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愛玲文傳:底影青灰的遺世浮歡 陳韻鸚著圖書籍作品

陳韻鸚寫的張愛玲文傳:底影青灰的遺世浮歡

售價:130

商品編號:TB000357

  • 市場價格:156
  • 商品品牌:文匯出版社
  • 購買此商品贈送:13 積分

數量:

購買

分享:
張愛玲文傳:底影青灰的遺世浮歡 陳韻鸚著圖書籍作品

商品描述

 

  • 版 次:1
  • 頁 數:272
  • 字 數:240000
  • 印刷時間:2013-4-1
  • 開 本:大32開
  • 紙 張:膠版紙
  • 印 次:1
  • 包 裝:平裝

 

 

 

 

 

編輯推薦

她絢爛得擁有俗世最豔麗的色彩,可心底卻涼得仿若世間最冷的寒冰。
她擁有過友誼和愛情,可時間把它們都變成一場可笑的流言,最終消逝於她的生命。
她擁有世人難以想象的名聲,可世事把它變成了激情過後的平淡與貧瘠。
她終成了一個矛盾卻精彩的角色,用她在世事蒼涼下逐漸冰涼的筆觸,寫著最吸引世人的百態人生。

 

內容推薦

張愛玲是中國現代文學史上一顆耀眼的恒星!她以犀利的目光,敏銳的筆觸,甚至是帶著妖嬈的文字,直抵人性深處不可言說的黯淡與荒涼。她的人生連同她的作品,永遠都是一部部令後人著迷的傳奇!
從高堂大宅里那個會講故事的小姑娘,到以筆墨驚豔整個文壇的才情女子;從淪陷前香港大學里那個仍想續夢倫敦大學的女學生,到十里洋場愛上有夫之婦的情戀故事主角;從離亂中飽嘗背叛與噤聲之困的獨行者,到萎榭於大洋彼岸的紅學迷,她一路走來,“一襲華美”之後,為自己添就了一個蒼涼的結局。
生於豪門,芳名曾盛,卻是半生繁華,半生淒涼!
所幸,她遺下了一個關於時代、關於女人、關於文學的永久的夢!
本書似一次淒美的夢之旅,透過張愛玲的筆墨足跡,剝離蝕鏤,從歲月的悲歡舊事中,還原出一個真實的張愛玲!

 

作者簡介

陳韻鸚,專職作家,對民國曆史和民國文學有深入的研究,曾出版多部女性類作品,文風細膩優雅,尤其擅長以現代女性的角度解讀舊時代的人物和感情。

 

目錄

序言 關於時代、關子女人、關於文學
第一幕 深宅:陰暗的地方有古墓的清涼
01 人生的底色
02 蒼涼的鶴頂紅
03 母親出國
04 心經念與誰聽
05 童言無忌
06 刻意地討好
07 入學堂
08 哭給自己看
09 天才夢
10 父親再婚
11 後母的心
12 逃離樊籠
第二幕 繁枝:莫等閑,出名要趁早
01 公寓生活
02 港大求學
03 戰爭的絕望
04 再進家門
05 橫空出世
06 《傳奇》
07 奢靡的氣息
08 拜金主義
09 同行之人
第三幕 海哲:願歲月靜好,現世安穩
01 相見歡
02 一張婚書
03 我將只是萎謝了
04 未完成的夢
第四幕 團圓:長溝流月去無聲
01 一別故土
02 奔赴美國
03 執子之手
04 以字還糧
05 海上花
06 柏克萊的工作
07 紅樓夢魘
08 歲月長,衣裳薄

 

 

在線試讀部分章節

01人生的底色
當時間的軸輪轉到把過去都演變成了曆史,張愛玲是否有想過,終有一天她也會被埋進曆史的古墓。想來她是知道的,她向來知道人生有的是蒼涼與可悲。理想與現實的不符,是每個人生的陰暗處。當世人將這些陰暗藏於心底,把明媚曬到自己的臉上時,張愛玲卻擺了張冷臉去奚落世事。她無外乎是要揭人的底色,揭自己的底色。
這底色是什麼?是讓她心底清涼的陰暗嗎?可她心底那抹清涼的陰暗又來自何方?當她還呼吸著清新的氣息時,還驕傲著自己的名氣時,那抹清涼的陰暗就一直存在著。仿佛那是來自千百年的歲月,曆經滄桑,閱人無數。如今,不過是借了個鮮活的軀殼,來給世人嘮一點世事蒼涼的嗑。
是什麼人才能擁有這樣的資本,於曆史的沉重中,保持著一絲鮮活來調侃悲歎?當世人津津樂道於張愛玲顯赫的祖輩時,或許可以發現,這些富於傳奇的曆史,正為張愛玲的底色賦予了無與倫比的資本。
《紅樓夢》寫於何人?今人的答案是曹雪芹。什麼是曹雪芹的底色,也許沒人會錯過他的家世。想當年,曹雪芹的曾祖曹璽不過是皇太極家的包衣,但也幸得於此,他的家族跨入了詩書之家的行列。與皇家的親近,曹璽的妻子做了康熙的奶媽,其子曹寅也順理成章地與康熙有了那麼一絲乳水之親。雖然曹寅沒有如友人納蘭容若一般的文才,卻足以擔當起少年皇帝的良伴。曹璽得了個江寧織造的肥差,從此光宗耀祖,及其死後多年,曹寅也任了此職。康熙六下江南時,四次住在曹家。親厚如此,無與倫比。
家世顯赫的好處,一則能使其子弟獲得良好的教育,二則能使其子弟擁有平常人家缺乏的高瞻眼光。曹雪芹生在這樣一個顯赫的世家,他注定將擁有與眾不同的視角——優越感、全局觀、曆史觀,他有比常人更多的機會去了解上層社會,那所培養出來的,必是傲視世界的眼光。
可這樣的身世,並不能造就《紅樓夢》。如果沒有曹家的家道中落,曹雪芹也看不到那麼多的世道炎涼、人情冷暖,亦看不穿這浮華世事的表面虛假,弄不懂這世間潛藏的悲涼。於是,在饑寒交迫中,曹雪芹洞悉了曆史的真相,才知那浮華世事的淺薄與可笑。那笑歎中的故事,並非是對過往輝煌的記憶,乃是洞悉後的歎息。
當幼年的張愛玲捧著這本煌煌的情愛巨著樂此不疲時,她當是從中看到了自己的影子。此時的張家,尚未破敗至曹家的落魄狀,但那些把曆史供在了上位的家人,一如生活在古墓的一群遊屍。張愛玲早已習慣了呼吸這古墓的氣息,早看透了這古墓中的每一個故事。只是她一直不知道該如何去形容這個家,或許直到《紅樓夢》的出現,才讓她知道有個古人早已說出了她的心聲。於是,她也學會去探尋那曾經的顯赫,去尋找自己底色的源頭。
張家的發家史,當始於曹雪芹之後的一百年。那是同治年間,張愛玲的祖父張佩綸考中了進士.當了京官。關於他的為官生涯,曾樸將其寫進了他的譴責小說《孽海花》。在曾樸筆下,那個以張佩綸為原型的莊侖樵是個窮得生了狠的京官。
“胸中一團饑火,夾著一股憤氣,直沖上喉嚨里來,就想趁著現在官階可以上折子的當兒,把這些事情統做一個折子,著實參他們一本,出出惡氣,又顯得我不畏強禦的膽力。就算因此革了官,那直聲震天下,就不怕沒人送飯來吃了,強如現在庸庸碌碌的幹癟死。”【1】
於是,在他饑寒交迫之際,便開始了他的諫官生涯。一本本奏折,參得朝廷人人自危,道路以目。而他自己則飛黃騰達,衣食無憂。
曾樸筆下的尖酸,不是完全沒有道理的。在朝堂之上,張佩綸是“清流派”的中堅。所謂“清流派”,是當時的軍機大臣李鴻章鑒於洋務派占多數,而籠絡的一批以“直諫”聞名的禦史、翰林。其中最為出名的當數張之洞和張佩綸。
“清流派”的好,在於立足於抗擊外敵,但雖是話好說,事卻難做。所以當只有慷慨激昂卻無用兵能力的張佩綸被派到福建後。在全無防範的狀況下,遭遇了“馬江之戰”的慘敗。他不僅沒有組織有效地抗敵,反而臨陣脫逃,成為一時的話柄。
P4-6

 

商品評論

0個評論

暫時還沒有會員留下評論

帳號:匿名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