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城池 韓寒著寫的圖書籍作品

韓寒寫的一座城池

售價:130

商品編號:TB000392

數量:

購買

分享:
一座城池 韓寒著寫的圖書籍作品

商品描述

 基本信息

商品名稱:一座城池其他參考信息 
作者:韓寒開本:16開
定價:130頁數:219
  出版時間:2012-10-01
ISBN號:9787201066417印刷時間:2012-10-01
出版社:天津人民版次:1
商品類型:圖書印次:1

 

內容提要:
《一座城池》由韓寒著,主要內容: 從學校肄業的“我”因為一次群架事件,和朋友“健叔”從上海逃到了一個城鎮。 健叔是高我一年的同學,我們住在長江旅館里,整日在這個城市里閑晃。後來我們認識了新朋友王超,從此,王超和他的桑塔納就和我們混在了一起。我們跟著王超去他的學校看姑娘,無意中參與了一次行為藝術,這讓我憶起了自殺身亡的同桌和他短暫的愛情。 我們仍然在這個城市里閑晃著。我不時做著我的奇特的夢,想著我曾經的女朋友。在一場大雪中,我想起了和姑娘C在一起的事情,我至今不能確定是否真的很喜歡她。我們在雪中出了車禍,而城南響起了爆炸聲。我們沖上街頭,發現整個城市都瘋狂了。在混亂中,我和永久妹妹相遇,我們無目的地奔跑著,而我又想起了C。 《一座城池》適合小說愛好者閱讀。
精 彩 頁:
火車慢慢停下。這又是一個全新的地方。 地方不似商品,全新總是不好。雖然中國每地各有不同,但是火車站是一樣的亂。火車再往前,緩緩穿過一片棚戶區。透過綠色玻璃,時間如同往回走。頭上一架飛機飛過,碩大的國航標志在我眼前劃過。國航還沒有墜過機呢,我想,這真是信心保障。其實也不一定,墜機是一定會有的事情,未來已經安排好,只是還沒有發生,所以每一批坐國航飛機的人只是在無限期地逼近這個時刻而已。 當務之急就是要找到組織。必須打一個公用電話。我繞火車站一圈,發現所有的公用電話亭都被摧毀。情況最好的也僅僅是亭在電話已不存,還不如把玻璃漆黑了改成公用廁所。迫不得已只好在路邊找了一家雜貨鋪,鋪里的電話旁邊寫著: IP電話,長途電話三角一分鐘。 我上去,說:“我不打長途,我打這城里的電話號碼。” 老板利索地掏出一部移動電話,說:“用這個,這個是好靈通。” 我問:“好使不好使?” 老板說:“沒問題,只要你站著別動,信號絕對好。” 我立定,撥打電話。 撥半天沒動靜。 老板說:“你站的朝向不對。你看,這城里的發射站在那頭,你要面對那座塔站。” 我說:“這信號又不是靠我的臉接收的,天線不還是朝著老地方嘛!” 老板說:“不定的,不定的。” 於是我轉過臉朝向遠處最高的一棟建築。老板過來把我的頭按下去,說:“低點低點,天線沖那兒。” 電話終於接通,我問:“健叔,你在哪里?” 電話里說:“你從火車站看,有沒有看見最高的一座塔?” 我說:“看見了,我腦袋正沖著。” 電話里說:“好,看看塔左邊有一棟高樓,是這里最好的賓館,叫‘世貿新天地國際帝景豪庭花園酒店'。” 我扭頭一看,電話頓時斷了。 我說:“老板,這又斷了。” 老板說:“年輕人,打電話就是定不下心,東看看西看看。這信號能好嗎?” 我問:“多少錢?” 老板說:“四十。” 我馬上把掏出來的兩張一塊錢收進錢包,說:“不至於吧,長途都三毛一分鐘,我沒打長途也沒說超過一分鐘啊。” 老板說:“是啊,你打長途就是這個價錢。用手機打,一個電話十元,沒通的也算。我這成本高,還得充電。” 我說:“你這也太黑了。” 老板一指右手邊,說:“沒看見這是火車站嗎?快掏錢。” 這時屋里出來兩個人,同時叫道:“爹,怎麼回事?” 我想,完了,還是掏錢吧,這一定是個道上世家,當時想好了以後要幹這個,所以打手都一生生下了兩個。 結完錢,我叫上一輛小面,去往城里最繁華的酒店。小面是我在車站附近芸芸眾面之中挑選的翻新情況比較良好的一輛。因在來到這里前,我也做了一陣子倒車生意,對眼前一字排開的面的之新舊程度有著很深的理解。我知道我選的這輛很可能車況還不如邊上沒翻新且在言語間還不斷掉漆的那輛,不過還是毫不猶豫地選擇了外表美麗的。男人啊男人,都是這樣!罷了,反正只要能到目的地就行了。上車前我問好司機,談好十元車費,顛顛簸簸地終於到了那個地方,下車順手給了司機十塊錢。 司機說:“老板,怎麼才十塊啊?” 我問:“那要多少?” 司機說:“老板,這麼遠怎麼也要三十啊!” 我說:“這不是說好的嗎?” 司機說:“先把你騙上車再說嘛,我在敲詐你懂不?” 我愣了一下,回想數十年光陰,沒碰到過那麼直接而坦誠的人。我說:“我服了你,不給怎麼樣?” 司機說:“不給我削你。” 我一聽是東北來的,馬上掏出三十,說:“我服了我服了。” 定下腳步,環顧四周。他奶奶的,這是哪里?!我歎了一口氣。周圍的建築是那樣中國、那樣隨意,高的高,低的低,新的新,老的老,自顧自。我定在原地忽然無限悲傷。 在生活的所有事中,我最討厭的就是到陌生地方和吃陌生東西。這讓我感覺自己像一個無知的知識青年假裝四處漂泊。而這兩樣東西比較起來,我更討厭到陌生地方,因為這必然要讓你吃陌生東西。 我到了酒店的大堂,用酒店的公用電話撥了一個號碼。我問:“健叔,你在幾零幾房間?”電話里的聲音隨即把我訓斥了一頓,說我怎麼沒說完就把電話掛了,“你當我們來度假啊,哪有閑錢能住幾零幾!我住在旁邊的長江旅館。” 我說:“你住幾號啊?” 那頭說:“你進來就知道了,一共兩間房。” 我出了大堂,看見健叔說的長江旅館。這旅館一看就知道是原來的民房改造的,還是一所老民房。旁邊已經被花花綠綠的夜總會包圍了,很明顯是全縣拆遷工作中的最大釘子戶。 我進了門,看見一個大媽正在登記。最讓我吃驚的是,在簡陋無比的前台上居然掛了一個世界時鐘,這鐘比剛才那酒店里的還大,能顯示的地區更多,光光是中國,就有拉薩、重慶、北京和台北四個城市,到了世界範圍甚至還有毛里求斯時間。 我開玩笑說:“這鐘夠氣派。” 老太太說:“旁邊的要拆我房子,我不讓。我不光不讓拆,我還開酒店,要和他們競爭,要搶他們生意。你看看我這鐘,比他們的要氣派多了。” 我腦子里栩栩如生地浮現出以前健叔被群毆的時候只揪著對方一個人拼命打的情形。 我沖老太太豎了下大拇指,徑直上樓。健叔已經開門在等我。門口豁然兩個鍍金的大字:一號。 我進門說:“你可以啊,住長江一號。” 健叔苦笑道:“沒辦法,這便宜。這破地方那個慢啊,前台、總機、打掃、結賬全是一人。” 我問:“多少錢一天?” 健叔說:“二十。” 我說:“便宜就行了,至少在市區,晚上可以隨便逛,困得不行回來睡一覺就可以。” 健叔說:“逛屁,這晚上九點就要鎖門。老太說要省電,晚上十點就拉閘了。” 我說:“二十塊錢一天住寢室是有點貴。” 這話讓我想起我純真的和肮髒的住校年代,不由得自己感動了自己。我又接著想到一句歌詞:而現在,就算時針都停擺,就算生命像塵埃,如何如何如何的。 想起來,我和健叔已經有半個月不見。半個月的時間里,大家隱姓埋名,東躲西藏,艱苦生活,艱難聯系,終於成功會合。我們決定要出去搓一頓。 P001-005
作者簡介:
韓寒

1982年9月23目生。

作家,賽車手。

已出版作品

《三重門》

《零下一度》

《像少年啦飛馳》

《通稿2003》

《毒》

《韓寒五年文集》

《長安亂》

《就這麼漂來漂去》

《一座城池》

《寒》

《光榮日》

《雜的文》

《他的國》

《草》

《可愛的洪水猛獸》

或有其他,則為偽作。

商品評論

0個評論

暫時還沒有會員留下評論

帳號:匿名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