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吉訶德(上下)(精裝版)

售價:182

商品編號:9787020102761

請選擇:

數量:

購買

分享:
堂吉訶德(上下)(精裝版)

商品描述

  • 版 次:1
  • 頁 數:全2冊
  • 字 數:826000
  • 印刷時間:2015-5-1
  • 開 本:32開
  • 紙 張:膠版紙
  • 印 次:1
  • 包 裝:精裝
  • 叢書名:人民文學出版社名著名譯叢書
  • 國際標準書號ISBN:9787020102761
  • 圖書>小說>世界名著>歐洲

 

編輯推薦   《堂吉訶德》(1606—1615)是塞萬提斯*傑出的作品。俄國批評傢別林斯基說:“在歐洲所有一切文學作品中,把嚴肅和滑稽,悲劇性和喜劇性,生活中的瑣屑和庸俗與偉大和美麗如此水乳交融……這樣的范例僅見於塞萬提斯的《堂吉訶德》。”
  作者簡介   作者:
塞萬提斯(1547—1616)
西班牙偉大的小說傢、戲劇傢和詩人,歐洲文藝復興時期傑出的現實主義作傢。代表作有長篇小說《伽拉苔亞》《堂吉訶德》《貝雪萊斯和西吉斯蒙達歷險記》,以及短篇小說集《警世典范小說集》。
譯者:
楊絳(1911— ),江蘇無錫人。女作傢、翻譯傢。早年留學歐洲,1938年回國,曾任上海震旦女子文理學院、清華大學教授。1952年調至中國社會科學院外國文學研究所工作。創作有散文《幹校六記》《我們仨》,長篇小說《洗澡》等;譯作有西班牙流浪漢小說《小癩子》、薩勒日的《吉爾·佈拉斯》,以及柏拉圖的《斐多》等。有《楊絳全集》(九卷)行世。

 

目錄 《堂吉訶德》(上)目錄
精印本《堂吉訶德》引言
致貝哈爾公爵
前言
第一章著名紳士堂吉訶德·臺·拉·曼卻的性格和日常生活。
第二章奇情異想的堂吉訶德第一次離鄉出行。
第三章堂吉訶德自封騎士的趣事。
第四章我們這位騎士離開客店以後的遭遇。
第五章我們這位騎士的災殃。
第六章神父和理發師到我們這位奇情異想的紳士傢,在他書房裡進行有趣的大檢查。
第七章我們這位好騎士堂吉訶德·臺·拉·曼卻第二次出行。
第八章駭人的風車奇險;堂吉訶德的英雄身手;以及其他值得大書特書的事情。
第九章大膽的比斯蓋人和英勇的曼卻人一場惡戰如何結束。
第十章堂吉訶德和他侍從桑丘·潘沙的趣談。
第十一章堂吉訶德和幾個牧羊人的事。

《堂吉訶德》(上)目錄
精印本《堂吉訶德》引言
致貝哈爾公爵
前言
第一章著名紳士堂吉訶德·臺·拉·曼卻的性格和日常生活。
第二章奇情異想的堂吉訶德第一次離鄉出行。
第三章堂吉訶德自封騎士的趣事。
第四章我們這位騎士離開客店以後的遭遇。
第五章我們這位騎士的災殃。
第六章神父和理發師到我們這位奇情異想的紳士傢,在他書房裡進行有趣的大檢查。
第七章我們這位好騎士堂吉訶德·臺·拉·曼卻第二次出行。
第八章駭人的風車奇險;堂吉訶德的英雄身手;以及其他值得大書特書的事情。
第九章大膽的比斯蓋人和英勇的曼卻人一場惡戰如何結束。
第十章堂吉訶德和他侍從桑丘·潘沙的趣談。
第十一章堂吉訶德和幾個牧羊人的事。
第十二章牧羊人向堂吉訶德等人講的故事。
第十三章牧羊姑娘瑪賽的故事敘完;又及其他事情。
第十四章格利索斯托莫的傷心詩篇,旁及一些意外的事。
第十五章堂吉訶德碰到幾個兇暴的楊維斯人,大吃苦頭。
第十六章這位異想天開的紳士在他認為堡壘的客店裡有何遭遇。
第十七章續敘英勇的堂吉訶德倒瞭黴,把客店當作堡壘,和他的好侍從桑丘·潘沙在那裡遭到種種災難。
第十八章桑丘·潘沙和他主人堂吉訶德的談話以及其他值得記述的奇事。
第十九章桑丘和主人的妙談;以及他主人碰到死屍等奇事。
第二十章英勇的堂吉訶德·臺·拉·曼卻經歷瞭破天荒的奇事,卻毫無危險;世上著名的騎士從未有像他這樣安然脫身的。
第二十一章我們這位無敵騎士贏得曼佈利諾頭盔的大冒險和大收獲,以及其他遭遇。
第二十二章堂吉訶德釋放瞭一夥倒黴人,他們正被押送到不願去的地方去。
第二十三章著名的堂吉訶德在黑山的遭遇——這部信史裡罕有的奇事。
第二十四章續敘黑山裡的奇遇。
第二十五章英勇的曼卻騎士在黑山有何奇遇;他怎樣模仿“憂鬱的美少年”吃苦贖罪。
第二十六章續敘堂吉訶德為瞭愛情在黑山修煉。
第二十七章神父和理發師怎樣按計而行;以及這部偉大歷史裡值得記載的事。
第二十八章神父和理發師在這座山裡遇到新奇有趣的事。
第二十九章他們憑何妙計,解除瞭我們這位多情騎士最嚴厲的贖罪自罰。
第三十章美人多若泰的機靈以及其他逗樂的趣事。
第三十一章堂吉訶德和侍從桑丘·潘沙的趣談以及其他事情。
第三十二章堂吉訶德一行人在客店裡的遭遇。
第三十三章《何必追根究底》(故事)。
第三十四章《何必追根究底》的下文。
第三十五章堂吉訶德大戰滿盛紅酒的皮袋;《何必追根究底》的故事結束。
第三十六章客店裡發生的其他奇事。
第三十七章米戈米公娜貴公主的故事,以及其他趣事。
第三十八章堂吉訶德對於文武兩行的奇論。
第三十九章俘虜敘述他的身世和種種經歷。
第四十章俘虜續述身世。
第四十一章俘虜續述遭遇。
第四十二章客店裡接著發生的事,以及其他需說明的情節。
第四十三章年輕騾夫的趣史以及客店裡發生的其他奇事。
第四十四章續敘客店裡的奇聞異事。
第四十五章判明曼佈利諾頭盔和馱鞍的疑案,並敘述其他實事。
第四十六章巡邏隊經歷的奇事和我們這位好騎士堂吉訶德的狂怒。
第四十七章堂吉訶德出奇地著魔以及其他異事。
第四十八章教長繼續討論騎士小說,旁及一些值得他思考的問題。
第四十九章桑丘·潘沙向他主人講瞭一番頗有識見的話。
第五十章堂吉訶德和教長的滔滔雄辯以及其他事情。
第五十一章牧羊人對押送堂吉訶德的一行人講的事。
第五十二章堂吉訶德和牧羊人打架;又沖犯一隊苦行人,出瞭一身大汗圓滿收場。


《堂吉訶德》(下)目錄
獻辭
前言致讀者
第一章神父、理發師兩人和堂吉訶德談論他的病。
第二章桑丘·潘沙和堂吉訶德的外甥女、管傢媽等大吵,以及其他趣事。
第三章堂吉訶德、桑丘·潘沙和參孫·加爾拉斯果學士三人的趣談。
第四章桑丘·潘沙答學士問;以及其他須說明補充的事。
第五章桑丘·潘沙和他老婆泰瑞薩·潘沙的一席妙論,以及其他值得記載的趣談。
第六章全書很重要的一章:堂吉訶德和他外甥女、管傢媽三人談話。
第七章堂吉訶德和他侍從打交道,以及其他大事。
第八章堂吉訶德去拜訪意中人杜爾西內婭·臺爾·托波索,一路上的遭遇。
第九章本章的事讀後便知。
第十章桑丘使杜爾西內婭小姐著魔的巧計以及其他真實的趣事。
第十一章天大奇事:英勇的堂吉訶德看到大板車上“死神召開的會議”。
第十二章天大奇事:英勇的堂吉訶德和威武的鏡子騎士會面。
第十三章續敘堂吉訶德和林中騎士的事以及兩位侍從的新鮮別致的趣談。
第十四章堂吉訶德和林中騎士的事。
第十五章鏡子騎士和他的侍從是誰。
第十六章堂吉訶德遇到一位拉·曼卻的高明人士。
第十七章堂吉訶德膽大包天,和獅子打交道圓滿成功。
第十八章堂吉訶德在綠衣騎士莊上的種種趣事。
第十九章多情的牧人和其他著實有趣的事。
第二十章富翁卡麻丘的婚禮和窮人巴西琉的遭遇。
第二十一章續敘卡麻丘的婚禮以及其他妙事。
第二十二章英勇的堂吉訶德冒險投入拉·曼卻中心的蒙德西諾斯地洞,大有所獲。
第二十三章絕無僅有的妙人堂吉訶德講他在蒙德西諾斯地洞裡的奇遇——講得離奇古怪,使人不能相信。
第二十四章許多細枝末節,可是要深解這部巨著卻少不瞭。
第二十五章學驢叫的趣事,演傀儡戲的妙人,以及通神的靈猴。
第二十六章續敘演傀儡戲的妙事,以及其他著實有趣的情節。
第二十七章貝德羅師傅和他那猴子的來歷;堂吉訶德調解驢叫糾紛;不料事與願違,討瞭一場沒趣。
第二十八章作者貝南黑利說:細讀本章,自有領會。
第二十九章上魔船、冒奇險。
第三十章堂吉訶德碰到一位漂亮的女獵人。
第三十一章許多大事。
第三十二章堂吉訶德對責難者的回答,以及其他或正經或滑稽的事。
第三十三章公爵夫人由侍女陪伴著和桑丘·潘沙娓娓閑話——值得細心閱讀。
第三十四章本書最出奇的奇事:大傢學到瞭為絕世美人杜爾西內婭·臺爾·托波索解脫魔纏的方法。
第三十五章續敘為杜爾西內婭解脫魔纏的方法,還有別的奇事。
第三十六章“悲淒夫人”一名“三尾裙伯爵夫人”的破天荒奇事;桑丘·潘沙寫給他老婆泰瑞薩·潘沙的傢信。
第三十七章續敘“悲淒夫人”的奇事。
第三十八章“悲淒夫人”講她的奇禍。
第三十九章三尾裙繼續講她那聽瞭難忘的奇事。
第四十章這件大事的幾個細節。
第四十一章可賴木捩扭登場,冗長的故事就此收場。
第四十二章桑丘·潘沙就任海島總督之前,堂吉訶德對他的告誡和一些語重心長的叮囑。
第四十三章堂吉訶德給桑丘的第二套告誡。
第四十四章桑丘·潘沙上任做總督;堂吉訶德留府逢奇事。
第四十五章偉大的桑丘就任海島總督,行使職權。
第四十六章堂吉訶德正在對付阿爾迪西多的柔情挑逗,不料鈴鐺和貓兒作祟,大受驚嚇。
第四十七章桑丘怎樣做總督。
第四十八章公爵夫人的傅姆堂娜羅德利蓋斯找堂吉訶德的一段奇聞,以及可供後世傳誦的細節。
第四十九章桑丘視察海島。
第五十章下毒手打傅姆,並把堂吉訶德又擰又抓的魔法師是誰;小僮兒如何給桑丘·潘沙的老婆泰瑞薩·桑卻送信。
第五十一章桑丘·潘沙在總督任內的種種妙事。
第五十二章敘述另一位“悲淒夫人”,一稱“慘戚夫人”,又名堂娜羅德利蓋斯。
第五十三章桑丘·潘沙總督狼狽去官。
第五十四章所敘各事隻見本書,別無其他記載。
第五十五章桑丘在路上的遭逢以及其他新奇事。
第五十六章堂吉訶德·臺·拉·曼卻維護傅姆堂娜羅德利蓋斯的女兒,和小廝托西洛斯來瞭一場曠古未有的大決鬥。
第五十七章堂吉訶德向公爵辭別;公爵夫人的淘氣丫頭阿爾迪西多和堂吉訶德搗亂。
第五十八章堂吉訶德一路上碰到的奇事應接不暇。
第五十九章堂吉訶德遭到一件奇事,也可算是巧遇。
第六十章堂吉訶德到巴塞羅那;他一路上的遭遇。
第六十一章堂吉訶德到瞭巴塞羅那的見聞,還有些豈有此理的真情實事。
第六十二章一個通靈的人頭像,以及不能從略的瑣事。
第六十三章桑丘·潘沙船上遭殃;摩爾美人意外出現。
第六十四章堂吉訶德生平最傷心的遭遇。
第六十五章白月騎士的來歷,以及堂格瑞果琉出險等事。
第六十六章讀者讀後便知,聽書的聽來便知。
第六十七章堂吉訶德決計在他答應退隱的一年裡當牧羊人,過田園生活;還有些真正有趣的事。
第六十八章堂吉訶德碰到一群豬。
第六十九章本書所載堂吉訶德經歷中最新奇的事。
第七十章承接上章,把這段故事補敘清楚。
第七十一章堂吉訶德和侍從桑丘回鄉路上的事。
第七十二章堂吉訶德和桑丘回鄉路上。
第七十三章堂吉訶德入村所見的預兆,以及其他趣事。
第七十四章堂吉訶德得病、立遺囑、逝世。

 

在線試讀部分章節   第八章
駭人的風車奇險;堂吉訶德的英雄身手;
以及其他值得大書特書的事情。
這時候,他們遠遠望見郊野裡有三四十架風車。堂吉訶德一見就對他的侍從說:
“運道的安排,比咱們要求的還好。你瞧,桑丘·潘沙朋友,那邊出現瞭三十多個大得出奇的巨人。我打算去跟他們交手,把他們一個個殺死,咱們得瞭勝利品,可以發財。這是正義的戰爭,消滅地球上這種壞東西是為上帝立大功。”
桑丘·潘沙道:“什麼巨人呀?”
他主人說:“那些長胳膊的,你沒看見嗎?那些巨人的胳膊差不多二哩瓦長呢。”
桑丘說:“您仔細瞧瞧,那不是巨人,是風車;上面胳膊似的東西是風車的翅膀,給風吹動瞭就能推轉石磨。”
堂吉訶德道:“你真是外行,不懂冒險。他們確是貨真價實的巨人。你要是害怕,就走開些,做你的禱告去,等我一人來和他們大夥兒拼命。”
他一面說,一面踢著坐騎沖出去。他侍從桑丘大喊說,他前去沖殺的明明是風車,不是巨人;他滿不理會,橫著念頭那是巨人,既沒聽見桑丘叫喊,跑近瞭也沒看清是什麼東西,隻顧往前沖,嘴裡嚷道:
“你們這夥沒膽量的下流東西!不要跑!前來跟你們廝殺的隻是個單槍匹馬的騎士!”
這時微微刮起一陣風,轉動瞭那些龐大的翅翼。堂吉訶德見瞭說:
“即使你們揮舞的胳膊比巨人佈利亞瑞歐的還多,我也要和你們見個高下!”
他說罷一片虔誠向他那位杜爾西內婭小姐禱告一番,求她在這個緊要關頭保佑自己,然後把盾牌遮穩身體,托定長槍飛馬向第一架風車沖殺上去。他一槍刺中瞭風車的翅膀;翅膀在風裡轉得正猛,把長槍迸做幾段,一股勁把堂吉訶德連人帶馬直掃出去;堂吉訶德滾翻在地,狼狽不堪。桑丘·潘沙趲驢來救,跑近一看,他已經不能動彈,駑騂難得把他摔得太厲害瞭。
桑丘說:“天啊!我不是跟您說瞭嗎,仔細著點兒,那不過是風車。除非自己的腦袋裡有風車打轉兒,誰還不知道這是風車呢?”
堂吉訶德答道:“甭說瞭,桑丘朋友,打仗的勝敗最拿不穩。看來把我的書連帶書房一起搶走的弗瑞斯冬法師對我冤仇很深,一定是他把巨人變成風車,來剝奪我勝利的光榮。可是到頭來,他的邪法畢竟敵不過我這把劍的鋒芒。”
桑丘說:“這就要瞧老天爺怎麼安排瞭。”
桑丘扶起堂吉訶德;他重又騎上幾乎跌歪瞭肩膀的駑騂難得。他們談論著方才的險遇,順著往拉比塞峽口的大道前去,因為據堂吉訶德說,那地方來往人多,必定會碰到許多形形色色的奇事。可是他折斷瞭長槍心上老大不痛快,和他的侍從計議說:
“我記得在書上讀到一位西班牙騎士名叫狄艾果·貝瑞斯·臺·巴爾咖斯,他一次打仗把劍斫斷瞭,就從橡樹上劈下一根粗壯的樹枝,憑那根樹枝,那一天幹下許多瞭不起的事,打悶不知多少摩爾人,因此得到個綽號,叫做‘大棍子’。後來他本人和子孫都稱為‘大棍子’巴爾咖斯。我跟你講這番話有個計較:我一路上見到橡樹,料想他那根樹枝有多粗多壯,照樣也折它一枝。我要憑這根樹枝大顯身手,你親眼看見瞭種種說來也不可信的奇事,才會知道跟瞭我多麼運氣。”
桑丘說:“這都聽憑老天爺安排吧。您說的話我全相信;可是您把身子挪正中些,您好像閃到一邊去瞭,準是摔得身上疼呢。”
堂吉訶德說:“是啊,我吃瞭痛沒做聲,因為遊俠騎士受瞭傷,盡管腸子從傷口掉出來,也不得哼痛。”
桑丘說:“要那樣的話,我就沒什麼說的瞭。不過天曉得,我寧願您有痛就哼。我自己呢,說老實話,我要有一丁丁點兒疼就得哼哼,除非遊俠騎士的侍從也得遵守這個規矩,不許哼痛。”
堂吉訶德瞧他侍從這麼傻,忍不住笑瞭。他聲明說:不論桑丘喜歡怎麼哼、或什麼時候哼,不論他是忍不住要哼、或不哼也可,反正他盡管哼好瞭,因為他還沒讀到什麼遊俠騎士的規則不準侍從哼痛。桑丘提醒主人說,該是吃飯的時候瞭。他東傢說這會子還不想吃,桑丘什麼時候想吃就可以吃。桑丘得瞭這個準許,就在驢背上盡量坐舒服瞭,把褡褳袋裡的東西取出來,慢慢兒跟在主人後面一邊走一邊吃,還頻頻抱起酒袋來喝酒,喝得津津有味,瑪拉咖最享口福的酒館主人見瞭都會羨慕。他這樣喝著酒一路走去,早把東傢許他的願拋在九霄雲外,覺得四出冒險盡管擔驚受怕,也不是什麼苦差,倒是很舒坦的。
長話短說,他們當夜在樹林裡過瞭一宿。堂吉訶德折瞭一根可充槍柄的枯枝,換去斷柄把槍頭挪上。他曾經讀到騎士們在窮林荒野裡過夜,想念自己的意中人,好幾夜都不睡覺。他要學樣,當晚徹夜沒睡,隻顧想念他的意中人杜爾西內婭。桑丘·潘沙卻另是一樣。他肚子填得滿滿的,又沒喝什麼提神醒睡的飲料,倒頭一覺,直睡到大天亮。陽光照射到他臉上,鳥聲嘈雜,歡迎又一天來臨,他都不理會,要不是東傢叫喚,他還沉睡不醒呢。他起身就去撫摸一下酒袋,覺得比昨晚越發萎癟瞭,不免心上煩惱,因為照他看來,在他們這條路上,無法立刻彌補這項虧空。堂吉訶德還是不肯開齋,上文已經說過,他決計靠甜蜜的相思來滋養自己。他們又走上前往拉比塞峽口的道路;約莫下午三點,山峽已經在望。
堂吉訶德望見山峽,就說:“桑丘·潘沙兄弟啊,這裡的險境和奇事多得應接不暇,可是你記著,盡管瞧我遭瞭天大的危險,也不可以拔劍衛護我。如果我對手是下等人,你可以幫忙;如果對手是騎士,按騎士道的規則,你怎麼也不可以幫我,那是違法的。你要幫打,得封授瞭騎士的稱號才行。”
桑丘答道:“先生,我全都聽您的,決沒有錯兒。我生來性情和平,最不愛爭吵。當然,我如要保衛自己身體,就講究不瞭這些規則。無論天定的規則,人定的規則,總容許動手自衛。”
堂吉訶德說:“這話我完全同意。不過你如要幫我跟騎士打架,那你得捺下火氣,不能使性。”
桑丘答道:“我一定聽命,把您這條戒律當禮拜日的安息誡一樣認真遵守。”
他們正說著話,路上來瞭兩個聖貝尼多教會的修士。他們好像騎著兩匹駱駝似的,因為那兩頭騾子簡直有駱駝那麼高大。兩人都戴著面罩,撐著陽傘。隨後來一輛馬車,有四五騎人馬和兩個步行的騾夫跟從。原來車上是一位到塞維利亞去的比斯蓋貴婦人;她丈夫得瞭美洲的一個很體面的官職要去上任,正在塞維利亞等待出發。兩個修士雖然和她同路,並不是一夥。可是堂吉訶德一看見他們,就對自己的侍從說:
“要是我料得不錯,咱們碰上破天荒的奇遇瞭。前面這幾個黑魆魆的傢夥想必是魔術傢——沒什麼說的,一定是魔術傢;他們用這輛車劫走瞭一位公主。我得盡力去除暴懲兇。”
桑丘說:“這就比風車的事更糟糕瞭。您瞧啊,先生,那些人是聖貝尼多教會的修士,那輛馬車準是過往客人的。您小心,我跟您說,您幹事要多多小心,別上瞭魔鬼的當。”
堂吉訶德說:“我早跟你說過,桑丘,你不懂冒險的事。我剛才的話是千真萬確的,你這會兒瞧吧。”
他說罷往前幾步,迎著兩個修士當路站定,等他們走近,估計能聽見他搭話瞭,就高聲喊道:
“天啊!”桑丘說。“你們這起妖魔鬼怪!快把你們車上搶走的幾位貴公主留下!要不,就叫你們當場送命;幹瞭壞事,得受懲罰!”
兩個修士帶住騾子,對堂吉訶德的那副模樣和那套話都很驚訝;他們回答說:
“紳士先生,我們不是妖魔,也並非鬼怪。我們倆是趕路的聖貝尼多會修士。這輛車是不是劫走瞭公主,我們也不知道。”
堂吉訶德喝道:“我不吃這套花言巧語!我看破你們是撒謊的混蛋!”
他不等人傢答話,踢動駑騂難得,斜綽著長槍,向前面一個修士直沖上去。他來勢非常兇猛,那修士要不是自己滾下騾子,準被撞下地去,不跌死也得身受重傷。第二個修士看見夥伴遭殃,忙踢著他那匹高大的好騾子落荒而走,跑得比風還快。
桑丘瞧修士倒在地下,就迅速下驢,搶到他身邊,動手去剝他的衣服。恰好修士的兩個騾夫跑來,問他為什麼脫人傢衣服。桑丘說,這衣服是他東傢堂吉訶德打瞭勝仗贏來的戰利品,按理是他份裡的。兩個騾夫不懂得說笑話,也不懂得什麼戰利品、什麼打仗,他們瞧堂吉訶德已經走遠,正和車上的人說話呢,就沖上去推倒桑丘,把他的胡子拔得一根不剩,又踢瞭他一頓,撇他直挺挺地躺在地下,氣都沒瞭,人也暈過去瞭。跌倒的修士心驚膽戰,面無人色,急忙上騾,踢著騾子向同伴那裡跑;逃走的修士正在老遠等著,看這番襲擊怎麼下場。他們不等事情結束,馬上就走瞭,一面隻顧在胸前畫十字;即使背後有魔鬼追趕,也不必畫那麼多十字。
上文已經說瞭,堂吉訶德正在和車上那位夫人談話呢。他說:
“美麗的夫人啊,您可以隨意行動瞭,我憑這條鐵臂,已經把搶劫您的強盜打得威風掃地。您不用打聽誰救瞭您;我省您的事,自己報名吧。我是個冒險的遊俠騎士,名叫堂吉訶德·臺·拉·曼卻;我傾倒的美人是絕世無雙的堂娜杜爾西內婭·臺爾·托波索。您受瞭恩不用別的報酬,隻需回到托波索去代我拜見那位小姐,把我救您的事告訴她。”
有個隨車伴送的侍從是比斯蓋人,聽瞭堂吉訶德的話,瞧他不讓車輛前行,卻要他們馬上回托波索去,就沖到他面前,一把扭住他的長槍跟他理論,一口話既算不得西班牙語,更算不得比斯蓋語,似通非通地說:
“走哇!騎士倒黴的!我憑上帝創造我的起誓:不讓車走啊你,我比斯蓋人殺死你是真!好比你身在此地一樣是真!”
這話堂吉訶德全聽得懂。他很鎮靜地答道:
“你呀,不是個騎士;你要是個騎士,這樣糊塗放肆,我早就懲罰你瞭,你這奴才!”
比斯蓋人道:
“我不紳士?對上帝我發誓:你很撒謊!好比我很基督徒一樣!如果你長槍放下,拔出來劍,馬上可以你瞧瞧,你是把水送到貓兒旁邊去呢!陸地上比斯蓋人,海上也紳士!哪裡都紳士!西班牙人隻要是比斯蓋世傢子弟,就是貴族。你道個不字,哼,撒謊你就是!”
堂吉訶德答道:“阿格拉黑斯說的:‘你這會兒瞧吧。’”
他把長槍往地下一扔,拔出劍,挎著盾牌,直取那比斯蓋人,一心要結果他的性命。比斯蓋人因為自己的坐騎是雇來的劣騾子,靠不住;他想要下地,可是瞧堂吉訶德這般來勢,什麼也顧不及,隻有拔劍的功夫,幸虧正在馬車旁邊,就從車上搶瞭個墊子,權當盾牌使用,兩人就像不共戴天的冤傢那樣打起來。旁人想勸解,可是不行,比斯蓋人用他那種支離破碎的話向大傢聲明:他們要是不讓他把這一仗打到底,他就親手把女主人殺掉,把所有阻擋他的人都殺掉。車上那位太太看到這樣情況,又驚又怕,忙叫車夫把車趕遠些,就在那邊遙遙觀看這場惡戰。當時比斯蓋人伸手越過堂吉訶德的盾牌,在他肩上狠狠劈瞭一劍;要不是他身披鎧甲,腰以上早劈做兩半瞭。這一劍好不兇猛,堂吉訶德覺得分量不輕,大喊道:
“啊!我心上的主子、美人的典范杜爾西內婭!你的騎士為瞭不負你的十全十美,招得大難臨頭瞭!請你快來幫忙呀!”
他說著話,一手握劍,一手用盾牌護嚴身子,直向比斯蓋人沖去。說時遲,那時快,他一股猛勁,要一劍劈去立見輸贏。
比斯蓋人瞧堂吉訶德這股沖勁,看出對手的勇猛,決計照樣跟他拼一拼;可是坐下的騾子已經疲乏不堪,況且天生也不是幹這種玩意兒的,所以一步也挪移不動,左旋右轉都不聽使喚,他隻好把坐墊護嚴身子,站定瞭等候。上文說過,堂吉訶德舉劍直取這機警的比斯蓋人,一心要把他劈做兩半;比斯蓋人也舉著劍,把坐墊擋著身子迎候;旁人不知道這兩把惡狠狠的劍下會生出什麼事來,惴惴不安地等待著;車上那位太太和幾個侍女隻顧向西班牙所有的神像和禮拜堂千遍萬遍地許願,求上帝保佑這侍從和她們自己逃脫當前這場大難。可是偏偏在這個緊要關頭,作者把一場廝殺半中間截斷瞭,推說堂吉訶德生平事跡的記載隻有這麼一點。當然,這部故事的第二位作者決不信這樣一部奇書會被人遺忘,也不信拉·曼卻的文人對這位著名騎士的文獻會漠不關懷,讓它散失。因此他並不死心,還想找到這部趣史的結局。靠天保佑,他居然找到瞭。如要知道怎麼找到的,請看本書第二卷。

 

商品評論

0個評論

暫時還沒有會員留下評論

帳號:匿名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