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愛生命(文學文庫021)

售價:107

商品編號:9787540215453

請選擇:

數量:

購買

分享:
熱愛生命(文學文庫021)

商品描述

  • 版 次:4
  • 頁 數:326
  • 字 數:298000
  • 印刷時間:2013-7-1
  • 開 本:大32開
  • 紙 張:膠版紙
  • 印 次:2
  • 包 裝:平裝
  • 叢書名:
  • 國際標準書號ISBN:9787540215453
  • 圖書>小說>世界名著>美洲

 

編輯推薦

  ◆傑克·倫敦是美國著名小說傢,他的作品洋溢著美國短篇小說中前所未有的清新氣息。
◆他筆下的人物在*嚴酷、生死攸關的環境之下,展露出人類的勇敢、堅毅、善良等高貴品質。
◆他筆下那“嚴酷的真實”常常使讀者受到強烈的心靈震撼。

 購買此書的讀者還喜歡 :

前言 序(節選)?
鬱達夫說:“小說是作傢的自畫像。”傑?克·?倫敦的創作也是如此,從本書的選目中我們可以看到“奧德賽”式的生活經歷在他作品中所留下的深刻的烙印。?
本書所選篇目,按題材可分為三類:?
一、北方故事,這些作品均以作者親歷的阿拉斯加淘金熱為背景,其中《荒野的呼喚》講述瞭一隻狼狗巴克的故事。它在溫暖的南方被人偷走,送到阿拉斯加充當雪橇狗。在嚴酷

序(節選)?
鬱達夫說:“小說是作傢的自畫像。”傑?克·?倫敦的創作也是如此,從本書的選目中我們可以看到“奧德賽”式的生活經歷在他作品中所留下的深刻的烙印。?
本書所選篇目,按題材可分為三類:?
一、北方故事,這些作品均以作者親歷的阿拉斯加淘金熱為背景,其中《荒野的呼喚》講述瞭一隻狼狗巴克的故事。它在溫暖的南方被人偷走,送到阿拉斯加充當雪橇狗。在嚴酷的環境中它為瞭生存而頑強奮爭,*終野性回歸,重返荒野之中。《熱愛生命》中我們看到對生命的酷愛如何使人戰勝瞭死亡,是一曲生命的禮贊。《金谷》、《意外》、《有傷疤的人》則把人性中陰暗的一面表現得驚心動魄。《寂靜的雪野》以人面對死亡時的尊嚴為主題。?
二、海上故事,這些故事發生在白令海、日本海、夏威夷和南太平洋,其中《北方的奧德賽》中一個部落酋長的新婚妻子被人擄走,他四處追尋,經歷瞭一番“奧德賽”式的艱辛歷程,終得殺死仇敵,然而,他的妻子卻早已把“仇人”當作自己的丈夫,而視酋長為仇敵。她*終自殺身亡隨“仇人”而去。這是一段極為苦澀的愛情故事,其中隱含的意味值得深思。《有麻風病的顧勞》和《“唷!唷!唷!”》分別描述瞭夏威夷群島和波利尼西亞群島的土著居民與白人殖民者的鬥爭。《在甲板的天篷下面》使我們認識瞭一個年輕美貌,但內心連豬都不如的白人女子,她以一枚金幣誘使當地一個十二三歲的孩子跳進海中,而被鯊魚咬死。?
三、大陸故事,是表現底層人民生活和工人運動的作品,其中《德佈茲的夢想》是作者社會題材作品中的代表作,這篇故事把工會組織的總罷工對美國工業社會造成的毀滅性打擊描述得驚心動魄。《鐵道生涯》屬於流浪漢文學,以隨筆的方式記錄瞭作者本人的親身經歷。《叛逆》敘述瞭資本傢的剝削怎樣使一個優秀的工人加入流浪者的行列,似乎是對作者自己流浪生活的一個詮釋。《一塊牛排》對一名老年拳擊手淒涼際遇的描繪,寄寓瞭作者深切的同情。?
這些作品共同為我們展示瞭一個陌生又異常廣闊的世界:那荒涼空曠又蘊藏寶藏的阿拉斯加,波濤洶湧島嶼星佈的太平洋,橫貫美洲大陸的鐵路線,形形色色的鮮活人物,人與自然的嚴酷搏鬥,人與人之間錯綜復雜的社會關系……?
傑?克·?倫敦的創作,筆力剛勁,語言質樸,情節富於戲劇性。他常常將筆下的人物置於極
端嚴酷、生死攸關的環境之下,以此展露人性中*深刻、*真實的品格。作者贊美勇敢、堅毅和愛這些人類高貴的品質,他筆下那“嚴酷的真實”常常使讀者受到強烈的心靈震撼。?
本書篇目均由國內著名翻譯傢譯出,它們呈獻給讀者的是一個完整、真實而靈動的傑克·倫敦。

媒體評論

傑克倫敦細膩自然的筆觸已經不再滿足於隻描寫冰天雪地的荒原和探險者粗曠豪放的外表,而是將視點放在人物的內心和人性中的掙紮與矛盾。
——網友評論

本書是傑克·倫敦的短篇小說集,他的這些作品表現瞭強烈的個人風格,在人與自然的殘酷鬥爭中,贊美瞭勇敢、內心的力量、堅毅和愛這些人類高貴的品質,而不是一味地揭示“物競天擇、弱肉強食、適者生存”的自然法則,著重指出人類的愛的重要與神聖,他筆下那“嚴酷的真實”常常使讀者受到強烈的心靈震撼。
——媒體評論

在線試讀部分章節

   埃多拉多酒店一下子空瞭,人們一窩蜂都跑到外面看熱鬧去瞭。桌子都空瞭,賭錢的和看場子的都跑出去,要看看這場賭博的結果,並且爭著下註。有好幾百人圍觀,個個穿著皮襖戴著手套,站成一圈兒,把那個雪橇圍瞭個嚴嚴實實。馬修森的雪橇上裝著一千磅面粉,在那地方已經停放瞭兩個鐘頭。天氣還特別冷(零下六十度),雪橇的滑板已經在堅硬的雪地上凍牢瞭。人們繼續下註,賭巴克拉不動的比例為二比一。大傢還對“拉動”這個詞意見不統一。奧伯林主張桑頓有權先把凍住的滑板敲松動,然後巴克把**靜止的雪橇拉得動起來,就算數。馬修森卻一口咬定,這個詞的意思,包括把滑板從凍結狀態中拉松動。剛開始就在場看打賭的那些人大部分贊成馬修森的意見,於是賭巴克輸的下註比例升為三比一。
   但是並沒有人下註賭巴克贏,誰都不相信巴克有這本領。桑頓是一時沖動才卷進瞭這場賭博,本來心裡就沒底,此刻看著眼前這輛雪橇,更覺得這事嚴峻,何況雪橇前的雪地裡還臥著十條狗,那是拉這個雪橇的常規狗隊。他越看越覺得這事沒指望,而馬修森則越發得意瞭。
    “三比一!”他大聲宣佈,“我再加一千塊,桑頓,你怎麼說?”桑頓臉上露出重重疑慮,然而這也激發瞭他的鬥志——這種鬥志超越瞭賭博,使人不考慮實際上的不可能性,除瞭一片叫陣之聲外,什麼也聽不見瞭。他把漢斯和皮特叫過來,他倆的錢袋也都很癟,沒有多少錢,傾其所有,三個搭檔總共湊瞭兩百塊。這陣子正是他們手頭拮據的時候,這些錢就是他們全部的資本瞭;但他們還是毫不猶豫地拿出來賭馬修森的六百塊。
   那十條狗從雪橇上解下來瞭,巴克戴著自己的韁繩,被套上瞭這輛雪橇。眼前這群情激昂的場面把他也感染瞭,他朦朦朧朧地感覺到自己必須為桑頓幹一件大事。一見巴克那英俊的外表,人群中禁不住發出一陣贊嘆的低語。巴克處於極好的狀態,渾身肌肉發達,筋骨強健。體重一百五十磅,每一磅都體現出堅強剛毅。周身皮毛呈現出絲綢般的光澤,脖子到肩膀上覆蓋著一層鬃毛,哪怕平靜時也是半豎立的狀態,隻要動一下,鬃毛就似乎要立起來瞭。胸脯寬闊,前腿粗壯,與身體其他部分的比例極其勻稱。一塊塊結實的肌肉在皮毛下顯得圓滾滾的,人們忍不住摸一把,就說結實得像鐵塊兒,於是賭註的比例降到瞭二比一。
   “天哪!天哪!”一個暴發戶連連驚呼,“先生,能把你的狗賣給我嗎,我出八百塊。用不著等到測試以後,就現在買,八百塊。”桑頓搖瞭搖頭,走到巴克跟前。
   人群肅靜下來,能聽見的聲音就剩下賭徒招呼人們下二比一賭註的聲音瞭。人人都承認巴克是條瞭不起的好狗,然而二十袋每袋五十磅重的面粉,在人們眼裡這實在是太重瞭,讓他們望而生畏,不敢打開自己的錢袋。
   桑頓在巴克跟前跪下來,兩手捧起他的頭來,把自己的臉貼上去。他沒有按老習慣搖晃他的腦袋,也沒有說那些疼愛的咒罵話,而是湊到巴克耳邊悄悄說:“你是愛我的,巴克。你是愛我的。”巴克抑制住激動,嗚嗚地叫瞭幾聲。
    人們好奇地註釋著他倆。這事變得神秘起來瞭,好像在施法術似的。
   桑頓站起來的時候,巴克把他戴著手套的手叼在嘴裡,使勁咬瞭幾下子,才不太情願地慢慢松開瞭。這便是回答,用的不是語言,而是愛。接著桑頓遠遠退到瞭後面。
    “好瞭,巴克。”他說。
    巴克拉緊瞭韁繩,接著放松瞭幾英寸。這是他學會的辦法。
    “向右!”在緊張的寂靜中,桑頓發出尖厲的聲音。
   巴克猛地沖向右側,韁繩嘭地一聲繃緊瞭,把他那一百五十磅的體重猛地勒住瞭。雪橇上的貨物抖瞭一下,滑板底下發出清脆的咔嚓聲。
    “向左!”桑頓又發出瞭命令。
   巴克把剛才的動作重復瞭一遍,但這次的方向是左側。咔嚓聲變成瞭剝裂聲,雪橇轉向瞭左面,滑板松動瞭,還向旁邊滑出去幾英寸。雪橇崩開瞭凍結的冰面。人群屏住呼吸,十分緊張,對眼前發生的事情覺得不可思議。
    “預備,走!”桑頓的命令猶如一聲槍響。巴克猛地向前沖去,韁繩一震,隨即繃緊。他使出**的力氣緊緊收攏身體,在絲綢般光滑的皮毛底下面,筋骨扭動糾結。寬闊的胸膛緊貼著地面,壓低腦袋探向前方,腳爪子在地上飛快地撥動著,在堅硬的雪地上刨出兩道平行的深溝。雪橇晃動著,震顫著,向前移動瞭。巴克的一條腿打瞭個滑,便有人啊呀瞭一聲。緊接著,雪橇接連不斷地動一動,停一停,一點一點挪動,再也沒有完全停下來……半英寸……一英寸……兩英寸……抖動明顯減少瞭;雪橇的動量漸漸增大,巴克控制住瞭抖動,使雪橇開始勻速平穩地向前移動。
   人們憋瞭一口氣,現在又開始呼吸瞭,他們自己也沒有意識到,剛才那一陣子他們曾經停住瞭呼吸。桑頓跟在雪橇後面跑,邊跑邊簡短地給巴克打氣。距離是早就丈量好瞭的,就在巴克接近瞭那標志著一百碼終點的柴火堆時,加油聲變得震耳欲聾,巴克一過柴火堆,加油聲突然變作一片熱烈的吼叫聲。人群欣喜若狂,連馬修森也不例外,全都手舞足蹈,異常興奮,一起把帽子手套扔到空中。大傢互相握手祝賀,不管對方是誰,逢人便握手,人人激動得語無倫次,話不連貫。
   這時桑頓跪在巴克身邊,和巴克頭靠頭,來回搖晃著。有些人急忙趕過來看,聽見他在咒罵巴克,熱烈地罵瞭很久,罵得溫柔而親切。
   “天哪!先生!天哪!先生!”那個暴發戶驚呼起來,“我出一千塊買你的狗,先生,一千塊,先生——一千二百塊,先生。”桑頓站起來瞭,他的眼睛濕瞭。淚水溢滿瞭眼睛,毫不掩飾地順著兩頰流淌下來。“先生,”他對那個暴發戶說,“不行,先生。見你的鬼去吧,先生。這是我能給你的*好答復,先生。”巴克又把桑頓的手叼在嘴裡,桑頓把他搖來搖去。仿佛被一種共同沖動所驅使,圍觀的人不約而同地退到一邊,表示尊敬,再也不那麼輕率地上前來打擾瞭。
    ……

商品評論

0個評論

暫時還沒有會員留下評論

帳號:匿名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