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火集 龍應台著二十年紀念版

龍應台的書:野火集

售價:120

商品編號:TB000355

  • 市場價格:144
  • 商品品牌:文匯出版社
  • 購買此商品贈送:12 積分

數量:

購買

分享:
野火集 龍應台著二十年紀念版

商品描述

 基本信息

商品名稱野火集其他參考信息 
作者:龍應台開本:4
定價:120頁數:236
  出版時間2010-05-01
ISBN號:9787108034557印刷時間:2010-05-01
出版社:文匯出版社版次:1
商品類型:圖書印次:1

 

內容提要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龍應台的這把野火,從二十世紀八十年代一直燒到了今天,已成燎原之勢。無論是大陸,還是台灣,甚至凡是有華人的地方,都能見到野火的影響。二十多年來,野火已經成為一個時代的共同符號。 此次重新編整後推出的《野火集》,除了保留作者當年的“野火”文字,附加了作者對此文的感言,或對當時時代背景的補充說明,並邀請華語文學名人如餘光中、餘秋雨等,為文或追憶或評析走過“野火時代”的台灣。
精 彩 頁
開始的時候,課堂上問學生問題得不到回音,我以為是學生聽力不夠,於是我把英語慢下來,一個字一個字說,再問,還是一堵死牆;於是改用國語,再問。我發覺,語言的問題其次,思想的貧乏才是症結所在。 學生很用功。指定的小說或劇本上課前多半很盡責地讀完。他能把故事的情節大綱說得一清二楚。可是,當我開始問“為什麼”的時候,他就瞠目以對——不知道,沒想過。 他可以讀十篇愛倫坡的謀殺小說,每一篇都讀懂,但不能夠綜觀十篇整理出一個連貫的脈絡來。他可以了解蘇格拉底為什麼拒絕逃獄,也明白梭羅為什麼拒絕出獄,但這兩個事件之間有怎樣的關系,他不知道。他可以說出詩人艾略特對藝術獨創與模仿的理論,但是要他對王三慶的仿畫事件發表意見——他不知道,他沒有意見,他沒學過,老師沒教過,課本里沒有。 我愛惜我的學生;像努力迎取陽光的黃色向日葵,他們聰慧、純潔、奮發,對老師尤其一片真情。但是,他們也是典型的中國學生:缺乏獨立自主的個性,盲目地服從權威,更嚴重的,他們沒有——完全沒有——獨立思考的能力。 錯在學生嗎? 當然不是。學生是一杯混沌的黏土,在教育者的手中搓揉成形。從小學到大專聯考這個漫長過程中的種種問題,暫且不談,讓我們看看這些“不敢”、“淚眼汪汪”、“沒有意見”的大學生正在接受什麼樣的高等教育。 二十歲的人表現出五歲的心智,往往是因為辦教育的人對學生采取一種“抱著走”的育嬰方式。常常會聽到一些大學校長說:“我把學生當自己的兒女看待。”一派慈祥。他也真做得像個嚴父慈母:規定學生不許穿拖鞋在校內行走,上課不許遲到,周會時要正襟危坐,睡眠要足八小時,熄燈前要洗澡如廁,清晨六點必須起床做操,講話時不許口含食物,夏天不可穿短褲上課,看電影有害學業,看電視有傷眼睛,吃飯之前要洗手,等等等等。 我一直以為大學校長是高瞻遠矚,指導學術與教育大方向的決策人,而不是管饅頭稀飯的保姆,但這也暫且不提。這一類型的教育者的用心,毋庸置疑,當然是善意的,問題是,我們論“事”的時候,用心如何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實際的後果,而教育的後果何其嚴重!這種喂哺式、育嬰式的大學教育剛好吻合心理學家Levy早在一九四三年給所謂“過度保護”(Overprotection)所作的詮釋:第一,給予過多的接觸——“有任何問題,隨時來找我”;第二,禁止他獨立自主——“你不許……”;第三,將他“嬰兒化”——“乖,早睡早起”;第四,把自己的價值取向加諸其身——“你聽我的……”在這種過度呵護的幼稚教育下成長的大學生,遇事時,除了“淚眼汪汪”之外又能做什麼呢? 教育者或許會說:這些學生如果進大學以前,就已經學好自治自律的話,我就不必要如此提之攜之,喂之哺之;就是因為基礎教育沒教好,所以我辦大學的人不得不教。雖然是亡羊補牢,總比不教好。 聽起來有理,其實是個因噎廢食的邏輯。這個學生之所以在小、中學十二年間沒有學會自治自律,就是因為他們一直接受喂哺式的輔導,那麼大學來繼續進行“育嬰”,這豈不是一個沒完沒了的惡性循環?把學生口里的奶嘴拿掉,我們總要有個起點;大學不做,更待何時?再說,我們對大學教育的期許是什麼?教出一個言聽計從、中規中矩、不穿拖鞋短褲的學生,和教出一個自己會看情況、作決定、下判斷的學生——究竟哪一個比較重要?為了塑造出“聽話”、“規矩”的青年,而犧牲了他自主自決、自治自律的能力——這是我們大學教育的目的嗎? 在生活上,教育者采取懷里“抱著走”的方式;在課業上,許多教書的人就有用鞭子“趕著走”的態度。 就上課點名這件小事來說,以學生出席與否作為評分標准的老師很多,他們的論點是:學生都有惰性,今天我逼你讀書,日後你會感謝我。 這個說法也很動人,卻毫不合理。首先,我們不應該忘記,開一門課程最根本、最重要的目的在傳授知識,而不在鈴響與鈴響之間清數“少了幾頭牛”。照邏輯來說,如果一個學生不聽課就已經具有那門課所要傳授的知識,並且能夠以考試或其他方式證明他的程度,那麼他就沒有必要為了一個人頭點名的成規而來報到。歸根究底,這個“成規”當初之所以存在,只是為了幫助學生獲取這一門知識——讓我們在同一時刻同一地點去聽同一個人有系統地講——但是,一個學生,不論原因為何,已經擁有那個知識,那麼要他來作充數的形式就是舍本逐末,也是為師者見林不見樹的錯誤。 反過來說,一個學生沒有那門知識卻一再缺課,教授當然要淘汰他,但淘汰的理由應該是:你沒有得到知識;而不是:你點名未到。上課出席率與知識吸取量並沒有因果或正比的關系。 為師者“嚴”,我絕對贊同;愈嚴愈好。但是那份“嚴”與“逼”必須在實質的知識上,不在僵化的形式上。換句話說,教授可以用比較深奧的教材,出比較靈活的考題,指定比較繁重的作業,來逼使學生努力。但他如果尊重學生是一個有自主判斷能力的成人,他就沒有理由拿著鞭子把學生抓到教室里來;充其量,做老師的只能嚴肅地說:上不上課在你,努力不努力也在你;你要學會如何為自己的行為擔負後果。 從小學到高中,我們的學生已經在“鞭策”之下被動了十二年,如果最後的大學四年他們也在鞭下長大——他們會長大嗎?畢了業之後又由誰來執鞭呢? 這種“趕著走”的鞭策教育貽害極深。學生之所以不能“舉一隅而以三隅反”,固然是因為在“抱著走”、“趕著走”的過程中從來沒有學過如何去思考,有一個實質上的困難使他即使想開始也不可能。 信仰鞭策教育的人不相信學生有自動好學的可能。於是設置了七七八八的課目,塞滿學生的時間。大一的學生,譬如說,一星期就有三十多個小時的課。大四的課少了,有些系就強迫學生修額外的學分,作為防範怠惰的措施。 可是我面臨一個巨大的難題。 文學是思想;每一小時的課,學生除了必須作兩小時的課前預讀之外,還得加上三小時課後的咀嚼與消化,否則,我付出的那一小時等於零。文學,也不是象牙塔里的白日夢;學生必須將那一小時中所聽到的觀念帶到教室外面、校園外面,與廣大的宇宙和紛擾的現實世界銜接起來。否則,這個新的觀念也等於零。 這些,都需要時間與空間,可是學生辦不到。他們的課程安排得滿滿的,像媒婆趕喜酒一樣,一場接一場。他們的腦子像一幅潑了大紅大紫、沒有一寸留白的畫。 如果怕學生怠惰,我們應該增加學分時數強迫學生把“身體”放在教室里呢,還是應該加深加重課程的內涵使學生不得不把整個“心”都投人?這是不是又牽涉到一個本末的問題? 我們如果不給學生時間與空間去思考,我們又怎麼能教他們如何思考呢? 在國外教書的那許多年,我踏出教室時常有生機盎然的感覺,因為在與學生激烈的反應與挑戰中,我也得到新的成長。在這里,走出教室,我常有被掏空的感覺,被針刺破了的氣球一般。學生像個無底的撲滿,把錢投進去、投進去,卻沒有什麼驚奇會跳出來,使我覺得富有。 P62-65
作者簡介
龍應台,近年來常駐三個地址:香港沙灣徑二十五號濱於海,台北仰德大道白雲山莊藏於山,金華街月涵堂隱於市。寫作教書兼成立基金會推動全球意識之餘,最流連愛做之事,就是懷著相機走山走水走大街小巷,上一個人的攝影課。
目錄
紀念版序
天真女俠龍應台楊澤
——走過野火時代
新的“野火”,從哪里開始?
——寫給二十一世紀的大學生
八○年代這樣走過

從“一九八四”出發
中國人,你為什麼不生氣
生氣,沒有用嗎?
生了梅毒的母親
難局
美國不是我們的家
幼稚園大學
不要遮住我的陽光
不一樣的自由
正眼看西方
“對立”又如何?
焦急
機器人中學
我的過去在哪里?
以“沉默”為恥
——為高雄市民喝彩
啊!紅色
不會“鬧事”的一代
——給大學生
自白
奧威爾的台彎!
精神崩潰的老鼠
台灣是誰的家?
——啊!光複節!
容忍我的火把
——與一位告密者的溝通

在“一九八四”以後
野火現象
又是公假
天羅地網
弱國,你會說“不”嗎?
民主?理直氣壯罷了!
我的台灣意識

野火二十年
從“當家”到“做主”
——二十年後重讀龍應台《野火集》有感
不能熄火
第三度成功
野火不盡
龍應台的啟示
期待新加坡的龍應台?
直言不諱與包容同等重要柏
——柏楊看“野火”龍應台
三月的杜鵑
期待“新火”相傳
龍應台如何在香港放火?
——談“外來學者”的“知識介入”
一把野火燒出一片天
非線時代的線性記憶
現在,龍應台,正“合末逐本”
——她借孫文的話問道:中國有四千年文明,為何無一地如香港者?
海外,留一星火種
檢驗龍應台
——關於《野火集》二十年
自由精神與文明標准
——給龍應台的一封信
再點野火
且賦招魂
——為《野火集》出版二十年而作

商品評論

0個評論

暫時還沒有會員留下評論

帳號:匿名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