那個高年級的教師是一個瘦子,穿著黑上衣,正在跟學生講地球和天體。保爾聽著他講什麼地球已經存在好幾百萬年瞭,什麼星星也跟地球相像,驚奇地張著大嘴。他覺得很奇怪,幾乎想站起來說:“老師,這跟聖經上說的完全兩樣呀。”但是他怕挨罰,沒敢問。
保爾的聖經課,神父平時總是給他五分。祈禱文和新舊約他都背得爛熟,上帝哪一天創造瞭哪一種東西他都知道。關於這件事保爾決定問問瓦西裡神父。在下次上聖經課的時候,神父剛一坐下,保爾就舉起手來,一得到允許,他就站起來說:
“神父,為什麼高年級的老師說,地球已經存在瞭好幾百萬年瞭,不像聖經上說的五千年……”他突然給瓦西裡神父那尖利的喊叫聲打斷瞭:
“混賬東西,胡說八道!這是你從聖經上念來的嗎?”
保爾還沒有來得及答話,神父就已揪住他的兩隻耳朵,把他的頭往墻上撞瞭。一分鐘後,給撞傷瞭和嚇昏瞭的他,已經給神父推到走廊上去瞭。
保爾回到傢裡,他母親又狠狠地責罵瞭他一頓。
第二天,他母親到學校裡,請求瓦西裡神父讓她的孩子回校。從那時起,保爾就恨死瞭神父。又恨他,又怕他。他從不饒恕稍微侮辱過他的人;他更不會忘記神父冤枉打他這一頓,隻是懷恨在心,不露出來。
他還受過瓦西裡神父無數次小的侮辱:往往為瞭些極小的事情,神父就把他趕出教室,有時好幾個星期天天罰他站墻角,而且從來不問他功課,因此他不得不在復活節前跟別的幾個功課不及格的同學一道到神父傢去補考。他們在廚房裡等候的時候,他就把一撮煙末兒撒在復活節蒸糕用的面團上。
這件事誰也沒看見,但是神父馬上就猜出是誰幹的。
……下課瞭,孩子們成群地擁到院子裡來,圍住瞭保爾。保爾憂鬱地坐在那裡,一聲不響。謝廖沙在教室裡沒有出來,他覺得自己也有錯,但又無法幫助他的朋友。
校長葉弗列姆.瓦西裡耶維奇的頭從教員室的窗口探出來瞭,他那低沉的聲音,使保爾吃瞭一驚。他喊道:
“叫柯察金馬上到我這裡來!”
保爾的心怦怦直跳,朝教員室走去。
車站食堂的老板,一個面色蒼白、眼睛無神的上瞭年紀的人,看瞭看站在一邊的保爾。
“他幾歲瞭?”
“十二歲。”保爾的母親回答。
“行,讓他留下吧。條件是這樣:工錢每月八盧佈,當班的時候管飯,頂班一天一夜,在傢休息一天一夜,可是不許偷東西。”
“呵,不會的,老板,決不會的!我擔保保爾什麼也不偷。”保爾的母親驚慌地說。
“好啦,讓他今天就上班。”老板命令說,又轉身向旁邊那個站在櫃臺後面的女招待說:“齊娜,帶這小孩到洗刷間去,叫佛羅霞安頓他,頂格裡什加。”
女招待放下瞭正在切火腿的刀子,向保爾點瞭點頭,就走過食堂,朝通到洗刷間的旁門走去。保爾跟在她後面。他的母親一面緊緊地跟著他們,一面小聲對他說:
“保爾,親愛的,你幹活要賣力氣,別讓自己丟臉呵。”
她用憂鬱的目光把兒子送走之後,才朝門口走去。
洗刷間裡的活兒很緊張:一張桌子上堆著一大堆盤碟和刀叉,有幾個女人用搭在肩膀上的毛巾在那裡擦傢什。
一個年紀比保爾大一點的、長著一頭火紅色蓬亂頭發的男孩子、正在對付兩個大茶爐。
洗傢什的大鍋裡的開水正冒著蒸氣,把整個洗刷間弄得熱氣騰騰的,保爾剛進去的時候,看不清女工們的臉。他站在那兒,不曉得該幹什麼,也不曉得該到哪兒去才好。
齊娜走到一個正在洗盤子的女人旁邊,拍著她的肩膀,說:
“佛羅霞,這是剛給你們雇來的小夥計,預備頂格裡什加的。你告訴他幹什麼吧。”
她轉過身來指著那個叫做佛羅霞的女人,對保爾說:
“她是這裡的領班。她叫你幹什麼,你就幹什麼。”說完瞭,她就轉身回食堂去瞭。
“是,”保爾輕輕地回答說,一面看著站在他前面的佛羅霞,等候她的吩咐。佛羅霞擦去瞭額上的汗,從上到下地把他仔細打量一番,好像在估量他能不能稱職似的,然後把一隻從胳膊肘上滑下來的子卷起來,用一種非常動聽的、深沉的聲音說:
“小弟弟,你的活挺簡單:就是說,每天早晨要準時把這個大銅壺燒熱,裡面的水要老開,自然,木柴要你自己劈,還有那兩個大茶爐也是你的活兒。另外,活緊的時候,你就幫著擦刀叉,把臟水提出去.小弟弟,你的活兒不少,夠你忙的瞭,”她說話,用的是科斯特羅馬地方的土音,把重音放在字母“a”上。她說話的口音和那長著翹鼻子的、泛著紅暈的臉,使得保爾心裡高興些瞭。
“看來,這位大嬸還不壞,”保爾心裡這樣想,於是就鼓起勇氣問佛羅霞:
“現在我該幹些什麼呢,大嬸?”
保爾說到這裡,洗刷間裡的女工們的哈哈大笑,把他最後的話蓋住瞭。
“哈哈哈!……佛羅霞認瞭一個侄子……”
“哈哈!……”佛羅霞笑得最厲害。
因為蒸氣的關系,保爾看不清她的臉,其實佛羅霞隻有十八多。
保爾覺得很難為情,他又轉身問一個男孩子:
“現在我該做些什麼呢?”
那個男孩子隻是嘻嘻地笑著回答:
“還是問你的大嬸去吧,她會告訴你的,我是這裡的臨時工。”說完,他就轉身跑進廚房裡去瞭。
這時候保爾聽見一個年紀不輕的洗傢什的女工說:“到這裡來,幫著我擦叉子吧。你們為什麼笑得那樣厲害?這孩子究竟說瞭什麼好笑的話?”她給他一條毛巾,說:“給你,拿去,一頭用牙咬住,一頭用手拉緊,再把叉子齒兒在這上面來回地擦,要擦得幹幹凈凈,一點兒臟東西也不許有。咱們這裡對這件事挺認真。老爺們都仔細看叉子,要是找到一點點的臟東西,那就糟瞭。老板娘一下子就把你趕出去。”
“什麼?老板娘?”保爾不明白。“剛才雇我的那個男人不是老板嗎?”
那女工笑起來瞭:
“孩子,你不知道,這兒的老板隻是一件擺設,一個廢物,這裡的事情都由老板娘做主。她今天出門去瞭。你幹幾天就會知道。”
洗刷間的門開瞭,三個堂倌每人捧著一大摞臟盤子走進來。
其中有一個寬肩膀、斜眼、四方大臉的傢夥說:
“要加緊幹呵。十二點的班車馬上就到瞭,可是你們還是這樣慢騰騰的。”
…… 書摘與插畫 插圖

商品評論

0個評論

暫時還沒有會員留下評論

帳號:匿名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