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虻

售價:153

商品編號:9787515311869

請選擇:

數量:

購買

分享:
牛虻

商品描述

  • 版 次:3
  • 頁 數:361
  • 字 數:280000
  • 印刷時間:2013-1-1
  • 開 本:大32開
  • 紙 張:膠版紙
  • 印 次:37
  • 包 裝:平裝
  • 叢書名:youth經典譯叢
  • 國際標準書號ISBN:9787515311869
  • 圖書>小說>世界名著>歐洲

 

編輯推薦

影響幾代中國人英雄情懷的外國文學名著全譯本首次呈獻!

中青版《牛虻》問世六十年來,影響可謂深入人心。

 

此次第三版印刷,我們恢復瞭之前囿於時代和政治而刪節的所有內容,

使該書首次以全譯本的面目呈現,並借此向全國千千萬萬讀者致以深深謝意!

 

中國十大翻譯傢之一李俍民著名的譯作!

兩個俄譯本一個英譯本的反復對比琢磨。

1953-2013六十年風行不衰。

 

“在浩如瀚海的外國文學作品中,我為什麼偏偏要翻譯《牛虻》這樣一部小說,把它呈現給我國的青年讀者呢?這首先要從尼·奧斯特洛夫斯基寫的《鋼鐵是怎樣煉成的》那本書談起。……我熱愛這部書……但同時在這部小說中卻有一個問題使我無法獲得解答,這就是牛虻問題。在書中,麗達把保爾稱做‘牛虻同志’。從書中另一些情節看來,這部描寫英雄人物牛虻的小說顯然對保爾(其實也是對作者自己)產生過深刻的影響。……如果能讓我也和尼·奧斯特洛夫斯基一樣地看到它並把它翻譯給讀者,那該多好!”

——李俍民

“今天來瞭一批重傷員。一個頭部受重傷的紅軍戰士被安置在病室角上。他叫保爾·安德列耶維奇·柯察金。……換藥的時候,他那種非凡的毅力真叫我們這些醫生吃驚。一般人在這種情況下總要不斷地叫喊,發脾氣,可是他卻一聲不吭。他常常疼得失去知覺,但是從來沒有哼過一聲。他傷勢轉好後我問他原因,他說:‘您讀一讀《牛虻》就明白瞭。’”

——尼·奧斯特洛夫斯基

《鋼鐵是怎樣煉成的》17歲那年,我進北大讀書,認識瞭郭世英(郭沫若的兒子)。我在他床上看到《牛虻》,一看就放不下瞭。

——周國平

如果你能寫出一部《牛虻》,底下可以什麼也不寫。

 ——王蒙 

我*早喜歡起小說來,是因為《牛虻》。

 ——史鐵生

  內容推薦 單純幼稚的愛國青年亞瑟因受懺悔神父的誘騙而泄露瞭青年意大利黨的秘密,導致同志被捕,自己也被朋友誤解,於是佯裝投河自盡,設法奔赴南美。13年後,當他帶著一身傷殘重回故鄉時,苦難的經歷已把他磨練成一個堅定的革命者。他積極投身推翻異族統治的鬥爭,用“牛虻”的筆名發表文章,揭露、諷刺教會的反動本質和欺騙行為。在一次偷運軍火準備起義的行動中,牛虻被捕,經受瞭敵人的酷刑和實為自己生父的神父的勸降,最後英勇就義。小說通過牛虻這一光輝形象,生動地再現瞭19世紀意大利民族解放運動中愛國志士們高漲的革命熱情和可歌可泣的鬥爭精神。牛虻對祖國的熱愛、對敵人的憎恨,他的剛強無畏和堅忍力量,構成瞭本書最優秀、最動人的篇章,震撼瞭一代又一代讀者的心靈。 作者簡介 艾捷爾·麗蓮·伏尼契,1864年5月11日生於愛爾蘭科克市,1960年7月28日卒於美國紐約市,享年九十六歲。伏尼契於1885年在柏林音樂學院畢業。1887年到1889年,她在俄國彼得堡,曾經跟俄國革命團體有過接觸。回英國後,她曾與共產主義革命運動導師恩格斯和俄國的普列漢諾夫相識。在歐洲期間,伏尼契曾被一位無名畫傢在16世紀創作的肖像作品深深吸引。後來,她買下瞭復制品,並終身攜帶它。後來她以這幅肖像為原型創作瞭《牛虻》,成功地塑造瞭牛虻這一體現意大利民族解放運動革命精神的英雄形象。譯者李俍民(1919—1991),一生從事文學翻譯工作,一生所追求的是鐵的人物、血的戰鬥、慷慨悲歌的革命英雄主義。在他四十多年的翻譯生涯中,前後共譯瞭《牛虻》、《斯巴達克斯》、《白奴》等六十餘部作品,被譽為“國內有影響的十大外國文學翻譯傢之一”,並被聯合國科教文組織載入世界名人錄。《牛虻》是他最喜愛的一部著作,他將永遠與《牛虻》同在,與廣大讀者同在。 目錄 寫在前面
第一卷
第二卷·十三年之後
第三卷
後記
我為《牛虻》作插圖 前言 《牛虻》是愛爾蘭女作傢艾?麗?伏尼契的長篇小說,1897年在英國出版。1953年李俍民先生依據英文原著並參照兩種俄譯本譯成瞭中文。這部作品在我國出版後,先後發行瞭兩百多萬冊——牛虻對祖國的熱愛、對敵人的憎恨,他的剛強無畏和鋼鐵般的精神力量,構成瞭小說最優秀、最動人的篇章,影響瞭幾代中國讀者的英雄情懷。

意大利各邦國的帝王們擁有無限的權力。他們是魚肉百姓的小暴君,並在意大利的各個國度內建立瞭警察制度。奧地利人的專橫統治更是野蠻地蹂躪著意大利人民的民族自尊心。
 伏尼契於1885年在柏林音樂學院畢業。1887年到1889年,她在俄國彼得堡,曾經跟俄國革命團體有過接觸。回英國後,她曾與共產主義革命運動導師恩格斯和俄國的普列漢諾夫

《牛虻》是愛爾蘭女作傢艾?麗?伏尼契的長篇小說,1897年在英國出版。1953年李俍民先生依據英文原著並參照兩種俄譯本譯成瞭中文。這部作品在我國出版後,先後發行瞭兩百多萬冊——牛虻對祖國的熱愛、對敵人的憎恨,他的剛強無畏和鋼鐵般的精神力量,構成瞭小說最優秀、最動人的篇章,影響瞭幾代中國讀者的英雄情懷。

《牛虻》所反映的時代,是19世紀意大利的愛國志士為民族的獨立和國傢的統一風起雲湧地起來鬥爭的時代。為瞭方便大傢理解《牛虻》這本書和牛虻這個人物,我們就首先回溯到“當時意大利的歷史環境中”。

1796年,拿破侖在征服瞭亞平寧半島後,將整個意大利置於自己的統治之下。拿破侖帝國覆滅後,1815年,各戰勝國在維也納召開國際會議(史稱“維也納會議”),將意大利肢解為八個封建邦國和地區,分別是教皇國、那不勒斯王國、托斯卡納公國、魯加公國、摩地那公國、帕馬公國、薩丁王國、倫巴第和威尼斯。維也納會議承認瞭奧地利強占倫巴第和威尼斯的合法性;而托斯卡納、摩地那和帕馬三個公國的統治者都和奧地利皇室有著親戚關系;以羅馬教皇為首的天主教教會,又是奧地利帝國的公開同盟者。至此,強大的奧地利帝國幾乎變成瞭整個意大利的主人。

意大利各邦國的帝王們擁有無限的權力。他們是魚肉百姓的小暴君,並在意大利的各個國度內建立瞭警察制度。奧地利人的專橫統治更是野蠻地蹂躪著意大利人民的民族自尊心。

早在法國入侵意大利時期,一個秘密的革命組織逐漸興起,這一組織的會員自稱為燒炭黨人。因為它的黨員經常避入那不勒斯南部山林中,扮作燒炭工人,故而得名。燒炭黨人組成許多小組,這種小組叫做“芬特”。燒炭黨是意大利人民為反對外族壓迫而建立起的第一個民族主義組織。燒炭黨人一次次燃起的起義的烈火,雖然都被奧地利人殘酷地鎮壓下去瞭,但他們的鬥爭卻並未停止。

1830年,意大利當局把年輕的燒炭黨人馬志尼放逐到國外去。一年之後,馬志尼在法國馬賽組織瞭一個秘密組織——“青年意大利”。青年意大利黨的目的是要在意大利建立一個統一和獨立的共和國。它不僅要驅逐奧地利侵略者,同時還要推翻意大利的專制政權。

馬志尼“以法律、上帝和人民的名義”呼籲意大利人民團結起來。但馬志尼和他的黨員們,並不瞭解人民,也不和廣大的人民聯系,更不依靠他們,而是仍和過去的燒炭黨人一樣,采取組織小革命團體的辦法,進行無數次的起義。可以想象,這些起義必然要被強大的敵人淹沒在血泊中。事實正是這樣:1833年馬志尼黨人魯芬兄弟在熱那亞的起義,被殘酷地鎮壓下去。魯芬兄弟中的一人,在獄中割斷瞭自己的靜脈。同年在托斯卡納,革命者對民族解放運動的初次鬥爭,也因大公利奧波特二世尊奉奧地利侵略者的指示肆意鎮壓而慘烈結束。這一關鍵事件,構成瞭小說《牛虻》第一卷的歷史背景。

到瞭19世紀40年代初期,由於資本主義制度在意大利發展起來,意大利自由資產階級爭取國傢再統一的運動不斷湧現。從1846年開始,陸續在歐洲各國出現的經濟政治危機,也席卷瞭意大利。正在發展的資本主義與封建勢力發生瞭矛盾,並且越來越尖銳。1846年教皇格裡高利逝世,他在晚年曾將治理國傢的大權交給瞭自己所寵信的拉姆勃魯斯契尼大主教。以鎮壓人民出名的拉姆勃魯斯契尼,深為人民所憎恨,教皇朝廷樞機主教會議不得不另選一個傾向自由主義、並且有聲望的樞機主教瑪斯太?菲烈提做新教皇,以此來緩和教皇與意大利人民的矛盾。這個新教皇就是庇護九世。

庇護九世上臺後,采取瞭一些改良措施。他頒佈瞭大赦令,釋放瞭一部分政治犯,取消瞭出版物審查制度,允許頒佈憲法。這樣一來,相當多的人被這些甜言蜜語所欺騙,把建立自由意大利的希望寄托在他的身上。這就構成瞭《牛虻》第二、三卷的歷史背景。

雖然這本小說裡並沒有歷史人物,但書中由作者虛構出來的角色,卻的確是在當時意大利的現實歷史環境中生活和行動著的人。

那麼,意大利歷史中的這一個時期,為什麼偏偏會吸引瞭愛爾蘭女作傢伏尼契的註意呢?下面我們再介紹一下作者。

艾捷爾?麗蓮?伏尼契,1864年5月11日生於愛爾蘭科克市,1960年7月28日卒於美國紐約市,享年九十六歲。
伏尼契於1885年在柏林音樂學院畢業。1887年到1889年,她在俄國彼得堡,曾經跟俄國革命團體有過接觸。回英國後,她曾與共產主義革命運動導師恩格斯和俄國的普列漢諾夫相識。她也曾去過意大利求學,但不知是哪一年。在《牛虻》原書序言中曾提到感謝佛羅倫薩圖書館工作人員的話,說明這個城市是她在意大利進行文學創作活動時到過的地方。在歐洲期間,伏尼契曾被一位無名畫傢在16世紀創作的肖像作品深深吸引。畫中的意大利小夥子,黑衣黑帽,目光憂鬱,但卻異常高傲。後來,她買下瞭那幅無名肖像的復制品,並終身攜帶它。

1892年,伏尼契嫁給瞭波蘭革命者米?伏尼契。雙方結合的經過頗富有傳奇色彩。她在彼得堡一個沙俄將軍傢中任傢庭教師時,由於同情革命,反對沙皇專制制度的革命團體曾利用她外僑身分與將軍傢庭教師這一特殊社會關系,替關押在牢獄中的愛國志士們送衣服、食物與傳遞秘密書信。米?伏尼契在西伯利亞流刑中企圖逃亡時,曾從他的一位俄國同志那兒得到瞭艾捷爾?麗蓮在倫敦的地址。這就成瞭他後來逃到倫敦與艾捷爾相識、發生戀愛以至結合的一種奇特的催化劑。但影響伏尼契最深的除波蘭丈夫外,還有當時流亡在倫敦的俄國作傢赫爾岑與著名的民粹派領袖兼作傢、筆名斯吉普涅雅克(草原人)的克拉甫欽斯基。伏尼契在閱讀瞭《俄國的地下革命》一書後,非常崇拜其作者克拉甫欽斯基。在《自由》雜志出版人夏洛特的幫助下,艾塞爾結識瞭她的俄羅斯偶像。克拉甫欽斯基與妻子芬妮非常喜歡伏尼契,並教會她俄語。伏尼契由此受到克拉甫欽斯基民粹派思想的影響。克拉甫欽斯基鼓勵伏尼契發展自己的文學潛力,建議她以那幅自己摯愛的肖像為原型寫一部小說,她欣然同意瞭。

  在《自由俄羅斯》雜志從事編輯和翻譯工作的同時,伏尼契開始構思她的小說。她把肖像畫中意大利青年的憂鬱眼神與克拉甫欽斯基的傳奇經歷結合在一起,又回憶起被她在倫敦時接觸過的意大利流亡者,這些人正是跟馬志尼與加裡波第一起革命的意大利志士。當時,年輕的女作傢伏尼契就正好處在歐洲各國民族民主革命各種思潮的中心。於是,她吸取瞭各方的政治思想營養,成功地塑造瞭牛虻這一體現意大利民族解放運動革命精神的英雄形象。

中青版《牛虻》問世六十年來,影響可謂深入人心。此次第三版印刷,我們恢復瞭之前囿於時代和政治而刪節的所有內容,使該書首次以全譯本的面目呈現,並藉此向全國千千萬萬讀者致以深深謝意!

媒體評論

17歲那年,我進北大讀書,認識瞭郭世英(郭沫若的兒子)。我在他床上看到《牛虻》,一看就放不下瞭。 ——周國平

  如果你能寫出一部《牛虻》,底下可以什麼也不寫。 ——王蒙

  我最早喜歡起小說來,是因為《牛虻》。 ——史鐵生

在線試讀部分章節

明天早晨太陽升起的時候,我就要被槍斃瞭。因此,如果我要履行把一切都告訴你的諾言,現在就得履行瞭。但畢竟,你我之間是不大需要解釋的。我們一直都用不著多說話就能互相瞭解,還是小孩子的時候就已經這樣瞭。
那麼,你一定明白,親愛的,你盡可不必為從前那一記耳光的事情傷心。當然,那是一次沉重的打擊,但同樣沉重的打擊,我受過很多次瞭,而且我都熬過來瞭——其中幾次我甚至還曾給以回擊——而現在我仍舊在這兒,就像我們幼時同看的書(書名已忘記)上所說的那條魚:“活著,跳著,活潑潑的。”不過這是我的最後一跳瞭,一到明天早晨,就要——“滑稽劇收場瞭”!你我不妨把這句話翻譯成“雜耍收場瞭”;而我們要同聲感謝那些神,他們至少已經對我們發瞭慈悲,慈悲雖然不多,但總算有瞭一點;對於這一點慈悲以及別的恩惠,我們就應該真心感激瞭。
說到明天早晨的事,我希望你和瑪梯尼都要明白瞭解,我是非常快樂的,滿意的,覺得不能向命運之神要求更好的結局瞭。請你把這意思告訴瑪梯尼,算是我帶給他的一個口信;他是一個好人,也是一個好同志,他是會瞭解的。你瞧,親愛的,我知道得很清楚,那些陷在泥淖裡的傢夥,這樣快就重新使用起秘密審問和處決的手段來,這就給瞭我們一個有利的轉機,同時使他們自己處在一個極其不利的地位;我又知道得很清楚,如果你們留下來的人能夠堅定地團結起來,給他們以猛烈的打擊,你們就要看到偉大的成就瞭!至於我,我將懷著輕松的心情走到院子裡去,好像一個小學生放假回傢一般。我已經盡瞭我工作的本分,這次死刑的判決,就是我已經徹底盡職的證明。他們要殺我,是因為他們害怕我;一個人能夠這樣,還能再有什麼別的心願呢?
隻是我還有這麼一個小小的心願。一個快要去死的人是有權利可以提出他個人的心事的,我的一點心事就是要你心裡明白,為什麼我一直都像一頭含怒的野獸一樣對待你,為什麼遲遲不肯把宿怨一筆勾銷。當然,這是你自己心裡也明白的,我所以還要嘮叨,也不過是寫著玩玩罷瞭。我是愛你的,瓊瑪,當你還是一個難看的小姑娘、穿著一件花格子佈的罩衫、圍著一個皺縮不平的胸褡、背上拖著一條小辮子的時候,我已經愛上你瞭,我現在還愛著你。你還記得有一天我吻瞭你的收,而你那樣可憐第央求我“請你以後不要再這樣”那件事情嗎?這是一種不光明的把戲,我也知道的,可是你一定得饒恕我;現在,我又在這張紙上寫著你名字的地方吻過瞭。這樣,我已經跟你親過兩次吻,兩次都沒有得到你的允許。
話已經說完瞭。別瞭,親愛的。

不論我活著,
或是我死掉,
我都是一隻,
快樂的飛虻。

書摘與插畫 插圖

商品評論

0個評論

暫時還沒有會員留下評論

帳號:匿名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