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爭與和平(上下)(全兩冊)

售價:285

商品編號:9787020071203

請選擇:

數量:

購買

分享:
戰爭與和平(上下)(全兩冊)

商品描述

 

內容推薦 《戰爭與和平》(1866——1869),描寫1812年俄法戰爭的全過程,以當時四大貴族傢庭的人物活動為線索,反映瞭1805-1820年間許多重大的歷史事件以及各階層的現實生活,抨擊瞭那些談吐優雅,但漠視祖國命運的貴族,歌頌瞭青年一代在戰爭中表現出來的愛國主義和英雄主義,是一部史詩般的鴻篇巨制。
《戰爭與和平》是19世紀俄國批判現實主義文學的偉大作傢列夫·托爾斯泰的鴻篇巨制,長達130多萬字,歷經7年艱辛創作,受到列寧很高稱贊。小說以1805年開始的爭奪歐洲戰爭和1812年的俄國衛國戰爭為主線,揭露俄國首都彼得堡的宮廷顯貴和官僚貴族伐西裡為代表的貪婪與卑劣。作品描寫的年代跨度長達十多年,人物500多個,歌頌瞭民族的英雄品質和堅強性格,多方面反映俄國一個重要歷史時期中各階級的生活面貌。 作者簡介 列夫·托爾斯泰(1828——1910)俄國偉大的批判現實主義作傢、思想傢。他的作品包括文學、宗教、哲學、美學、政論等著作,反映瞭俄國社會的一個時代,對世界文學產生瞭巨大影響。代表作有《戰爭與和平》《安娜·卡列寧娜》《復活》等。 目錄 目次
第一冊
第一部分
第二部分
第三部分
第二冊
第一部分
第二部分
第三部分
第四部分
第五部分
第三冊
第一部分
第二部分
第三部分 目次
第一冊
第一部分
第二部分
第三部分
第二冊
第一部分
第二部分
第三部分
第四部分
第五部分
第三冊
第一部分
第二部分
第三部分
第四冊
第一部分
第二部分
第三部分
尾聲
第一部分
第二部分
後記 在線試讀部分章節 第一冊
第一部分
“好啊,公爵,熱那亞和盧加成為波拿巴傢的領地瞭。不過我要預先告訴您,如果您還對我說 我們沒有戰爭,如果您還袒護這個敵基督(是的,我認為他是敵基督)的一切卑劣行為和他造成的一 切慘禍,那麼我就不再理您瞭,您就不再是我的朋友,不再是,像您所說的,我的忠實奴仆瞭。① 哦,您好,您好。我看得出,我把您嚇壞瞭,坐下來談談吧。”
一八○五年七月,大名鼎鼎的安娜•帕夫洛夫娜•舍列爾--瑪麗 亞•費奧多羅夫娜皇後的女官和親信,在迎接第一個來赴晚會的達官要人瓦 西裡公爵時這樣說。安娜•帕夫洛夫娜咳嗽瞭好幾天,如她所說,她患的是 流行性感冒(流行性感冒在當時是新名詞,還很少有人使用)。請帖是當天 早晨由穿紅制服的聽差送出的,內容全都一樣:
伯爵(或公爵),如果您心目中尚無更好的消遣,如果與我這個可憐的病人共度一個晚間尚不致使您太害怕,請於今晚七至十時惠臨舍下,將無任歡迎。安娜•舍列爾。 “我的天,好厲害的進攻!”進來的公爵答道,並不為這樣的接待露出 絲毫的窘態。他穿著繡花朝服、長統襪和半高統鞋,胸前佩著幾枚明星勛 章,扁平的臉上帶著喜悅的表情。 他操著一口優雅的法語,這是我們先輩不僅用來說話而且用來思考的那 種優雅的法語,而語調又是那麼文靜,那麼具有長者之風,那是隻有長期混 跡於上流社會和宮廷的重要人物才會有的腔調。他走到安娜•帕夫洛夫娜面前,俯下他那灑瞭香水的光亮的禿頭,吻瞭吻她的手,就怡然自得地坐到沙發上。
“您先告訴我,您好嗎,親愛的朋友?好讓我寬寬心,”他沒有改變腔 調,說,從他彬彬有禮、體貼關懷的腔調中,透露出淡漠甚至嘲笑的意味。
“精神受折磨,身體怎麼會好呢?……我們這年頭,稍有感情的人,又怎能心安理得?”安娜•帕夫洛夫娜說。“您整個晚上都待在我這裡,好嗎?”
“那英國公使館的招待會呢?今天是星期三。我得到那裡去一下,”公爵說。“我女兒就要來接我,陪我一同去。”
“我還以為今天的招待會取消瞭呢。說真的,所有這些招待會啦,焰火 啦,都叫人膩煩死瞭。”
“如果他們知道瞭您的心意,招待會就會取消的,”公爵說,他像一掛 上足瞭弦的鐘,習慣地說出連他自己也不希望別人相信的話。
“不要折磨我瞭。告訴我,對於諾沃西利采夫的緊急報告作瞭什麼決定?您全都知道。” “怎麼對您說呢?”公爵說,他的語調冰冷而且乏味。“作瞭什麼決定?他們決定:波拿巴既然破釜沉舟,看來我們也隻得背水一戰瞭。”
瓦西裡老公爵說起話來總是懶洋洋的,像演員背舊臺詞似的。而安娜•帕夫洛夫娜•舍列爾則相反,別看她已經是四十歲的人,卻生氣勃勃, 容易激動。
她為人熱情,使她贏得瞭社會地位。她有時甚至不願這樣做,但為瞭不 負熟人們的期望,她還是做瞭熱心人。安娜•帕夫洛夫娜臉上經常含著微笑,這雖然和她那姿色已衰的面容不相稱,但就像嬌慣的孩子一樣,表示她經常意識到自己小小的缺點,可是她不願,也不能,而且認為沒有必要去改正。
在談論政治事件中間,安娜•帕夫洛夫娜激昂起來。
“哎呀,再別對我提奧地利瞭!也許我什麼都不懂,但是奧地利從來不願意,現在也不願意打仗。它把我們出賣瞭。隻有俄羅斯才應當是歐洲的救星。我們的恩主知道他的崇高使命,並且忠於他的使命。這就是我唯一相信的。我們至善至美的皇帝將擔負起世界上最偉大的任務,他是那麼德高望 重,那麼善良,上帝是不會見棄這樣的人的,他一定能完成他的使命--鎮 壓革命這個怪物,現在有這個兇手和惡棍做革命的代表,革命就變得更加可 怕瞭。隻有我們才應當討還殉難者的血債。我們還能指靠誰呢,我問您?……渾身商人氣味的英國不理解、也不能理解亞歷山大皇帝的精神是多 麼偉大。英國拒絕退出馬耳他。它想看出、想尋找我們行動的用意何在。他 們對諾沃西利采夫說瞭些什麼呢?……什麼也沒說。他們不理解、也不能理 解我們皇上的自我犧牲精神,我們皇上一點不為自己著想,他隻想為全世界 謀福利。可是他們答應瞭什麼呢?什麼都沒有答應。就是答應瞭什麼,也不 會兌現的!普魯士已經公開說,波拿巴是不可戰勝的,全歐洲都沒辦法對付他……不論是哈登貝格①的話,還是豪格維茨①的話,我連一個字也不相信。 這個普魯士的臭名昭著的中立,隻不過是個陷阱。我隻相信上帝和我們的仁 慈君主的至上命運。他一定能拯救歐洲!……”她突然停住瞭,對自己的急 躁露出譏諷的微笑。
“我想,”公爵微笑著說,“如果不是派我們親愛的溫岑格羅德去,而 是派您去,您一定會強迫普魯士國王同意的。您的口才太好瞭。您給我一杯 茶,好嗎?”
“馬上就來。順便提一句,”她又平靜下來說,“今天我這裡要來兩位 非常有趣的人物,一位是莫特馬爾子爵,通過羅昂傢的關系,他與蒙莫朗西 是親戚,法國最顯赫的名門望族之一。他是一個很好的流亡者,真正名副其 實的流亡者,另一位是莫裡約神甫;您認識這位聰明絕頂的人物嗎?皇帝已經接見過他瞭。您聽說瞭嗎?”“啊!能見到他們,我非常高興,”公爵說。“請您告訴我,”他接著 說,仿佛他偶然想起一件事,並且特別漫不經心地提起它,而實際上,他所要問的問題,正是他這次來訪的主要目的。“聽說居孀的太後想委任豐克男 爵擔任駐維也納使館的一等秘書,是真的嗎?這個男爵似乎是個毫無可取的人。”瓦西裡公爵想給他的兒子謀到這個差事,可是別人卻想通過瑪麗 亞•費奧多羅夫娜替男爵弄到這個位置。
安娜•帕夫洛夫娜幾乎閉起眼睛,表示不論是她或者任何人,都不能評 論太後願意做的或者喜歡做的事。
“豐克男爵是太後的妹妹舉薦給太後的。”她隻是用哀愁而淡漠的聲調
① 卡爾•奧古斯特•哈登貝格(1750— 1822),普魯士政治活動傢。一八一○至一八二二年任總理大臣。他為鞏固普魯士君主制度、於一八一○至一八一三年實行不徹底的資產階級改革,允許農民在極苛刻 的條件下贖買封建徭役,取消行會限制等。他曾代表普魯士出席一八一四至一八一五年維也納會議,以後 幾年中執行神聖同盟的反動政策。
① 豪格維茨當時任普魯士外交大臣。
說瞭這麼一句。安娜•帕夫洛夫娜一提起太後,臉上就忽然現出無限的忠誠 和由衷的敬意,同時還融和著每次談起她這位至高的保護者就流露出的哀 愁。她說,太後陛下對豐克男爵很器重,於是她的目光又蒙上瞭一層淡淡的 哀愁。
公爵冷淡地沉默瞭。安娜•帕夫洛夫娜憑她特有的宮廷的和女人的圓滑 和靈通,想一面指摘公爵,因為他竟敢批評那個被舉薦給太後的人,一面又安慰他。
“順便談談您的傢事吧,”她說,“您可知道,自從您的女兒露面以 來,整個社交界都為她傾倒。大傢都認為她是個絕色的美人。”
公爵鞠瞭一躬,表示敬意和感激。 “我常常想,”安娜•帕夫洛夫娜沉默片刻又接著說,並且向他移近些,對他親切地微笑,似乎表示政治和社交的談話已經結束,現在可以談談 心瞭,“我常常想,生活中有時幸福分配得不公平。憑什麼您命中就該有這 麼兩個好孩子(除去您的小兒子阿納托利,我不喜歡他),”她把眉毛一挑,不容置辯地插瞭一句,“為什麼賜給您這麼可愛的兩個孩子呢?可是 您,說真的,就是不賞識他們,所以您不配有這樣的子女。”
於是她興致勃勃地微微一笑。 “有什麼辦法呢?拉法特①準會說我沒有父愛的骨相。”公爵說。 “別開玩笑。我想和您說正經的。您知道,我不滿意您的小兒子。這話隻可在您我之間談談(她臉上又露出哀愁的表情),有人在太後面前提到他,並且為您惋惜??” 公爵沒有回答,但是她沉默著,意味深長地望著他,等待回答。瓦西裡公爵皺瞭皺眉頭。
“我有什麼辦法呢?”他終於說。“您是知道的,為瞭他們的教育,一 個當父親的所能做的,我都做到瞭,可是結果卻造就出一對傻瓜。伊波利特 這個傻瓜至少還安分,而阿納托利可就是個不知天高地厚的混小子瞭。這就 是他們倆唯一不同的地方,”他比平時更不自然,更興奮地微笑說,笑的時 候嘴邊打成皺紋,特別顯出出人意外的粗俗和討厭。
“為什麼這些孩子偏偏賜給您這樣的人傢?如果您不做父親,我就沒有什麼可責備您的瞭,”安娜•帕夫洛夫娜說,她沉思地抬起眼睛。“我是您的忠實奴仆,我隻能向您一個人承認。我的孩子是我的負擔。
該我背這副十字架。我是這樣給自己解釋的。有什麼辦法呢?……”他不言語瞭;擺出對殘酷命運無可奈何的架勢。 安娜•帕夫洛夫娜沉恩著。
“您從來沒有想過給您那放蕩的兒子阿納托利娶親嗎?據說,”她說, “老姑娘都有說媒的癖好。我還沒有覺得自己有這個毛病,但是我心目中有 一個姑娘,她陪伴著老父親,生活很不幸,就是博爾孔斯卡婭,我們的親 戚,一位公爵小姐。”瓦西裡公爵雖然具有上流社會人士特有的敏捷的悟性 和記性,對她的話他隻是晃晃腦袋表示可以考慮,但沒有答復。
“您可知道,這個阿納托利每年要花費我四萬盧佈,”他說,看樣子他 無力克制他那憂愁的思緒。他沉默瞭一會兒。
“照這樣下去,五年後會怎麼樣啊?這就是做父親的好處。您那位公爵
① 拉法特:疑指瑞士作傢Johann Caspar Lavater(1741— 1801)。
小姐,她有錢嗎?”“她父親很有錢,也很吝嗇。他住在鄉下。您知道,這位有名的博爾孔
斯基公爵還在先帝在世時就退伍瞭,綽號叫‘普魯士王’。他人聰明極瞭, 就是乖僻,而且難處。可憐的小姐非常不幸。她有個哥哥,是庫圖佐夫的副 官,不久前才娶瞭麗莎•梅南,他今天要到我這裡來。”
“聽我說,親愛的安內特,”公爵說,他突然抓住對方的手,並且不知 為什麼向下拉瞭拉。“替我安排這件事,我永遠是您的最忠實的奴仆(像我 的管傢在報告中所寫的)。她門第好,又有錢。這就是我所需要的。
於是,他用他那特有的親昵而優雅的瀟灑動作拿起女官的手吻瞭吻,然 後,他靠到圈椅上握著女官的手搖瞭搖,而眼睛卻望著別的地方。
“等一等,”安娜•帕夫洛夫娜沉吟著說。“我今天和麗莎(小博爾孔 斯基的妻子)談談。也許事情會成功的。我要在您府上開始學習老姑娘的行業。”
…… 書摘與插畫 插圖

商品評論

0個評論

暫時還沒有會員留下評論

帳號:匿名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