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王子

售價:87

商品編號:9787020104550

請選擇:

數量:

購買

分享:
小王子

商品描述

  • 版 次:1
  • 頁 數:106
  • 字 數:60000
  • 印刷時間:2015-6-1
  • 開 本:32開
  • 紙 張:膠版紙
  • 印 次:1
  • 包 裝:精裝
  • 叢書名:人民文學出版社名著名譯叢書
  • 國際標準書號ISBN:9787020104550
  • 圖書>小說>世界名著>歐洲

 

編輯推薦   《小王子》是法國作傢聖埃克蘇佩裡*有影響的作品,為我們講述瞭一個發生在非洲撒哈拉大沙漠中如夢如幻的故事:在撒哈拉沙漠,一名迫降的飛行員遇見瞭一個從外星來的小王子。這個可愛的小人兒在到處尋覓友情,他曾經訪問過六顆行星,**顆行星上住著一個可笑的權欲迷;第二顆行星上住著一個虛榮狂;第三顆行星上住著一個酒鬼;第四顆行星上住著一個貪婪的商人;第五顆行星上住著一個自私的燈夫;第六顆行星上住著一個不知海洋、山脈為何物的地理學傢。小王子認為,愛和友情是高於一切的,那麼愛和友情到哪裡去尋覓?童話結尾揭示瞭底蘊:愛和友情就在我們身邊。
  作者簡介   聖埃克蘇佩裡(1900-1944),生於法國一個沒落的貴族傢庭,幼時聰明好動,寫詩歌,擺弄機械,好遐想,功課平平。青年時參加瞭空軍,復員後在航空公司工作。二戰爆發後重返空軍,43歲時仍堅持披掛上陣,駕駛飛機赴敵人上空偵察。1944年7月31日,在執行任務時,鉆入雲端後從此失蹤。聖埃克蘇佩裡為飛機而生,為飛機而死。法國把他看作是作傢、民族英雄,在他逝世50周年之際把他的肖像印在五十法郎的票面上。在法國紙幣史上,獲這項殊榮的文化名人不多,聖埃克蘇佩裡是第四個。對於全世界的大小讀者來說,他的盛名來自《小王子》。這篇二十世紀流傳最廣的童話,從1943年發表以來,已譯成一百多種文字,其中包括許多地方語和土語,銷售量達5000餘萬冊,還被拍成電影,搬上銀幕,灌成唱片,做成CD和VCD。《小王子》至今也是全世界最受讀者喜愛的暢銷小說之一。 前言   前言
聖埃克蘇佩裡(1900—1944)稱自己首先是飛行員。他為飛機而生,為飛機而死。法國把他看作是作傢、民族英雄,在他逝世五十周年之際把他的肖像印在五十法郎的票面上,在法國紙幣史上,獲這項殊榮的文化名人不多,隻有伏爾泰、莫裡哀、柏遼茲。對全世界的大小讀者來說,他的盛名來自《小王子》。這篇二十世紀流傳最廣的童話,從一九四三年發表以來,已被譯成一百多種語言,其中包括印度群島的土語和印度土邦的地方語,銷售量達兩千五百萬冊,還被拍成電影,搬上舞臺,灌成唱片,做成CD盤。
一九九四年是聖埃克蘇佩裡失蹤五十周年,從摩洛哥到日本有一百多個隆重活動,二○○○年是他誕生一百周年,全世界幾乎每個國傢都在紀念他。
聖埃克蘇佩裡若不是飛行員,當然也會寫作,但不會是現在這樣的作傢。他有意識地把飛機座艙當作書房,飛機是他認識世界的工具,就像農民用鐵犁,木工用刨子,天文   前言
聖埃克蘇佩裡(1900—1944)稱自己首先是飛行員。他為飛機而生,為飛機而死。法國把他看作是作傢、民族英雄,在他逝世五十周年之際把他的肖像印在五十法郎的票面上,在法國紙幣史上,獲這項殊榮的文化名人不多,隻有伏爾泰、莫裡哀、柏遼茲。對全世界的大小讀者來說,他的盛名來自《小王子》。這篇二十世紀流傳最廣的童話,從一九四三年發表以來,已被譯成一百多種語言,其中包括印度群島的土語和印度土邦的地方語,銷售量達兩千五百萬冊,還被拍成電影,搬上舞臺,灌成唱片,做成CD盤。
一九九四年是聖埃克蘇佩裡失蹤五十周年,從摩洛哥到日本有一百多個隆重活動,二○○○年是他誕生一百周年,全世界幾乎每個國傢都在紀念他。
聖埃克蘇佩裡若不是飛行員,當然也會寫作,但不會是現在這樣的作傢。他有意識地把飛機座艙當作書房,飛機是他認識世界的工具,就像農民用鐵犁,木工用刨子,天文學傢用望遠鏡,在勞動中逐漸窺探到世界的秘密,然而他們在各領域挖掘到的真理卻是無處不在的。聖埃克蘇佩裡的作品字字句句可以說是他一生的思想寫照與行動實錄。他在黑夜中期待黎明,在滿天亂雲中向往中途站,在璀璨星空中尋找自己的星球——生的喜悅,就是這麼單純。
聖埃克蘇佩裡一九○○年生於法國的一個沒落貴族傢庭,幼時聰明愛動,寫詩歌,擺弄機械,好遐想,功課平平。青年時服兵役參加瞭空軍,復員後在航空公司工作。在原始的條件下,與航空史的先驅人物如梅爾英茲、吉約梅一起開拓法國—非洲—南美洲航線。生活在西撒哈拉敵對的阿拉伯部落中間,為迫降的飛機提供接應和支援;作為特派記者采訪內戰時期的西班牙和斯大林時期的蘇聯,深入德國內地觀察納粹黨喧囂一時的第三帝國。他獲得過十三項航空科技發明專利;當空軍飛行員時經歷過法國一九四○年大潰退;四十三歲時超齡八年,堅持披掛上陣,駕駛偵察機飛赴敵方陣地上空。一九四四年七月三十一日,從同盟國駐地科西嘉島東北的博爾戈起飛執行任務,鉆入雲端後就此失去瞭蹤影。
年,雖經多方努力調查,法國甚至還組織瞭一個追蹤聖埃克蘇佩裡委員會,既沒找到屍體也沒發現飛機殘骸。一九九二年一度盛傳在尼斯附近天使灣海底發現一架飛機殘骸,很可能是聖埃克蘇佩裡當年最後一次駕駛的P38戰鬥機,最後證明不是。那年聖埃克蘇佩裡的傢族成員明確表示,無論在什麼地方找到聖埃克蘇佩裡的遺骸,都不遷葬,讓它留在原地,那是他最理想的歸宿。正如睿智的蒙田應該死在床上,激情的莫裡哀應該死在舞臺上,浪漫的拜倫應該死在希臘戰場上,他——聖埃克蘇佩裡——應該死在空中。
克蘇佩裡的作品如《夜航》《人的大地》初次出現時,他那些雄奇壯麗、非親身經歷絕對描寫不出的情景,使讀者感到耳目一新,驚心動
魄。在行動中追求新的人生價值和行為準則;逃出沙漠,飛入雷雨交加的黑夜,在蒼穹中絕望地找尋自己的星星,無論文筆與題材都富於現代性。
一九三五年,他在前往莫斯科途中的火車上,在宵燈下看到一個睡夢中的孩子,那可愛的臉蛋使他想到孩子個個應該是童年莫紮特、傳奇中的王子,若得到培育做什麼不成!同年十二月,聖埃克蘇佩裡和一名機械師試圖創造巴黎—西貢直飛紀錄,在離開羅二百公裡的沙漠上空迷失方向,正俯身在機翼下尋找幽靈般的航標時撞上瞭一個斜坡,在死亡線上掙紮瞭三天,幸遇一個阿拉伯牧民救瞭他們。這兩件事成瞭《小王子》故事的經緯線。
從那時以後,聖埃克蘇佩裡喜歡在餐館、咖啡酒吧的提花餐巾紙上,任意塗抹一個“孤獨的小人兒”,有時戴一頂王冠坐在雲端裡,有時站在山巔上,有時欣賞蝴蝶在花間飛舞。他寄給親友的信箋四周也會寥寥幾筆畫個小人兒像,猶如他的簽名,一眼就能看出是誰寫的。
《人的大地》發表於一九三九年,獲得法蘭西學院小說大獎,譯成英語後以《風、沙與星星》為書名在美國出版,被譽為當年最佳外國文學作品。聖埃克蘇佩裡於是在美國也很有名聲,這使得他在法德簽訂停戰協定後想去美國尋找機會繼續抗擊納粹。紐約是法國流亡者大本營,卻分成誓不兩立的派別——維希派和戴高樂派。他主張“法國高於一切”,要兩派捐棄前嫌,共同對敵,遭到兩方面的夾攻。他感到孤獨無奈。
他生活在紐約,得到美國朋友很好的接待,但是他不喜歡紐約,不欣賞紐約人的生活方式,尤其譴責美國人當時企圖置身事外的孤立主義政策。
一天,在紐約一傢酒館,美國出版傢希區柯克看他在畫小人兒,瞧瞭又瞧,說你為什麼不給他寫本書呢。這句話觸動瞭聖埃克蘇佩裡的靈機,他索性超越國界,超越戰爭與和平,從人類的生存來對待正在發展的物質文明,寫出瞭《小王子》這部書。
《小王子》一九四三年在美國出版,使評論界和讀者都感到意外,一直寫飛機的聖埃克蘇佩裡寫瞭一篇童話;全世界烽火連天,血肉橫飛,這個在虛無縹緲中的小王子想跟大傢說什麼呢?小王子與他的玫瑰花的故事又是怎麼一回事?
現代大工業蓬勃發展,社會生活日趨物質化,使人時時刻刻感到威脅,原有的身份逐漸失去,成為大機器中不由自主的零件。短短幾萬字的《小王子》是聖埃克蘇佩裡哲學思想的詩情總結。《小王子》用童話形式寫成,但是其中的深意又絕不是兒童單獨能夠理解的,如果小孩要看,拉著大人講給他聽,大人在講的時候也會找到自己失去的東西。這樣促成大人小孩一起看,就像在書的第四章說的:“我樂於把這個故事的開頭寫得像篇童話。……隻是我不喜歡人傢不當一回事地讀我這本書。”
其實,我們可以把《小王子》裡那幾句俏皮的獻詞看作是書的鑰匙。聖埃克蘇佩裡把書獻給最要好的朋友,這個朋友雖是個大人,還保持一顆童心,懂得人生的艱辛。他有重要信息通過他傳達給不懂事的大人:“蟒蛇吞瞭大象。”那時正是法西斯猖狂地要征服世界,但是大人們沒有一個懂得……從這裡展開一個個隱喻,要大傢明白地球很小,花兒很脆弱,就像人的出現是宇宙間各種條件奇跡般的湊合;羊要吃花朵,人雖給羊配上瞭嘴套,還是難免會有疏忽,更何況嘴套上又忘瞭配一根皮帶以便系上……這一切使人讀瞭感到維護世界和平是每個人的責任,拯救文明需要每個人的
努力。
聖埃克蘇佩裡用小學生也能讀懂的語言,接觸到人類最重大的問題,背景又放在無邊無際、純潔一片的黃沙前,滿篇氛圍似真非真,似夢非夢,迷蒙含蓄。他還自己畫上稚拙的插圖,空靈別致。最後一幅是兩條交叉的彎線上一顆星星,這是小王子在地球上出現後又消失的地方。在他看來是世界上最美也最淒涼的景色。聖埃克蘇佩裡畫完以後,過瞭一年自己也像小王子那樣消失瞭,“一點聲息沒有”,留下一個謎,一個問題,一個懸念。像斷瞭的夢。
馬振騁
在線試讀部分章節   第1章
我六歲的時候,有一回看到一幅壯麗的圖畫,登載在一本描寫原始森林的書中,書名叫《親身經歷的故事》。畫的是蟒蛇吞野獸。下面是這幅畫的摹本:
書中說:“蟒蛇捕到獵物,一口不嚼,囫圇吞下,然後不再遊動,睡上六個月把它消化。”
我於是對叢林中的種種獵奇反復思索,拿起一支彩色筆,也畫成瞭我的第一張畫。我的作品一號。原作如下:
我給大人看我的傑作,還問他們看瞭我的畫怕不怕。
他們回答說:“一頂帽子有什麼可怕的?”
我畫的不是一頂帽子,是一條正在消化大象的蟒蛇。為瞭讓大人們看懂,我又補畫瞭蛇的內部。大人們總要人給他們解釋。我的作品二號是這樣的:
大人們勸我別畫什麼剖視的或不剖視的蟒蛇圖,把心思用到地理、歷史、算術和語法上去。我就是在六歲的時候,一個光輝的畫傢生涯中輟瞭。我的作品一號、作品二號沒有獲得成功,使我心灰意懶。
大人們自個兒什麼都不懂,要一遍又一遍地給他們解釋,真夠孩子們累的。
我不得不另選一個職業,學上瞭駕駛飛機。我在世界各地到處飛行。地理確實幫瞭我的大忙。我一眼就可區別中國和亞利桑那①。夜裡迷瞭路,這是非常有用的。
我一生中跟許許多多的正經人有過許許多多的接觸。我在大人們中間生活瞭很久,對他們進行過深入的觀察。這並沒有改進多少我對他們的看法。
我始終把作品一號留著,遇上一個我看來頭腦略微清醒的大人,就用圖畫考驗他。我要瞭解他是不是真的懂事。但是沒一回他們不是回答:“這是一頂帽子。”於是我不跟他談蟒蛇,談原始森林,談星星。我遷就他。我跟他談橋牌、高爾夫球、政治和領帶。大人很高興,認為結交瞭一個如此明白事理的人。
第2章
我就是這樣在生活中落落寡合,找不到一個說話投機的人,直到六年前遇到一次故障,降落在撒哈拉沙漠。發動機裡的什麼出瞭毛病。身邊沒有機械師,沒有乘客,我準備靠自己去完成一項困難的修理工作。這對我是樁生死攸關的事。我帶的水,勉強夠喝一個星期。
第一夜,我在沙地上睡著瞭,遠離人煙一千裡外,比大洋中乘小舟漂泊的遇難者還孤獨。天蒙蒙亮,當一個奇怪的小聲音把我喚醒時,你們可以想象我是多麼驚奇。這個聲音說:
“請你……給我畫一隻綿羊!”
“嗯!”
“給我畫一隻綿羊……”
我跳起身,像遭瞭雷擊。我把眼睛揉瞭又揉,要瞧個仔細。我看到一個見所未見的孩子,神情嚴肅地望著我。下面是我後來給他畫的最成功的一幅肖像。不過,我的作品,說實在的,遠遠不及他本人可愛。這不是我的錯。我的畫傢生涯是在六歲的時候被大
人斷送的。我從來沒有畫過別的,除瞭那兩張剖視的和不剖視的蟒蛇圖。
我兩眼圓睜,望著這次顯靈不勝驚訝。別忘瞭,我遠離人煙一千裡外。我的小人兒既不像迷瞭路,也不像要累死、餓死、渴死、怕死的樣子。外表上絕不是個走在沙漠中心、遠離人煙一千裡外的孩子。
終於能夠開口時,我對他說:
“不過……你在這裡幹什麼?”
他慢悠悠地又說瞭一遍,仿佛這是樁非常正經的事情:
“請你……給我畫一隻綿羊……”
當奇跡過於動人心魄時,誰敢不照著辦呢。盡管遠離人煙一千裡,處在死亡的威脅下,這件事看來有多麼荒謬,我還是從口袋裡掏出一張紙、一支鋼筆。但是,我過去主要學的是地理、歷史、算術和語法,想到這裡,我(沒好氣地)對小人兒說“我不會”。
他回答說:
“沒關系。給我畫一隻綿羊。”
我從來不曾畫過綿羊,隻會畫兩張畫,就把其中一張給他重畫瞭一遍。就是那張不剖視的蟒蛇圖。聽瞭小人兒的回答,我傻瞭眼:
“不!不!我不要蟒蛇吞大象。一條蟒蛇,太危險。一頭大象,又太占地方。我傢才一丁點兒大。我要的是一隻綿羊。給我畫一隻綿羊。”
我畫瞭起來。
他仔細看瞭一眼,然後說:
“不!這一隻病得很厲害。給我另畫一隻。”
我又畫。
我的朋友露出善意的微笑,寬容地說:
“你看……這不是一隻小羊,是一隻大公羊。它有角……”
我又重新畫瞭一張。
像前幾張一樣遭到拒絕:
“這隻太老瞭。我要一隻綿羊,可以活很久。”
因為急於動手拆卸我的發動機,我不勝其煩,塗下瞭這一張。
然後嚷嚷說:
“這是箱子。你要的綿羊在裡邊。”
但是令我驚奇的是我的小法官居然笑逐顏開:
“我要的正是這個!你說要給這隻羊備上很多草料嗎?”
“問這個幹嗎?”
“因為我的傢才一丁點兒大……”
“肯定夠的。我給你的綿羊也一丁點兒大。”
他低下頭看畫:
“不那麼小吧……咦!它睡熟瞭……”
我就這樣認識瞭小王子。
第3章
我過瞭好久才明白他是從哪兒來的。小王子向我提瞭許多問題,對我向他提的問題則像沒聽見似的。那些話都是在不經意時說的,三
三兩兩,終於向我泄露瞭他的底細。比如說,他第一次看見我的飛機(飛機我就不畫瞭,那麼復雜,不是我能勝任的),問我:
“這是什麼東西?”
“這不是一樣東西。它會飛。這是一架飛機。我的飛機。”
我自豪地告訴他我會飛。他叫瞭起來:
“怎麼!你是從天上掉下來的?”
“是的。”
我謙虛地回答。
“啊!這真怪……”
小王子發出清脆動聽的笑聲,我聽瞭老大不高興。我希望人傢不要拿我的不幸打哈哈。他接著又說:
“這麼說來,你也是從天上來的啦!你住哪顆星球?”
立刻,對他的神秘降臨,我看到瞭一點眉目。我冷不防地問他:
“你從另一顆星球來的吧?”
但是,他不回答我。他望著我的飛機,慢慢點頭:
“說真的,乘著這個,你來的地方不會太遠……”
他長久地陷入沉思。然後,從口袋裡掏出我的綿羊,呆呆地望著他的寶物,出瞭神。
聽瞭“你來的地方”這句欲言又止的知心話,會引動我多大的好奇心,你們是可以想象的。我千方百計要探聽虛實。
“你從哪兒來的,我的小朋友?‘你的傢’在哪兒?你要把我的綿羊牽到什麼地方去?”
他默默想瞭一會兒,回答說:
“你給瞭我一隻箱子,很好,到瞭夜裡,可以給羊當屋子住。”
“當然,你要是乖,我還給你一根繩子,白天把羊拴住。再給你一根木樁。”
這個建議好像觸犯瞭小王子:
“把它拴住?你的想法真怪!”
“羊不拴住,會到處亂跑。會走丟的……”
我的朋友又發出清脆的笑聲:
“你要羊往哪兒跑?”
“哪兒都行。一直往前……”
這時,小王子認真指出說:
“這沒關系,我那個地方,一丁點兒大!”
可是也有點悶悶不樂地加上一句:
“一直往前,也走不瞭多遠的……”
第4章
我就是這樣瞭解到第二件大事:他出生的星球比一幢房子大不瞭多少!
這倒並不叫我驚奇。我知道,除瞭有名有姓的大星球:地球、木星、火星、金星等以外,還有成千上萬的星球,小得連望遠鏡也很難觀測。天文學傢發現一顆星,編個號碼作為名字。比如叫:小行星3251號。
我有根有據地相信,小王
子來的那顆星球是小行星B612號。這顆小行星隻是在一九○九年,讓一位土耳其天文學傢在望遠鏡裡窺見過一回。
在一次國際天文會議上,他把自己的發現論證瞭一番。但是,由於他穿的那套衣服,沒有人肯相信他。大人就是這個樣。
幸而,為瞭維護小行星B612號的聲譽,一個土耳其獨裁者強制他的老百姓改穿歐洲服裝,否則按死罪論處。這位天文學傢在一九二○年,身穿一套雅致的西服,又做瞭一番論證。這次,大傢附和瞭他的意見。
我所以說出小行星B612號的來龍去脈,透露瞭它的編號,是為瞭那些大人。大人喜歡數字。你跟他們談起一位新朋友,他們絕不會問
本質的東西。他們不會對你說:“他的聲音怎麼樣?他愛好什麼遊戲?他搜不搜集蝴蝶?”而是問:“他歲數多大?幾個兄弟?體重多少?他父親掙多少錢?”這樣問過以後,他們認為對他有所瞭解瞭。如果你對大人說:“我看到一幢漂亮的房子,紅磚砌的,窗前有天竺葵,屋頂上有鴿子……”他們想象不出這幢房子是什麼樣的。要是說:“我看到一幢房子,價值十萬法郎。”他們會驚呼:“多漂亮呀!”
因而,你對他們說:“從前有過一位小王子,證據是他長得很可愛,喜歡笑,要一隻綿羊。一個人要綿羊,就是他存在的明證。”他們會聳聳肩,把你當作孩子看待!但是,如果你對他們說:“他來的那顆星球是小行星B612號。”他們就深信不疑,不會再用他們的問題跟你糾纏
瞭。他們就是這個樣。不應該怪他們。孩子對大人應該寬宏大量。
當然,我們這些理解生活的人,才不把數字放在眼裡呢!我樂於把這個故事的開頭寫得像篇童話。我願意說:“從前,有一位小王子,住在一顆比自己大不瞭多少的星球上,需要一位朋友……”對於理解生活的人來說,這樣會真實得多。
隻是我不喜歡人傢不當一回事地讀我這本書。我提起這些往事,感到非常憂傷。我的朋友領著他的綿羊離開已經六年瞭。我在這裡描述他,是為瞭不忘記他。把朋友忘瞭是樁傷心的事。並不是人人都有過朋友的。我也可能變得像個大人,除數字以外對什麼都不感興趣。就為瞭這個原因,我買瞭一盒顏料,幾支鉛筆。在我現在這個年齡重執畫筆,可不容易,況且以前沒有嘗試過畫別的,除瞭一張剖視的蟒蛇和一張不剖視的蟒蛇,還是在六歲的時候!當然,我會努力畫幾幅逼真的肖像。但是成功不成功,我沒多大把握。有時一幅畫得還可以,另一幅卻畫得不像瞭。我對他的身材也記不真切。這幅畫上,小王子太高。那幅畫上,又太矮。我對他的衣服顏色也說不準。於是我信手塗抹,摸索出個大概。我對某些較重要的細節也可能弄錯。但是對這一切,大傢應該諒解。我的朋友從來不作解釋。他可能以為我和他一樣。但是我,不幸得很,不會透過箱子看到裡面的綿羊。我也許有點像大人瞭。我一定老瞭。

商品評論

0個評論

暫時還沒有會員留下評論

帳號:匿名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