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爭與和平(上下)(精裝版)

售價:389

商品編號:9787020102747

請選擇:

數量:

購買

分享:
戰爭與和平(上下)(精裝版)

商品描述

  • 版 次:1
  • 頁 數:全2冊
  • 字 數:1203000
  • 印刷時間:2015-4-1
  • 開 本:32開
  • 紙 張:膠版紙
  • 印 次:1
  • 包 裝:精裝
  • 叢書名:名著名譯叢書
  • 國際標準書號ISBN:9787020102747
  • 圖書>小說>世界名著>歐洲

 

編輯推薦   出版說明
人民文學出版社從上世紀五十年代建社之初即致力於外國文學名著出版,延請國內一流學者研究論證選題,翻譯更是優選專長譯者擔綱,先後出版瞭“外國文學名著叢書”“世界文學名著文庫”“二十世紀外國文學叢書”“名著名譯插圖本”等大型叢書和外國著名作傢的文集、選集等,這些作品得到瞭幾代讀者的喜愛。
為滿足讀者的閱讀與收藏需求,我們優中選精,推出精裝本“名著名譯叢書”,收入膾炙人口的外國文學傑作。豐子愷、朱生豪、冰心、楊絳等翻譯傢優美傳神的譯文,更為這些不朽之作增添瞭色彩。多數作品配有精美原版插圖。希望這套書能成為中國傢庭的必備藏書。
為方便廣大讀者,出版社還為本叢書精心錄制瞭朗讀版。本叢書將分輯陸續出版,先期推出六十種。
人民文學出版社
2015年1月

 

  內容推薦   《戰爭與和平》(1866—1869)描寫1812年俄法戰爭的全過程,以當時四大貴族傢庭的人物活動為線索,反映瞭1805至1820年間許多重大的歷史事件,以及各階層的現實生活,抨擊瞭那些談吐優雅,但漠視祖國命運的貴族,歌頌瞭青年一代在戰爭中表現出來的愛國主義和英雄主義精神,是一部史詩般的鴻篇巨制。 作者簡介   列夫·托爾斯泰(1828—1910)
俄國偉大的批判現實主義作傢、思想傢。他的作品包括文學、宗教、哲學、美學、政論等著作,反映瞭俄國社會的一個時代,對世界文學產生瞭巨大影響。代表作有《戰爭與和平》《安娜·卡列寧娜》《復活》等。
劉遼逸(1915—2001),原名劉長菘,安徽濉溪人,曾用名長松。1939年於西北聯合大學俄文商業系畢業。1943年在桂林開始從事俄蘇文學譯介工作。譯著有托爾斯泰的《戰爭與和平》《杜佈羅夫斯基》《哈吉穆拉特》、高爾基的《童年》等。
目錄 第一冊
第一部
第二部
第三部
第二冊
第一部
第二部
第三部
第四部
第五部
第三冊
第一部
第二部
第三部
第四冊 第一冊
第一部
第二部
第三部
第二冊
第一部
第二部
第三部
第四部
第五部
第三冊
第一部
第二部
第三部
第四冊
第一部
第二部
第三部
第四部
尾聲
第一部
第二部 前言   前言
列夫·托爾斯泰(1828—1910)是俄國偉大作傢,出生於圖拉省的亞斯納亞波利亞納,一八四四至一八四七年在喀山大學學習,一八五一年赴高加索從軍,後來參加克裡米亞戰爭中的塞瓦斯托波爾保衛戰,一八五六年退伍,此後他大部分時間在傢鄉度過,主要從事創作。
托爾斯泰的經歷並不復雜,但一生著作極為豐富,為紀念他誕生一百周年而出版的《托爾斯泰全集》就多達九十卷。當我們歷數他的優秀名篇時,不能不首先提到《戰爭與   前言
列夫·托爾斯泰(1828—1910)是俄國偉大作傢,出生於圖拉省的亞斯納亞波利亞納,一八四四至一八四七年在喀山大學學習,一八五一年赴高加索從軍,後來參加克裡米亞戰爭中的塞瓦斯托波爾保衛戰,一八五六年退伍,此後他大部分時間在傢鄉度過,主要從事創作。
托爾斯泰的經歷並不復雜,但一生著作極為豐富,為紀念他誕生一百周年而出版的《托爾斯泰全集》就多達九十卷。當我們歷數他的優秀名篇時,不能不首先提到《戰爭與和平》。這部小說究竟有些什麼特點呢?
第一,它的體裁樣式在俄國文學中是一種創新,也突破瞭歐洲長篇小說的傳統規范。屠格涅夫當時就稱它是“一部集敘事詩、歷史小說和風習志之大成的、獨樹一幟的、多方面的作品”。在創作方法上它綜合瞭現實主義、浪漫主義,甚至古典主義諸傳統的優點。它以一八一二年俄國的衛國戰爭為中心,反映瞭一八○五至一八二○年的重大事件,包括俄奧聯軍同法軍在奧斯特利茨的會戰、法軍入侵俄國、波羅底諾會戰、莫斯科大火、拿破侖軍隊潰退等,全書的線索既以對拿破侖的戰事始,亦以對拿破侖的戰事終。作者描寫瞭歷史上的真實人物拿破侖、庫圖佐夫以及沙皇亞歷山大一世,也寫出瞭人們的理想和鼓舞人心的目標,歌頌瞭俄國人同仇敵愾的抗敵精神和震驚世界的偉大勝利。但作品不是以帝王將相為主人公,而是以一批虛構的人物作主角,著重寫瞭博爾孔斯基、別祖霍夫、羅斯托夫和庫拉金四傢大貴族在戰爭與和平環境中的思想和行動;小說以四個傢族的主要成員安德烈、皮埃爾、娜塔莎的命運為貫穿始終的情節線索,描繪瞭社會風尚,展示瞭廣闊的生活畫面;從首都到外地,從城市到鄉村,從貴族的客廳到血染的戰場,作者都做瞭生動的描寫。所以,它是一部現實主義的、英雄史詩式的長篇小說。
第二,它成功地描寫瞭人民並歌頌瞭他們的愛國主義和英雄主義精神,這是作品的靈魂。一八六一年俄國“農奴制改革”以後,面對動蕩不安的局勢,托爾斯泰在思想上緊張地探索社會的出路。他既不贊成革命民主主義者,也不茍同於自由主義的西歐派,而是寄希望於曾有過“黃金時代”的貴族,尤其是其中的革命者——十二月黨人。小說起初的構思就是寫“十二月黨人”。然而十二月黨人都是當年參加一八一二年衛國戰爭的愛國的貴族志士,這樣作者自然就把眼光轉向瞭造就貴族階級的一代先進人物的那場戰爭。後來他談到創作意圖時更明確表示要“努力寫人民的歷史”,因為那場戰爭是人民群眾打贏的。於是他筆下出現瞭許多來自人民中間的英雄:英勇的普通士兵、行伍出身的下級軍官、農民遊擊隊。他筆下的貴族分為兩類。一類在國難當頭時能夠和人民同呼吸共命運,這就是羅斯托夫傢族、別祖霍夫傢族、博爾孔斯基傢族;另一類是腐敗的醉生夢死的庫拉金傢族和其他宮廷顯貴。總之,凡愛國、關心民族命運的,他就給予褒揚,對賣國、置民族命運於不顧的,他就加以貶斥。這種處理方法,使作品的主題思想得到高度的統一。
第三,在人物塑造上有許多獨到之處。作品共寫瞭五百五十九個人物,主要形象塑造得很成功。作者把人物放到廣闊的歷史背景上和各種生活領域裡加以描寫,通過戰爭與和平這兩種強烈對比的生活加以刻畫,這種寫法在過去是不多見的。托爾斯泰筆下的戰爭,既有非常激烈的戰鬥場面,又有戰鬥間歇的情景,既有前沿陣地的軍事行動,又有司令部裡的運籌決斷。他讓主人公直接接觸雙方的將帥、司令,也接觸戰壕裡的戰士。這樣既反映瞭戰爭的全貌,也使人物的性格更為完整。
作者在刻畫人物時極為重視人物的多面性和復雜性。托爾斯泰有一段名言:“人同河一樣。天下的水都是一樣的,可是每條河有時窄,流得急;有時寬,流得平穩;有時混濁,有時澄清;有時涼,有時暖。人也是一樣,人人身上都有人類品性的根苗。不過,有時這種品性流露出來,有時那種品性流露出來罷瞭。人往往變得不像他自己瞭,其實,他仍然是他原來的那個人。”以主人公之一安德烈·博爾孔斯基為例,他的性格既復雜又不斷發展。開頭他顯得矜持高傲,不同凡俗。他參軍出征的隱秘動機是追求功名,在戰鬥中他確實英勇,敢於獻身。奧斯特利茨一役,使他覺察到自己有虛榮心,他受瞭重傷,躺在戰場上仰望宏偉的天空,省悟到個人功名的渺小;然而在他拋棄瞭虛榮心之後卻產生瞭厭世思想。回到傢時,妻子已在分娩中死去,望著新出世的嬰兒,他萬念俱灰。但他性格剛強,皮埃爾的友誼和規勸,加上娜塔莎的愛情,使他的心情出現瞭轉機。一八一二年戰爭爆發時,他為愛國熱情所驅使,再度奮起去建立功勛。不過,這次不是為瞭個人的榮耀,而是為祖國獻身,特別是在波羅底諾戰場上親眼看到士兵的英勇,受他們崇高精神的感染,終於接近瞭人民。他雖然受重傷死瞭,卻領悟瞭“人生的真諦”。這個人物盡管有著貴族出身和上流社會影響所形成的弱點,仍然是十九世紀初葉俄國貴族青年的一個先進典型。
另一位主人公皮埃爾也鄙棄上流社會。他一方面聰明熱情,善良老實,有時甚至帶點傻氣,另一方面又懶散、軟弱,甚至放蕩,但追求理想生活的努力卻始終不懈。
第四,作品具有濃鬱的民族風格。這部作品可以說是俄羅斯民族的絢麗的歷史畫卷,它不僅寫出俄羅斯民族的性格和氣質,也展現瞭當時俄國社會的風貌。他的筆下有彼得堡貴族優雅的客廳、莫斯科嘈雜的市井、博古恰羅沃寧靜的莊園,還有春天泥濘的童山村,粗大的老橡樹,穿著漂亮印花佈衫的俄國少女。農民出身的俄國士兵純樸、憨厚、詼諧樂天,遊擊隊員有如古俄羅斯歌謠裡的勇士。至於農村裡圍獵、跳舞的場面,更洋溢著古老民族風俗的濃厚氣息。
托爾斯泰的世界觀是矛盾的,這種矛盾不可能不反映在作品裡。他理解戰爭的勝利是靠人民群眾的力量,卻認為群眾是盲目的、“蜂群式”的力量,庫圖佐夫指揮戰爭的本領也是在於順乎自然,合乎天意。作者讓安德烈在臨終前接受瞭《福音書》的教導,寄希望於宗教救世的威力;又讓皮埃爾接受一位俄國士兵普拉東·卡拉達耶夫的宿命論思想的影響,相信順從天命、凈化道德、愛一切人和積極行善是改革社會的良策。作者甚至把普拉東的聽天由命、逆來順受、“勿抗惡”作為美德來欣賞。這些,無疑都是作品中的消極因素。
《戰爭與和平》是托爾斯泰中年時期的作品,這部長達一百二十萬言的煌煌巨制寫於一八六三至一八六九年。它一發表就受到普遍的贊譽。屠格涅夫肯定地說:“托爾斯泰伯爵的近作《戰爭與和平》……發表以後,他在公眾的心目中便斷然占據瞭首屈一指的地位。”法國作傢福樓拜折服於作者的神筆,驚呼“這是莎士比亞,是莎士比亞!”小說的出現,正值俄國批判現實主義文學空前繁榮時期,它像一顆璀璨的明星為俄國文學增添瞭光彩,也為托爾斯泰贏得瞭世界文豪的聲譽。
李明濱
一九九一年八月十二日
在線試讀部分章節   第一部

(“好啊,公爵,熱那亞和盧加成為波拿巴傢的領地瞭。不過我要預先告訴您,如果您還對我說我們沒有戰爭,如果您還袒護這個敵基督(是的,我認為他是敵基督)的一切卑劣行為和他造成的一切慘禍,那麼我就不再理您瞭,您就不再是我的朋友,不再是,像您所說的,我的忠實奴仆瞭。原文為法語。以下在本書中出現的楷體字,凡是在原著中為法語者,一律不再加註。)哦,您好,您好。我看得出,我把您嚇壞瞭,坐下來談談吧。”
一八○五年七月,大名鼎鼎的安娜·帕夫洛夫娜·舍列爾——瑪麗亞·費奧多羅夫娜皇後的女官和親信,在迎接第一個來赴晚會的達官要人瓦西裡公爵時這樣說。安娜·帕夫洛夫娜咳嗽瞭好幾天,如她所說,她患的是流行性感冒(流行性感冒在當時是新名詞,還很少有人使用)。請帖是當天早晨由穿紅制服的聽差送出的,內容全都一樣:伯爵(或公爵),如果您心目中尚無更好的消遣,如果與我這個可憐的病人共度一個晚間尚不致使您太害怕,請於今晚七至十時惠臨舍下,將無任歡迎。安娜·舍列爾。“我的天,好厲害的進攻!”進來的公爵答道,並不為這樣的接待露出絲毫的窘態。他穿著繡花朝服、長統襪和半高統鞋,胸前佩著幾枚明星勛章,扁平的臉上帶著喜悅的表情。
他操著一口優雅的法語,這是我們先輩不僅用來說話而且用來思考的那種優雅的法語,而語調又是那麼文靜,那麼具有長者之風,那是隻有長期混跡於上流社會和宮廷的重要人物才會有的腔調。他走到安娜·帕夫洛夫娜面前,俯下他那灑瞭香水的光亮的禿頭,吻瞭吻她的手,就怡然自得地坐到沙發上。
“您先告訴我,您好嗎,親愛的朋友?好讓我寬寬心。”他沒有改變腔調,說,從他彬彬有禮、體貼關懷的腔調中,透露出淡漠甚至嘲笑的意味。
“精神受折磨,身體怎麼會好呢?……我們這年頭,稍有感情的人,又怎能心安理得?”安娜·帕夫洛夫娜說,“您整個晚上都待在我這裡,好嗎?”
“那英國公使館的招待會呢?今天是星期三。我得到那裡去一下,”公爵說,“我女兒就要來接我,陪我一同去。”
“我還以為今天的招待會取消瞭呢。說真的,所有這些招待會啦,焰火啦,都叫人膩煩死瞭。”
“如果他們知道瞭您的心意,招待會就會取消的。”公爵說,他像一掛上足瞭弦的鐘,習慣地說出連他自己也不希望別人相信的話。
“不要折磨我瞭。告訴我,對於諾沃西利采夫的緊急報告做瞭什麼決定?您全都知道。”
“怎麼對您說呢?”公爵說,他的語調冰冷而且乏味,“作瞭什麼決定?他們決定:波拿巴既然破釜沉舟,看來我們也隻得背水一戰瞭。”
瓦西裡老公爵說起話來總是懶洋洋的,像演員背舊臺詞似的。而安娜·帕夫洛夫娜·舍列爾則相反,別看她已經是四十歲的人,卻生氣勃勃,容易激動。
她為人熱情,使她贏得瞭社會地位。她有時甚至不願這樣做,但為瞭不負熟人們的期望,她還是做瞭熱心人。安娜·帕夫洛夫娜臉上經常含著微笑,這雖然和她那姿色已衰的面容不相稱,但就像嬌慣的孩子一樣,表示她經常意識到自己小小的缺點,可是她不願,也不能,而且認為沒有必要去改正。
在談論政治事件中間,安娜·帕夫洛夫娜激昂起來。
……

 

書摘與插畫 插圖

商品評論

0個評論

暫時還沒有會員留下評論

帳號:匿名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