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價品】別相信任何人

售價:108

商品編號:9787508628332-2

數量:

購買

分享:
【特價品】別相信任何人

商品描述

 

  • 產品名稱 : 別相信任何人
  • 正-副書名 : 別相信任何人

  • 出版社名稱 : 中信出版社
  • 出版時間 : 2011年10月
  • 作者 : (英)S.J.沃森|譯者:胡緋
  • 譯者 : 胡緋
  • 紙開本 : 32
  • 書名 : 別相信任何人
  • ISBN編號 : 9787508628332

 

 

 

 

 

 

 

 

作者簡介

S.J.沃森(S. J Watson)
  
畢業於英國伯明翰大學物理系。曾任職於醫院、國民保健服務計劃部等部門。沃森業餘時間愛好寫作,2009年,他參加了英國著名的費伯出版社舉辦的寫作培訓班,並寫下了處女作《別相信任何人》。該書出版後一鳴驚人,沃森也成為文壇耀眼的新星,被英國《星期日泰晤士報》稱為“本年度最值得喝彩的作者”。目前,沃森生活在倫敦。

目錄

Chapter 1
我的“第一次”醒來

Chapter 2
克麗絲的秘密日志

11月9日,星期五
11月10日,星期六
11月12日,星期一
11月13日,星期二
11月14日,星期三
11月15日,星期四
11月16日,星期五
星期六,淩晨2點零7分
11月18日,星期日
11月19日,星期一
11月20日,星期二
11月21日,星期三
11月22日,星期四
11月23日,星期五

Chapter 3
回到此時此刻

媒體評論

了不起!讀完最後一頁,我仍然神經緊繃了好久好久。
——《隔離島》作者丹尼斯?勒翰

沃森精妙地避免了可能淪為不入流手法的敘事,構建了一個令人後背生寒、出乎意料的高潮。
——美國《出版人周刊》

本年度最值得喝彩的作者。這是一部宏大的小說,涵蓋“生命、愛情、失去”等主題,也是一部讓人手不釋卷的傑出文學作品。
——英國《星期日泰晤士報》

 

在線試讀部分章節

Chapter 1

我的“第一次”醒來

感覺不對勁,臥室看上去很陌生。我不知道自己是在哪里,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到了這個地方的。我不知道怎樣才能回家。
但我一定是在這里過的夜。一個女人的聲音吵醒了我,剛開始我以為她跟我睡在同一張床上,然後我才意識到她是在念新聞,播報聲是從收音機鬧鐘里傳來的。睜開眼我就發現自己躺在這兒,在一間完全陌生的屋子里。
眼睛逐漸適應了環境,我四下張望,周圍暗沉沉的。衣櫃的門背後掛著一件晨袍——是女式的沒錯,不過看款式倒適合一個比我老得多的人。幾條海軍藍褲子疊得整整齊齊地搭在一把椅子上,椅子緊挨著化妝台,餘下的一切在視線里卻都顯得朦朦朧朧。鬧鐘的結構似乎很複雜,但我找到了一個最像開關的按鈕。好在它的確有效。
正在這時,我聽見身後傳來一陣斷斷續續的呼吸聲,才發現屋子里還有別人。我扭過頭,只看見一大片裸露的皮膚,一頭黑發里還散落著星星點點的斑白色。那是個男人。他的左胳膊露在被子外,無名指上戴著一枚金戒指。我心里暗暗呻吟了一聲。這麼說,眼前這個男人不僅年紀已老,頭發已經開始泛白,而且還結婚了——我不僅勾搭上了一個已婚男人,看上去還正躺在他常常跟妻子同睡的那張床上。我往後一仰,努力讓自己集中精神。我該為自己感到羞愧。
但我仍然忍不住好奇:他的妻子上哪兒去了?要擔心她隨時可能回來嗎?我可以想象她站在屋子的另一頭破口大罵,罵我什麼都有可能:蕩婦、美杜莎、蛇蠍美女。我想知道如果她真的現身的話我該怎麼辯解,也不知道到時候我還能不能說出話來。不過,床上的那個男人看上去似乎並不擔心,他翻了個身,還打起了呼嚕。
我盡量一動不動地躺著。如果遇上這種情況,通常我都記得是怎麼回事,但今天實在一點印象都沒有。我肯定是參加了什麼派對,也說不定是泡了回酒吧或是夜店。不管怎樣,我肯定是喝得爛醉如泥,醉得不省人事,才會跟一個手戴婚戒、背上還長體毛的男人回了家。
我盡可能輕手輕腳地掀起被子,坐到了床邊。當務之急,我要去趟洗手間。我沒有理睬腳邊的拖鞋,畢竟,跟人家的丈夫瞎搞是一碼事,要穿別的女人的鞋卻是絕對不行的。我光著腳躡手躡腳地走到樓梯平台上。我明白自己身上一絲不掛,所以生怕進錯了門,撞上這屋里別的住客或者主人家正處於青春期的兒子。讓人松一口氣的是,我看見洗手間的門正虛掩著,便走進去鎖上門。
我坐下來解決了內急,沖了馬桶,轉身洗手。我伸出手拿香皂,卻突然意識到事情有些不對勁兒。剛開始我沒想通是怎麼回事,不過立刻明白了過來。拿香皂的手看上去不像是我的,那雙手看上去皺巴巴的,手指也顯得渾圓粗壯。指甲沒有打理過,一個個被啃得光禿禿的,跟我剛剛離開的床上那個男人一樣,這只手上也戴著一枚金質結婚素戒。
我睜大眼睛瞪了一會兒,動了動自己的手指。那只拿香皂的手也動了動手指。我倒抽一口冷氣,香皂啪的一聲掉到了水池里。我抬頭盯著鏡子。
鏡中回望著我的那張臉不是我自己。頭發稀稀拉拉,比我常留的要短許多,臉頰和下巴上的皮膚塌陷下來,雙唇單薄,嘴角下垂。我在心里叫了出來,不做聲地喘著氣——如果壓住聲音的話,我發出的肯定是一聲驚恐的尖叫。接著我注意到了鏡中人的眼睛。眼眶四周布滿了皺紋,沒錯,哪怕一切都已經面目全非,我還是能辨認出來:這是我的眼睛。鏡子里的那個人是我,不過足足老了二十歲。二十五歲。或者更多。
這不可能。我渾身發抖,伸手抓住了洗手池。嗓子里又湧上了一聲尖叫,這一次喘著氣出了口,像是脖子被掐住了一樣。我從鏡子前後退了一步,就在這時,我發現了它們:那些一張張貼在牆上、鏡子上的照片。其中夾雜著零星的黃色膠帶紙,還有一些磨毛了邊的紙條,又卷又濕。
我隨便挑了一張。克麗絲,上面這麼寫道,打了個箭頭指著我的照片——那個全新的我,變老了的那個——照片里我坐在一張碼頭邊的長凳上,旁邊有個男人。名字似乎有點熟悉,可是記憶又很模糊,仿佛我必須努力才能相信這是我的名字。照片中的兩個人都在對著鏡頭微笑,十指緊扣。男人英俊迷人,細看之下我發現這正是跟我過夜、現在躺在床上的那個男人。照片下寫著一個名字——“本”,旁邊還有幾個字:“你的丈夫”。
我吸了一口氣,把照片從牆上撕了下來。不,我想,不!怎麼會這樣……我飛快地掃視著其他的照片。張張都是我和他。其中有一張里我身穿一條難看的裙子正在打開一件禮物,另外一張里我們兩人穿著情侶防水夾克站在一道瀑布前,一只小狗在我們腳邊嗅來嗅去。旁邊一張是我坐在他的身旁小口啜著一杯橙汁,身上所穿的晨袍正是我剛剛在隔壁臥室里見過的那一件。
我又退了幾步,一直退到後背貼上了冰冷的瓷磚。這時記憶似乎從深深的水面下露出了一線身影,當我努力想要抓住這縷微光時,它卻輕飄飄地飛遠了,像散入風中的灰燼,而我意識到我的生命里有個過去——盡管我對那段時間里發生了什麼一無所知;我也有個現在——就是這個現在把我帶到了這里,帶到了他的身邊,帶到了這所房子里。但在我的過去和現在之間,只有一段漫長無聲的空白。



我回到臥室,手里還拿著一張照片——上面是我和今早醒來躺在身邊的男人的合影——我把它舉到面前。
“這是怎麼回事?”我大聲尖叫著,淚水一顆顆滾過臉頰。男人從床上坐起來,半眯著眼睛。“你是誰?”我質問道。
“我是你的丈夫。”他說。他還一臉昏昏欲睡的表情,看不出一點生氣的樣子。他沒有正眼看我赤裸的身體。“我們已經結婚很多年了。”
“你這是什麼意思?”我想逃跑,但無處可去,“結婚很多年?那是什麼意思?”
他站了起來。“給你。”他說著把那件晨袍遞過來,我穿衣服的時候他一直在旁邊等。他穿著一條過於寬松的睡褲和一件白色背心,這讓我想起了我爸爸。
“我們是1985年結的婚,”他說,“22年前。你——”
我打斷了他。“什麼?”我感覺臉上失去了血色,整個屋子開始旋轉。不知道在房間的什麼地方有只時鐘發出了滴答一聲,在我聽來卻如同雷鳴。“可是——”他朝我走過來一步,我囁嚅著,“怎麼——”
“克麗絲,你現在47歲了。”他說。我看著他,這個陌生人正向我露出微笑。我不願意相信他,甚至都不想聽到他在說些什麼,但他依然接著說了下去。“你出了場意外。”他說,“一次嚴重的事故,頭部受了傷。你記不起事情來。”
“記不起什麼事?”我說。我想說的是,不會25年通通忘得一幹二淨吧?“什麼事?”
他又向我走了幾步,小心翼翼地接近我,仿佛我是一只被嚇壞了的動物。“一切。”他說,“有時候忘掉的時間段從你20出頭開始,有時候甚至還早些。”
我的腦子里思緒紛亂,一個個日期和年齡數飛快地閃過。我不想問,但清楚我必須問。“什麼時候……我出意外是什麼時候?”

商品評論

0個評論

暫時還沒有會員留下評論

帳號:匿名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