豐子愷散文

售價:137

商品編號:9787533928896

請選擇:

數量:

購買

分享:
豐子愷散文

商品描述

 

編輯推薦 說到豐子愷,我們就會想到他的畫。其實,他的文章也寫得不錯,尤其是散文。這本作為世紀文存叢書之一的豐子愷散文收錄的就是他在1925年至1972年間寫就的作品。該書文筆手法細膩、結構順當、條理清晰、內容豐富多彩、語言流暢優美。有敘事的,有抒情的,也有釋理的。
鵝的步態,更是傲慢瞭。這在大體上也與鴨相似。但鴨的步調急速。有局促不安之相。鵝的步調從容,大模大樣的,頗像平劇裡的凈角出場。這正是它的傲慢的性格的表現。我們走近雞或鴨,這雞或鴨一定讓步逃走。這是表示對人的懼怕。所以我們要捉住雞或鴨,頗不容易。那鵝就不然:它傲然地站著,看見人走來簡直不讓;有時非但不讓,竟伸過頸子來咬你一口。  內容推薦 這是二十世紀中國文學大師豐子愷的經典散文,有敘事的、有抒情的、有釋理的。這些散文文筆手法細膩、結構順當、條理清晰、內容豐富多彩、語言流暢優美。散文中滲透著作者豐富的社會生活和復雜的內心世界。這本散文集典型而精致、可讀性強、細細品味、其樂無窮。
目錄 漸(1925)
東京某晚的事(1925)
華瞻的日記(1926)
給我的孩子們(1926)
大帳簿(1927)
憶兒時(1927)
兒女(1928)
秋(1929)
伯豪之死(1929)
立達五周年紀念感想(1930)
我的苦學經驗(1930)
陋巷(1933)
兩個“?”(1933)
作父親(1933)
隨感十三則(1933) 漸(1925)
東京某晚的事(1925)
華瞻的日記(1926)
給我的孩子們(1926)
大帳簿(1927)
憶兒時(1927)
兒女(1928)
秋(1929)
伯豪之死(1929)
立達五周年紀念感想(1930)
我的苦學經驗(1930)
陋巷(1933)
兩個“?”(1933)
作父親(1933)
隨感十三則(1933)
學畫回憶(1934)
吃瓜子(1934)
作客者言(1934)
兩場鬧(1934)
熱天寫稿(1934)
勞者自歌(十三則)(1934)
野外理發處(1934)
肉腿(1934)
送考(1934)
送阿寶出黃金時代(1934)
談自己的畫(1935)
我與手頭字(1935)
楊柳(1935)
車廂社會(1935)
半篇莫幹山遊記(1935)
《隨園詩話》(1935)
山中避雨(1935)
畫鬼(1936)
傢(1936)
我的母親(1937)
還我緣緣堂(1938)
愛護同胞(1938)
告緣緣堂在天之靈(1938)
勞者自歌(十二則)(1938)
佛無靈(1938)
中國就像棵大樹(1938)
辭緣緣堂(1939)
桐廬負暄(1940)
讀《讀緣緣堂隨筆》(1946)
[附錄]讀《緣緣堂隨筆》
“藝術的逃難”(1946)
悼夏丐尊先生(1946)
白鵝(1946)
勝利還鄉記(1947)
口中剿匪記(1947)
我的漫畫(1947)
湖畔夜飲(1948)
我與《新兒童》(1949)
《子愷漫畫選》自序(1955)
廬山遊記(1956)
中國話劇首創者李叔同先生(1956)
代畫(1956)
雪舟和他的藝術(1956)
敬禮(1956)
隨筆漫畫(1957)
爆炒米花(1957)
伯牙鼓琴(1957)
鬥牛圖(1957)
西湖春遊(1958)
揚州夢(1958)
談兒童畫(1958)
回憶兒時的唱歌(1958)
杭州寫生(1959)
黃山松(1961)
上天都(1961)
黃山印象(1961)
懷梅蘭芳先生(1961)
有頭有尾(1961)
赤欄桿外柳千條(1961)
飲水思源(1961)
化作春泥更護花(1961)
阿咪(1962)
天童寺憶雪舟(1963)
不肯去觀音院(1963)
眉(1972)
豐都(1972)
塘棲(1972)
王園囡(1972)
清明(1972)
吃酒(1972)
舊上海(1972)
四軒柱(1972)
阿慶(1972)
元帥菩薩(1972) 在線試讀部分章節 《給我的孩子們》
我的孩子們!我憧憬於你們的生活,每天不止一次!我想委曲地說出來,使你們自己曉 得。可惜到你們懂得我的話的意思的時候,你們將不復是可以使我憧憬的人瞭。這是何等可 悲哀的事啊!
瞻瞻!你尤其可佩服。你是身心全部公開的真人。你甚麼事體都象拚命地用全副精力去 對付。小小的失意,象花生米翻落地瞭,自己嚼瞭舌頭瞭,小貓不肯吃糕瞭,你都要哭得嘴 唇翻白,昏去一兩分鐘。外婆普陀去燒香買回來給你的泥人,你何等鞠躬盡瘁地抱他,喂 他;有一天你自己失手把他打破瞭,你的號哭的悲哀,比大人們的破產、失戀、broke nheart,喪考妣、全軍覆沒的悲哀都要真切。兩把芭蕉扇做的腳踏車,麻雀牌堆成 的火車、汽車,你何等認真地看待,挺直瞭嗓子叫“汪——,”“咕咕咕……”,來代替汽 油。寶姊姊講故事給你聽,說到“月亮姊姊掛下一隻籃來,寶姊姊坐在籃裡吊瞭上去,瞻瞻 在下面看”的時候,你何等激昂地同她爭,說“瞻瞻要上去,寶姊姊在下面看!”甚至哭到 漫姑面前去求審判。我每次剃瞭頭,你真心地疑我變瞭和尚,好幾時不要我抱。最是今年夏 天,你坐在我膝上發見瞭我腋下的長毛,當作黃鼠狼的時候,你何等傷心,你立刻從我身上 爬下去,起初眼瞪瞪地對我端相,繼而大失所望地號哭,看看,哭哭,如同對被判定瞭死罪 的親友一樣。你要我抱你到車站裡去,多多益善地要買香蕉,滿滿地擒瞭兩手回來,回到門 口時你已經熟睡在我的肩上,手裡的香蕉不知落在哪裡去瞭。這是何等可佩服的真率、自然 與熱情!大人間的所謂“沉默”、“含蓄”、“深刻”的美德,比起你來,全是不自然的、 病的、偽的!
你們每天做火車、做汽車、辦酒、請菩薩、堆六面畫,唱歌、全是自動的,創造創作的 生活。大人們的呼號“歸自然!”“生活的藝術化!”“勞動的藝術化!”在你們面前真是 出醜得很瞭!依樣畫幾筆畫,寫幾篇文的人稱為藝術傢、創作傢,對你們更要愧死!
你們的創作力,比大人真是強盛得多哩:瞻瞻!你的身體不及椅子的一半,卻常常要搬 動它,與它一同翻倒在地上;你又要把一杯茶橫轉來藏在抽鬥裡,要皮球停在壁上,要拉住 火車的尾巴,要月亮出來,要天停止下雨。在這等小小的事件中,明明表示著你們的弱小的 體力與智力不足以應付強盛的創作欲、表現欲的驅使,因而遭逢失敗。然而你們是不受大自 然的支配,不受人類社會的束縛的創造者,所以你的遭逢失敗,例如火車尾巴拉不住,月亮 呼不出來的時候,你們決不承認是事實的不可能,總以為是爹爹媽媽不肯幫你們辦到,同不 許你們弄自鳴鐘同例,所以憤憤地哭瞭,你們的世界何等廣大!
你們一定想:終天無聊地伏在案上弄筆的爸爸,終天悶悶地坐在窗下弄引線的媽媽,是 何等無氣性的奇怪的動物!你們所視為奇怪動物的我與你們的母親,有時確實難為瞭你們, 摧殘瞭你們,回想起來,真是不安心得很!
阿寶!有一晚你拿軟軟的新鞋子,和自己腳上脫下來的鞋子,給凳子的腳穿瞭,剷襪立 在地上,得意地叫“阿寶兩隻腳,凳子四隻腳”的時候,你母親喊著“齷齪瞭襪子!”立刻 擒你到藤榻上,動手毀壞你的創作。當你蹲在榻上註視你母親動手毀壞的時候,你的小心裡 一定感到“母親這種人,何等殺風景而野蠻”罷!
瞻瞻!有一天開明書店送瞭幾冊新出版的毛邊的《音樂入門》來。我用小刀把書頁一張 一張地裁開來,你側著頭,站在桌邊默默地看。後來我從學校回來,你已經在我的書架上拿 瞭一本連史紙印的中國裝的《楚辭》,把它裁破瞭十幾頁,得意地對我說:“爸爸!瞻瞻也 會裁瞭!”瞻瞻!這在你原是何等成功的歡喜,何等得意的作品!卻被我一個驚駭的“哼!”字喊得你哭瞭。那時候你也一定抱怨“爸爸何等不明”罷!
軟軟!你常常要弄我的長鋒羊毫,我看見瞭總是無情地奪脫你。現在你一定輕視我,想 道:“你終於要我畫你的畫集的封面!”
最不安心的,是有時我還要拉一個你們所最怕的陸露沙醫生來,教他用他的大手來摸你們的肚子,甚至用刀來在你們臂上割幾下,還要教媽媽和漫姑擒住瞭你們的手腳,捏住瞭你們的鼻子,把很苦的水灌到你們的嘴裡去。這在你們一定認為太無人道的野蠻舉動吧!
孩子們!你們真果抱怨我,我倒歡喜;到你們的抱怨變為感謝的時候,我的悲哀來瞭!
我在世間,永沒有逢到像你們樣出肺肝相示的人。世間的人群結合,永沒有像你們樣的徹底地真實而純潔。最是我到上海去幹瞭無聊的所謂“事”回來,或者去同不相幹的人們做瞭叫做“上課”的一種把戲回來,你們在門口或車站旁等我的時候,我心中何等慚愧又歡喜!慚愧我為什麼去做這等無聊的事,歡喜我又得暫時放懷一切地加入你們的真生活的團體。
但是,你們的黃金時代有限,現實終於要暴露的。這是我經驗過來的情形,也是大人們誰也經驗過的情形。我眼看見兒時的伴侶中的英雄,好漢,一個個退縮,順從,妥協,屈服起來,到像綿羊的地步。我自己也是如此。“後之視今,亦猶今之視昔”,你們不久也要走這條路呢!
我的孩們!憧憬於你們的生活的我,癡心要為你們永遠挽留這黃金時代在這冊子裡。然這真不過像“蜘蛛網落花”略微保留一點春的痕跡而已。且到你們懂得我這片心情的時候,你們早已不是這樣的人,我的畫在世間已無可印證瞭!這是何等可悲哀的事啊!
《子愷畫集》代序,1926年耶誕節作。
大帳簿
我幼年時,有一次坐瞭船到鄉間去掃墓。正靠在船窗口出神觀看船腳邊層出不窮的波浪的時候,手中拿著的不倒翁失足翻落河中。我眼看它躍人波浪中,向船尾方面滾騰而去,一剎那間形影俱杳,全部交付與不可知的渺茫的世界瞭。我看看自己的空手,又看看窗下的層出不窮的波浪,不倒翁失足的傷心地,再向船後面的茫茫白水悵望瞭一會,心中黯然地起瞭疑惑與悲哀。我疑惑不倒翁此去的下落與結果究竟如何,又悲哀這永遠不可知的命運。它也許隨瞭波浪流去,擱住在岸灘上,落入於某村童的手中;也許被魚網打去,從此做瞭漁船上的不倒翁;又或永遠沉淪在幽暗的河底,歲久化為泥土,世間從此不再見這個不倒翁。我曉得這不倒翁現在一定有個下落,將來也一定有個結果,然而誰能去調查呢?誰能知道這不可知的命運呢?這種疑惑與悲哀隱約地在我心頭推移。終於我想:父親或者知道這究竟,能解除我這種疑惑與悲哀。不然,將來我年紀長大起來,總有一天能知道這究竟,能解除這疑惑與悲哀。
後來我的年紀果然長大起來。然而這種疑惑與悲哀,非但依舊不能解除,反而隨瞭年紀的長大而增多增深瞭。我偕瞭小學校裡的同學赴郊外散步,偶然折取一根樹枝,當手杖用瞭一會,後來拋棄在田間的時候,總要對它回顧好幾次,心中自問自答:“我不知幾時得再見它?它此後的結果不知究竟如何?我永遠不得再見它瞭!它的後事永遠不可知瞭!”倘是獨自散步,遇到這種事的時候我更要依依不舍的留連~回。有時已經走瞭幾步,又回轉身去,把所拋棄的東西重新拾起來,鄭重地道個訣別,然後硬著頭皮拋棄它,再向前走。走後我也曾自笑這癡態,而且明明曉得這些是人生中惜不勝惜的瑣事;然而那種悲哀與疑惑確實地充塞在我的心頭,使我不得不然!
在熱鬧的地方,忙碌的時候,我這種疑惑與悲哀也會被壓抑在心的底層,而安然地支配取舍各種事物,不復作如前的癡態。間或在動作中偶然浮起一點疑惑與悲哀來;然而大眾的感化與現實的壓迫的力非常偉大,立刻把它壓制下去,它隻在我的心頭一閃而已。一到靜僻的地方,孤獨的時候,最是夜間,它們又全部浮出在我的心頭瞭。燈下,我推開算術演草簿,提起筆來在一張廢紙上信手塗寫日間所諳誦的詩句:“春蠶到死絲方盡,蠟炬成灰……”沒有寫完,就拿向燈火上,燒著瞭紙的一角。我眼看見火勢孜孜地蔓延過來,心中又忙著和個個字道別。完全變成瞭灰燼之後,我眼前忽然分明現出那張字紙的完全的原形;俯視地上的灰燼,又感到瞭暗淡的悲哀:假定現在我要再見一見一分鐘以前分明存在的那張字紙,無論托紳董、縣官、省長、大總統,仗世界一切皇帝的勢力,或堯舜、孔子、蘇格拉底、基督等一切古代聖哲復生,大傢協力幫我設法,也是絕對不可能的事瞭!——但這種奢望我決計沒有。我隻是看看那堆灰燼,想在沒有區別的微塵中認識各個字的死骸,找出哪一點是春字的灰,哪一點是蠶字的灰。……又想象它明天朝晨被此地的仆人掃除出去,不知結果如何:倘然散入風中,不知它將分飛何處?春字的灰飛人誰傢,蠶字的灰飛人誰傢?……倘然混入泥土中,不知它將滋養哪幾株植物?……都是渺茫不可知的千古的大疑問瞭。
吃飯的時候,一顆飯粒從碗中翻落在我的衣襟上。我顧視這顆飯粒,不想則已,一想又惹起一大篇的疑惑與悲哀來:不知哪一天哪一個農夫在哪一處田裡種下一批稻,就中有一株稻穗上結著煮成這顆飯粒的谷。這粒谷又不知經過瞭誰的刈、誰的磨、誰的舂、誰的糶,而到瞭我們的傢裡,現在煮成飯粒,而落在我的衣襟上。這種疑問都可以有確實的答案;然而除瞭這顆飯粒自己曉得以外,世間沒有一個人能調查,回答。
袋裡摸出來一把銅板,分明個個有復雜而悠長的歷史。鈔票與銀洋經過人手,有時還被打一個印;但銅板的經歷完全沒有痕跡可尋。它們之中,有的曾為街頭的乞丐的哀願的目的物,有的曾為勞動者的血汗的代價,有的曾經換得一碗粥,救濟一個餓夫的饑腸,有的曾經變成一粒糖,塞住一個小孩的啼哭,有的曾經參與在盜賊的贓物中,有的曾經安眠在富翁的大腹邊,有的曾經安閑地隱居在毛廁的底裡,有的曾經忙碌地兼備上述的一切的經歷。且就中又有的恐怕不是初次到我的袋中,也未可知。這些銅板倘會說話,我一定要尊它們為上客,恭聽它們歷述其漫遊的故事。倘然它們會紀錄,一定每個銅板可著一冊比《魯濱遜飄流記》更離奇的奇書。但它們都像死也不肯招供的犯人,其心中分明秘藏著案件的是非曲直的實情,然而死也不肯泄漏它們的秘密。
…… 書摘與插畫 插圖

商品評論

0個評論

暫時還沒有會員留下評論

帳號:匿名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