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流浪,不必去遠方 王臣著旅行圖書籍

售價:120

商品編號:TB000490

數量:

購買

分享:
一個人流浪,不必去遠方 王臣著旅行圖書籍

商品描述

 

 

基本信息

商品名稱:一個人流浪不必去遠方 旅遊開本:16開
作者:王臣頁數:245
定價:120出版時間:2013-06-01
ISBN號:9787539961859印刷時間:2013-06-01
出版社:江蘇文藝版次:1
商品類型:圖書印次:1

 

目錄:
序言
看過的風景,愛過的人,放在心里就好

出發

到達

之一 這些景,這些情。

小島?鼓浪嶼

貓之島 
躲在咖啡館的寂靜下午
一個人的壞天氣
時光列車
帶著孤獨去旅行

林語堂的愛情小事
一天,一天
素式女子
文藝這一行總要有做
歲月

大島?廈門

廈門散步
蓮歡?枯花
願你曾被這世界溫柔相待
面朝大海,春暖花開
清醒記

戀戀
舊時光的碎片
流浪,是一種情懷
夜鶯與玫瑰
我在荒島上,迎接黎明

之二 那些人,那些事

蘇小姐,你好
韻腳遊戲,我愛你
突然,我就記起你的臉
你好……

傷花歲月
孔雀綠與寶石藍
白老太,狗,小確幸
歲月,不過是相遇又離別

回家
序言
看過的風景,愛過的人,放在心里就好
出發
到達
之一 這些景,這些情。
小島?鼓浪嶼
貓之島
躲在咖啡館的寂靜下午
一個人的壞天氣
時光列車
帶著孤獨去旅行
林語堂的愛情小事
一天,一天
素式女子
文藝這一行總要有做
歲月
大島?廈門
廈門散步
蓮歡?枯花
願你曾被這世界溫柔相待
面朝大海,春暖花開
清醒記
戀戀
舊時光的碎片
流浪,是一種情懷
夜鶯與玫瑰
我在荒島上,迎接黎明
之二 那些人,那些事
蘇小姐,你好
韻腳遊戲,我愛你
突然,我就記起你的臉
你好……
傷花歲月
孔雀綠與寶石藍
白老太,狗,小確幸
歲月,不過是相遇又離別
回家

精 彩 頁:
貓之島 鼓浪嶼的貓。一定要看,也一定要寫。人說,鼓浪嶼的真正主人,不是人族,是貓族。被好生愛顧的家貓。野性十足的流浪貓。孤僻的,親和的,警惕的,溫柔的,各色小貓。令人十分難忘。只是遊走在外的貓族,難以捕捉畫面留影紀念。只在咖啡館里,拍攝了幾張奶黃一家的相片。
     那好。
     寫寫在鼓浪嶼上遇見的你們其中幾個。
     之,奶黃。
     它是島上一家咖啡館老板收養的流浪貓。雖年紀尚輕,但亦是幾個孩子的母親。剛被撿回的時候雖看似無恙,卻已深有頑疾,並且有了身孕。而今我所見之奶黃,已是病愈產後又完成結紮手術的一只靚貓女。也不知是何緣故,奶黃雖流浪時日已久,但野性不強,很是溫順,也不似旁的貓,會不時出走散步。
     它大多數時間都在咖啡館後院廢棄的桌上,與身邊貓仔依偎。日子,在它的眼中,是真正的——安穩靜好。它平時里也極少喵叫,是個很沉靜的小女子。
    許流浪之前,它也是大戶人家豢養的寶貝。
     雖入室時間不久,但奶黃很願意與人親近。這在流浪貓當中是不多見的。它甚至容忍我將它抱起藏在懷中。我在想,它不擔心我就這樣將它夾帶私逃,丟了自己的貓仔嗎?是好溫順的一只奶黃。
     平日無事,唯願安穩。
     之,花枝。
     它不知男女,名字亦是我為了記得它即興擬取的。在馬路側邊的草叢里看見的它。是一只黑白黃三色玳瑁貓。當真是詞窮,叫它時,腦中莫名只蹦躂出“花枝”這個詞語。事後想來,倒也雅致。
     花枝我在島上見過兩次,是在同一個地方,大約相隔兩天的時間。每日閑來無事都會去島上閑逛。見它初次,便想見第二次。次日,特地去找,卻是了無蹤影。隔一天,信步遊走,回到那里時,倒也不再記著這事,卻又反而見著了它第二次。世事因緣皆是如此,人與貓族亦不例外。
     也不知它是否真的知道是在叫它。幾聲“花枝”下來,它竟就頓住了,回頭盯住我。那天,日光好盛,越過我照進它那一面。不知是否貓眼如人,強光之下,無法細看。但它的眸子里分明波光閃閃,像兩顆碧鑽。非常漂亮。
     仿佛對望了很久。但消失,只在刹那。是幾乎我一晃神的功夫,它縱身越進深草,花草一陣窸窣騷動,它便寂靜無影蹤。慶幸,初見那回,我為它拍了一張照。它野性十足,又異常靈敏。能捕捉下的,也只能一個模糊的輪廓之美。
     之,娘子。
     娘子,極可能是某只貓母親為擇優生養而遺棄的瘦弱貓仔。彼時,在一家奶茶店的門口,有一中年男子為它拍照。走近的時候,聽到男子問奶茶店的人, 貓之島 鼓浪嶼的貓。一定要看,也一定要寫。人說,鼓浪嶼的真正主人,不是人族,是貓族。被好生愛顧的家貓。野性十足的流浪貓。孤僻的,親和的,警惕的,溫柔的,各色小貓。令人十分難忘。只是遊走在外的貓族,難以捕捉畫面留影紀念。只在咖啡館里,拍攝了幾張奶黃一家的相片。
     那好。
     寫寫在鼓浪嶼上遇見的你們其中幾個。
     之,奶黃。
     它是島上一家咖啡館老板收養的流浪貓。雖年紀尚輕,但亦是幾個孩子的母親。剛被撿回的時候雖看似無恙,卻已深有頑疾,並且有了身孕。而今我所見之奶黃,已是病愈產後又完成結紮手術的一只靚貓女。也不知是何緣故,奶黃雖流浪時日已久,但野性不強,很是溫順,也不似旁的貓,會不時出走散步。
     它大多數時間都在咖啡館後院廢棄的桌上,與身邊貓仔依偎。日子,在它的眼中,是真正的——安穩靜好。它平時里也極少喵叫,是個很沉靜的小女子。許流浪之前,它也是大戶人家豢養的寶貝。
     雖入室時間不久,但奶黃很願意與人親近。這在流浪貓當中是不多見的。它甚至容忍我將它抱起藏在懷中。我在想,它不擔心我就這樣將它夾帶私逃,丟了自己的貓仔嗎?是好溫順的一只奶黃。
     平日無事,唯願安穩。
     之,花枝。
     它不知男女,名字亦是我為了記得它即興擬取的。在馬路側邊的草叢里看見的它。是一只黑白黃三色玳瑁貓。當真是詞窮,叫它時,腦中莫名只蹦躂出“花枝”這個詞語。事後想來,倒也雅致。
     花枝我在島上見過兩次,是在同一個地方,大約相隔兩天的時間。每日閑來無事都會去島上閑逛。見它初次,便想見第二次。次日,特地去找,卻是了無蹤影。隔一天,信步遊走,回到那里時,倒也不再記著這事,卻又反而見著了它第二次。世事因緣皆是如此,人與貓族亦不例外。
     也不知它是否真的知道是在叫它。幾聲“花枝”下來,它竟就頓住了,回頭盯住我。那天,日光好盛,越過我照進它那一面。不知是否貓眼如人,強光之下,無法細看。但它的眸子里分明波光閃閃,像兩顆碧鑽。非常漂亮。
     仿佛對望了很久。但消失,只在刹那。是幾乎我一晃神的功夫,它縱身越進深草,花草一陣窸窣騷動,它便寂靜無影蹤。慶幸,初見那回,我為它拍了一張照。它野性十足,又異常靈敏。能捕捉下的,也只能一個模糊的輪廓之美。
     之,娘子。
     娘子,極可能是某只貓母親為擇優生養而遺棄的瘦弱貓仔。彼時,在一家奶茶店的門口,有一中年男子為它拍照。走近的時候,聽到男子問奶茶店的人,它可有主人?店主說沒有,是前兩日出現在門口的。於是,男子說,他想將它帶走。後來,我是有意地,與他說上了話。
     愛貓的人一定都有貓的故事。
     男子對貓族熟悉,他說小白貓是一只男貓。但他打算叫它:娘子。我問他為何。他說,他本有一只純白色女貓,自幼養大,是他母親生前送給他的最後一件禮物。戀愛多次,人來人往,只有白貓與之長久相伴。後來,他便玩笑叫“娘子”,竟不想,自此,再未改口。
     後來,娘子壽終正寢。他也未再養過任何貓族狗族。只是獨居。而今,他已是一個女孩的單身父親。時間過去那麼久,久到,自己連孩子都已有,久到連妻子也失去了,久到很多往事他都不太記得了。但與之相伴十二年的那只白色小貓,他從未曾忘。
     而今,在鼓浪嶼遇到這一只,當真也是一種緣分。他的女兒也日漸長大,終要離開。而那以後,若還有娘子在側,真是很好。與他們告別的時候,天有微雨。我也忽然,十分十分的想念,我的王小咪。
     之,你。
     從前,有一只純色小黑貓,叫王小咪。
     它被撿回來的時候,慘瘦,後背燙傷。是處於瀕死的狀態。是在之前兩日,與王小妞散步時碰見了它。時值傍晚,天色昏暗。在遠處,它只是一小團黑色陰影。起初,以為是垃圾袋之類。後來,王小妞奔上前耍弄,我也並不在意,只是踱步過去與它說話。
     剛走到近處,便見那一小團黑色竟劇烈動起來。再靠近方知,是一只瘦弱小黑貓奮力自保。我厲聲呵斥住了王小妞。王小妞實在是粗暴又無禮。也只怪我不擅教導。
     彼時,王小妞尚未成年,仍是一只拉布拉多幼犬,性情活潑又暴躁。我竟一狠心,對小貓說,今日不帶你回家了,若是你有命,跟我有緣,明日再與我遇見,定會救你。竟不想次日出門,在距離上次相見兩百多米曲折回環的小路盡處,即我所住單元的門口,果真又再見。
     此時,方才真正看得真切。它已是饑瘦得不成樣子了。只有爬行的力氣。很是自責。當下,火速買了可速食的小袋妙鮮包貓糧倒在地上,讓它先吃上了一頓。是在極端無力的狀態下,拼死一搏似的快速吞咽起來。用盡了全身氣力,支撐著自己。後向物業要了一只廢舊的紙盒,帶它回家。
     這是我與貓族初次親近的經曆。
     它入家兩月有餘時,因王小妞與它實在難以共處,無奈之下唯能忍痛將它暫時托付給了旁人。不久,它便被送回。因它十分孤僻,並且在旁人家中心情甚是低落,除了覓食時會出現,多半都不見其蹤影。回到家中,一如從前與我親密。
     王小妞自幼放養家中,它的窩它可有主人?店主說沒有,是前兩日出現在門口的。
    於是,男子說,他想將它帶走。後來,我是有意地,與他說上了話。
     愛貓的人一定都有貓的故事。
     男子對貓族熟悉,他說小白貓是一只男貓。但他打算叫它:娘子。我問他為何。他說,他本有一只純白色女貓,自幼養大,是他母親生前送給他的最後一件禮物。戀愛多次,人來人往,只有白貓與之長久相伴。後來,他便玩笑叫“娘子”,竟不想,自此,再未改口。
     後來,娘子壽終正寢。他也未再養過任何貓族狗族。只是獨居。而今,他已是一個女孩的單身父親。
    時間過去那麼久,久到,自己連孩子都已有,久到連妻子也失去了,久到很多往事他都不太記得了。但與之相伴十二年的那只白色小貓,他從未曾忘。
     而今,在鼓浪嶼遇到這一只,當真也是一種緣分。他的女兒也日漸長大,終要離開。而那以後,若還有娘子在側,真是很好。與他們告別的時候,天有微雨。我也忽然,十分十分的想念,我的王小咪。
     之,你。
     從前,有一只純色小黑貓,叫王小咪。
     它被撿回來的時候,慘瘦,後背燙傷。是處於瀕死的狀態。是在之前兩日,與王小妞散步時碰見了它。時值傍晚,天色昏暗。在遠處,它只是一小團黑色陰影。起初,以為是垃圾袋之類。後來,王小妞奔上前耍弄,我也並不在意,只是踱步過去與它說話。
     剛走到近處,便見那一小團黑色竟劇烈動起來。
    再靠近方知,是一只瘦弱小黑貓奮力自保。我厲聲呵斥住了王小妞。王小妞實在是粗暴又無禮。也只怪我不擅教導。
     彼時,王小妞尚未成年,仍是一只拉布拉多幼犬,性情活潑又暴躁。我竟一狠心,對小貓說,今日不帶你回家了,若是你有命,跟我有緣,明日再與我遇見,定會救你。竟不想次日出門,在距離上次相見兩百多米曲折回環的小路盡處,即我所住單元的門口,果真又再見。
     此時,方才真正看得真切。它已是饑瘦得不成樣子了。只有爬行的力氣。很是自責。當下,火速買了可速食的小袋妙鮮包貓糧倒在地上,讓它先吃上了一頓。是在極端無力的狀態下,拼死一搏似的快速吞咽起來。用盡了全身氣力,支撐著自己。後向物業要了一只廢舊的紙盒,帶它回家。
     這是我與貓族初次親近的經曆。
     它入家兩月有餘時,因王小妞與它實在難以共處,無奈之下唯能忍痛將它暫時托付給了旁人。不久,它便被送回。因它十分孤僻,並且在旁人家中心情甚是低落,除了覓食時會出現,多半都不見其蹤影。回到家中,一如從前與我親密。
     王小妞自幼放養家中,它的窩被置放在陽台,與王小妞隔開。於是,它時常會對陽台的玻璃門產生敵意,拼命撓抓,也不是磨爪。它是嫉妒王小妞的吧。
    那麼想要進入室內占據一個小小角落。其實,它要的也就只是這麼少,從不吵鬧,不喧擾。我卻未能讓它如願,只是偶爾抱進來,放在腿上,與它說說話,讓它小睡。
     任何人喚它,都無反應。對人類的懼怕依然頑固在心中,難以淡卻。唯有待我不同。每每靠近,都要翻出肚皮暴露自己要害表示信任。為它塗抹藥膏的時候也十分乖順,從不亂動。時日久了,也日漸康複並逐漸強壯了。
     它開始時常盯住陽台外面的世界。那個,昔年它好熟識又好懼怕的世界。它一定是有心事的。只是,我不能夠懂。陽台不是密閉的,只有一道大半人高的玻璃圍欄,圍欄底部是鏤空的。起先,我也沒有在意。有一天,突然發現,它鋌而走險地在圍欄鏤空的底部鑽進鑽出。很危險。
     後來,我找來硬紙板將圍欄底部擋住。私以為是安全的。那日,有人來家中做客,酒足飯飽開始閑話。平日里只要在家中,總會記得時不時朝陽台看一眼,確保它安好。那日,竟半晌未這樣做。忽一刹那,我晃過神來,朝陽台看了一眼,無蹤影,叫了一聲,亦無回應。
     我知道,壞了。
     打開陽台門,紙板一角被它掀開。不過三五平方米的空間,幾乎是想要翻開地板,也未能找見。朝陽台往下看,幾度看不清晰。但我知道,它一定是失足掉下去了。定了定心神,再看,方才隱約從十樓高度看見地面有一團小小黑色陰影,一如那天我在社區的角落與它初見。
     後來的事情,也不過就是那樣了。實不忍心事無巨細一一回想。只是,葬它的時候,它的身體依然好軟。我始終覺得,是在我突然叫它的刹那驚到了它。
    直到它入土的時候,方才想起,我竟不曾為它留下一張照片,不知其男女,亦不曾為它取名,只是一直喚它“咪咪”。
     怎能讓你當一只孤野無名的貓靈? 於是,臨別前,我叫了你一聲: “王小咪,再見。” P29-P37被置放在陽台,與王小妞隔開。於是,它時常會對陽台的玻璃門產生敵意,拼命撓抓,也不是磨爪。它是嫉妒王小妞的吧。那麼想要進入室內占據一個小小角落。其實,它要的也就只是這麼少,從不吵鬧,不喧擾。我卻未能讓它如願,只是偶爾抱進來,放在腿上,與它說說話,讓它小睡。
     任何人喚它,都無反應。對人類的懼怕依然頑固在心中,難以淡卻。唯有待我不同。每每靠近,都要翻出肚皮暴露自己要害表示信任。為它塗抹藥膏的時候也十分乖順,從不亂動。時日久了,也日漸康複並逐漸強壯了。
     它開始時常盯住陽台外面的世界。那個,昔年它好熟識又好懼怕的世界。它一定是有心事的。只是,我不能夠懂。陽台不是密閉的,只有一道大半人高的玻璃圍欄,圍欄底部是鏤空的。起先,我也沒有在意。有一天,突然發現,它鋌而走險地在圍欄鏤空的底部鑽進鑽出。很危險。
     後來,我找來硬紙板將圍欄底部擋住。私以為是安全的。那日,有人來家中做客,酒足飯飽開始閑話。平日里只要在家中,總會記得時不時朝陽台看一眼,確保它安好。那日,竟半晌未這樣做。忽一刹那,我晃過神來,朝陽台看了一眼,無蹤影,叫了一聲,亦無回應。
     我知道,壞了。
     打開陽台門,紙板一角被它掀開。不過三五平方米的空間,幾乎是想要翻開地板,也未能找見。朝陽台往下看,幾度看不清晰。但我知道,它一定是失足掉下去了。定了定心神,再看,方才隱約從十樓高度看見地面有一團小小黑色陰影,一如那天我在社區的角落與它初見。
     後來的事情,也不過就是那樣了。實不忍心事無巨細一一回想。只是,葬它的時候,它的身體依然好軟。我始終覺得,是在我突然叫它的刹那驚到了它。直到它入土的時候,方才想起,我竟不曾為它留下一張照片,不知其男女,亦不曾為它取名,只是一直喚它“咪咪”。
     怎能讓你當一只孤野無名的貓靈? 於是,臨別前,我叫了你一聲: “王小咪,再見。”

內容提要:
《一個人流浪不必去遠方》編著者王臣。
     《一個人流浪不必去遠方》內容提要:我們有太多的掙紮和壓抑想去遠方奔走發泄,也有那麼多不忍揮去的從前想躲起來珍藏。可是在自己還不夠強大的時候,我們沒有資格和勇氣那麼灑脫,說離開就離開。
     希望我們的心智能如年齡一樣成熟,承擔得起每一次決定後的代價。
     如果,旅行是為了釋放,為了找到一種淡定自在的感覺,去哪里,還重要嗎? 一個人,不用太長時間,不必走太遠,甚至不用行李,就是隨著心情去走,去認識那些每天都能看見卻從未走近的地方,就像到了一個全世界都找不到你的小天地。讓所有包袱,統統被安靜的自己消化。
    我們有太多的掙紮和壓抑想去遠方奔走發泄,也有那麼多不忍揮去的從前想躲起來珍藏。可是在自己還不夠強大的時候,我們沒有資格和勇氣那麼灑脫,說離開就離開。
     希望我們的心智能如年齡一樣成熟,承擔得起每一次決定後的代價。
     如果,旅行是為了釋放,為了找到一種淡定自在的感覺,去哪里,還重要嗎? 一個人,不用太長時間,不必走太遠,甚至不用行李,就是隨著心情去走,去認識那些每天都能看見卻從未走近的地方,就像到了一個全世界都找不到你的小天地。讓所有包袱,統統被安靜的自己消化。

作者簡介:
王臣:被譽為“最具漢語文字美感”的作家。曾先後被《亞洲周刊》、《城市畫報》報道。其作品一經出版均陸續登上各大暢銷榜。作品:[長篇小說]《浮光》《柢年》[散文集]《時光與少年都已沉舊》《最遠的旅行,是從自己的身體到自己的心》[私享筆記·系列]·國學《誰念西風獨自涼》《一種相思兩處愁》《開到荼靡花事了》(即將出版)·人物《世間最美的情郎》《世間最美的情郎2》《喜歡你是寂靜的》《今生就這樣開始》。

商品評論

0個評論

暫時還沒有會員留下評論

帳號:匿名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