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淵而不羨魚——張中行散文

售價:141

商品編號:9787533941352

請選擇:

數量:

購買

分享:
臨淵而不羨魚——張中行散文

商品描述

  • 版 次:1
  • 頁 數:
  • 字 數:
  • 印刷時間:2015-1-1
  • 開 本:32開
  • 紙 張:膠版紙
  • 印 次:1
  • 包 裝:平裝
  • 叢書名:
  • 國際標準書號ISBN:9787533941352
  • 圖書>文學>中國現當代隨筆

 

編輯推薦

 

被季羨林贊為“高人、逸人、至人、超人”的張中行的散文精選集,收入《螳螂》《臨淵而不羨魚》《我與讀書》《才女小說實境》《魚引來的胡思亂想》《柳如是》等名篇。

 

讀他老的文字,像一顆橄欖,入口清淡,回味則甘馨邈然有餘。這裡面也不時含有一點苦味。

                                                                                                                                  ——周汝昌

 

 

  內容推薦

本書為張中行先生的散文選集,屬於“名傢散文典藏”系列之一。本書對我社2008年版的《張中行散文》進行整理並重新出版。為適應內容和版本的要求,我們將全書篇目按內容分成“心聲偶錄”、“舊跡發微”、“睹物思情”和“燈下憶友”四個部分,同時刪除一些不太符合的當下讀者需求的篇目。

作者簡介

張中行,原名張璇,學名張璿,河北省香河縣人,著名學者、哲學傢、散文傢。主要從事語文、古典文學及思想史的研究。曾參加編寫《漢語課本》《古代散文選》等。合作編著有《文言文選讀》《文言讀本續編》;編著有《文言常識》《文言津逮》《佛教與中國文學》《負暄瑣話》等。是二十世紀末未名湖畔三雅士之一,與季羨林、金克木合稱“燕園三老”。季羨林先生稱贊他為“高人、逸人、至人、超人”。

 

目錄 心聲偶錄
我與讀書 / 003
心聲偶錄 / 018
自欺而不欺人 / 024
臨淵而不羨魚 / 028
關於信佛 / 034
知慚愧 / 038
剛直與明哲 / 044
夢的雜想 / 048
能想想也好 / 053
求轉敗為勝 / 057
聚訟禮贊 / 061
舊跡發微
晨光 / 069
才女·小說·實境 / 073

心聲偶錄

我與讀書 / 003

心聲偶錄 / 018

自欺而不欺人 / 024

臨淵而不羨魚 / 028

關於信佛 / 034

知慚愧 / 038

剛直與明哲 / 044

夢的雜想 / 048

能想想也好 / 053

求轉敗為勝 / 057

聚訟禮贊 / 061

舊跡發微

晨光 / 069

才女·小說·實境 / 073

柳如是 / 080

剝啄聲 / 086

笑 / 090

幻境與實境 / 097

機遇 / 101

失落 / 108

魚引來的胡思亂想 / 113

直言 / 117

殘書的首冊 / 123

舊跡發微 / 126

此處禁止小便 / 131

出入防盜門有感 / 135

一瓶人頭馬的煩惱 / 139

睹物思情

案頭清供 / 145

留退筆 / 148

代步 / 153

起火老店 / 160

伊濱訪古 / 165

香塚 / 169

青龍灣 / 172

藥王廟 / 179

城 / 185

橋 / 189

戶外的樹 / 194

書 / 198

窗 / 207

燈 / 211

鏡 / 218

螳螂 / 224

蟋蟀 / 230

豬年說豬 / 235

牛年說牛 / 239

燈下憶友

梁漱溟 / 247

劉半農 / 253

俞平伯 / 257

老溫德 / 266

詩人南星 / 272

張守義 / 279

銀閘人物 / 286

王門汲碎 / 290

結尾的高風 / 295

拭淚送孫玄常 / 298

小胖子 / 303

丁建華 / 308

在線試讀部分章節

一瓶人頭馬的煩惱

 

記得不很久以前,我寫過一篇小文《關於送禮》,說到有些人惜老憐貧,登門送酒,我沒有魄力連人帶物推出門外,隻好希望所送不高過二鍋頭這個檔次。其時還說瞭理由,是送者幾乎都是靠上講臺口講指畫,或兼寫幾張稿紙,換來可憐的幾張鈔票的,花多瞭,我“能近取譬”,心裡不安。這次又提到酒,還可以加說一項理由,並可以一分為二。一是我不進酒店,又目力差,許多種酒,我不知身價如何;二是口力也差,甚至茅臺與二鍋頭進口也不能分出高下,所以買貴的,割筋動骨,寶劍贈與劉伶,紅粉贈與傻大姐,未免冤枉。不幸我人微言輕,理由雖然正大,而送者未聞,或雖聞而置若罔聞,於是有時由門外還進來酒,而花樣越來越多,比如包裝由玻璃瓶變為瓷瓶外加紙套,產是由四海之內變為兼有遠渡重洋,而就是不見我曾經表示歡迎的二鍋頭。且說這遠渡重洋的,其中一種,包裝上有個西方舊時代紳士的半身像,頭上方還有X.O等字樣,是個住美國、掙美元的晚輩送的。我待酒如待客,不分高下,就隨便放在一個空地方。世間不乏伯樂,我聽到評介,才知道它的大名是“人頭馬”,法國產,有名的。接著就看到上海報紙的報道,說上海的新風,走什麼路“發”瞭的,不再喝茅臺,改喝人頭馬,一瓶一千八百元。我一驚,原來我住屋的墻角還有這樣一位貴客,如何款待它?我左思右想,有如昔年所見京劇的《花子拾金》,設想的多種辦法都有缺欠,最後隻好唱。我是連唱也不會,就隻能拿出自己的黔驢之技,寫幾句。

由不好辦說起。依情依理,最先想到的是喝。可是一打算盤,如果一瓶的量相當於一瓶二鍋頭,則用一兩的杯喝一杯(我的最大量),價是一百八十元,賣文,假定編輯大人不退稿,並按出版局規定的優惠價(千字30元)付酬,那就要六千字,我要寫三天,那麼,舉起杯,想到六千字,三天血汗,心中會如何?也許不免淚如雨下吧?我不願意淚如雨下,所以喝的一條路就不通瞭。

接著想到的一條路是改革開放,學母校北京大學,拆掉南墻,也來個商業意識,賣。可是即使有人要,拿晚輩的人情換錢,萬一再會面,問到酒的味道,如何作答呢?所以這條路也是不能通行。

再一條路是轉贈他人。這也有問題,是難於決定送什麼人。不同群而有名位的,有李青蓮巴結韓荊州之嫌;同群的呢,也讓他或她淚如雨下嗎?那就成為嫁禍於人瞭。結果又是此路不通。

這樣翻來覆去想瞭半天,浮現在眼前的,卻是兩個更煩心的問題。

一個可以稱為社會學的,是想到兩種情況。其一,我們都知道,我們的“民吾同胞”,還有很多吃不飽,穿不暖,可是另一些人,就說是極少數吧,卻在喝人頭馬,一席萬金,這是個什麼問題?其二,一席萬金要有金,金要有來源,來源,我們祖先推崇的是男耕女織,即自食其力,或者說,靠勞動的貢獻公平交換,請問,一席萬金的金,有幾元幾角是靠公平交換來的?勞而未必能飽,不勞而可以喝人頭馬,這種現象如果大量存在,並逐漸增多,問題就太大瞭。

另一個可以稱為人生學的,喝人頭馬,一席萬金,所追求的是享樂、擺闊,我們應該怎樣評價?孔子說,“朝聞道,夕死可矣”,這“道”指能使自己“心安理得”的一種生活方式。心安理得,其道非一,道傢任自然是,佛傢證涅槃是,基督教的打右臉,把左臉也給他仍是;但有個共同點,是走向與利己和縱欲相背的另一端,昔人所謂“孔顏樂處”就是此類。而喝人頭馬、一席萬金呢,顯然是走向利己和縱欲一端。也就可知,所得隻是片時的歡娛,或說熱狂,而不是深沉恬靜的心安理得。這樣的人生,實際是由可深沉變為浮面,可充實變為空虛,可雅馴變為鄙俗,總之是可向上而變為順流而下。如果這種生活方式成為風氣,少數人倡導,多數人尾隨,那就成為可怕,必致帶來越來越多的人為抓錢、享樂而無所不為。越來越多,靠警靠法,還能建造幻想的天堂嗎?

我同旁人一樣,也是想望天堂的。可惜心裡有懷疑主義和悲觀主義的毒素,於是如這篇小文,就由本來可以引來微笑的人頭馬,穿過八道彎就隻剩下杞人之憂。想想,也隻是看見蹲在住屋墻角的人頭馬心煩,就禁不住學孟子曰:“予豈好辯哉!予不得已也。”

商品評論

0個評論

暫時還沒有會員留下評論

帳號:匿名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