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國藩傳記 血祭、野焚、黑雨全三冊全集 唐浩明著小說

唐浩明的3本書:曾國藩傳記 血祭、野焚、黑雨全三冊全集

售價:405

商品編號:TB000384

數量:

購買

分享:
曾國藩傳記 血祭、野焚、黑雨全三冊全集 唐浩明著小說

商品描述

 媒體評論

 

曾文正者,豈唯近代,蓋有史以來不一二睹之大人也已;豈唯我國,抑全世界不一二睹之大人也已。 ——梁啟超愚於近人,獨服曾文正,觀其收拾洪楊一役,完滿無缺。使以今人易其位,其能如彼之完滿乎? ——毛澤東 至於中文讀書寫字之





編輯推薦

 

曾國藩是中國近代史上有著巨大影響的人物。唐浩明為著名的曾國藩研究者,占有大量珍貴的曆史資料,本書在史實的基礎上,對事件描述、情節細部作了恰當的虛構,使曾國藩這個長期被當代曆史忽略的人物,重現在讀者面前。本書既寫曾國藩的文韜武略,也寫他的待人處世與生活態度;既寫他的困厄與成功,也寫他的得寵與失寵。曾國藩制勝的兵法、治軍行政的方針,他獨特的人生觀、處世哲學,他的文化素養和人格品位等等,都在書中得到精彩的體現。
本書依據人民文學出版社三卷本《曾國藩》編校而成,大16開本,裝幀典雅,印制精良,極具閱讀和收藏價值。

目錄

 

《血祭》
第一章 奔喪遇險
一 湘鄉曾府沉浸在巨大的悲痛中
二 波濤洶湧的洞庭湖中,楊載福只身救排
三 擺棋攤子的康福
四 康家圍棋子的不凡來曆
五 喜得一人才
六 把這個清妖頭押到長沙去砍了
七 哭倒在母親的靈柩旁
八 蟒蛇精投胎的傳說
九 刺客原來是康福的胞弟
第二章 長沙激戰
一 城隍菩薩守南門
二 康祿最先登上城牆
三 今日周亞夫
四 歐陽兆熊東山評左詩
五 計賺左宗棠
六 巡撫衙門里的鴻門宴
七 藥王廟里出了前明的傳國玉璽
八 左宗棠薦賢
第三章 墨絰出山
一 謝絕了張亮基的邀請
二 世無艱難,何來人傑
三 接到嚴懲嶽州失守的聖旨,張亮基暈死在簽押房里
四 陳敷遊說荷葉塘,給大喪中的曾府帶來融融喜氣
五 郭嵩燾剖析利害,密謀對策,促使曾國藩墨絰出山
第四章 初辦團練
一 亂世須用重典
二 曾剃頭
三 寧願錯殺一百個秀才,也不放過一個衣冠敗類
四 鮑超賣妻
五 拿長沙協副將清德開刀
六 大鬧火宮殿
七 停屍審案局
八 逼走衡州城
第五章 衡州練勇
一 王錱掛出“湘軍總營務局”招牌,遭到曾國藩的指責
二 忍痛殺了金松齡
三 從釣鉤子主想到辦水師
四 接受船山後裔贈送的寶劍
五 一個鐘情的奇男子
六 把籌建水師的重任交給彭玉麟
七 湘江水盜申名標
第六章 靖港慘敗
一 為籌軍餉,不得不為貪官奏請入鄉賢祠
二 出兵前夕,曾國藩親擬檄文
三 青年學子王闓運的一番輕言細語,使曾國藩心跳血湧
四 曾國藩躊躇滿志,血祭出師;一道上諭,使他從頭寒到腳
五 定下引蛇出洞之計
六 利生綢緞鋪來了位闊主顧
七 曾國藩緊閉雙眼,跳進湘江漩渦中
八 左宗棠痛斥曾國藩
九 白雲蒼狗
十 兄才勝我十倍
第七章 攻取武昌
一 青麟哭訴武昌失守
二 湖北巡撫做了彭玉麟的俘虜
三 薛濤巷的妓女蠶兒真心愛上造反的長毛頭領
四 康福揮刀砍殺之際,一眼看見弟弟康祿
五 一律剜目淩遲
六 來了個滿人兵部郎中
七 明知青麟將要走向刑場,曾國藩卻滿面笑容地說:我將為兄台置酒餞行
八 康福的絕密任務
九 一顆奇異的瑪瑙
十 一箭雙雕
十一 曾國藩身著朝服,隆重地向湘勇軍官授腰刀
十二 曾國華率勇來武昌,王璞山請調回湖南
第八章 田鎮大捷
一 周國虞橫架六根鐵鎖,將田家鎮江面牢牢鎖住
二 三國周郎赤壁畔,美人名士結良緣
三 從蘄州到富池鎮,太平軍和湘勇在激戰著
四 彭玉麟洪爐板斧斷鐵鎖
五 委托東征局辦厘局
六 康福帶來朝廷絕密
第九章 江西受困
一 潯陽樓上,翼王揮毫題詩
二 水陸受挫,石達開一敗曾國藩
三 水師被肢解,石達開二敗曾國藩
四 湘勇厘卡抓了一個鴉片走私犯,他是萬載縣令的小舅子
五 參掉了同鄉同年陳啟邁的烏紗帽
六 塔死羅走,曾國藩感到從未有過的空虛
七 樟樹鎮受辱,石達開三敗曾國藩
八 在最困難的時候,曾氏三兄弟密謀籌建曾家軍
九 鄒半孔出賣奇計
十 大冶最憎金踴躍,哪容世界有奇材
十一 重踏奔喪之路
《野焚》
第一章 進軍皖中
一 醜道人給曾國藩談醫道:岐黃可醫身病,黃老可醫心病
二 曾國藩細細地品味《道德經》《南華經》,終於大徹大悟
三 敬勝怠,義勝欲;知其雄,守其雌
四 巴河舟中,曾國藩向湘軍將領密授進軍皖中之計
五 東王顯靈
六 七千湘勇葬身三河鎮
七 曾國華死而複生,不得已投奔大哥給他指引的歸宿
八 李鴻章給恩師獻上皖省八府五州詳圖
第二章 總督兩江
一 天下不可一日無湖南,湖南不可一日無左宗棠
二 江南大營潰敗後,左宗棠乘時而起
三 想起曆史上的權臣手腕,曾國藩不給肅順寫信感恩
四 定下西面進攻的制勝之策
五 紋枰對弈,康福贏了韋俊
六 施七爹壞了總督大人的興頭
七 李元度丟失徽州府
八 曾國藩蔔卦問吉凶
九 李鴻章一個小點子,把恩師從困境中解脫出來
第三章 強圍安慶
一 圍魏救趙
二 調和多鮑
三 夜襲黃州府
四 上了洋人的大當
五 左宗棠宴客退敵
六 荒郊古寺遇逸才
七 血浸集賢關
第四章 大變之中
一 曾老九要把英王府的財寶運回荷葉塘
二 鼎之輕重,似可問焉
三 東南半壁無主,滌丈豈有意乎
四 王闓運縱談謀國大計,曾國藩以茶代墨,連書“狂妄,狂妄,狂妄”
五 離國制期滿還差兩天,彭玉麟領來一個年輕女子
第五章 幕府才盛
一 《挺經》。“如夫人”與“同進士”。五百兩銀子洗冤案
二 今日欲為中國謀最有益最重要的事情,當從何下手
三 你還記得初次見我的情景嗎
四 安慶操兵場的開花炮彈
五 含雄奇於淡遠之中
第六章 天京大火
一 莊嚴的忠王府禮堂,集體婚禮在隆重舉行
二 孤軍獨進,瘟疫大作,曾國荃陷入困境
三 彭玉麟私訪水下道,楊嶽斌強攻九洑洲
四 一別竟傷春去了
五 獻出蘇州城後,納王郜雲官也獻出了自己的腦袋
六 我們還是各走各的路吧
七 半路上殺出個沈葆楨
八 洪秀全托孤
九 康祿和五千太平軍將士在天王宮從容就義、慷慨自焚
第七章 審訊忠王
一 威震天下的忠王被一個獵戶出賣了
二 洪仁達供出禦林苑的秘密
三 攻下金陵的捷報,給曾國藩帶來兩三分喜悅、七八分傷感
四 陳德風在李秀成面前長跪請安,使曾國藩打消了招降的念頭
五 洪秀全屍首被挖出時,金陵城突起狂風暴雨
六 寧肯冒天下之大不韙,也決不能授人以口實
七 爭奪幼天王
第八章 殊榮奇憂
一 李臣典不光彩地死去
二 皇恩浩蕩,天威凜冽
三 榮封伯爵的次日,曾國荃病了
四 倚天照海花無數,流水高山心自知
五 匕首和珊瑚樹打發了富明阿
六 禦史參劾,霆軍嘩變,曾國藩的憂鬱又加深了一層
七 恭王被罷,曾國藩跌入恐懼的深淵
八 秦淮月夜,曾國藩強作歡顏,為開缺回籍的弟弟餞行
《黑雨》
第一章 裁撤湘軍
一 養心殿後閣里的叔嫂密謀
二 官文親到江寧追查哥老會
三 男爵的座船在九江被查封
四 江湖竊賊泄露了僧格林沁的軍事部署
五 借韋俊之頭強行撤軍
六 英雄不可自剪羽翼
七 恭親王東山再起
第二章 整飭兩江
一 甲子科江南鄉試終於正常舉行
二 落選士子薛福成上了一道治理兩江萬言書
三 上治理兩江條陳的美少年原來是故人之子
四 踐諾開辦金陵書局
五 兩張告示,三四萬兩銀子就進了海州運判的腰包
六 侯門嬌姑爺被裕家派人綁了票
七 看到另一本帳簿,曾國藩不得不讓步了
八 彭玉麟焦山還願
九 慧明法師的啟示
十 聯合七省總督支持長江水師改制
第三章 三辭江督
一 北上征撚前夕,為家中婦女訂下功課表
二 炮聲為北征大壯行色,卻驚死了統帥唯一的小外孫
三 國寶被陳國瑞搶去
四 軟硬兼施制服了驕兵悍將
五 把撚戰勝負押在河防之策上
六 叩謁嘉祥宗聖祖廟
七 武昌城里,巡撫和總督大開內戰
八 若許當初親騎射,河淮處處是高樓
第四章 名毀津門
一 靈穀寺內,曾國藩傳授古文秘訣
二 堂堂大清王朝,竟好比一座百年賈府
三 初次陛見太後皇上,曾國藩大失所望
四 終生榮耀到達極點的一天
五 火燒望海樓教堂
六 給兒子留下了遺囑
七 轎隊被攔在天津城外
八 老朽眩暈病發作了,恕不能奉陪
九 關帝廟忽然鬧起鬼來
十 委曲求全
十一 外慚清議,內疚神明
十二 萃六州之鐵,不能鑄此一錯
第五章 馬案疑雲
一 慈禧太後對馬案的態度微妙
二 張文祥校場刺馬
三 江寧市民嘴里的馬案離奇古怪
四 曾國藩審張文祥,用的是另一種方法
五 張文祥招供
六 馬案又起迷霧
第六章 東下巡視
一 水師守備栽在揚州媒婆的手里
二 英國傳教士傅蘭雅送了一件時髦禮物
三 桐花萬里丹山路,雛鳳清於老鳳聲
四 一個劃時代的建議
第七章 黑雨滂沱
一 歐陽夫人擇婿的標准與丈夫不同
二 一個苦甜參半的怪夢
三 看看我們湖南的湘妃竹吧
四 藝篁館里,曾國藩縱論天下人物
五 曾國荃他鄉遇舊部
六 前湘軍哨長與前太平軍師帥成了異姓兄弟
七 康福隱居東梁山
八 左季高是真君子
九 最後一局圍棋
十 不信書,信運氣
十一 陳廣敷三見曾國藩
十二 遺囑念完後,黑雨傾盆而下

在線試讀部分章節

 

第一章 奔喪遇險
一 湘鄉曾府沉浸在巨大的悲痛中
湘鄉縣第一號鄉紳家,正在大辦喪事。
這人家姓曾,住在縣城以南一百三十里外的荷葉塘都。荷葉塘位於湘鄉、衡陽、衡山三縣交界之地,崇山環抱,交通閉塞,是個偏僻冷落、荒涼貧窮的地方,但矗立在白楊坪的曾氏府第,卻異常宏偉壯觀:一道兩人高的白色粉牆,嚴嚴實實地圍住了府內百十問樓房;大門口懸掛的金邊藍底“翰林第”豎匾,門旁兩個高大威武的石獅,都顯示著主人的特殊地位。往日里,曾府進進出出的人總是昂首挺胸,白色粉牆里是一片歡樂的世界,仿佛整個湘鄉縣的幸福和機運都鐘萃於這里。現在,它卻被一片濃重的悲哀籠罩著,到處是一片素白,似乎一場鋪天蓋地的大雪過早地降臨。
大門口用松枝白花紮起了一座牌樓,以往那四個寫著扁宋體黑字——“曾府”的大紅燈籠,一律換成白絹制的素燈,連那兩只石獅頸脖上也套了白布條。門前大禾坪的旗杆上,掛著長長的招魂幡,被晚風吹著,一會兒慢慢飄起,一會兒輕輕落下。禾坪正中搭起一座高大的碑亭,碑亭里供奉著一塊朱紅銷金大字牌,上書“戊戌科進士前禮部右堂曾”。碑亭四周,燃起四座金銀山,一團團濃煙夾著火光,將黃白錫紙的灰燼送到空中,然後再飄落在禾坪各處。
天色慢慢黑下來,大門口素燈里的蠟燭點燃了,院子里各處也次第亮起燈光。曾府的中心建築黃金堂燈火通明。黃金堂正中是一間大廳,兩邊對稱排著八間廂房。此時,這間大廳正是一個肅穆的靈堂。正面是一塊連天接地的白色幔帳,黑漆棺材擺在幔帳的後邊,只露出一個頭面。幔帳上部一行正楷:“誥封一品曾母江太夫人千古”。中間一個巨大的“奠”字,“奠”字下是身穿一品命服的老太太遺像。只見她端坐在太師椅上,慈眉善目,面帶微笑。幔帳兩邊懸掛著兒女們的挽聯。上首是:“斷杼教兒四十年,是鄉邦秀才,金殿卿貳。”下首是:“扁舟哭母二千里,正鄱陽浪惡,衡嶽雲愁。”左右牆壁上掛滿了祭幛。領頭的是一幅加厚黑色哈拉呢,上面貼著四個大字:“懿德永在”。落款:正四品銜長沙知府梅不疑。接下來是長沙府學教授王靜齋送的奶白色杭紡,上面也有四個大字:“風範長存”。再下面是一長條白色貢緞,也用針別著四個大字:“千古母儀”,左下方書寫一行小字:“世侄湘鄉縣正堂朱孫貽跪挽。”緊接縣令挽幛後面,掛的是湘鄉縣四十三個都的團練總領所送的各色綢緞絨呢。遺像正下方是一張條形黑漆木桌,上面擺著香爐、供果。靈堂里,只見香煙嫋嫋,不聞一絲聲響。
過一會兒,一位年邁的僧人領著二十三個和尚魚貫進入靈堂。他們先站成兩排,向老太太的遺像合十鞠躬,然後各自分開,緩步進入幔帳,在黑漆棺材的周圍坐下來。只聽見一下沉重的木魚聲響後,二十四個和尚便同時哼了起來。二十四個聲音——清脆的、渾濁的、低沉的、激越的、蒼老的、細嫩的混合在一起,時高時低,時長時短,保持著大體一致。誰也聽不清他們究竟在哼些什麼:既像在背誦經文,又像在唱歌。這時,一大捆一大捆檀香木開始在鐵爐里燃燒。香煙在黃金堂里彌漫著,又被擠出屋外,擴散到坪里,如同春霧似的籠罩四周的一切。整個靈堂變得灰蒙蒙的,只有一些質地較好的淺色綢緞,在附近的燭光照耀下,鬼火般地閃爍著冷幽幽的光。換香火、剪燭頭、焚錢紙、倒茶水的人川流不息,一概渾身縞素,躡手躡腳。靈堂里充滿著凝重而神秘的氣氛。
靈堂東邊一間廂房里,有一個六十二三歲、滿頭白發的老者,面無表情地頹坐在雕花太師椅上,他便是曾府的老太爺,名麟書,號竹亭。曾家祖籍衡州,清初才遷至湘鄉荷葉塘,一直傳到曾麟書的高祖輩,由於族姓漸多略有資產而被正式承認為湘鄉人。麟書的父親玉屏少時強悍放蕩,不喜讀書,三十歲後才走人正路,遂發憤讓兒輩讀書。誰知三個兒子在功名場上都不得意。二子鼎尊剛成年便去世,三子驥雲一輩子老童生,長子麟書應童子試十七次,才在四十三歲那年勉強中了個秀才。麟書自知不是讀書的料子,便死了功名心,以教蒙童糊口,並悉心教育兒子們。麟書秉性懦弱,但妻子江氏卻精明強幹。江氏比丈夫大五歲,夫妻倆共育有五子四女。家中事無巨細,皆由江氏一手秉斷。江氏把家事料理得有條有理,對丈夫照顧周到,體貼備至。麟書幹脆樂得個百事不探,逍遙自在。他曾經自撰一副對聯,長年掛在書房里:“有子孫,有田園,家風半耕半讀,但將箕裘承祖澤;無官守,無言責,世事不聞不問,且把艱巨付兒曹。”現在夫人撒手去了,曾麟書似乎失去了靠山。偌大一個家業,今後由誰來掌管呢?這些天來,他無時無刻不在巴望著大兒子回來。曾府有今日,都是有這個在朝廷做侍郎的大爺的緣故。喪事還要靠他來主持,今後的家事也要靠他來決斷。
就在曾麟書坐在太師椅上,獨自一人默默思念的時候,一個三十出頭的男子,身著重孝,輕手輕腳地走了進來。這是麟書的次子,名國潢,字澄侯,在族中排行第四,府里通常稱他四爺。
“爹,夜深了,您老去歇著吧!哥今夜肯定到不了家。”
“江貴已經回來五天了。”老太爺睜開半閉著的雙眼,眼中布滿血絲,“他說在安徽太湖小池驛見到你哥的。江貴在路上只走了十六天,你哥就是比他慢三四天,這一兩天也要趕回來了。”
“爹,江貴怎好跟哥比!”說話的是次女國蕙。她雙眼紅腫,面孔清瘦,頭上包著一塊又長又大的白布,正在房中一角清理母親留下來的衣服,“江貴沿途用不著停。哥這樣大的官,沿途一千多里,哪個不巴結?這個請吃飯,那個請題字,依我看,再過半個月,哥能到家就是好事了。”
麟書搖搖頭說:“你們都不知你哥的為人。這種時候,他哪會有心思赴宴題字,莫不是出了什麼意外吧!”麟書無意間說出“意外”二字,不免心頭一驚,湧出一股莫名的恐懼來。
“哥會遇到什麼意外呢?雖說長毛正在打長沙,但沅江、益陽一路還是安寧的呀!江貴不是平安回來了嗎?”國潢沒有體會到父親的心情,反而把“意外”二字認真地思考了一番。
“你們不知道,江貴對我說過,他這一路上,膽都差點嚇破了。”接話的是個二十七八歲的青年,他是麟書的第四子,名國荃,字沅甫,在族中排行第九,人稱九爺。他也是一身純白,但卻不見有多少戚容。國荃放下手中賬本,說:“江貴說,他從益陽回湘鄉的途中,遇到過兩起裹紅包頭布,拿著明晃晃大刀的長毛,嚇得他兩腿發抖,急忙躲到草堆里,直到長毛走過兩三里後才敢出來。”
“團勇呢?團勇如何不把那些長毛抓起來?”國潢是荷葉塘都的團總,他對團勇的力量估計很高。
“四哥,益陽還沒有辦團練哩!”搭腔的是麟書的第三子國華,族中排第六。這位六爺已出撫給叔父為子,他雖然也披麻戴孝,但卻蹺起二郎腿在細細地品茶,與其說是個孝子,不如說是個茶客。他略帶鄙夷地說,“四哥總是團勇團勇的,真正來了長毛,你那幾個團勇能起什麼作用?省城里提督、總兵帶的那些吃皇糧的正經綠營都打不贏,長毛是好對付的?我看長沙早晚會落到長毛的手里。”
曾府少爺們的這幾段對話,把掛名為湘鄉縣團練總領的老太爺嚇壞了。他離開太師椅,在房子里踱著方步,默默地禱告:“求老天保佑,保佑我的老大早日平安歸來。”老太爺喃喃自語多時,才在長女國蘭的攙扶下,心事重重地走進臥室。二波濤洶湧的洞庭湖中,楊載福只身救排就在曾麟書默默禱告的第二天午後,嶽陽樓下停泊了一只從城陵磯劃過來的客船,船老大對艙里坐著的一主一僕說:“客官,船到了嶽州城。今天就停在這里,明天一早開船。現在天色還早,客官要不要上岸去散散心?”
艙中那位主人打扮的點點頭,隨即走出艙外,踏過跳板上岸,僕人在後面緊跟著。走在前面的主人約摸四十一二歲年紀,中等身材,寬肩厚背,戴一頂黑紗處士巾,前額很寬,上面有幾道深刻的皺紋,臉瘦長,粗粗的掃把眉下是兩只長挑挑的三角眼,明亮的榛色雙眸中射出兩道銳利、陰冷的光芒,鼻直略扁,兩翼法令又長又深,口闊唇薄,一口長長的胡須,濃密而稍呈黃色,被湖風吹著,在胸前飄拂。他身著一件玄色布長袍,腰系一根麻繩,腳穿粗布白襪,上套一雙簇新的多耳麻鞋,以緩慢穩重的步履,沿著石磴拾級而上。此人正是曾麟書焦急盼歸的長子,早些天尚官居禮部右侍郎,兼署吏部左侍郎的曾國藩。一個多月前,曾國藩奉旨離京赴贛,充任江西鄉試正主考官。行抵安徽太湖小池驛,突然接到江貴送來的母死凶信,便立即改道回家,火速由水路經江西到湖北,昨天又由湖北進入湖南。跟在後面的僕人名喚王荊七,近三十歲,人生得機靈精神。

內容簡介

梁啟超對世人說:“曾文正者,豈唯近代,蓋有史以來不一二睹之大人也已;豈唯我國,抑全世界不一二睹之大人也已。”
毛澤東對友人黎錦熙說:“愚於近人,獨服曾文正,觀其收拾洪楊一役,完滿無缺。使以今人易其位,其能如彼之完滿乎?”
這個曾文正究竟是何方神聖,他有哪些特別過人之處,值得這二位如此重視?
但是,近世國人中也有斥曾文正為元凶、偽君子、漢之不肖子孫的,到後來,漢奸、賣國賊、劊子手,又似乎成了判定的鐵案。
五千年的中國文明史上,一個人的蓋棺論定,其反差如此之大,大概找不出第二個。僅憑這一點,就足以引發人們的無限探索興趣。那麼,就讓我們一道推開鏽跡斑斑的曆史鐵門,走進一百五十年前那段血雨腥風的時空隧道吧!

作者簡介

 

唐浩明,湖南衡陽人,1946年出生,長期從事湖南地方文獻的整理與出版,業餘撰寫曆史小說。編有《曾國藩全集》等,著有長篇曆史小說《曾國藩》《楊度》《張之洞》及隨筆集“評點曾國藩”系列。所創作的曆史小說多次獲國家級文學大獎,《曾國藩》被香港《亞洲周刊》列為20世紀

 

商品評論

0個評論

暫時還沒有會員留下評論

帳號:匿名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