局外人(精裝)(企鵝經典)

售價:123

商品編號:9787532154937

數量:

購買

分享:
局外人(精裝)(企鵝經典)

商品描述

  • 版 次:1
  • 頁 數:0
  • 字 數:
  • 印刷時間:2014-11-1
  • 開 本:32開
  • 紙 張:膠版紙
  • 印 次:1
  • 包 裝:精裝
  • 叢書名:企鵝經典
  • 國際標準書號ISBN:9787532154937
  • 圖書>小說>世界名著>歐洲

 

編輯推薦 《局外人》是法國作傢加繆的成名作,同時也是存在主義文學的傑出作品之一。該書以一種客觀記錄式的”零度風格”,粗線條地描述瞭主人公默爾索在荒繆的世界中經歷的種種荒繆的事,以及自身的荒誕體驗。從參加母親的葬禮到偶然成瞭殺人犯,再到被判處死刑,默爾索似乎對一切都無動於衷,冷漠的理性的而又非理性的存在著,他像一個象征性的符號,代表瞭一種普遍的存在,又像是一個血紅色的燈塔,具有高度的警示性。然而,局外人現象的產生無疑是由這個世界本身所孕育的,默爾索的存在有其深刻的外部原因。  內容推薦 《局外人》分為兩個部分。第一部分從默爾索的母親去世開始,到他在海灘上殺死阿拉伯人為止,是按時間順序敘述的故事。接二連三的事件、對話、姿勢和感覺之間似乎沒有必然的聯系,給人以一種不連貫的荒謬之感。在第二部分裡,社會的意識代替瞭默爾索自發的意識。司法機構以其固有的邏輯,把始終認為自己無罪、對一切都毫不在乎的默爾索硬說成一個冷酷無情、蓄意殺人的魔鬼。《局外人》是加繆的成名作,也是存在主義文學的代表作品,通過塑造默爾索這個行為驚世駭俗、言談離經叛道的“局外人”形象,充分揭示瞭這個世界的荒謬性及人與社會的對立狀況,體現瞭存在主義哲學關於“荒謬”的觀念。 作者簡介 加繆,法國著名作傢。百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中最有影響,最具哲思的文學大傢。中篇小說《局外人》,是加繆的成名作,也是存在主義文學的傑作,更是荒誕小說的代表作。長篇小說《鼠疫》獲法國批評獎,一部被法蘭西文學界奉為經典的長篇巨著,一部被譯成28種語言暢銷1000萬的作品。譯者:楊廣科西南交通大學法語系研究生畢業,擔任國內數傢機構兼職翻譯,參與過多部著作的翻譯工作。趙天霓女,漢語言文學專業畢業,平時喜歡寫作、看小說。曾任中學語文教師和中文編輯,翻譯過《康州美國佬在亞瑟王子》。 在線試讀部分章節  我的房間正朝著本區一條主要街道。中午,天氣晴朗,但馬路骯臟,行人稀少又來去匆匆。我先看見一傢傢出來散步的人,有兩個穿海軍服的小男孩,短褲長得過瞭膝蓋,筆挺的服裝使得他們舉止拘謹。還有一個小女孩,頭上紮著玫瑰紅的大花結,腳穿黑色的漆皮鞋。在孩子的後面,是他們的母親,身材高大,穿著栗色連衣裙,父親則是一個相當瘦弱的小個子,我頗眼熟。他戴著扁平的狹邊草帽,領口紮著蝴蝶結,手持一根文明杖。看見他跟他妻子在一起,我明白瞭為什麼這個區的人都說他秀氣優雅。過瞭一小會兒,走來一群郊區的年輕人,頭發油光鋥亮,打著大紅領帶,衣服腰身緊俏,裝佩著繡花口袋,腳上穿的是方頭皮鞋。我猜他們是到城裡去看電影的,所以這麼早就動身。他們一夥人急急忙忙趕電車,還高興地說說笑笑。
這一群人過去之後,路上行人漸漸稀少。我想,那些好看好玩的地方開始熱鬧起來瞭。街上隻剩下瞭一些商店老板與貓。從街道兩旁的槭樹上空望去,天空晴和,但並不明朗。在街對面的人行道上,有個煙鋪老板搬出一把椅子,放在店門口,跨坐在上面,兩臂擱在椅背上。剛才擁擠不堪的電車,現在幾乎全都空瞭。煙鋪旁邊那個名叫“皮埃羅之傢”的小咖啡館裡,廳堂空空蕩蕩,一個侍者正在用鋸屑擦洗地面。真是一派星期天的景象。
我也把椅子倒轉過來,像煙鋪老板那樣放著,我覺得那樣更舒服。
我抽瞭兩支煙,又進房拿瞭一塊巧克力,回到窗前吃瞭起來。過瞭一小會兒,天空變得陰沉,我以為快要下暴雨瞭。但是,它又漸漸轉晴。不過,一片片烏雲飄過,使得街道陰暗瞭些。我抬頭望著天空,一直這麼待瞭好久。
下午五點鐘,一輛輛電車在轟隆聲中駛過來瞭,滿載著一群群從郊區體育場看比賽回來的人,有些人就站在踏板上,有些則扶著欄桿。跟在後面的幾輛電車載的是運動員,我是從他們的小手提箱認出來的。他們使勁地高呼,歌唱,嚷嚷他們的團隊將永遠戰無不勝。好幾個運動員朝我打招呼,其中一個對我喊道:“我們贏瞭他們。”我也回喊瞭一聲“沒錯”,同時使勁點點腦袋。電車過去,街上的小汽車就開始一擁而至瞭。
天色有點暗瞭。屋頂的上空變成淡紅色,隨著暮色漸至,那些假日出遊的人陸續往回走。我在人群中認出瞭那位優雅的先生。他傢的幾個孩子哭泣著跟在父母的後頭。這時,附近的電影院一股腦兒將所有的觀眾都傾瀉在大街上。那些觀眾中,青年人的行為舉止比平日多瞭幾分沖勁,我猜他們剛才看的是一部驚險片。從城裡電影院回來的觀眾則姍姍來遲。他們顯得較為莊重。他們也說說笑笑,但顯得疲倦並若有所思。
他們待在街道上,在對面的人行道上踱來踱去。這一帶的少女們,不著帽,披著發,挽著胳臂在街上走,小夥子們則打扮得整整齊齊,為的是跟她們擦身而過。他們不斷高聲地開玩笑,招得姑娘們格格直笑,還回過頭來瞅瞅他們。姑娘們之中有幾個我是認得的,她們也在跟我打招呼。
這時,街燈突然一齊亮瞭,使得在夜空中初升的星星黯然失色。老這麼盯著燈光亮堂、行人熙攘的人行道,我感到眼睛有些發累。燈光把潮濕的路面與按時駛過的電車照得閃閃發亮,也映照著油亮的頭發、銀制的手鐲與人的笑容。過瞭一會兒,電車漸漸稀疏瞭,樹木與街燈的上空,已是一片漆黑。不知不覺,附近這一帶已闃無一人,於是,又開始有貓慢吞吞地踱過空寂的街道,我這才想到該吃晚飯瞭。倚靠在椅背上待的時間實在太久,我的脖子有點酸痛。我下樓買瞭面包與果醬,自己略加烹調,站著就吃完瞭。我想在窗口抽支煙,但空氣涼瞭,我略感涼意。我關上窗戶,轉過身來,從鏡子裡看見桌子的一角上放著我的酒精燈與幾塊面包。我想,這又是一個忙忙亂亂的星期天。媽媽已經下葬入土,而我明天又該上班瞭,生活仍是老樣子,沒有任何變化。
……P17-19

商品評論

0個評論

暫時還沒有會員留下評論

帳號:匿名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