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價品】合掌人生--大陸首發星雲大師自傳

售價:145

商品編號:TB000504

數量:

購買

分享:
【特價品】合掌人生--大陸首發星雲大師自傳

商品描述

內容簡介

《合掌人生》中星雲大師把人生比作一條“路”,他說人生的前途要有路,才能有所發展;如果前途沒有路,應該就表示人生已經走到盡頭了。而且人生的路,要靠自己走出來,自己走不出自己的路,總是沒有把人生活得淋漓盡致,因此每個人都要重視自己的“生涯規劃”。《合掌人生》將引領讀者進入星雲大師人生的各個隊段,戰亂逃難、親人離散、生死邊緣、出家苦行、初到台灣、弘法全球。百般心路曆程,展現的是大師積極的人生觀,以及解決種種困難的智慧。如果一個人能夠從走路中體會佛法,然後在佛法的指引下,走出平安健康、走出自在解脫的人生,才是個有智慧的人,也才稱得上是真正會“走路”的人。
大師的這本人生傳記正在告訴我們如何做一個會走路的人。

編輯推薦

《合掌人生》:看到稿子之前,我的腦子有太多宏大的東西,這是星雲大師在大陸出版的首部自傳,我感覺自己全身的細胞都在這一瞬間感動起來了。打開目錄這樣的字眼躍然眼前:外婆、母親、生日、照相、球類運動…怎麼都是平常之事,如此平常之事如何架構大師的這些經年歲月呢?相信很多人也和我一樣有這樣的疑惑。而更多人想知道的是大師這一生要經曆多少不為人知的事情,多少讓我們感動的故事。生死邊緣的大事當然有,抗日戰爭的時候躺在死人堆里裝死,騙過小日本得以活命;為了撿鴨蛋差點掉進冰窟窿里;初到台灣經常吃不上飯最後餓出了糖尿病。但是更讓我感動的是那些平常之事,身邊之事,准確一點說應該是大師用平常心對待那些在我們看來的大事和難事。因此我想說的是這不僅僅是星雲大師的首部自傳,更是一部看完後可以讓人活明白的自傳!

作者簡介

星雲大師,1927年生於江蘇揚州,12歲剃度出家,21歲時出任南京華藏寺住持,授記為臨濟宗第48代傳人。1949年赴台灣,1967年創建佛光山,廣設道場和佛教學院,培育佛教人才,主張以出世的思想做入世的事業,“給人信心,給人歡喜,給人希望,給人方便”。1991年成立國際佛光會,被推為世界總會會長。於五大洲成立170餘個國家地區協會,成為全球華人最大的社團。著有《釋迦牟尼佛傳》、《星雲禪話》、《迷悟之間》《包容的智慧》《星雲大師講演集》《佛光教科書》《往事百語》《佛光祈願文》《舍得》》《寬心》《包容的智慧Ⅱ修好這顆心》等。

文摘

我在“苦行”的生活中,能夠感覺到生命活得很踏實、很快樂。在自己後來的人生歲月中,一直以此感到自豪。
寺院是我們學習的地方,過去稱為“叢林”。所謂“叢林”者,要能接受十方僧眾掛單;在接待十方時,都有很嚴苛的要求,才能讓雲遊的僧侶奉行規律,接受調教。
回憶起十五歲那年,我在棲霞山接受佛教的比丘三壇大戒。記得第一天報到時,戒師問我:
“你來受戒,是師父叫你來的,還是你自己發心要來?”
“弟子自己發心來的!”我這麼回答。
哪知說過以後,戒師拿了一把楊柳枝,在我頭上猛打一陣,我頓時眼冒金星,感到很錯愕:我有什麼錯嗎?這時只聽得戒師慢條斯理地說:
“你很大膽,師父沒有叫你來,你沒有得到師父的允許,自己就敢來受戒。”
聽了這話,覺得“說得也是”,心里平服不少。
第一位戒師問過以後,走到第二位戒師面前(戒師就等於現在的口試官一樣),結果他問了同樣的問題:
“你來受戒,是師父叫你來的,還是你自己要來?”
剛才被打過,懂得應該要“尊師重道”,因此趕快說:
“是師父命令我來的!”
哪知話才說完,戒師也拿起一把楊柳枝,在我頭上猛打,一邊打一邊說:
“豈有此理,假如師父沒有叫你來,你連受戒都不要了!”
想想也對,說得不無道理。這時他叫我再到第三位戒師那里,問題還是一樣:
“你來受戒,是師父叫你來的,還是你自己要來?”
前面被打過兩次,有了經驗,就回答:
“戒師慈悲,弟子來此受戒,是師父叫我來,我自己也發心要來。”
我自覺這種回答應該天衣無縫,合情合理。哪知戒師仍然拿起楊柳枝,一陣抽打後責怪說:
“你說話模棱兩可,真是滑頭。”
到了第四位戒師那里,問話改變了,他問:
“你殺生過沒有?”
殺生是嚴重的犯戒,我既然來受戒,怎麼可以說有殺生呢?因此毫不考慮地說:
“我沒有殺生!”
哪知戒師即刻反問:
“你平時沒有踩死過一只螞蟻,沒有打死過一只蚊子嗎?你打妄語,明顯是在說謊嘛!”說過以後,楊柳枝再度狠狠地打在身上。
又再換另一個戒師,他同樣問:
“你殺生過沒有?”
因為剛才被打過,只有承認:
“弟子殺過!”
“你怎麼能殺生呢,真是罪過!罪過!”每說一句“罪過”,都要打上好幾下楊柳枝。
下面再有戒師,他還沒有開口,我就把頭伸出去,說:
“老師,你要打就打吧!”
所謂“有理三扁擔,無理扁擔三”,這種“以無理對有理,以無情對有情”的教育,就是要把你“打得念頭死”,然後才能“許汝法身活”。當初我心中雖有不服,但後來確實感覺到,這樣的訓練,讓一個人在無理之前都能委屈服從,將來在真理之前,還能不低頭接受嗎?
除無情打罵的教育以外,在五十三天的戒期當中,每次聽戒師講話,都得跪在地上。如果是地板或地磚,倒也還好。有時候要到大雄寶殿的丹墀教授儀禮,經常一跪就是幾小時。等到起來時,地上的碎石子都嵌進皮肉里,雖然隔了兩層的海青、袈裟和衣褲,但是鮮血還是從褲子里滲透出來。這讓我想起在一個漫畫故事里,講到孫悟空的修行,需要一千天的時間才能有成就。其間一百天站著不許動,一百天坐著不許動,一百天蹲著不許動,一百天跪著不許動,一百天睡著不許動,一百天除了頭以外全身浸在水中……孫悟空能大鬧天宮,神通廣大,也是苦練出來的。我想自己只不過才五十三天,有什麼不能忍耐的呢?
不過,皮肉之苦其實還比較容易忍耐。更大的考驗是,受戒時我才十五歲,正是精力充沛,好奇心強烈的時候,對於身旁的事事物物,難免好奇地想要看一眼。但是每次只要被戒場的引禮師父看到了,楊柳枝馬上就狠狠地打在身上,並且大聲罵道:“眼睛東瞟西看的,這里有哪一樣東西是你的?”有時候聽到一些風吹草動的聲音,也會興致勃勃地聆聽,結果又是招來一陣責打與呵斥:“把耳朵收起來!小孩子聽一些閑話做什麼?”
確實,沒什麼東西是我的!因此,我閉目不看,收耳不聽。在五十三天的戒期中,我生活在漆黑、無聲的世界里,但是雖然如此,我的心中卻燃起了一盞明燈,我發現世界上的一切,原來都在我們自己的心中。於是我學會了不看外而看內,不看有而看無,不看妄而看真,不看他而看己。
直到戒期結束那一天,我在長廊上睜開眼睛,忽然見到外界的青山綠水、藍天白雲,感覺真是美不勝收!尤其經過這一番反觀自照的日子,雖然看山還是山,看水還是水,但是心里的感覺已經和以前大不相同,山已不是山,水已不是水了。所以到了現在,我走夜路,上下樓梯,即使不用眼睛看,也能無礙自如。我甚至常覺得:用心眼去感受世間事,比用肉眼去觀察還要來得如實真切。

商品評論

0個評論

暫時還沒有會員留下評論

帳號:匿名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