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訪邊城 張愛玲著作品全集圖書籍

售價:135

商品編號:TB000455

數量:

購買

分享:
重訪邊城 張愛玲著作品全集圖書籍

商品描述

 

基本信息

  • 出版社: 北京十月文藝出版社; 第1版 (2012年9月1日)
  • 叢書名: 張愛玲全集
  • 平裝: 289頁
  • 語種: 簡體中文
  • 開本: 32
  • ISBN: 7530211129, 9787530211120
  • 條形碼: 9787530211120
  • 商品尺寸: 20 x 15.8 x 1.8 cm
  • 商品重量: 340 g
  • 品牌: 新經典文化

 

 

商品描述

編輯推薦

《張愛玲全集07:重訪邊城(2012年全新修訂版)》編輯推薦:讀《小團圓》,不能不看張愛玲散文全新修訂,華麗上市!張愛玲遺稿《重訪邊城》首度發表;散佚作品《人間小劄》《編輯之癢》《張看附記》首次收錄;包括張愛玲寫作生涯中唯一的自傳體圖文集《對照記》;最新增補《年畫風格的太平春》《連環套創世紀前言》《把我包括在外》《惘然記前記》《草爐餅後記》《笑紋後記》6篇文章。
如果缺乏對張愛玲的生平與人際關系的深入了解,則很難讀懂《小團圓》。而本書所收《對照記》是解讀其中種種線索與人物的最佳鎖鑰。談到該書,張愛玲說:“看過《流言》的人,一望而知里面有《私語》、《燼餘錄》(港戰)的內容,盡管是《羅生門》那樣的不同。”可見,要想讀懂《小團圓》,必要熟悉張愛玲散文。張愛玲的所有散文,主人公都是張愛玲自己,這里有她一生的經曆與感受。
 

名人推薦

讀了《小團圓》,再去讀她的散文作品,如此才能真正體會張愛玲不同時期的人生體驗與藝術追求。而且不光是《私語》、《燼餘錄》,還有《華麗緣》、《對照記》……張愛玲的所有散文,主人公都是張愛玲自己,這里有她一生的經曆與感受。
——止庵
張愛玲的文學生涯是從創作散文起步的。哪怕她沒有寫過一篇小說,她的散文也足以使她躋身二十世紀中國最優秀的散文家之列。
——陳子善
張愛玲是今日中國最優秀、最重要的作家之一,凡是中國人都應當閱讀張愛玲的作品。
——夏志清
世界上有華人華文的地方,就有人談論張愛玲。
——陳克華
張愛玲的寫作風格獨樹一格,不僅是富麗堂皇,更是充滿了豐富的意象。
——白先勇
許多人是時間愈久,愈被遺忘,張愛玲則是愈來愈被記得。
——南方朔
她稱得上“活過”“寫過”“愛過”。
——木心
創作者最大的希望,是像張愛玲一樣創造出可以留傳下來的不朽作品。
——侯孝賢
張愛玲以詛咒的方式讓一個世代隨她一起死去.像一個大上海的幽魂,活在許多愛她的人的心中,她是那死去的蝴蝶,仍然一來再來,在每朵花中尋找它自己。仿佛因為她的死,月光都像魂魄了。
——蔣勳
與張愛玲同活在一個世上,也是幸運,有她的書讀,這就夠了。
——賈平凹
“張愛玲”三個字,當中粉紅駭綠,影響大半世紀。是一口任由各界人士四方君子盡情來淘的古井,大方得很,又放心得很——再怎麼淘,都超越不了。
——李碧華
她有足夠的情感能力去抵達深刻,可她沒有勇敢承受這種能力所獲得的結果,這結果太沉重,她是很知道這分量的。於是她便覺攫住自己,束縛在一些生活的可愛的細節,拼命去吸吮它的實在之處,以免自己再滑到虛無的邊緣。
——王安憶
她的大多數讀者恐怕都和我們一樣,或是覺得張應該一心一意寫小說。天知道這世界上有多少癡心人在白白地等待她的下一部小說。
——葉兆言
五四以來,以數量有限的作品,而能贏得讀者持續支持的中國作家,除魯迅外,只有張愛玲。
——王德威
她的時代感是敏銳的,敏銳得甚至覺得時代會比個人的生命更短促。
——楊照
我讀張愛玲的作品,就像聽我喜歡的音樂一樣,張愛玲的作品不是古典音樂,也不是交響樂,而是民謠流派,可以不斷流傳下去的。
——蘇童
時間過去,運動過去,再看張愛玲,必須認可她的優越性。
——李渝
她死得很寂寞,就像她活得很寂寞。但文學並不拒絕寂寞,是她告訴曆史,20世紀的中國文學還存在著不帶多少火焦氣的一角。正是在這一角中,一個遠年的上海風韻猶存。
——餘秋雨
這個女人好像替我及我們許多女人都活過一遍似的。
——李昂
誰說張愛玲是避世的呢?她難道不是一直藉作品對讀者推心置腹嗎?那麼,我們又怎麼能說斯人已逝?在生活中、在作品中、在文學史中,我們注定還會時時遇到她,談到她——張愛玲。
——艾曉明
女人大都不珍惜自己的才華,以男人的喜好為喜好,以男人的價值為價值,張愛玲是一個難得的例外,她頑強地活在她自己的世界里,處處有她的“此在”。
——劉川鄂
迷張愛玲的人,大多是貼身的迷、貼心的迷。
——蔡康永
 

媒體推薦

夏志清:張愛玲是今日中國最優秀、最重要的作家之一,凡是中國人都應當閱讀張愛玲的作品。 陳克華:世界上有華人華文的地方,就有人談論張愛玲。 白先勇:張愛玲的寫作風格獨樹一格,不僅是富麗堂皇,更是充滿了豐富的意象。 南方朔:許多人是時間愈久,愈被遺忘,張愛玲則是愈來愈被記得。 木心:她稱得上“活過”“寫過”“愛過”。 侯孝賢:創作者最大的希望,是像張愛玲一樣創造出可以留傳下來的不朽作品。 蔣勳:張愛玲以詛咒的方式讓一個世代隨她一起死去.像一個大上海的幽魂,活在許多愛她的人的心中,她是那死去的蝴蝶,仍然一來再來,在每朵花中尋找它自己。仿佛因為她的死,月光都像魂魄了。 賈平凹:與張愛玲同活在一個世上,也是幸運,有她的書讀,這就夠了。 李碧華:“張愛玲”三個字,當中粉紅駭綠,影響大半世紀。是一口任由各界人士四方君子盡情來淘的古井,大方得很,又放心得很——再怎麼淘,都超越不了。 王安憶:她有足夠的情感能力去抵達深刻,可她沒有勇敢承受這種能力所獲得的結果,這結果太沉重,她是很知道這分量的。於是她便覺攫住自己,束縛在一些生活的可愛的細節,拼命去吸吮它的實在之處,以免自己再滑到虛無的邊緣。 葉兆言:她的大多數讀者恐怕都和我們一樣,或是覺得張應該一心一意寫小說。天知道這世界上有多少癡心人在白白地等待她的下一部小說。 王德威:五四以來,以數量有限的作品,而能贏得讀者持續支持的中國作家,除魯迅外,只有張愛玲。 楊照:她的時代感是敏銳的,敏銳得甚至覺得時代會比個人的生命更短促。 蘇童:我讀張愛玲的作品,就像聽我喜歡的音樂一樣,張愛玲的作品不是古典音樂,也不是交響樂,而是民謠流派,可以不斷流傳下去的。 李渝:時間過去,運動過去,再看張愛玲,必須認可她的優越性。 餘秋雨:她死得很寂寞,就像她活得很寂寞。但文學並不拒絕寂寞,是她告訴曆史,20世紀的中國文學還存在著不帶多少火焦氣的一角。正是在這一角中,一個遠年的上海風韻猶存。 李昂:這個女人好像替我及我們許多女人都活過一遍似的。 艾曉明:誰說張愛玲是避世的呢?她難道不是一直藉作品對讀者推心置腹嗎?那麼,我們又怎麼能說斯人已逝?在生活中、在作品中、在文學史中,我們注定還會時時遇到她,談到她——張愛玲。 劉川鄂:女人大都不珍惜自己的才華,以男人的喜好為喜好,以男人的價值為價值,張愛玲是一個難得的例外,她頑強地活在她自己的世界里,處處有她的“此在”。 蔡康永:迷張愛玲的人,大多是貼身的迷、貼心的迷。
 

作者簡介

張愛玲(1920-1995)
中國女作家。祖籍河北豐潤,生於上海。1943年開始發表作品,代表作有中篇小說《傾城之戀》、《金鎖記》、短篇小說《紅玫瑰與白玫瑰》和散文《燼餘錄》等。1952年離開上海,1955年到美國,創作英文小說多部。1969年以後主要從事古典小說的研究,著有紅學論集《紅樓夢魘》。已出版作品有中短篇小說集《傳奇》、散文集《流言》、散文小說合集《張看》以及長篇小說《十八春》、《赤地之戀》等。
 

目錄

年畫風格的太平春 
亦報的好文章 
張愛玲短篇小說集自序 
愛默森的生平和著作 
梭羅的生平和著作 
憶胡適之 
談看書 
連環套創世紀前言 
談看書後記 
張看自序 
論寫作天才夢附記 
關於笑聲淚痕 
對現代中文的一點小意見 
人間小劄 
羊毛出在羊身上 
把我包括在外 
表姨細姨及其他 
談吃與畫餅充饑 
惘然記 
惘然記前記 
信 
海上花的幾個問題 
回顧傾城之戀 
關於小艾 
續集自序 
草爐餅 
草爐餅後記 
“嗄?”? 
笑紋 
對照記 
編輯之癢 
四十而不惑 
憶西風 
笑紋後記 
重訪邊城 
一九八八至—?
文摘:
已經有人指出《金瓶梅》里有許多吳語。似乎作者是“一個南腔北調人”(鄭板橋詩),也可能是此書前身的話本形成期間,流傳中原與大江南北,各地說書人加油加醬渲染的痕跡。 
“嗄飯”與“下飯”通用,可見“嗄”字一直從前就是音“下”,亦即“夏”。晚清小說《海上花列傳》中的吳語,語尾“嗄”字卻音“賈”。嬌滴滴的蘇白“啥嗄?(什麼呀?)”讀如《水滸傳》的“灑家”。 
吳語“夏”、“下”同音“臥”,上聲。《海上花》是寫給吳語區讀者看的。作者韓子雲如果首創用“嗄”來代表這有音無字的語助詞“賈”,不但“夏”、“賈”根本不同音,他也該顧到讀者會感到混亂,不確定音“夏”是照他們自己的讀法,還是依照官話。總是已有人用“嗄”作語助詞,韓子雲是借用的。 
揚州是古中國的大城市,商業中心,食色首都。揚州廚子直到近代還有名,比“十里揚州路”上一路的青樓經久。“腰纏十萬貫,騎鶴上揚州”,那種飄飄欲仙的向往,世界古今名城中有這魅力的只有“見了拿波里死也甘心”,與“好美國人死了上巴黎”。 
揚州話融人普通話的主流,但是近代小說里問句語尾的“嗜”字是蘇北獨有的。“嗜”音“沙”或“合”,大概本來就是“嗄”,逐漸念走了腔,變成“沙”或“合”,唇舌的動作較省力。 
“嗜”帶點嗔怪不耐的意味,與《海上花》的“嗄”相同。氹此韓子雲也許不能算是借用“嗄”字,而是本來就是一個字,不過蘇州揚州發音稍異無論是讀“夏”或“賈”,“嗄”字只能綴在語尾,不能單獨成為一個問句。《太太萬歲》劇本獨多自成一句的“嗄?”原文是“啊?”本應寫作“啊(人聲)?!”追問逼問的叱喝。但是因為我們都知道“啊”字有這一種用法,就不必噦唆注上“人聲”,又再加上個驚歎號了。 
《太太萬歲》的抄手顯然是嫌此處的“啊?”不夠著重,但是要加強語氣,不知為什麼要改為“嗄?”而且改得興起,順手把有些語尾的“啊”字也都改成“嗄”。連“呀”也都一並改“嗄”。 
舊小說戲曲中常見的“嚇”字,從上下文看來,是“呀”字較早的寫法,迄今“嚇”、“呀”相通。我從前老是納悶,為什麼用“下”字偏旁去代表“呀”這聲音。直到現在寫這篇東西,才聯帶想到或許有個可能的解釋: 
全校本《金瓶梅詞話》的校輯者梅節序中說:“書中的清河,當是運河沿岸的一個城鎮,生活場景較近南清河(今蘇北淮陰)。《金瓶悔》評話最初大概就由‘打談的’在淮安、臨清、揚州等運河大碼頭上說唱,聽眾多為客商、船夫和手藝工人。”

商品評論

0個評論

暫時還沒有會員留下評論

帳號:匿名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