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當快意(宗璞散文)

售價:153

商品編號:9787533941208

請選擇:

數量:

購買

分享:
書當快意(宗璞散文)

商品描述

  • 版 次:1
  • 頁 數:
  • 字 數:
  • 印刷時間:2015-1-1
  • 開 本:32開
  • 紙 張:膠版紙
  • 印 次:1
  • 包 裝:平裝
  • 叢書名:
  • 國際標準書號ISBN:9787533941208
  • 圖書>文學>中國現當代隨筆

 

編輯推薦

 

茅盾文學獎,全國優秀短篇小說獎、中篇小說獎、散文(集)獎獲得者

著名哲學傢馮友蘭之女

宗璞的散文經典

 

 

  內容推薦

宗璞出身名門,見識廣博,她的散文具有深刻的思想內涵和豐富優美的感情世界,體現出高雅的格調。宗璞散文表現出豐富優美的感情:有對祖國、對祖國的名山大川的熱愛之情;有對已故的親朋,特別是對父親——大哲學傢馮友蘭的緬懷之情;有對先哲、大師的敬仰之情;有對自己的人生軌跡、文學探索和精神追求的真實記錄…‥宗璞有著深厚的學養,堅定的信念,對未來充滿瞭美好的希望,因此宗璞的散文呈現出高雅的格調。

宗璞幼承傢學,既有傳統文化的深厚淵源,又受外國文化的長期熏陶,體現在語言上就是文筆清新絢麗、優美雋永。

宗璞的散文情景交融,筆法靈活多變,體現出純熟的藝術技巧。

——孫犁

作者簡介

宗璞,當代作傢,原名馮鐘璞,1928年生於北京。哲學傢馮友蘭先生之女。著有反映抗日戰爭時期知識分子生活的四卷本長篇小說《野葫蘆引》(《南渡記》《東藏記》《西征記》《北歸記》)及《紅豆》《總鰭魚的故事》《紫藤蘿瀑佈》等中短篇小說、童話、散文作品。曾獲得茅盾文學獎,全國優秀短篇小說獎、中篇小說獎、優秀散文(集)獎 。


目錄 01 / 恨書
005 / 賣書
009 / 樂書
013 / 讀書斷想
015 / 書當快意
018 / 一點希望
020 / “字典”的困惑
023 / 一封舊信
027 / 讓老百姓有書讀

031 / 偉大的俄羅斯作傢
——陀思妥耶夫斯基
035 / 有生命的文學
038 / 有感於鮮花重放
040 / 痛讀《思痛錄》

01 / 恨書

005 / 賣書

009 / 樂書

013 / 讀書斷想

015 / 書當快意

018 / 一點希望

020 / “字典”的困惑

023 / 一封舊信

027 / 讓老百姓有書讀

 

031 / 偉大的俄羅斯作傢

——陀思妥耶夫斯基

035 / 有生命的文學

038 / 有感於鮮花重放

040 / 痛讀《思痛錄》

043 / 行走的人

047 / 雕刻盲的話

049 / 吳為山的雕塑

053 / 《幽夢影》情結

059 / 耳讀《朱自清日記》

064 / 耳讀王蒙舊體詩

069 / 耳讀《蘇東坡傳》

076 / 無盡意趣在“石頭”

081 / 感謝高鶚

091 / 漫說《紅樓夢》

100 / 采訪史湘雲

 

105 / 論哈代

154 / 試論曼斯斐爾德的小說藝

186 / 打開常春藤下的百葉窗

前言 序

一九四四年夏天,我在西南聯大附中高中一年級學習。學校安排我們到滇池中間的海埂上露營,夜間有站崗、偷營等活動,得以親近夜色。我非常喜愛夜光下茫茫的湖水,很想站在水波上,讓水波帶我到很遠很遠的地方。我把這種感受寫瞭一篇小文,寄給昆明的某個雜志。文章發表瞭,是在一種很粗糙的土紙上。那是我的第一篇散文。我沒有好好保存它,現在已經找不到瞭。而那閃著銀光的茫茫湖水卻永遠在我的記憶裡。
一九五九年春天,我寫瞭一篇散文《山溪》,是訪問小五臺山林區所得,發表於一九五九年第16期《新觀察》雜志。(我曾經誤記這篇文章寫於一九五一年,在此更正並致歉

 

一九四四年夏天,我在西南聯大附中高中一年級學習。學校安排我們到滇池中間的海埂上露營,夜間有站崗、偷營等活動,得以親近夜色。我非常喜愛夜光下茫茫的湖水,很想站在水波上,讓水波帶我到很遠很遠的地方。我把這種感受寫瞭一篇小文,寄給昆明的某個雜志。文章發表瞭,是在一種很粗糙的土紙上。那是我的第一篇散文。我沒有好好保存它,現在已經找不到瞭。而那閃著銀光的茫茫湖水卻永遠在我的記憶裡。

一九五九年春天,我寫瞭一篇散文《山溪》,是訪問小五臺山林區所得,發表於一九五九年第16期《新觀察》雜志。(我曾經誤記這篇文章寫於一九五一年,在此更正並致歉。)從一九五九年到現在,有五十五年瞭。這些年中,經歷瞭很多事情,發生瞭很多變化,有很多感受、很多想法,我斷斷續續寫瞭不少散文;前後出版瞭二十餘種散文集,內容多有重復。現在把五十五年的散文收集在一起,按內容編成五卷,可以視為我的散文全編瞭。“選集”受到篇幅的約束,往往有所偏重;“全編”似乎龐雜,思考或有深淺,著墨或有濃淡,但都是我生命的痕跡,讀來也許會有一個更廣闊的天地。

能夠出版這部散文全編,端賴我的老戰友、好戰友楊柳女士,她也是一位資深的編輯。為瞭編這部書,她做瞭近三年的準備,反復閱讀,校正錯字,精心思考怎麼樣編得更好。沒有她的苦心,是不會有這部書的。也要感謝浙江文藝出版社,他們把經濟效益放在次要的地位,出版瞭這部書。這種重視文化的傳播的理念,無疑是很可貴的。

 

宗 璞

 

                                                                                                                                                  2014年12月12日

                                                                                                                                                  時為冬至前十日

媒體評論

宗璞有豐厚的古典文學修養,自己又是個小說傢、詩人,因此她能把中西古典文學的含義盡化為詩,從而以之入文,加之她的敏慧,這是我輩凡人所不能企及的。她的文章看來平平淡淡,但其中跌宕迂回又不是粗心的人所能把握的,隻有在讀者的細心體會中豁然開朗,而捕捉到她命意之所在。

                                                               ——馮亦代

宗璞作品雖不說篇篇達到化境,但就其總體風格、品位而言,當為“五四”以來女性作傢中的高手。冰心以來,能將世道人生,天理人趣寫得氣韻不凡的女人不多,宗璞可謂是個少有的特例,她甚至比冰心要多幾分大氣。

——孫鬱

宗璞的文字,明朗而有含蓄,流暢而有餘韻,於細膩之中,註意調節。每一句的組織,無文法的疏略,每一段的組織,無浪費或枝蔓。可以說字字錘煉,句句經營。

——孫犁

在線試讀部分章節

書當快意

“書當快意”後面本來有三個字“讀易盡”,說的是人生中的憾事。讀書正讀得高興,卻已經完瞭,令人若有所思。其實細想起來,書已盡算不得什麼,可以重讀、再讀、反復讀。一本書,經得起反復讀,才算好書。

王國維在《靜安文集續編 · 文學小言》中說:“三代以下之詩人,無過於屈子、淵明、子美、子瞻者。此四子,茍無文學之天才,其人格亦自足千古。故無高尚偉大之人格,而有高尚偉大之文學者,殆未之有也。”他提出必須“感自己之所感,言自己之所言”,才能產生偉大的文學。又說:“宋以後之能感自己之感,言自己之言,其唯東坡乎!山谷可謂能言其言矣,未可謂能感所感也。”可見能言其言比能感所感要容易。言其言需要藝術的功力,感所感則需要人格的力量。在無法享有完整的人格時,是無法感自己所感的。

我自己近幾年讀得最有興趣的書,是馮友蘭著“哲學三史”。三史者,兩卷本《中國哲學史》《中國哲學簡史》及七卷本《中國哲學史新編》是也。

《中國哲學史》出版於三十年代,是我國第一部完整的用現代方法寫作的哲學史。緒論中講到,西方哲學史著述多用敘述,中國過去的哲學史多用選錄。這部書則用敘述和選錄相結合的方式。其敘述,經過潛心研究仔細梳理,把龐雜的歷史講得條理分明。譬如,“合同異”“離堅白”這六個字,原來哲學史上並沒有,是作者鉆研總結出來,讓人一看就頭腦清醒。其選錄,於講解時配合節選原著主要篇章,使讀者能看到本來面目。有人以引文多為此書病,殊不知這正是作者有意為之,俾使一書在手,整個中國哲學思想的來龍去脈全在眼前。

《中國哲學簡史》原用英文寫作,於一九四八年在美國出版。數十年來,已有約十種文字譯本,中文有塗又光、趙復三兩種譯本。這是一本有趣味、省時間的書。全書不過二十萬字,卻不隻勾畫出中國哲學發展的輪廓,還使讀者品味到中國哲學的真髓,可謂出神入化。我常想,這本書像是太上老君煉出來的仙丹,經過熔煉,把浩繁的史冊濃縮得可以一口吞!我們怎能不感謝作者呢?北大哲學系博士生導師陳來教授最近在電視薦書時說:“馮先生用這樣一個不大的篇幅,把幾千年中國哲學的歷史內容,深入淺出,講得非常透徹、非常精彩。這樣的著作,我在世界上還沒有見過第二本。”想來我的欣賞不能算是外行。

《中國哲學史新編》約一百五十萬字,寫作用時十二年。各卷的內容是:先秦諸子、兩漢經學、魏晉玄學、隋唐佛學、宋明道學、近代變法、現代革命。不隻較兩卷本詳盡,且時有新意,實在是一部大文化史。作者在第四冊自序中說,因為抓住瞭主題,對玄學和佛學的分析比以前加深瞭。第六冊中提出大膽的看法:太平天國向西方學習的不是長處,而是中世紀神權政治。推而論之,對曾國藩的評價也一反時賢,認為他阻止瞭中國的倒退。作者曾說寫此書愈到後來愈感自由。可謂“感自己之所感,言自己之所言”瞭。第七冊中更有許多新論,惜乎此卷迄今尚未在中國大陸出版。

記得似乎是列寧說過,讀書要有計劃,不然不如不讀。這和我們“開卷有益”的想法大不同,我想兩者可以相互補充。也不必做太功利的打算,隻要“書當快意”,便是瞭。

 

1993年3月26日

原載《書摘》1994年6月號

商品評論

0個評論

暫時還沒有會員留下評論

帳號:匿名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