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狼群 李微漪著圖書籍

李微漪的著作:重返狼群(附光盤)

售價:190

商品編號:TB000379

數量:

購買

分享:
重返狼群  李微漪著圖書籍

商品描述

 基本信息

商品名稱:重返狼群其他參考信息 
作者:李微漪開本:16開
定價:190頁數:379
  出版時間:2012-07-01
ISBN號:9787535458476印刷時間:2012-07-01
出版社:長江文藝版次:1
商品類型:圖書印次:1

 

內容提要:
《重返狼群》的作者李微漪是個生長在川西的女畫家,在若爾蓋草原寫生時偶然救活了一只剛剛出生僅五天的小狼,從此開始了與狼共舞的生涯。她把小狼帶回都市喂養,並為他起名“格林”。兩個月後,格林狂野和嗥叫的狼性開始顯現,同時也陷入自我確定的茫然和沒有同伴的孤獨,對人類的不設防更讓他的都市生活危險叢生。李微漪決定帶他回到草原,讓他重返狼群。  在草原上安營紮寨長達半年時間,從夏到冬,李微漪帶著格林尋找狼跡,數次遭遇猛禽與藏獒攻擊、天氣突變、彈盡糧絕,長大的格林佑護著狼媽。在朋友亦風的幫助下,格林終於得以野化,重返狼群。 《重返狼群》由長江文藝出版社發行。
精 彩 頁:
我剛去若爾蓋草原寫生的時候,絕沒有想到草原上會有一只瀕死的、注定會影響我一生的小狼崽向我發出微弱的呼救聲…… 我一踏上這片海拔近四千米的高原草甸,就立刻感覺到空氣稀薄,太陽熾烈,長風刮勁草,幾乎沒有任何樹木能夠紮根生長,這里只有廣闊無邊的草場和綿延起伏的淺山。據當地人說,“若爾蓋”的藏語含義是“犛牛喜歡的地方”。放眼望去,神聖的雪山,飄揚的經幡,悠悠白雲下漫山遍野的牛羊,澄澈的天宇映襯著金碧輝煌的藏傳佛教寺廟……這是每一個畫家夢寐以求的自由樂土。 此時正值四月,壓抑了一冬的烈日開始炙烤高原上的每一寸土地。正午,我背著畫夾與行囊頂著驕陽越走越渴,四周沒有樹木可以遮陰,水也早已喝完。我終於在無邊無際的草場上找到了一處牧民家,推門進去討口水喝。 這草原深處的牧民家少有外來的漢族客人,因此他們異常熱情。一個牧民老阿媽端出酥油茶,揉了一塊糌粑遞給我。幾個粗通漢語的牧民圍坐桌邊,天南地北地和我拉起家常來。閑聊中,說起了草原上新近傳來的關於狼的故事。我是個動物迷,一聽之下立刻來了興趣。 “很久沒見過那樣的狼了!”老阿媽在我對面坐下來,褪下手上的佛珠串,一顆顆數著,娓娓道來,“前些日子,一匹大公狼鑽進一家人的羊圈偷走了一只羊。丟羊的消息一傳開,打獵的人就去下了狼夾子,沒幾天,狼夾子不見了!後來找到夾子,但上面只有一只咬斷的狼爪,狼竟然跑了!” “狼咬斷自己的爪子嗎?!”我吃了一驚,雖然以前在小說中也讀到過這樣的描述,但總是當文學故事看,此刻聽草原上的牧民講現實版本,不禁心驚肉跳,“還真有這樣的事兒?!” “有,草原上的狼狠著呢!”老阿媽連連點頭,從她接下來斷斷續續的描述和旁邊幾個牧民七嘴八舌的補充中,我努力還原著當時的景象: 那只被夾的大公狼,拖著狼夾子跑不遠,立刻咬斷了受傷的前爪,翻身逃命,被幾只藏狗循著血味兒一路追攆過去。大公狼三只爪子爬不上山,慌亂當中躲進山腳下亂石堆的石縫里,狼頭向外,嚴防死守!圍上來的幾只藏狗里,一只年輕沒經驗的狗見了瘸狼,以為好對付,不知深淺地往里沖,剛伸進半個頭就被大公狼連頭帶喉嚨一口咬住,狗眼珠子也被咬爆了,狼頭一陣猛甩,狗哼都沒哼幾聲就被公狼撕破了喉嚨,死在洞口。剩餘的藏狗嚇得再不敢往里沖,只管大聲汪汪叫著報信。狼也死守在石縫里不出來。 聞聲趕來的獵人和牧民轟開狗群,見石縫不太深,獵人就把藏刀捆在馬棒子頭上,戳進洞去,一陣亂捅,把大狼活活捅死在石縫里。獵人感覺再沒動靜時,抽回馬棒,挑出死狼一看,尺把長的藏刀一直紮進大公狼的嘴里,從喉管下面戳透,狼嘴和喉嚨直翻血泡泡,大股大股的狼血順著刀刃往下流,刀柄直吞進了狼嘴里,被狼牙死死咬住,拔都拔不出來。 聽到這情形,我艱難地咽了一口茶,很不舒服地摸摸喉嚨,仿佛那一刀是戳進了我的喉管里。 “那狼死的時候,頭皮眼睛耳朵幾乎都被刀戳爛了,只剩一只眼睛還死盯著殺他的人,看得人心里直發毛。”旁邊的牧民大哥一點不在意我不舒服的感覺,接過老阿媽的話往下講,“那只大公狼的刀傷只在頭上、眼睛上、脖子上有,身上和後背一點傷都沒有,你說是怎麼回事?”他賣個關子,倒上一碗酒,咂了一口,看看我一臉迷茫的表情:“大狼到死都是迎著刀往上咬,如果是狗挨上兩刀早就轉身往里縮了!你說這狼狠不狠?” 我頭皮一陣竄麻,心里涼颼颼的,仿佛感覺到那狹窄石縫中寒光閃閃的藏刀就在眼前狂紮亂刺。 “那個獵人運氣倒好,”另一個大胡子的牧民羨慕地說,“他得了張幾乎完整的狼皮,就是缺了條狼腿。” 我垂下眼皮,歎了口氣,心中既欽佩又惋惜。我從小愛動物,是看著趙忠祥解說的《動物世界》長大的一代,因此對各種生物也有或多或少的了解。但對狼,我一直覺得他不是一種普通的動物——神秘、冷峻、凶殘而令人敬畏。從我所知道的各種動物傳說和記錄中,也只有狼才能下狠心咬斷自己的腳爪,用高昂的代價換取一條生路,其他任何動物都下不了口,以自戕肢體的辦法從捕獸夾下逃脫。可惜這只寧死不屈的強悍大狼終究沒有逃脫被殺的厄運。我突然很想親眼見證一下那只斷狼爪,親手撫摸一下公狼遺留的“戰袍”,感受一下一直以來以為只有小說和傳聞中才有的狼精神。 老阿媽手里一顆顆撥著佛珠,露出不忍的神色:“最可憐的是後來那只母狼,剛生狼崽沒多久……” “還有一只帶崽的母狼?”我驚訝地瞪大了眼睛。 “是呀!”阿媽回答,“所以公狼才會去偷羊。” 我點點頭,從我對狼生活習性的了解中,我知道,母狼生育幼崽期間都是待在狼洞里,而打獵養家的任務就交給公狼。這只初為狼父的公狼有一家子要養活,獵食育幼是每個狼父親的本能。可即便如此,狼也是從不願意與人為敵的,難道祖先們血的教訓還不夠嗎?我深為同情但很不贊成公狼獵取家畜的冒險行為:“真傻,公狼死了,那一窩狼怎麼活?他去抓野牛野羊不行嗎?” “野牛野羊?”大胡子牧民幹笑了幾聲,“你一路走過來,看見有嗎?” “斑羚呢?麂子?青羊?麅子?鹿子……”我把我能想到的,作為狼的食物的野生食草動物名字問了個遍。大胡子搖著頭:“這些稀罕物要有的話,早就被人打光了,還輪得到狼下手?” 我心里一沉,頓時明白了公狼甘願冒死偷羊的原因,我突然憎恨起人來。 牧民大哥接過大胡子的話:“那公狼死了以後,母狼就像瘋了一樣,大白天都敢闖進牧場,接連咬死了三四只羊。晚上,母狼就跑到山頭上或者在公狼被殺的地方一聲接一聲地哀嚎,嚎得牧民每天都提心吊膽的……” 我追問:“有人看見那只母狼了麼?” “怎麼沒看見,大白天都來,狗也攆不走她,見了人也不躲,那母狼純粹是在跟人玩命。”牧民大哥擺擺手,示意我不要打斷他的話。我立刻閉嘴靜聽,生怕錯過了哪一個細節,牧民大哥的講述把我帶回了數天前: 那幾天里,飽受喪夫之痛和饑餓折磨的母狼夜夜哀嚎,讓牧民惶惶不安,加之母狼自殺式的挑釁,天生不可調和的牧民和狼之間的矛盾更加尖銳。為了免除後患,有經驗的獵人們到處搜尋,找到了狼窩,幾番試探,發現母狼不在,但窩里分明還藏有小狼崽。有人建議掏了狼崽,炸掉狼窩!有人怕招致母狼更瘋狂的報複,建議留下一只活的狼崽,母狼愛子心切,一定會帶著僅存的小狼遠走他鄉躲避災禍,但是要把小狼的一雙後腿折斷,讓母狼養一只永遠站不起來的狼,一輩子身心疲憊,再也別想卷土重來;有人還是不相信這幾乎亡命的母狼會護著崽子離去,應該主動斬草除根,先留下這窩小狼崽,引誘母狼回來,再一網打盡,這樣又能多一張大狼皮。 牧民大哥咬了一口糌粑,慢慢嚼著,看了看老阿媽,似乎有點不忍心說下去了。我急切地望著牧民大哥,想聽他繼續說完。 牧民大哥猶豫了一下,接著道:“獵人後來投了毒肉,本來想毒死的狼皮最完整,可讓人萬萬沒想到的是,中毒的母狼竟然自己用牙把背皮撕爛,死都沒讓人得到那張狼皮!” 老阿媽手上滾動的珠串滯澀了。“母狼臨死還爬回狼窩,挨個舔她的小狼崽,緊盯著圍上來的人嗥叫,嗥得噴血,嗥得人心顫,一直嗥到咽氣。”老阿媽搖搖頭說,“其實母狼根本不是‘被’毒死的……”阿媽特別強調了那個“被”字。 “怎麼講?”我仔細聽阿媽的說法。P2-4
作者簡介:
李微漪,成都丫頭。從小最怕寫作文,沒想到此番竟然寫了部四十萬字的長篇,我咋寫出來的?

其實我只是一個記錄者,真正的作家是小狼,他是我書中所有故事的創造者,我在他的故事里笑著哭,哭著筆……他要透過我的文字告訴人們有關自由、競爭、生存、夢想、尊嚴、情誼、草原和狼……
目錄:

01 一窩“死狼崽”
02 引狼入市
03 滿月的小淘氣
04 天生會遊泳!
05 獠牙之下出政權!
06 絕不把自己的命運牽在別人手里!
07 天台上的狼嗥
08 激活格林的野性基因
09 一匹野狼上街了!
10 逼上天台,退無可退
11 城市里的宅狼
12 只為那傳說中美麗的草原!
13 狼與藏獒的傳說
14 獒兄狼弟
15 狼為食狂!
16 草原領地狗
17 紮西的牧場
18 第一次捕獵的代價
19 狂獒血戰
20 狼之柔情
21 恨崽不成狼
22 格林,咱們走吧!
23 空中鷹為王,地面狼稱霸!
24 錚錚狼骨
25 陷阱!
26 狼山、狼洞、狼渡灘
27 我在草原,我餓……
28 別把小狼不當猛獸!
29 在獒場休整
30 再闖狼山
31 狼山上的日子
32 狼煙四起
33 最盼遇到人,最怕遇到人!
34 狼族的集結號
35 離開人類的第一步
36 淒厲的北風吹過……

商品評論

1個評論
  • 匿名會員2017-11-28 10:15:57

    好大好厚一本,看的欲罷不能,好幾處看的流眼淚,太喜歡了

總計 1 個記錄,共 1 頁。第一頁最末頁

帳號:匿名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