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你們的名字——張曉風散文

售價:126

商品編號:9787533938482

請選擇:

數量:

購買

分享:
念你們的名字——張曉風散文

商品描述

 

內容推薦   張曉風是一位資深教授,更是一個對萬物有情的女子。在方塊字的藝術世界裡,她多方出擊。她的小說《潘渡娜》曾被收入《八十五年年度小說選》,是當代華文世界最早的科幻小說,至今在大陸依然擁有許多讀者;她的戲劇,在臺灣被列為經典,在內地香港的劇場上演,滿座感泣;她的雜文,早在《野火》之前就對威權與陋俗作不羈挑戰;她的散文,自學生時代獲“幼獅文藝獎”後,屢獲各種大獎。但她散文創作最大的獎來自讀者,是口碑而非獎杯。多年來,她的散文集暢銷更常銷,並已入選兩岸學生語文課本,與古典散文相映生輝,堪稱現代中文經典。
《張曉風散文:念你們的名字(名傢散文典藏)》收錄瞭張曉風的散文隨筆作品。
《張曉風散文:念你們的名字(名傢散文典藏)》適合文學愛好者閱讀。 作者簡介

張曉風是中國臺灣著名散文名傢。張曉風的散文作品在女作傢散文中獨樹一幟。既有慨嘆人生的虛無,亦不沉溺於文字的晦澀,其字裡行間自有一股索然不磨的英偉之氣、俠士之風,而又不乏女子雅致、淒婉的纖細柔情。張曉風的文章裡,有獨立山頂悲千古的英雄少年,還有在紅地毯那端默默堅守的少女……在她的作品中能讀到漢代的史傳、唐朝的詩歌、宋代的散文、元朝的戲曲。她的行文善用知性來提升感性,視野上亦將小我拓展至大我。

目錄
第一輯

畫晴
雨天的書
林木篇
詠物篇
春俎
常常,我想起那座山
花朝手記
戈壁行腳

第二輯

地毯的那一端

 

第一輯

 

 畫晴

 雨天的書

 林木篇

 詠物篇

 春俎

 常常,我想起那座山

 花朝手記

 戈壁行腳

 

第二輯

 

 地毯的那一端

 念你們的名字

 衣履篇

 母親的羽衣

 也是水湄

 杜鵑之箋註

 情懷

 待理

 描容

 

第三輯

 

 我在

 給我一點水

 問名

 矛盾篇(之一)

 矛盾篇(之二)

 矛盾篇(之三)

 人體中的繁星和穹蒼

 星約

 

第四輯

 

 地篇

 詩課

 地勺

 錯誤

 玉想

 色識

 炎方的救贖

 

第五輯

 

 高處何所有

 血瀝骨

 西湖十景

 比講理更多

 時間

 遇見

 我不知道怎樣回答

 他曾經幼小

 嬌女篇

 路

前言 序:
現代中文的經典——曉風散文半世紀

曉風是一位資深教授,更是一個對萬物有情的女子。在方塊字的藝術世界裡,她多方出擊。她的小說《潘渡娜》曾被收入《八十五年年度小說選》,是當代華文世界最早的科幻小說,至今在大陸依然擁有許多讀者;她的戲劇,在臺灣被列為經典,在內地香港的劇場上演,滿座感泣;她的雜文,早在《野火》之前就對威權與陋俗作不羈挑戰;她的散文,自學生時代獲“幼獅文藝獎”後,屢獲各種大獎。但她散文創作最大的獎來自讀者,是口碑而非獎杯。多年來,她的散文集暢銷更常銷,並已入選兩岸學生語文課本,與古典散文相映生輝,堪稱現代中文經典。

散文作為文類,時常叼陪末座。它是作傢進入文壇的入場券,似乎無人不能。可是在所有文類中,散文最是易寫難工,尤其在中國,在白話文興起之後,因散文而成為經典作

序:

現代中文的經典——曉風散文半世紀

曉風是一位資深教授,更是一個對萬物有情的女子。在方塊字的藝術世界裡,她多方出擊。她的小說《潘渡娜》曾被收入《八十五年年度小說選》,是當代華文世界最早的科幻小說,至今在大陸依然擁有許多讀者;她的戲劇,在臺灣被列為經典,在內地香港的劇場上演,滿座感泣;她的雜文,早在《野火》之前就對威權與陋俗作不羈挑戰;她的散文,自學生時代獲“幼獅文藝獎”後,屢獲各種大獎。但她散文創作最大的獎來自讀者,是口碑而非獎杯。多年來,她的散文集暢銷更常銷,並已入選兩岸學生語文課本,與古典散文相映生輝,堪稱現代中文經典。

散文作為文類,時常叼陪末座。它是作傢進入文壇的入場券,似乎無人不能。可是在所有文類中,散文最是易寫難工,尤其在中國,在白話文興起之後,因散文而成為經典作傢更是艱難。

難處之一:中國文學中,散文地位崇高,流金溢彩。它歷來與詩歌一起被供奉在文學正殿上,中國文字的特性,使中國文人有著為其他民族所不及的無比豐富的語詞和長達兩千年可供利用的文字數據,科舉制度更鞏固瞭文人考究語言、刻意求工的習性。兩千年的中國歷史產生瞭浩瀚廣大的散文品種:經誥典謨之肅穆,莊列之想象,史傳之篤實,漢賦的流動,碑銘的溫潤厚重,序跋文體的進退合度,奏議策論的清真雅正;外加駢文的嚴格規律,箋疏寫作的傳承精神,乃至水墨紙緣題款,尺牘起承轉合;更有唐宋大傢左右逢源,高下皆宜;宋明小品另辟蹊徑,獨標神韻。品類之繁多,典范之宏麗,無不深入中國文人心中,令後來者嘆為觀止,知難而退。

難處之二:魯迅說,五四散文小品的成功,在小說戲曲和詩歌之上(《南腔北調集·小品文的危機》)。果真如此?

其實不然。近代以降,中國文化遭災受劫,“載道”等同陳腐,法度視為桎梏。志在解放性靈,不意開啟濫情,雖間有力作,卻不抵潮流,遂使稚嫩“美文”,綿綿百年。感傷、濫情、稚嫩、做作、文白夾雜、淺俗之文常常被奉為經典,編入教材,誤導學子,並造出讀書界的惡俗,贗品淘汰精品,佳作為之淹沒。

難處之三:散文不比小說、詩歌有思潮有流派,時常形成一波波潮流,散文是一種較難進入市場操作的文類,在文學日益產業化的形勢下,散文比起其他文類更加寂寞,它要引起出版界、新聞界乃至評論界的註意,難度較大。不比戲劇、小說可吸納異域新潮,令人耳目一新。

沒有過人之處,就難在當今中文經典中覓得一席。曉風的過人之處何在?

一曰奇。

曉風出身保守的中文系,受“國故派”教育,本該與寫作無緣,充其量也是閨秀派。可她卻能破繭而出,以現代生命的律動讓蒼白典籍再度泛紅,以美麗的藍墨水沖洗故紙堆的陳腐。在她的散文中許多是出入古典,流連掇拾的結晶,戲文、詩詞、人物、器皿,甚至一個漢字、幾抹色彩,在她的解讀中都煥發出神奇的色彩。如果說,傳統文化如黃河之水奔瀉入懷,那也因曉風攪入魂靈,如酒曲入甕,才使這水甘洌芳醇,成瞭文化傳統。

她的散文意蘊豐厚,世事洞明人情練達,市井瑣事中自有骨氣奇高,不使感性淪為軟性;她的散文敘述自然,沖淡寧靜,文辭如水,一筆如舟,引領我們一步步走入一條條美麗水域;她的散文,句法上有彈性,語匯中有聲色。“散文美”相對於“詩美”,就在於前者是文章之美,文章之美更加講究語句的組織方式和詞匯的提煉選擇,講究“情致”和“趣味”,它們是比西方所謂“抒情性”遠為細膩微妙的美感,屬於中國美學的特有范疇。曉風的散文句式充分發揮中國文字波折流動的特性。文言句法的簡潔渾成,西式句法的嚴整新穎,話本戲文的活潑口吻,被她熔於一爐;古典詩文的典雅文辭,引車賣漿者流的俗言俚語,現代社會的流行詞匯,在她的筆杖下,交響成一個大樂隊。在她的散文中,白話從黑白進入彩色,從平面而立體,由清水變為結晶,既保持明白如話的聽覺效果,又充盈著曲折成趣的書面美感。曉風散文之奇還在於她猶如千手千眼觀音,風格多變,二十世紀六十年代初期,她就至少具有兩副筆墨,如餘光中先生所說的,“亦秀亦豪”,經過多年的耕耘,她更上層樓,她可以現代,可以古典,可以莊重,可以幽默,有時飛揚,有時蘊藉,有時奔放,有時內斂,有流雲的閑情,也有沸血的淡然和霍然而怒的盛氣。身為散文作者,她也可以進入各種角色:不服氣的小學生,有些傻氣的情人,諄諄善誘的教師;一個愛鳥人,一個賞花者,或者多情多智的旅人,喜歡好茶好咖啡的飲者……

二曰大。

奇是不拘一格的活力,是開創新篇的現代,而大則是大傢境界。曉風雖然不曾留學異域,職業也單一,從學生到教師,但由於她的好學與敏感,也得益於她傢學淵源,得益於臺灣社會的憂患與動蕩,開放與多元,她有瞭超出前輩女作傢的胸襟與視野。她集學者的淵博、詩傢的靈慧、哲人的睿智、宗教的悲憫於一身。她敢於涉筆醜陋,不再唯美是騖,而是美醜並舉。小說、電影、音樂、繪畫、攝影等藝術都納入瞭她的視野,促成瞭她觀察事物的新感性。她的散文有詩的節奏,戲劇的對話和沖突,繪畫的色彩,還有虛構的小說技法,形成瞭多元的集大成的美感。

當然,曉風散文之大更多地來自她散文中的博大胸懷,它結合瞭儒傢的擔當和基督的悲憫,還有藝術的純真。她說“懷不世之絕技,目高於頂,不肯在凡夫俗子身上浪費一絲一毫的美,當然也沒有什麼不對。但肯起身為風雪中行來的人奉一杯熱茶,看著對方由僵冷而舒活起來,豈不更為感人”。所以,曉風散文中有那麼多凡常中國人,他們或是憂患動蕩中既善其身又濟天下的讀書人:《半局》裡的杜公,《再給我們講個笑話吧》中的世棠,《不識》中的父親,《未絕》裡的馬國光……或是在凡常生活中持守道義和尊嚴的平頭百姓:灶下捧讀《古文觀止》的胖廚師,陪盲父遊覽山頂風光的女子,為自己成為畫中人而欣喜的農夫……這是一些與作者偶然交會的小人物,或許連姓名也不曾留下,然而,在他送上的一碗辣醬裡可以嘗出敬業和尊客,在她的一次擁抱中有感恩和激情,幾個未嘗的包子,一句真情的好話,都會讓我們或會心而笑,或心如搗臼,熱淚迸湧。

曉風的散文中,人物林林總總,職業、地位、年齡都迥然不同,既有可以相與出塵的名士大儒,也有隻是居傢過日子的柴米夫妻,他們之所以讓曉風含情凝睇,援筆勾勒,是因為曉風認為,世界上,最燦爛的光輝,最能夠燃起情感和生命的光輝,隻能是源自人心。無論身居朱戶或者柴門,唯有人,才是最值得珍愛的。人是我們的鄰居和朋友,是我們的兄弟姐妹,是我們垂垂老邁的父母和嗷嗷待哺的兒女。他們不論有多少缺陷,有多少傷痕,依然是我們這顆星球上無價的尊嚴和慰藉。同時,曉風也認定,有尊嚴有追求的中國人就是我們民族的脊梁,共同構成瞭我們民族文化的大磁場。所以,曉風在他們的身上捕捉的是我們民族文化撒播的靈光與風采,傳遞的是民族文化再生的信念。

從純凈的少女情懷起步,步下紅毯,穿越醜惡,見證偽善,最終成就瞭悲憫大愛。由一塵不染而歷經炎涼滄桑直逼人世內核,仿佛自風平浪靜卷入狂風巨浪,曉風依然有一雙寧靜清澈的眼睛,那裡因隱藏著百年憂患的海棠血痕而有一絲憂鬱,幾分憤懣,但更多的卻是自信,是擔當,是困頓中不失安詳,凡常裡自有莊嚴。浩大的場景、紛繁的群像、重大的事件,在曉風散文中並不多見,但與那些濃墨重彩的長篇巨幅相比,曉風的散文毫不遜色地具有令人震撼的情感經驗和審美情趣。這就是中國的寫意傳統,以小見大,言有盡而意無窮,李白的樂府、蘇東坡的小品短賦,不也是尺幅寸心、天地無窮嗎?這就是曉風散文之大。

三曰老。

中國書法推崇人書俱老,中國文學有“庾信文章老更成,暮年詞賦動江關”的美談。比起其他文類,散文更講究爐火純青。中國古人早就認識到散文的敘述策略是“行雲流水,圓活流轉”。詩化,劇烈的動作和戲劇沖突等強化手段隻是散文創作中的變奏而非常態。中國散文追求的境界以意蘊深遠、骨氣奇高為裡,沖淡寧靜、自然真率為表。需要特別指出的是,它推崇的“自然”是絢爛歸於平淡,是不屑於“為文造情”的矯揉造作,“舍我其誰”的劍拔弩張,而非“我手寫我口”。

對於散文傢,內在功力的修煉,尤甚於自然隨意。蘇軾提出文理自然姿態橫生,說自己下筆如山泉一日千裡,但也立刻補充道,“與山石曲折,隨物賦形”,“隨物賦形”,也就是有規范有約束,不是一瀉無遺;而他的“常行於所當行,常止於不可不止”,更是長期用功讀書寫作而後修煉得來的境界——從心所欲而不逾矩。因此,散文傢依憑的不僅是才氣,更多的是多年修煉的內功——人格和歷練。《人間詞話》中說:“客觀之詩人,不可不多閱世。閱世愈深,則材料愈豐富愈變化……主觀之詩人,不必多閱世。閱世愈淺,則性情愈真。”而我們說的“老”應該是“閱世而不溺世”,“閱世深卻性情真”,這就是長期修煉後的一種境界。曉風近年來的散文已經達到瞭這樣的境界,寧靜致遠,淡泊明凈。她的散文裡的敬畏與寧靜,尊嚴與氣度,正是來自長期的釀造,默默的積蓄。它並非純然空靈,也不是冷漠無情,更不是畏葸忍辱,而是人世風浪中大徹大悟後留存的精神結晶。這與其說是宗教,不如說是一種歷久常新的中國智慧。

六月來西北講學,說起臺灣島多高山,大陸學生深為驚訝,小小一島,三千米以上的高峰,竟有百座之多,而華山不超過兩千米。同樣,說起兩千三百萬人中,可以傳世的經典作傢不會少於十來位,也讓他們困惑。可是,事實如此。高山總是匯聚在同一山脈,經典也常匯聚在同一時空。這一時空也許很大,如漢唐中國,也許不大,如古希臘、愛爾蘭。靠的是適宜的土壤和氣候。

在現居臺灣的中國經典作傢中,曉風隻能算是中生代,以她的潛能,我們相信還會有新的傑作新的境界,兩岸的中國人在期待,全球的華人在期待,歷史在期待!

 

徐  學

 

(徐學:教授,現任廈門大學臺灣文學研究所所長,從事臺灣文化與文學研究,著有《隔海說文》、《臺灣當代散文綜論》、《餘光中評傳》、《臺灣新文學概觀》等書。)

媒體評論   曉風的智能是一種洞悉與悲憫的智能。她的愛是一種執著與堅毅的愛,她的同情是一種無私與綿遠的同情,她的力量,是一種收斂自如的光 芒。
——席慕蓉 在線試讀部分章節

 

商品評論

0個評論

暫時還沒有會員留下評論

帳號:匿名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