笨拙的土豆

售價:159

商品編號:9787020105748

請選擇:

數量:

購買

分享:
笨拙的土豆

商品描述

  • 版 次:1
  • 頁 數:263
  • 字 數:205000
  • 印刷時間:2015-1-1
  • 開 本:大32開
  • 紙 張:膠版紙
  • 印 次:1
  • 包 裝:平裝
  • 叢書名:江右新散文
  • 國際標準書號ISBN:9787020105748
  • 圖書>文學>中國現當代隨筆

 

編輯推薦

  《笨拙的土豆》既寫時代裡卑微地活著的人,又善於從動物、植物、靜物等不同對象中,尋找內在於斯的變化和精神聯系,並由此進入“物”的真趣,發掘出奧妙的宇宙,也因此看到“人”自己的存在。

  作者簡介

  王曉莉,女,江西南昌人,畢業於武漢大學中文系。中國作傢協會會員。1990年代開始散文創作,出版有個人散文集《雙魚》《紅塵筆記》,合集《懷揣植物的人》《當代先鋒散文十傢》。作品入選《21世紀散文典藏2000—2010》《21世紀2005年度散文選》《2006中國散文年選》《新世紀散文選》等多種選本。兩次獲江西省谷雨文學獎。現供職於江西省文聯。

目錄 碎花圖(自序)
輯一
識人
懷揣植物的人
手牽猴子的人
素食者
賣麥芽糖的人
高度近視的人
象湖邊的釣魚客
假裝打電話的人
話多的女人
彎人
輯二
有所思
鋪深墨綠色絲絨佈的會議桌 碎花圖(自序)
輯一
識人
懷揣植物的人
手牽猴子的人
素食者
賣麥芽糖的人
高度近視的人
象湖邊的釣魚客
假裝打電話的人
話多的女人
彎人
輯二
有所思
鋪深墨綠色絲絨佈的會議桌
衛生間裡的神
茶味
弟弟的樹
一棵樹的消失和一個人的消失有什麼不同079雙魚
魚跡
第六天的新城
密碼
暗房
就這麼旁逸斜出下去
秘密站臺
再見,陌生人
姑姑的自傳
沿著走慣的路走回傢去
保護
深夜食堂
憤怒的房子
細毛與茶
輯三
物戀
碎花隱
笨拙的土豆
假如連一隻雞蛋也沒有的話
老薑和他的自行車

手勢
米蟲
深藍中年
站臺
老宋的旅行
黑色日記
必需之物
剪刀與一個從前的故事
加滿油,加滿冰箱
臺燈
輯四
紙上遊
王戎
砍鑿之書
“安娜死瞭”
起頭如握手

“再來一本,勞倫斯佈洛克”
厚樸與深情 媒體評論    新銳女性散文,由卑微的人和平凡的物,看到“人”自己的存在 在線試讀部分章節   弟弟的樹
弟弟去世的那年五月,遵照父母親的意思,我搬進瞭他的房子。
房子是他單位的宿舍樓,當初建的時候,這裡還屬於遠郊,連公共汽車都沒有開通。因而單位把房子建得又大又寬敞,陽臺、衛生間、臥室設計都非常合理,而客廳,簡直大得可以開舞會。
除瞭離市區稍遠,我幾乎挑不出這屋子的毛病。
可是起初住在裡面的時候,我一直都沒有這是自己傢的那種“自在”感。
我在房子的這裡走走,那裡轉轉,有點好奇,又有點礙手礙腳。很多年前,一個同事去北京,讓我住在她傢替她看管幾個月房子。那時我也是這樣的感覺。
我時時都感到,這是弟弟的傢。我是在代他守護這房子,仿佛他還會回來似的。
可是,我也明明知道,弟弟是不會回來瞭——有誰見過從另外一個世界返回來的人呢?
而在這屋子裡發生的事,也都在提醒我,弟弟不會回來瞭。
比如黃昏的時候,如果我站到陽臺上,便總能看見弟弟的同事三三兩兩收工回傢,他們身著清一色藏青制服,說說笑笑地進院子。那時我心裡總是針刺瞭一樣痛:弟弟本來也是應該在這一群人裡走著笑著的。可是不知什麼原因,就掉瞭隊。掉到瞭找不到的地方。
又比如光線。這裡的光線無可挑剔的明亮。每次窗簾一拉,陽光都迫不及待地湧進屋來,我待在滿室陽光裡,常常想:生命在這裡,本來是會比在別處要滋養得更好些的。可是為什麼弟弟卻沒有這樣呢?
又比如廚房裡的煤氣灶上方,貼著弟弟在世時寫的一張字條——“註意關煤氣”,後面還有大大的三個驚嘆號。我每次擰煤氣開關,一抬頭,看見他特有的細長的筆跡,就想著這肯定是某一次弟弟做完飯又想起忘記關煤氣時匆匆寫下的吧。可是他自己也一定想不到:當初這樣對他自己的提醒,不到幾年,卻變成瞭他對自己姐姐的悲傷提示。
雖然每一次開關煤氣都會見到這字條,且都是刺目且痛的感覺,可是我竟也舍不得撕去,留瞭好久。
因為我私心裡是覺得,弟弟留下的東西已經不多瞭。我整理一次傢,就會清理掉一些屬於弟弟的痕跡。比如燈壞瞭,就把老燈座子換掉;電熱水器容量有點小,我們便念叨瞭幾次,要換個大的。還有地板,也開裂瞭,勢必也有要換掉的一天。
這樣,再過若幹年,他留下的東西會越來越少。他在這屋子、這世上的痕跡會越來越少。
我說不清楚,這是好還是不好。
那一年九月的一天,母親突然打電話來,東拉西扯瞭很久。她提到舅舅的病,也提到她那邊水管漏水,不過姐姐已經帶人修好瞭等等傢中瑣事。
這本也是母女聊天的尋常內容。可是那段時間我們已很少在電話裡像素常那樣正常閑聊瞭。因為雖然距離弟弟去世已半年,一切卻都像是發生在頭一天。我們什麼也沒有忘卻。悲傷在每個活著的傢庭成員心中漫佈。為瞭不互相影響,也不互相感染,傢人之間除瞭必要的信息轉告外,幾乎已不閑聊瞭。
弟弟的去世,就這樣改變瞭傢中幾乎一切事物:傢庭成員的關系、傢庭氛圍、親人心理,我們臉上的表情,以及許多道不盡的生活細節。
並且這一切,隻有我們自己知道。就像走夜路的旅人,褲腳被夜露沾得濕答答的極不舒適,也隻有他自己知道。
因此母親在電話裡那樣跟我拉扯傢常,顯得很不尋常。而且我對母親太瞭解,聽著她一直期期艾艾、吞吐不定的語氣,我就知道她根本沒有說出她想要表達的重點。
我等著母親要說的話。
果然母親話鋒一轉,突然問我,傢裡……那棵金橘樹現在長得還好吧?
恰好我早上看見金橘已開瞭花,我便隨口回答她說,挺好的呀。開瞭花瞭。
母親仿佛不相信地說,真的麼?真的麼?
我說,真的呀。我早上還聞瞭橘花的香啊,好聞得很。
真的麼?母親又這樣問。我覺得她真囉囉嗦嗦。
嗯。
哎呀,真好啊。金橘都開花瞭。母親又這樣說著,就匆匆忙忙結束瞭我們的通話。
我愣在那裡:詢問金橘樹的狀況,難道這是母親給我打電話的重點麼?

  ……

商品評論

0個評論

暫時還沒有會員留下評論

帳號:匿名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