牽牛花——葉聖陶散文

售價:146

商品編號:9787533941178

請選擇:

數量:

購買

分享:
牽牛花——葉聖陶散文

商品描述

  • 版 次:1
  • 頁 數:
  • 字 數:
  • 印刷時間:2015-1-1
  • 開 本:32開
  • 紙 張:膠版紙
  • 印 次:1
  • 包 裝:平裝
  • 叢書名:
  • 國際標準書號ISBN:9787533941178
  • 圖書>文學>中國現當代隨筆

 

編輯推薦

 

語文教育傢、作傢葉聖陶的散文精選集,收入《藕與蓴菜》《記金華的雙龍洞》(《記金華的兩個巖洞》)《沒有秋蟲的地方》《牽牛花》《天井裡的種植》《五月三十一日急雨中》等傳世名篇。

 

你要從他作品中尋找驚人的事,不一定有;然而即在初無驚人處,有他那種凈化升華人的品性的力量。

                                                                                                                                         ——茅盾

  內容推薦

阿英稱贊葉聖陶的“每一篇小品,真不啻是一首非常成功的,優美的,人生之詩” 。本書收入葉聖陶美文小品六十多篇,包括五個部分:“江南寫意”或敘寫故鄉風物,傾訴鄉思鄉情;或抒發離愁別緒,表達愛情、親情、友情。“世相描摹”則再現社會生活實況,描摹人物生存狀態。“故人舊事”畫龍點晴刻畫人物。“山川攬勝”描寫壯麗山河。“文心雕龍”選入的是卓有見地的文學鑒賞文章。

作者簡介

葉聖陶,原名葉紹鈞、字秉臣、聖陶,1894年10月28日生於江蘇蘇州,現代作傢、教育傢、文學出版傢和社會活動傢,有“優秀的語言藝術傢”之稱。他是五四運動時期文學研究會的創立人之一。其座右銘“文學為人生”甚為有名。主要作品有童話《稻草人》、短篇小說《潘先生在難中》、長篇小說《倪煥之》等。

目錄 江南寫意
沒有秋蟲的地方 
藕與蓴菜 
將離 
客語 
賣白果 
三種船 
昆曲 
牽牛花 
看月 
說書 
掮槍的生活 
天井裡的種植 
幾種贈品 
過節 

江南寫意

沒有秋蟲的地方 

藕與蓴菜 

將離 

客語 

賣白果 

三種船 

昆曲 

牽牛花 

看月 

說書 

掮槍的生活 

天井裡的種植 

幾種贈品 

過節 

騎馬 

牛 

 

 

世相描摹

生活 

曉行 

啼聲 

叢墓似的人間 

深夜的食品 

蒼蠅 

希望 

五月三十一日急雨中 

過去隨談 

做瞭父親 

書桌 

樂山被炸 

橈夫子 

在西安看的戲 

刺繡和緙絲 

我和商務印書館 

 

 

故人舊事

記徐玉諾 

記佩弦來滬 

白采 

好友賓若君 

兩法師 

春聯兒 

鄰舍吳老先生 

胡愈之先生的長處 

略談雁冰兄的文學工作 

駕長 

夏丏尊先生逝世 

“生活教育” 

“相濡以沫” 

回憶瞿秋白先生 

佩弦周年祭 

悼劍三 

俞曲園先生和曲園 

 

山川覽勝

記遊洞庭西山 

假山 

談成都的樹木 

我坐瞭木船 

過三峽 

遊臨潼 

坐羊皮筏到雁灘 

登雁塔 

遊瞭三個湖 

黃山三天 

記金華的兩個巖洞 

 

文心雕龍

侮辱人們的人 

詩的泉源 

第一口的蜜 

寫不出什麼 

文章例話 

暴露 

揣摩 

我和兒童文學 

在線試讀部分章節

藕與蓴菜

 

同朋友喝酒,嚼著薄片的雪藕,忽然懷念起故鄉來瞭。若在故鄉,每當新秋的早晨,門前經過許多鄉人:男的紫赤的胳膊和小腿肌肉突起,軀幹高大且挺直,使人起健康的感覺;女的往往裹著白地青花的頭巾,雖然赤腳,卻穿短短的夏佈裙,軀幹固然不及男的那樣高,但是別有一種健康的美的風致;他們各挑著一副擔子,盛著鮮嫩的玉色的長節的藕。在產藕的池塘裡,在城外曲曲彎彎的小河邊,他們把這些藕一再洗濯,所以這樣潔白。仿佛他們以為這是供人品味的珍品,這是清晨的畫境裡的重要題材,倘若塗滿污泥,就把人傢欣賞的渾凝之感打破瞭;這是一件罪過的事,他們不願意擔在身上,故而先把它們洗濯得這樣潔白,才挑進城裡來。他們要稍稍休息的時候,就把竹扁擔橫在地上,自己坐在上面,隨便揀擇擔裡過嫩的“藕槍”或是較老的“藕樸”,大口地嚼著解渴。過路的人就站住瞭,紅衣衫的小姑娘揀一節,白頭發的老公公買兩支。清淡的甘美的滋味於是普遍於傢傢戶戶瞭。這種情形差不多是平常的日課,直到葉落秋深的時候。

在這裡上海,藕這東西幾乎是珍品瞭。大概也是從我們故鄉運來的。但是數量不多,自有那些伺候豪華公子碩腹巨賈的幫閑茶房們把大部分搶去瞭;其餘的就要供在較大的水果鋪裡,位置在金山蘋果呂宋香芒之間,專待善價而沽。至於挑著擔子在街上叫賣的,也並不是沒有,但不是瘦得像乞丐的臂和腿,就是澀得像未熟的柿子,實在無從欣羨。因此,除瞭僅有的一回,我們今年竟不曾吃過藕。

這僅有的一回不是買來吃的,是鄰居送給我們吃的。他們也不是自己買的,是從故鄉來的親戚帶來的。這藕離開它的傢鄉大約有好些時候瞭,所以不復呈玉樣的顏色,卻滿被著許多銹斑。削去皮的時候,刀鋒過處,很不爽利。切成片送進嘴裡嚼著,有些兒甘味,但是沒有那種鮮嫩的感覺,而且似乎含瞭滿口的渣,第二片就不想吃瞭。隻有孩子很高興,他把這許多片嚼完,居然有半點鐘工夫不再作別的要求。

想起瞭藕就聯想到蓴菜。在故鄉的春天,幾乎天天吃蓴菜。蓴菜本身沒有味道,味道全在於好的湯。但是嫩綠的顏色與豐富的詩意,無味之味真足令人心醉。在每條街旁的小河裡,石埠頭總歇著一兩條沒篷的船,滿艙盛著蓴菜,是從太湖裡撈來的。取得這樣方便,當然能日餐一碗瞭。

而在這裡上海又不然;非上館子就難以吃到這東西。我們當然不上館子,偶然有一兩回去叨擾朋友的酒席,恰又不是蓴菜上市的時候,所以今年竟不曾吃過。直到最近,伯祥的杭州親戚來瞭,送他瓶裝的西湖蓴菜,他送給我一瓶,我才算也嘗瞭新。

向來不戀故鄉的我,想到這裡,覺得故鄉可愛極瞭。我自己也不明白,為什麼會起這麼深濃的情緒?再一思索,實在很淺顯:因為在故鄉有所戀,而所戀又隻在故鄉有,就縈系著不能割舍瞭。譬如親密的傢人在那裡,知心的朋友在那裡,怎得不戀戀?怎得不懷念?但是僅僅為瞭愛故鄉麼?不是的,不過在故鄉的幾個人把我們牽系著罷瞭。若無所牽系,更何所戀念?像我現在,偶然被藕與蓴菜所牽系,所以就懷念起故鄉來瞭。

所戀在哪裡,哪裡就是我們的故鄉瞭。

1923年9月7日

商品評論

0個評論

暫時還沒有會員留下評論

帳號:匿名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