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花女 世界名著典藏

售價:83

商品編號:9787511724717

請選擇:

數量:

購買

分享:
茶花女 世界名著典藏

商品描述

  • 版 次:1
  • 頁 數:232
  • 字 數:203000
  • 印刷時間:2015-1-1
  • 開 本:大32開
  • 紙 張:輕型紙
  • 印 次:1
  • 包 裝:平裝
  • 叢書名:世界名著典藏
  • 國際標準書號ISBN:9787511724717
  • 圖書>小說>世界名著>歐洲

 

編輯推薦

  

《茶花女》從小說到劇本再到歌劇,三者都成就瞭不朽的藝術價值,這恐怕是世界上獨一無二的文藝現象。

名傢全譯本

首都師范大學教授、著名翻譯傢李玉民權威譯作,文學經典完美呈現。
名著典藏版
國際大師插圖(國際插畫傢Paul-EmileBecat原版插圖),*能融合文學性和藝術性的插圖作品,圖文並茂、版式疏朗、用紙考究、裝幀精美,打造世界名著典藏版本。 權威出版社
全國百佳出版社、中央級專業翻譯出版社權威打造。     本套世界文學名著,選用名傢的全譯本,並配有精美的國際大師插圖,在內容和形式上,將營造極佳的閱讀體驗。這在國內的名著出版工作中,是非常難得的。
                                                             國際翻譯界“北極光”傑出文學翻譯獎得主  許淵沖  內容推薦 《茶花女》是法國著名作傢亞歷山大·小仲馬的代表作。故事講述瞭一個青年人與巴黎上流社會一位交際花曲折淒婉的愛情故事。作品通過一個妓女的愛情悲劇,揭露瞭法國七月王朝上流社會的糜爛生活。對貴族資產階級的虛偽道德提出瞭血淚控訴。在法國文學史上,這是第一次把妓女作為主角的作品。 作者簡介

  作者簡介
亞歷山大小仲馬(1824—1895),法國著名劇作傢、小說傢,其父親為著名作傢大仲馬。小仲馬是十九世紀末法國戲劇的三大領軍人物之一。他的作品不以情節的曲折離奇取勝,而以真切自然的情理感人,結構嚴謹,富有抒情意味。小說《茶花女》是其最具代表性的作品。他的戲劇代表作包括《半上流社會》《金錢問題》《私生子》《放蕩的父親》《克洛德的妻子》《福朗西雍》等。
譯者簡介
李玉民,1963年畢業於北京大學西方語言文學系,上翻譯班一年後,於1964年末作為中法第一批交換留學生,留學法國兩年。“文革”後進入教育界,任首都師范大學法語教授。從事法國文學作品翻譯工作30餘年,譯著70餘種,譯文超過2000萬字,其中約半數作品是首次介紹給中國讀者。譯著有雨果的《巴黎聖母院》《悲慘世界》,巴爾紮克的《幽谷百合》,大仲馬的《三劍客》《基督山伯爵》,莫泊桑的《一生》《漂亮朋友》《羊脂球》等。2011年獲傅雷翻譯獎。

目錄 譯序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譯序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九章
第二十章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七章

媒體評論 自有古文以來,從不曾有這樣長篇的敘事寫情的文章。《茶花女》的成績,遂替古文開辟一個新殖民地。
——學者胡適
因為愛,勇敢跨越門第禮教;因為誤解,終生陷入悔恨遺憾,一個令人為之嘆息的愛情故事,一首首撩撥心弦的動人樂曲,造就全世界最受歡迎的歌劇名作。
——作曲傢威爾第
在線試讀部分章節 第一章
依我看,隻有認真學習瞭一種語言,才可能講這種語言,同樣,隻有多多研究瞭人,才可能創造出人物。
我還沒有到能夠編造故事情節的年齡,也就隻好如實講述瞭。
因此,我誠請讀者相信本書故事的真實性,書中的所有人物,除瞭女主人公之外,都還在世。
此外,我所收集的有關事實,大多在巴黎都有見證人,他們可以出面證實,假如我的見證還不足以服人的話。再者,多虧瞭一種特殊的機緣,唯獨我能夠把這個故事記述下來,因為我是故事最後階段的唯一知情人,而不瞭解最後階段的詳情細節,也就不可能寫出一個完整的感人故事瞭。
這些詳情細節,我是這樣獲知的。
那是1847年3月12日,我在拉菲特街看到一大幅黃顏色的廣告,是拍賣傢具和珍奇古玩的消息,在物主去世之後舉辦的拍賣會。廣告沒有提及那位逝者的姓名,僅僅說明拍賣會將於16日中午到下午五時,在昂坦街九號舉行。
廣告還註明,在13日和14日兩天,感興趣者可以去參觀那套住房和傢具。
我一向喜愛古玩,這次機會我決不錯過,即使不買什麼,至少也要去開開眼。
次日,我就前往昂坦街九號。
時間還早,不過那套房間已經進人參觀瞭,甚至還有幾位女士。她們雖然身穿絲絨衣裙,披著開司米披肩,乘坐的豪華大轎車就在門外等候,可是展現在眼前的豪華陳設,她們看著也不免驚詫,甚至感嘆不已。
後來我才領會,她們為何那樣感嘆和驚詫瞭,因為,我一仔細觀瞧,就不難發現自己進入瞭一名高級妓女的閨房。那些貴婦,如果說渴望親眼看看什麼的話,渴望看的也正是這類交際花的宅內閨房,而進入參觀的恰恰有上流社會的女士。須知此類交際花,每天乘坐馬車兜風,將泥水濺到貴婦的馬車上,她們還到歌劇院和意大利人劇院,就坐在貴婦隔壁的包廂裡,總之,她們肆無忌憚地在巴黎炫耀妖艷的美貌、炫目的珠寶首飾,以及風騷淫蕩的生活。
女主人既已逝去,我得以置身於這套房中,就連最貞潔的女子也可以長驅直入瞭。死亡凈化瞭這富麗堂皇之所的污濁空氣。況且,真需要解釋的話,這些最貞潔的女子也情有可原,說她們是來參加拍賣會,並不知道是誰的住宅,說她們看瞭廣告,就想來瞧瞧廣告所列的物品,以便事先選定,這種事再普通不過瞭。當然,她們在所有這些奇珍異寶之間,也無妨探尋這名交際花的生活痕跡。而此前,她們無疑聽人講過她那無比奇妙的身世。
隻可惜,隱私也隨女神一同逝去,那些貴婦無論怎樣搜索,也僅僅看到逝者身後要拍賣的物品,絲毫也沒有發現女房客生前出賣瞭什麼。
不少東西自然值得一買。室內傢具和陳設十分精美,有佈爾制作的巴西香木傢具、塞夫爾3和中國的瓷瓶、薩克森4的小雕像,還有各種綢緞、絲絨和花邊的衣物,可以說應有盡有。
我跟隨先到的那些好奇的貴婦,在這套住宅裡轉悠。她們走進一間掛著帷幔的屋子,我剛要跟進去,卻見她們笑著退出來,就好像為滿足這種新的好奇心而感到羞愧,這反倒更加激發瞭我進屋瞧瞧的欲望。這是一間梳妝室,還原樣擺滿極為精美的化妝用品,充分顯示這女子生前何等窮奢極欲。
靠墻一張三尺寬、六尺長的大桌子上,歐科克和奧迪奧1的珠寶制品閃閃發亮。真是一整套精美的收藏品,數以千計,都是這套居所的女主人不可或缺的,無一不是金銀制品。然而,這麼多收藏,隻能是逐漸聚斂,絕非是一場艷情之功。
我看一名妓女的梳妝室,並不感到憤慨,而是饒有興味地觀賞,不管什麼都看個仔細,發現所有這些精雕細琢的物品上,均有各自不同的徽記和姓氏的縮寫字母。
所有這些東西,每一件都向我顯示這個可憐姑娘的一次賣身,我邊看邊想道:上帝對她還相當仁慈,沒有讓她遭受通常的懲罰,而讓她在年輕貌美和奢華生活中香銷玉殞,須知年老色衰,是交際花的第一次死亡。
事實上,還有什麼比放蕩生活的晚景,尤其一個放蕩女人的晚景,更為慘不忍睹的呢?這種晚景,尊嚴喪失殆盡,也絲毫引不起別人的關切。她們遺恨終生,但並不是痛悔走錯瞭人生之路,而是悔不該毫無算計、揮霍瞭手中的金錢,這是讓人最不忍卒聽的事情。我就自己的意願,也毫無激情,毫無樂趣可言,就好像大人要她學會一種職業,她便幹瞭那一行似的。
這個姑娘自小就目睹放蕩的生活,始終處於病態的境況中,又過早地墮入這種生活,她身上的善惡意識也就泯滅瞭,而且,誰也沒有想到要發展上帝也許給瞭她的善惡辨別力。
這個姑娘幾乎每天在同一時刻,都到大街上遊蕩,那情景我終生難忘。當然也總由她母親陪伴,那麼勤謹,恰似一個親生母親陪伴自己的親生女兒。當時我還很年輕,也準備接受我那時代輕薄的道德觀念。然而我還記得,目睹在監護下的這種賣娼行為,我也不免心生鄙夷和憎惡。
此外,那種清白無辜的情態、那種憂鬱痛苦的表情,在處女的臉上也是絕無僅有的。
簡直就是一副“聽天由命”的形象。
有一天,這姑娘的臉豁然開朗。這個有瞭罪孽的姑娘,在母親一手操辦的墮落中,似乎也得到上帝賜予的一點兒幸福。歸根結底,上帝把她造就成一個軟弱無力的人,為什麼就不能給她點兒安慰,好讓她能承受住痛苦生活的重負呢?且說有一天,她發覺自己有瞭身孕,不禁喜悅得發抖,畢竟她心中還存留一點兒貞潔的思想。心靈自有其奇特的隱蔽所。路易絲高興極瞭,跑去把這消息告訴母親。按說,這種事羞於啟齒,然而,我們在這裡不是隨意杜撰傷風敗俗的故事,而是敘述一件真事;況且,我們若不是認為對待這類女人,人們不傾聽就嚴加譴責,不經判斷就極力蔑視,因而應當不時揭示她們所受的苦難的話,那麼這種事我們最好避而不談。我們說羞於啟齒,但是母親卻回答女兒說,她們母女二人度日就很艱難,再添一個人更難生活瞭,還說這種孩子要瞭也白扯,懷孕簡直就是浪費時間。
第二天,一個接生婆來瞧路易絲,我們隻需指出她是母親請來的朋友。路易絲臥床數日,下床後比以前臉色更加蒼白,身體更加虛弱瞭。
三個月之後,一個男人對她產生瞭憐憫之心,力圖治愈她的心靈與肉體的創傷,可是,流產這一最後的打擊太猛烈,路易絲還是不治身亡。
她母親還在世,怎麼過活呢?隻有天曉得。
我在觀賞那些銀器的時候,腦海裡又浮現瞭這個故事,有一陣工夫仿佛陷入沉思,因為房間裡隻剩下我一個人瞭,一名看管者在門口監視,以免我偷竊什麼物品。
我看到引起那人極大的不安,便走上前,對那個老實厚道的人說道:
“先生,您能不能告訴我,原先住在這裡的人叫什麼名字嗎?”
“她叫瑪格麗特·戈蒂埃小姐。”
我聞其名,也見過面。
“怎麼!”我又對看管人說,“瑪格麗特·戈蒂埃去世瞭嗎?”
“對,先生。”
“是什麼時候的事兒?”
“我想是三個星期之前的事兒瞭。”
“為什麼讓人參觀她的住房呢?”
“債主們認為,這樣安排隻能提高拍賣的價錢。這些紡織品和傢具,人們事先看瞭就會有印象;您也明白,這樣做能鼓勵人們購買。”
“這麼說,她負瞭債?”
“嗯,先生,她負瞭很多債。”
“那麼,拍賣的錢也準能抵債啦?”
“還會有剩餘。”
“剩餘的錢歸誰呢?”
“歸她傢裡人。”
“她還有傢嗎?”
“大概有吧。”
“謝謝,先生。”
看管人明白我的來意,也就放瞭心,向我施瞭個禮,我便走瞭出去。
“可憐的姑娘!”我往傢走時,心中暗道,“她死的情景一定很淒涼,因為在那種圈子裡的人,必須身體健康才會有朋友。”我情不自禁,憐憫起瑪格麗特·戈蒂埃的命運來瞭。
這在許多人看來,未免顯得可笑,的確對於淪落為娼妓的女子,我總是無限寬容,甚至不想費心為這種寬容爭辯。
有一天,我去警察局辦護照,瞧見旁邊一條街上,一名妓女被兩個憲兵抓走。我不知道她幹瞭什麼事,我所能講的,就是她這一被逮捕,就不得不同才出世幾個月的孩子分離,她親著孩子,熱淚滾滾而落。從那天起,我再也不能一見女人就隨便鄙視瞭。
書摘與插畫 插圖插圖
插圖
插圖
插圖
插圖
插圖
插圖
插圖
插圖

商品評論

0個評論

暫時還沒有會員留下評論

帳號:匿名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