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始終牽手旅行 左手著 旅遊類圖書籍

售價:190

商品編號:TB000492

數量:

購買

分享:
我們始終牽手旅行 左手著 旅遊類圖書籍

商品描述

 

  • 產品名稱 : 我們始終牽手旅行
  • 書名 : 我們始終牽手旅行
  • 定價 : 190元
  • 出版社名稱 : 光明日報出版社
  • 出版時間 : 2012年08月
  • 作者 : 左手
  • 紙開本 : 16
  • 書名 : 我們始終牽手旅行
  • ISBN編號 : 9787511228192

 

 

 

 

 

 

 

 

《我們始終牽手旅行》內容簡介:生活,是一個奇跡。——認識27年,戀愛11年,結婚8年,自助旅行10年,23個國家,十幾萬張照片,幾十萬文字……
愛情,是一種信仰。——他們青梅竹馬,萬水千山。
旅行,是一場宿命。——他們雙手緊握,邊走邊愛。
這不是一本旅行書——它不講攻略,不談心得,不介紹美景。
這不是一部愛情小說——他們只是一對普通夫妻,過著平凡的生活,只不過有夢,有愛。
這不是一篇人生傳記——她希望通過自己講述,讓更多的人能在冷酷的現實中,看到一絲暖光。

 

編輯推薦

《我們始終牽手旅行》編輯推薦:和他們一樣,在年少時相遇;和他們一樣,攜手經曆青澀時光;和他們一樣,你負責拍照,我負責笑;和他們一樣,簡單平凡,對生命執著;和他們一樣,把身影定格在世界的每一個角落……她說,我們無法改變人生的長度,但可以改變生命的厚度。愛情遲早褪去激情,唯有我們始終牽手旅行。
 

作者簡介

文字:左手,窮遊網簽約作者。曾經的雜志編輯,如今的自由撰稿人。以圖片編輯和寫作為生,以旅行為副業。
攝影:張千里,人文地理攝影師,簽約於Getty Images、《時尚旅遊》雜志、索尼公司,出版有《旅行攝影聖經》。
 

目錄

愛如童年
緣分是一個圓
搭檔式情侶
新年的第一縷陽光 石塘,2002年
最初的旅行,簡單快樂 婺源,2003年
浪漫開始的地方 嵊泗,2003年
這一次,世界開始變得不同 尼泊爾,2004年
買條紗麗當嫁衣 尼泊爾,2004年
第一張歐洲簽證 德國,2005年
隱居式蜜月 德國、奧地利,2005年
改變一生的黃框 美國國家地理雜志總部,2006年(張千里/文)
Bye,朝九晚五 上海,2006年
環遊世界不僅僅是夢想 西班牙,2006年
你我的秘密花園 西藏,2007年
迎來新成員 上海,2008年
帶著孩子上路 巴厘島,2009年
搭訕:生活不能沒有香料 土耳其,2009年
兩個人的旅行團@斯里蘭卡,2010年
我們老了後會像他們一樣嗎 阿拉斯加郵輪,2010年
我要和你一步一步往上爬 阿拉斯加,2010年
和你一起認識這個世界 以色列,2011年
在世界盡頭呼喚愛 斯瓦爾巴德群島,2012年
和你走在忐忑的未知旅途上
生活在別處
被沉澱的碎片
我負責拍照,你負責微笑(張千里/文)
旅行不是為了出發,而是為了回家
 

序言

認識27年,戀愛11年,結婚8年,自助旅行10年,23個國家,十幾萬張照片,幾十萬文字。從大學生到小編輯再到自由攝影師,唯有夢想始終綻放微小的光芒。愛情遲早褪去激情,唯有我們始終牽手旅行。“
寫這條微博,不過是想給窮遊網的情人節活動添磚加瓦。爸爸說,你的數學邏輯一點都不嚴謹,10年的自助旅行其實是堅持每年都去而已;11年戀愛也是包括了結婚在內。我說,沒有機會修改了,在發出去的一個小時後,幾千條轉發的提示蜂擁而至,而幾周後轉發數已達四五萬。
一直覺得,青梅竹馬沒有什麼了不起,和身邊在公車上認識的、中學同學、辦公室的上下級都一樣,每一段情感都是在人潮中和很多人擦肩而過才有緣分牽起手。
而旅行更是如此,我只是在堅持做一件我覺得有意義的事情,無法和旅行達人們比目的地的數量、旅行的時間和尋找目的地的深度。
“你紅了!”很多朋友都對我這樣說。
可是,日子只能按照自己的節奏過。只有自己才知道,生活的本質是什麼。每天來來往往,為生計,為家庭,也為夢想,這些都不會因為一條微博而改變。
我問千里,書寫得不好賣不掉怎麼辦。千里說,那就當我們相愛十周年的禮物唄。這句話不會決定最終成文好壞和銷售好壞,但是卻給了我一個好心態。很多事情也是如此,沒什麼大不了的嘛。
眾多的微博轉發和評論中,很多網友會關心時間和錢,為此,書中有專門的篇章來闡述。一本書不可能窮盡所有的方面,它甚至不是一本旅行書--沒有攻略,沒有路線也沒有介紹。我只是想讓更多的人走出最近的一步,讓更多的人懂得付出和收獲對等的道理,讓大家知道其實傳奇人生的背後不過是平凡人的平凡生活。
人生非常短暫,對我們來說,旅行不是人生的全部。對其他人來說,也並不一定是這種方式,任何方式都可以成就堅持並熱愛著的人生。
感謝所有支持和喜歡我們的人,正是你們的每一句充滿鼓勵的話,讓我覺得能和你們分享旅途生活的點滴就已經足夠。
我們的牽手旅行,也因此有了更深的含義。
 

文摘

插圖:
 
引子
“認識27年,戀愛11年,結婚8年,自助旅行10年,23個國家,十幾萬張照片,幾十萬文字。從大學生到小編輯再到自由攝影師,唯有夢想始終綻放微小的光芒。愛情遲早褪去激情,唯有我們始終牽手旅行。”
——新浪微博@by_左手 2012-02-10 12:28:08

寫這條微博,不過是想給窮遊網的情人節活動添磚加瓦。爸爸說,你的數學邏輯一點都不嚴謹,10年的自助旅行其實是堅持每年都去而已;11年戀愛也是包括了結婚在內。我說,沒有機會修改了,在發出去的一個小時後,幾千條轉發的提示蜂擁而至,而幾周後轉發數已達四五萬。
一直覺得,青梅竹馬沒有什麼了不起,和身邊在公車上認識的、中學同學、辦公室的上下級都一樣,每一段情感都是在人潮中和很多人擦肩而過才有緣分牽起手。
而旅行更是如此,我只是在堅持做一件我覺得有意義的事情,無法和旅行達人們比目的地的數量、旅行的時間和尋找目的地的深度。
“你紅了!”很多朋友都對我這樣說。
可是,日子只能按照自己的節奏過。只有自己才知道,生活的本質是什麼。每天來來往往,為生計,為家庭,也為夢想,這些都不會因為一條微博而改變。
我問千里,書寫得不好賣不掉怎麼辦。千里說,那就當我們相愛十周年的禮物唄。這句話不會決定最終成文好壞和銷售好壞,但是卻給了我一個好心態。很多事情也是如此,沒什麼大不了的嘛。
眾多的微博轉發和評論中,很多網友會關心時間和錢,為此,書中有專門的篇章來闡述。一本書不可能窮盡所有的方面,它甚至不是一本旅行書——沒有攻略,沒有路線也沒有介紹。我只是想讓更多的人走出最近的一步,讓更多的人懂得付出和收獲對等的道理,讓大家知道其實傳奇人生的背後不過是平凡人的平凡生活。
人生非常短暫,對我們來說,旅行不是人生的全部。對其他人來說,也並不一定是這種方式,任何方式都可以成就堅持並熱愛著的人生。
感謝所有支持和喜歡我們的人,正是你們的每一句充滿鼓勵的話,讓我覺得能和你們分享旅途生活的點滴就已經足夠。
我們的牽手旅行,也因此有了更深的含義。

左手
2012年5月
一個為下次旅行辛苦搜集資料的夜晚
愛如童年
每一對情侶都是傳奇,在人群中和無數人擦身而過,前來相遇。生活總是向我們證明,它是個奇跡。

那條後弄的路面布滿裂紋,兩旁的陰溝溢著水,打從20世紀五六十年代就存在著。於是,奶奶們在這里看著閨蜜從少婦變成老嫗,爸爸們則在弄堂里打著彈珠看時光流逝。
他們家是朝南的前廂房,陽光明媚,房間也寬敞舒適。而我們家則是朝北的小房間,只有8平方米,卻住了三代人。而這些都不能改變危樓的本質,包括60度傾斜的樓梯和被14個煤爐包圍的夏日。
這是我童年的記憶。這些記憶卻因為一個小哥哥變得鮮活起來,充滿了樂趣。
如果往後,沒有再次交會的時光,他依然模糊地存在在那里,不可抹去,因為他是我童年唯一的玩伴。
那年,我五歲,他七歲。
那年,他離開支內的父母來到上海的奶奶家讀書生活。他的家人托我父親關心他的學習。我每天都翹首盼望著他放學回家,然後乖乖在一邊看著他吃飯寫作業,在臨睡前他會答應陪我玩一會兒玩具或者過家家。放寒暑假時,我們就會朝夕相處,從早玩到晚。
我們玩過的玩具、抱過的娃娃、說過的只字片語,這些瞬間模糊卻又印象深刻。
過家家是我最喜歡的遊戲。我有幾乎全套的“餐具”、“醫療器械”和各種娃娃。家人給我們拍下的照片上,兩張凳子拼起來就是一個床,娃娃可以躺在上面。我是媽媽,他是爸爸,我們喂他吃飯,哄他睡覺,他生病的時候,給他當醫生。我們身後的“喜”字是為千里的叔叔新婚而掛的。可多年後,才發現這張預言式的照片,似乎已經在冥冥之中透露出了什麼。

在我印象中,臉圓圓的小哥哥很耐心,很調皮,但是在我哭的時候卻從未哄過我。
在他印象中,皮膚黑黑的妹妹是個“跟屁蟲”,很開朗,很可愛,很會撒嬌和大笑。
危房終於拆除,而孩子們也即將別離。對於幼年的我們來說,這種別離並不難過,能離開那個夏暖冬涼的舊居的確是件歡天喜地的事情。
但很快我就發現,沒有小夥伴的日子實在無趣。一個人吃飯,一個人玩玩具,一個人過家家。大約一個月後,千里跟著奶奶來我家做客。多日不見的哥哥出現在眼前時,七歲的我突然有一種驚喜和感動。直到今日,20多年過去了,那個畫面在腦海中依然如此清晰:他沒有預兆地出現在我的房間,我抱著他,在他的臉頰上親了一口。大人們哄堂大笑,而那時的我卻不知道他們到底在笑什麼。

接下來便是漫長的分別,我們從孩子成長為少年,再未參與到彼此的生活中。
我在上海念書,和大部分孩子一樣,淹沒在習題和補習班中,為的是考上重點中學。他回到調回杭州工作的父母身邊,努力去適應新的語言、新的環境。時間像被撥快的鐘,轉瞬間14年過去了。
在這期間,我們見過一面,打過一個電話,氣氛還是少男少女式的尷尬。春節的某天,爸媽告訴我,千里一家要來做客。我心里很是歡喜,期待看到18歲的他。可是在電話中,卻扭扭捏捏,一句話也不肯講。
我15歲,很醜,額頭光禿禿的,沒有劉海,戴著能遮住半張臉的深度眼鏡,還戴著牙套。不敢咧嘴笑,也不敢抬眼看人。飯桌上,我和千里面對面坐著。這個白皙斯文的男生看起來如此陌生。他埋頭吃著飯,從未看我一眼。而我也只有在他低頭的時候,才敢正視。他和表弟在打遊戲的時候,我坐在背後削梨。我在想,眼前的這個人是如何占據了我所有的童年記憶呢?

我其實很想問問他,這些年是如何度過,如何改變的。可是我們幾乎沒說上一句話,就又到了告別的時候。他在電梯里,揮著手對我說:“再見!”我眼前的時間仿佛無限退後,門漸漸關上,童年的影像一一浮現。“再見”兩個字哽咽在喉嚨口,消失在空氣中。
他也再次消失在我生活中。
在競爭激烈的市重點中學,各自獨自度過的青春期有著被學業壓制的天馬行空和敢愛敢恨。
曾經,我夢想成為一名記者。希望有一天我可以體驗別人的生活。曾經,千里的夢想是成為一名攝影師。而所有的一切,如同看盡花開花落,最終人淡如菊,心素如簡。
高三的時候,我並沒有能夠考進新聞或中文系,而是去學了政府管理。大學畢業後,就在周遭的同學都紛紛加入公務員隊伍的時候,我卻放棄了高於分數線30分的公務員面試,因為那時候已經有一家全國最好的圖片公司願意錄用我,而這是我走向平面媒體的唯一機會。在公務員行業日漸火熱的今天,我依然從未為當初的選擇而感到後悔。我相信我們在另外一種生活方式中尋找到了自己的價值。
而千里因為當時沒有本科攝影專業而改學了金融。畢業後,他放棄了銀行的工作,來到一家報社做社會新聞的攝影記者。在所有報考的人員中,他是唯一沒有經驗的應屆畢業生,每天騎著自行車在烈日寒風中自主采編。而在沒有成為正式員工之前,每個月只有三五百的稿費,但那也是他成為職業攝影師的唯一機會。而如今,他不但是索尼、《時尚旅遊》等品牌的簽約攝影師,也曾經獲得美國國家地理雜志的邀請前往總部訪問,所著《旅行攝影聖經》成為暢銷書籍……
就這樣,看似毫無關聯的我們異常默契地在平行的兩條道路上做著相同的事情,直至再次相遇。

這一次,世界開始變得不同@尼泊爾,2004年
世界很大,可是只要勇敢走出第一步,也許從此就是完全不同的世界。

人與人的緣分,人與事的緣分,環環相扣,如因緣既定。就像尼泊爾,就像我始終都要踏上我的征程,去接受內心真正的召喚。
大學的時候,我學的是政府管理,人生似乎已成定局:最好做公務員,不行可以做行政或者人事,朝九晚五努力工作,嫁一個門當戶對的老公,理所當然地生個孩子。我媽說,有一次她幫我算命,算命先生說,你的女兒會從事藝術工作。我媽說,我愣沒看出來你有藝術細胞。
如果不是領導要去歐洲參加展會,我也不會有14天的假期;如果不是部門發了旅遊補助,我也就沒有一筆額外的資金支持;如果不是在結婚前就去了尼泊爾,我們也不會有勇氣和機會在蜜月的時候嘗試歐洲自助遊;如果不是公司人事出現比較大的變動,同時自己有了一定的業務渠道,我也不會貿然辭職開始做自己的事情,當然也就沒有今天。
那時候,一心想去尼泊爾,鐘情於它充滿人文氣息的神秘感和神聖感。世界很大,可是只要走出小小的一步,也許就是完全不同的境界。很多人和我一樣,在一次小小的嘗試中嘗到了甜頭,然後開始大幹一番。
尼泊爾算是很入門級的開始,但是至今還是我心中東南亞地區的No.1。每當有人問我關於尼泊爾的一切時,我總是眉飛色舞,不能自已。從那次以後,我的紅舞鞋再也停不下來,變成了人生的一部分。

我始終按照我認為的世俗標准安全地生活。比如,我在十歲的時候就會想,我要25歲結婚,28歲生子。計劃好的生活讓自己和父母都覺得一切皆可控制。可是總有截然不同的介質在體內流淌。21歲那年,我開始迷惘於哪個自我才是自己真正想要的。他們對峙,但並不對等。榮譽和羞恥、典範和錯誤,糾結在一起。仿佛從那一年開始,我的生命開始向兩個背向而馳的方向行進。被禁錮的那部分只在有限的時間內才得以見天日,比如在昏暗的搖滾現場,比如在空無一人的五花海邊。雙手擁抱自己站在角落,孤獨卻非常堅定。被禁錮的這部分從未放肆,也從未放棄,因為它幾乎是我力量和靈感的所有來源,讓我能在洶湧的潮流中保持單純、靈犀的目光和清澈的心靈。我迷惑的是到底哪個是表面上心安理得的自我,哪個才是真實的靈魂。而我只有選擇在不停的行走中尋找答案,看最終能否在老去之前,在世界某個角落找到真正屬於我的生活真相。
然而一開始並非想象中的順利。對於尚未出過國門的菜鳥來說,一切都是問題。
首先是錢。對於出國一次要花多少錢,我完全沒有概念。機票肯定是大頭,在比較了各種航班後,我決定選擇發動機上打著補丁的尼泊爾皇家航空公司。它的唯一優勢是直航,省時間就是省錢,但票價很高,單人往返要5400元。而在查閱了當時某著名論壇上所有關於尼泊爾的帖子後,我把在當地所需的預算定為8000元兩周。這一萬多塊錢,相當於我們大半年的積蓄,那時候正准備結婚,更加缺錢。幸好公司推出一項旅行補貼福利,部門經理均可享受,雖說只有幾千塊,但也方才讓我們不至於捉襟見肘。
其次是假期。提前三個月買機票的結果依然是買不到十天的往返機票,只能14天。就算有長假也要請假七天。半個月的假期對一個雜志編輯部來說簡直不可思議。當時正巧領導要去歐洲參加展會,出發前,他要求各部門同事配合把稿件先准備好,提前審稿做刊。於是,我們的假期問題也迎刃而解了。
當我買好機票,定好第一晚的住宿,打印了幾十張紙的旅行攻略後,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
走之前的一個月,尼泊爾政局動蕩,革命升級。當時的反對黨封鎖了首都加德滿都,讓身為盆地的加德滿都進出不得,號稱政府即將空投食物來保證國民的正常生活。家人和我都很緊張,籌劃已久的旅行難道還未開始就要結束了嗎?
我決定找一個尼泊爾人問問。
可是上哪兒去找一個尼泊爾人呢?
我先是給不同的旅館老板寫信。告訴他們我即將要去旅行,但是又擔心局勢。他們每個人都跟我說,沒事,這里沒有任何異樣。可是我還是不放心,怕他們是因為想做成生意才這麼說。
然後我去google看能不能找到一些尼泊爾人的郵箱,直接和他們聊聊。運氣很好,我找到了高亮。那時候我並不知道他是誰,做什麼工作,多大,男的女的,總之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寫了封郵件過去,大致意思就是希望能了解一下當地局勢,對旅行是否有影響。
他果然很快給了我回複,告訴我那里經常這樣,但通常最後不了了之,讓我放心前往。因禍得福,我和高亮開始了愉快的郵件來往。
他是個導遊。其實在尼泊爾,和旅行相關的職業是最常見的職業。當地有一個笑話,大概說的就是一塊磚砸到10個人的話,7個是做旅行社的,3個是賣紀念品的。這位向導不僅擁有加德滿都大學的碩士學位,更會講英、中、日三種外語。其中漢語只學了四個月,就可以和我們用正常的語速做日常交流。在郵件中,他向我提供了很多旅行信息。若幹年後,他興奮地給我打電話,告訴我要來中國學習幾年。我問,你在哪兒學習呢?巧的是,他說,我在複旦讀博士呢!
因為有高亮的幫助,出發前焦慮的症狀逐漸減輕。而就在臨走前的一周,加德滿都果然局勢好轉,封鎖解除了。

終於,2004年9月27日那天,我和千里第一次踏上了異國的土地。

我負責拍照,你負責微笑(張千里/文)
我的眼睛,你的影像。寫真、自拍、合影,旅途中與相機有關的故事。

我們自拍的曆史可以追溯到在崇明島的那一年。那里是長江口,從雅魯藏布江奔流而下的長江終於在此奔向了大海。入海口有一片廣袤的蘆葦蕩,大風就像一只無形的巨手,輕輕掠過,蘆葦就亂作一片。她換上了飄逸的長裙,風吹亂了她的頭發。那一刻,我的眼睛和她的影像開始了一場自戀的遊戲。

私人攝影師
這場自戀遊戲從此變為保留節目。其實我並不是個擅長拍攝人像的攝影師,對拍漂亮美眉沒太大興趣,但對她是例外。獨處的時候,我喜歡靜靜地看著她,松弛地按下快門。我是她的私人攝影師。
每次出門旅行前,她總喜歡問我,這次穿什麼衣服拍照?她偏愛民族風,我們會在出發前准備幾件適合當地風格的衣服,或是幹脆在當地買一身。不選貴的,只要能穿出當地味道就行。異域風情、絕美的環境、應景的服裝,想想這照片拍出來應該會有意思。更神奇的是她那地域特征過於不明顯的臉龐,總能讓她順利地混入當地民眾,冒充一下本地人。她的領悟能力與表現力非常強,通常我只需要給她一兩個簡單的詞,她就能迅速理解,並做到位。給她拍照是件愉快的事,感覺她如果去做個平面模特也未必不能勝任。
拍攝大多在海島進行,主要是因為我們通常是去海島度假,有大把的時間可以揮霍。午後最熱的時候,我們會躲在酒店里避開毒辣的陽光。柔柔的光線、緩慢的節奏、回廊下涼爽的風……空氣里有著初夏的小味道,她在一旁微笑。這時,我會換上大光圈人像鏡頭,通過取景器與她的大眼睛對話。我並不擅長用語言去表達兩人之間的感情,我最直接的武器便是相機,我的攝影包里總有一支鏡頭是為她而帶。我會適時地舉起相機,選擇她最美的角度,按下快門。許多年後,當我們漸漸老去,也許最浪漫的事情就是在地球的某個角落,看看天邊日落,翻翻以往的照片,回憶過去的點滴故事。

我們的合影
作為攝影師的我也會時不時地從相機後走到鏡頭前,與左手一起進入畫面,留下旅途的記憶。剛開始旅行時,我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拍攝我感興趣的題材上,對拍留念照並不是很在意,只想拍到我想拍的照片就夠了。後來慢慢發現,那些留念照也非常有意思,承載了在我的作品里所看不到的我們倆的狀態。隨著走過的路越來越遠,積累得越來越多,這些留念照放在一起就非常有趣了,像某種行為藝術。這一路走來,時間在變,地點在變,容貌也有細微改變,唯一不變的是兩人臉上的笑容。
很多人猜測這些合影是有專業團隊跟拍的。“專業團隊”呢,也確實有。只不過攝影師是我,燈光師是我,助理是我,背夫是我,而模特是左手,當然還有我了。照片大多是用三腳架自拍的。有時我在拍完風光之後,覺得再來張我們的合影就完美了。於是機位不動,開始自拍。
在加拿大的班夫公園,我們一路開車到湖邊。這條路很少人來,因為不直通大路。走進去發現別有洞天,不僅有藍天白雲、山峰屹立,碼頭邊的湖水也泛著粼粼波光。我們在地上擺開帶來的水果和食物,開始野餐。左手說,這里風景這麼美,也沒人圍觀,不如下午就在這里自拍合影。我欣然同意。支起三腳架,躺著、坐著、站著,隨意自然,不用擔心周圍會人來人往。這張照片被很多網友大呼“居然是自拍的”,真是“不可思議”。

不管是用自拍器還是用遙控器自拍,我們都必須在按下快門按鈕之後的幾秒鐘內就位,還要擺個合適的pose,並不那麼容易,常常會拍到一些意料之外的照片,但看起來挺搞笑的。比如清邁的那張,我們准備在酒店的遊泳池邊自拍,我從相機往左手那跑時滑了一下,差點摔到遊泳池里,好不容易在椅子上坐好了,實在忍不住哈哈大笑,這時相機快門響了。然而,那照片倒是被不少媒體拿來當開篇大圖。其實,我平時哪有那麼傻樂。
剩下的照片有一些是臨時抓了路人來拍的,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構思,只是到此一遊的紀念。還有一部分是一同出行的朋友幫忙拍的。我會先給他們拍,然後讓他們按照一模一樣的構圖給我們也按一張就行。所以和朋友一起出去時,兩人的合影特別多。

大相機先生
我是攝影師,也經常與各相機品牌合作,於是每次出門都會帶不少攝影器材。通常有2~3台機身、4~8支鏡頭,再加上閃光燈、電池、三腳架等七七八八的附件,這分量可就不輕了。機器多、個頭大就容易被搭訕,遇到各種有趣的事。
一次,我肩上掛著相機走進一家希臘餐廳,機器是當時佳能最新的大塊頭相機EOS-1Ds MARK II,加了個70-200mmf/2.8L的長焦鏡頭。結果,一桌跳起了一位加拿大老太太。指著我的相機,大喊:“哦,天,天呐!我從來沒見過這麼大的相機!”招得一餐廳的人都在看我。後來,相機就被借走,被人捧著四處合影去了。我們一邊在不斷被搭訕與被圍觀中吃晚餐,一邊納悶,難道國外沒有專業相機嗎?從此撈到個“Mr. BIG”(大相機先生)的稱號。
2011年在阿拉斯加拍冰川,當時天色非常不好,我就撤到一邊休息。這時過來了幾個印度遊客,看到我那三腳架上的300mmf/2.8L的白色大炮,就問是不是能讓他們看看。出於國際友誼,我欣然答應。他們幾個就排隊輪流通過相機取景器看遠處的冰川,還不時發表下感歎。這情景讓我想起旅遊景點常見的投幣望遠鏡。慢慢地,我發現事情變得有些異樣:後面的隊越來越長!拖老帶小十多個印度人排在後面,敢情是個大家族啊!為了不掃國際友人的興,我耐著性子,等他們都參觀完了,才重新開始拍攝。

商品評論

0個評論

暫時還沒有會員留下評論

帳號:匿名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