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城 2008年修訂本 郭敬明著寫的經典玄幻圖書籍作品

郭敬明的著作:幻城

售價:205

商品編號:TB000360

數量:

購買

分享:
幻城 2008年修訂本 郭敬明著寫的經典玄幻圖書籍作品

商品描述

 基本信息

商品名稱:幻城其他參考信息 
作者:郭敬明開本:4
  頁數:245
  出版時間:2008-04-01
ISBN號:9787535436900印刷時間:2008-04-01
出版社:長江文藝版次:1
商品類型:圖書印次:1

 

內容提要
本書是2008年全新內容修訂版本,兩百萬暢銷巔峰榮耀再版。全新收錄郭敬明回顧心情實錄《冰雪王爵與末世蒼雪》及篇章精美文案。由知名插畫家年年、跨刀手繪,adam x美術執行。
精 彩 頁
很多年以後,我站在豎立著一塊煉泅石的海岸,面朝大海,面朝我的王國,面朝臣服於我的子民,面朝凡世起伏的喧囂,面朝天空的霰雪鳥,淚流滿面。 那些歲月在頭頂轟隆作響。席卷著,漫延著,像大火般燒盡內心的沉痛。 好像才過去短短的一日,又好像是漫長的千年。 到底要經過什麼樣的宇宙變化,光線才可以照亮你一直沉埋在陰影里的側臉? 我對整個冰雪帝國的記憶,分為好多個部分。 如今回憶起來,就像是一次漫長的旅程。從生到死,一站一站地斷續連接。 有時候清晰,有時候混沌。記憶被風雪吹散成流螢。 在我成年後的很長一段時間里,我都會夢見自己站在空無一人的荒涼冰原上,末世的蒼雪在身邊翻湧,我茫然地望向天地的盡頭。 這樣的夢境,像是一個無限悲劇,卻也略顯慈悲的寓言。 我的名字叫卡索,我在雪霧森林中長大,陪伴我的是一個老得讓人無法記得她年齡的巫師,她讓我叫她婆婆,她叫我皇子。我是幻雪帝國的長子。和我一起長大的還有我的弟弟,他的名字叫櫻空釋。我們兩個,是幻雪帝國唯一僅存的兩個幻術師。 其實在我們的帝國里,本來幻術師還有很多,他們共同成為整個帝國里幻術的巔峰,以一種不可超越的、淩駕在所有巫師之上的姿態存在著,是所有巫師們崇拜的神祗。但是後來,他們相繼死亡。留下我和我的弟弟,延續幻術師的血統。 在我們的帝國疆域上——其實一直到我成年之後,我都不太能准確地說出幻雪帝國的疆域到底有多大,幻術法典上的那卷關於領域的羊皮卷,也只是描繪了簡單的西起點“娘山”和東終點“冰海”,北起點“星佑泉”到南終點“綠海”,而這四個點所包圍出來的區域,我並不是很了解。 —在這個疆域之上,居住著很多很多的種族,其中以我們的巫師一族最為尊貴。而這個貴族里的貴族就是那些幻術師們組成的皇家血統。其他的還有像是我比較熟悉的星宿一族,他們從很久以前,就一直擔任帝國的占星師的角色。其他的還有巫樂族,巫醫族等等。他們分別占據帝國的某塊領域,各自不相幹預。 當然在冰海的深處,還有最神秘的人魚一族。 母後曾經告訴我說,整個帝國里幻術最強的人,很可能就是人魚一族里從未曾露面的妖術師們。他們長年累月地沉睡在海底峽穀的黑暗里,如果蘇醒起來,就像是海嘯一般可怕。我甚至聽婆婆說起過,她說100個妖術師聯合在一起,可以把一塊巨大的大陸,瞬間變成死亡的沼澤。她說那些妖術師們行動起來的時候無聲無息,像是白色發亮的魂靈一樣隨風飄浮,沒有人看過他們真實的樣子。 我小時候總是覺得他們特別可怕。但是婆婆也說,他們好多年都沒有在幻雪大陸上出現過了。 我的名字在幻術法典上的意思是黑色之城,而我弟弟的名字翻譯出來是幻雪之影。我們有不同的母親和相同的父皇——幻雪帝國的現任國王。 我的父皇是幻雪帝國有史以來最偉大的國王,在兩百年前的聖戰中瓦解了冰海對岸火族的幾乎全部勢力。而那一戰也讓我的王族受到近乎不可挽回的重創,我的三個哥哥和兩個姐姐在那場持續了十年的戰役中死亡,於是家族中的幻術師就只剩下我和櫻空釋,而那場戰役中死亡的巫師、占星師和劍士等等更是不計其數。雖然父皇也派出過頂尖的巫師前往冰海的峽穀深處企圖尋找妖術師們的支援,但是所有前往的巫師們,一個都沒有回來過。 記憶里是無邊無涯的雪地上,不斷轟然倒下的身影,他們的屍體在寂靜的蒼穹下發出墜地時的沉悶聲響。 你無法想象那些畫面有多麼的震懾人心,你也無法了解看見成片屍體堆積成髒雪的悲涼。但這些都是在我年幼的時候,裝點在我的窗外的風景。 那場驚心動魄的戰役成為所有人記憶中不可觸碰的傷痕,而在我的記憶中,就只剩下漫天尖銳呼嘯的冰淩和鋪滿整個大地的火種,天空是空曠寒冷的白色,而大地則一片火光。 我在宮殿里,在溫暖的火爐旁,在雍容的千年雪狐的皮毛中,看到父皇冷峻的面容和母親皺緊的眉頭。每當外面傳來陣亡的消息,我總會看見父皇魁梧的身軀輕微顫動,還有母親簌簌落下的淚水。而窗外的紅色火焰,就成為我童年記憶中最生動的畫面。畫面的背景聲音,是我的哥哥姐姐們絕望的呼喊,這種呼喊出現在我的夢境中,經久不滅。我掙紮著醒來,總會看見婆婆模糊而年老的面容,她用溫暖而粗糙的手掌撫摩我的面頰,對我微笑,說:我的皇子,他們會在前方等你,你們總會相見。我很害怕地問她:那麼我也會死嗎?她笑了,她說:卡索,你是未來的王,你怎麼會死。 那一年我99歲,還太小,連巫師的資格都沒有取得,所以很多年以後的現在,我對那場聖戰的記憶已經模糊不清。當我問婆婆的時候,她總是滿臉微笑地對我說:我親愛的皇子,等你成為了國王,你就會知道一切。 對於那場戰役,我弟弟幾乎完全沒有記憶。每當我對他提到那場聖戰的時候,他總是漫不經心地笑,笑容邪氣可是又甜美如幼童。他說:勝者為王,敗者為寇,哥,這是天理,你不用難過。說完之後,他會靠過來,親吻我的眉毛。 我有時候覺得弟弟太過殘酷和冷漠,但是有時候又覺得他感情熾烈而疏狂。並且,他不像我一樣對那段過去的曆史耿耿於懷。我在藏滿卷軸的偏殿里翻閱那些斷續記錄著關於聖戰時期的卷軸時,他總是在旁邊睡覺,或者用幻術召喚出風雪的獅子或者麒麟,與它們玩耍。他對過去沒有任何的緬懷。 他和我說:哥,我覺得未來才最重要。那是我們將要度過的漫長年月。 我和櫻空釋曾經流亡凡世30年,那是在聖戰結束之後。我記得在戰役的最後,火族已經攻到我們冰族的刃雪城下,當時我看到火族精靈紅色的頭發和瞳仁,看到漫天彌散的火光,看到無數的冰族巫師在火中融化,他們淒厲的呐喊刺穿蒼藍色的天壁。 P16-19
目錄
幻城
雪國
櫻花祭

商品評論

0個評論

暫時還沒有會員留下評論

帳號:匿名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