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笙簫默 顧漫 七週年精裝珍藏版

顧漫的著作:何以笙簫默(7周年精裝珍藏版)

售價:93

商品編號:9787544143615

  • 市場價格:111
  • 商品品牌:瀋陽出版社
  • 購買此商品贈送:9 積分

數量:

購買

分享:
何以笙簫默 顧漫 七週年精裝珍藏版

商品描述

 基本信息

商品名稱:何以笙簫默(7周年精裝珍藏版) 顧漫 小說其他參考信息 
作者:顧漫開本:32
  頁數:243
啟紅價: 出版時間:2011-01-01
ISBN號:9787544143615印刷時間:2011-01-01
出版社:沈陽版次:1
商品類型:圖書印次:1

 

有明信片和海報送哦!

編輯推薦語
顧漫的《何以笙簫默》征服了千萬粉絲,見證了她們的青春成長,成就了無數少女的校園王子夢。這個冬季,暮然回首,與之再次相遇,《何以》以更加溫馨的面貌出現。近萬字的番外、4張精美明信片、浪漫唯美的隨書海報是對讀者7年來的真心回饋,當然,小寶寶河照是烏龜漫送給大家最大的驚喜。 一段年少時的愛戀,牽出一生的糾纏。大學時代的趙默笙陽光燦爛,對法學系大才子何以琛一見傾心,開朗直率的她拔足倒追,終於使才氣出眾的他為她停留駐足。然而,不善表達的他終於使她在一次傷心之下遠走他鄉……
內容提要
顧漫七周年巨獻:近萬字番外+4張精美明信片+唯美隨書海報+經典配圖 均由eno繪畫! 《何以笙簫默》是一部都市言情小說。 那時候他就老是要讓她等。 有一次她等久了朝他發脾氣。“我都數到九百九十九了,你才來,下次 要是讓我數到一千我就再也不理你!” 結果又一次,他被系里臨時抓去開會,冗長的會議終於完了後他跑去, 她居然還在。 這次她等得脾氣都沒了,只是委委屈屈地看著他說:“以琛,我都數了 好幾個九百九十九了。” 而這七年來,他又多少次數九百九十九? 不是沒想過放棄,只是始終沒辦法數到一千。 這是一個執著於等待和相愛的故事。
作者簡介
顧漫,這個名字如果與數字聯系到一起,有如下幾種——只出版過1本小說《何以笙簫默》,卻能持續暢銷3年,108次告罄,52次加印,累計銷量過300000冊。這個名字,代表了國內網絡文學的最高人氣和價值。她的身價已過百萬,是“悅讀紀”王牌作者之一,更是國內數家一流出版社和出版公司瘋搶的白金級作者! 《微微一笑很傾城》的數字相關——創作長達3年7個月零5天,萬千粉絲熱情不減,初版首印200000冊,保守預估銷量將超過300000冊,達到500000冊銷量的可能性是99%。剩下的1%可能性,是單本銷量突破1000000冊大關! 小結:顧漫,將是華語網絡原創文學10年後里程碑式的作者,人氣遠超明曉溪、蔡智恒。《微微一笑很傾城》作為“烏龜漫”式代表作的網遊愛情小說,將以開創網絡文學新紀元的氣勢橫掃全國書市,成為2009年最耀眼的王牌暢銷書!
目錄

再序《何以》
序·寫給烏龜漫
第一章 重逢
第二章 轉身
第三章 靠近
第四章 命運
第五章 回首
第六章 離合
第七章 若即
第八章 若離
第九章 恒溫
第十章 不避
第十一章 應暉
第十二章 原來
番外之以玫篇 一人花開
番外二 點點滴滴
番外三 年年歲歲
後記

 

 

前言

我一直覺得自己不會再為《何以》寫什麼東西了。始終覺得,那時候的 情緒不可複制,怕寫出來會破壞曾經的感覺。或者又覺得,他們的幸福已經 可以預見了,作者又何必畫蛇添足。 然而這次再版,大家要番外的呼聲實在太高,於是我說,我試試吧。 於是我又放任自己沉浸到《何以》中去。 這實在是一件危險的事情,卻又不可言喻地美妙。 我又陷入了走著走著,就會想起何以琛和趙默笙的狀況,各種他們的情 景紛遝而來,甜蜜的,讓人忍不住傻笑的,又或者忽而傷感的。計劃之外的 情節越寫越多,本來不想寫到孩子的,寫到了。本來只想寫幸福的情節的, 卻會忽然寫到過去,甚至把自己都搞哭了。 在咖啡館忍不住濕了眼睛的時候很不好意思,並不是因為服務員走過好 奇地看了我兩眼,而是覺得,都這麼久了,我還會搞得這麼投入,真是很難 為情。 明明說了再見,告別已久。明明我已經慢慢變老。 卻這麼輕易地被他們俘虜了。 我怎麼會以為我再不會寫出我心里的他們呢? 他們是以琛和默笙啊,是我根植於心底的最固執的願望所化,無論時光 如何沖刷,都不會改變。無論多久的久別,都不會陌生。 嗨,以琛,默笙 ,我們又遇見了。 我還記得與他們初遇在人群熙攘的超市,就像在後記里 寫的那樣,忽然就冒出那樣一種感觸攫住了我。也許早一步,晚一步,他們 不是他們,我不是我,誰知道呢,緣分總是那麼玄之又玄。 我還記得那是大三的暑假,我在我的老台式機上,一遍遍地寫著他們的 重逢,寫了十幾遍,終於我滿意了,他們也滿意了。 我還記得我在學校的機房排隊,等不及了,就拿出白紙先把情節記下來 ,生怕靈感轉瞬即逝。 我還記得上課的時候他們也不安分,不斷地在我腦袋里自行演繹著,讓 我不得不當個不專心的學生,一遍遍在筆記本上寫著他們的名字,才能得到 抒發後的平靜。 一時間有些恍然。 好像是眨眼間,卻已經很遠了。 時間真是世間最殘酷又最美好的東西。 從寫這篇文開始,到現在,已經過去了七年,已經和以琛和默笙分開的 時間一樣漫長了。 嗨,以琛默笙,又見面了。 不過又要再一次告別。 但是我想,走著走著,在熙攘人群中,我們一定會再一次遇見。 顧漫 2010年11月

精彩頁(或試讀片斷)

第一章 重逢 直到有一次他受不了了,板著臉問:“趙默笙,你為什麼老是跟著我? ” 那時侯的她是那麼的不知羞,睜大眼睛問:“以琛,是你笨還是我笨, 哎,你那麼聰明,一定是我笨了,我怎麼這麼失敗,追了半天人家都不知道 我在幹什麼!” 再次見到他,是在七年之後,一家擁擠的超市,到處擠滿了周末采購的 人潮。 趙默笙獨自推著購物車,艱難地在人群中走走停停。剛剛從國外回來的 她,還不太適應這樣的擁擠,然而這樣熱鬧而親切的場面,卻使她不自覺地 帶著微笑,幾乎是用感激的心情聆聽這嘈雜的鄉音。她不知道別人剛剛回國 是不是也和她一樣,心里的激動和喜悅幾乎無法抑制。 七年!久違了啊! 但是,怎麼剛回國就遇見了他呢?不,確切地說,應該是他們。 默笙默默地看著站在蔬菜架前的那一雙儷影,再一次領略了命運的奇妙 。七年之前,也正是他們,使她最終做出了出國的決定。 現在他們一起來買東西呢,那麼最終還是在一起了吧!還好她走得快啊 ,不然恐怕只會傷得更深。 何以琛,何以玫,她真傻,怎麼會以為有相似的名字就一定是兄妹呢? “我們根本不是兄妹,以前我們兩家是很要好的鄰居,都姓何,所以大 人就取了相似的名字。後來以琛的爸爸媽媽出了意外,我們家就收養了以琛 。” “你覺得你比得過我和以琛二十年青梅竹馬的感情嗎?” “我今天是想告訴你,我愛以琛,我不想偷偷摸摸地愛他,我要和你光 明正大地競爭。” 十九歲的那年,默笙生日的前一天,她一向文靜內向的好朋友何以玫, 突然勇氣十足地對她這樣宣言。一向溫柔不與人爭的以玫會這樣說,一定是 愛到了極點。 可是她拿什麼跟以玫競爭呢?就在以玫宣戰的當天,她就敗了,然後逃 去了美國七年。 何以琛——突然想到那日他冰冷的眉眼,絕情的言語,默笙的心有一絲 抽痛,淺淺的,幾乎難以察覺,卻是存在的。 他們向她的方向走來,默笙抓住推車的手指關節開始泛白,幾乎立刻想 要調頭。但超市實在是太擠了,推著購物車的她根本無法轉身。而在下一刻 她也想開了,為什麼要逃避?她應該平靜地對他們說:“嗨,好久不見。” 然後瀟灑地走開,留給他們一個美麗的背影。 更何況,他們也許根本認不出她來了。她變了好多,以前那頭飄逸的長 發已經變成了齊耳利落的短發,以前白皙的皮膚已經讓加州的陽光曬黑。穿 著寬大的T—SHIRT、牛仔、球鞋的她,和以前的對比太大。 他們慢慢地,一步一步地走近,然後……擦肩而過。 不是不心痛的。 若有似無的語聲傳來。 “要不要買點牛奶?”以玫輕柔的聲音。 “……” 回答卻聽不真切了。好懷念,以琛低沉如大提琴的聲音,這些年在異國 他鄉,仍然時時處處在她耳邊吟誦。 失落,但也松了一口氣,默笙抬起一直低垂的頭,邁開步子。 “砰”地一聲,購物車撞上了地上堆成一座小山似的減價肥皂。罪魁禍 首趙默笙傻傻地看著幾百塊肥皂坍塌下來,場面頗為壯觀。 呃,她可不可以當做不是她幹的? “天哪!這已經是今天第三次了。”不知道哪里冒出來的超市理貨員發 出痛苦的呻吟。 所以,這也不應該怪她吧,哪有人把貨物堆在路中間的。默笙悄悄地吐 吐舌頭,努力地擺出一副愧疚的表情。 這里的動靜引起了周圍人的注意,包括何以玫。她只是不經意地看向那 個特別嘈雜的地方,然後呆住——是她,居然是她!以玫幾乎不敢相信自己 的眼睛。她,回來了? “以玫?”何以琛不解她的反應,出聲詢問,眼光順著她看去。 高大挺拔的身軀瞬間僵硬。 趙默笙! 那一臉無辜垂著頭的小女子可不正是趙默笙!臉上是百分百的歉然,眼 睛里卻閃著毋庸置疑的頑皮笑意。遠遠地,其實看不大真切她的表情,但以 琛就是知道。他一直知道的,她是這樣,習慣攪亂一池春水後不負責任地離 開,任性自私又可惡。 整整七年……她還曉得回來嗎? 何以琛垂眸,“以玫,我們走吧!” 何以玫驚訝地看著一臉平靜的以琛,“你不想去打個招呼嗎?也許…… ” “她早已不是我生活中的人了。”波瀾不興的語調,仿佛真的沒有什麼 。 以玫細細地打量他的神情,卻找不出蛛絲馬跡,最後只得低歎一聲:“ 走吧!” 最後一眼看向趙默笙,卻發現她也正好偏過頭來看到她,視線在空中相 撞,默笙好像愣了一下,然後臉上浮現了淺淺的笑容,朝她點頭致意。 以玫慌忙回頭叫:“以琛……” “嗯?” “她……”以玫愕然打住,再回首川流的人群中已經沒有了她的身影。 “焦麼了?” “沒、沒什麼。”以玫低頭。只是,她明明就看見他們了,為什麼這麼 輕易地就走了?而以琛,也明明看見了她…… 沒想到有朝一日會回到這里。 主編面試的時候問她:“趙小姐,你為什麼選擇在這個城市工作?” 默笙突然不知道怎麼回答。為什麼呢?因為曾在這里念過一年多的大學 ?因為曾在這里認識他?因為曾在這里經受過很多很多? 她開始也不知道,回國前第一個想到的就是這里,直到那天見到他才明 白,她是想見他,雖然他已經不屬於她,但是,她就是想看看他。 只看看 而已。“可能是因為不能回家吧。”默笙說。主編奇怪地打量了她良久,留 下了她,成了某女性雜志的攝影記者。 然而主編過分地看重她在國外雜志工作的經曆使她不安。 “那只是一個小雜志社。”默笙這樣對主編說。 “哎!阿笙。”四十多歲的女主編親熱地叫著她的名字,“你是在誇獎 我的博識嗎?我居然連美國一個不起眼的小雜志社都一清二楚。” 默笙笑了起來,不安也一掃而空。 主編正色地說:“阿笙,我知道一個中國人在美國當一個攝影師多麼的 難,你必須比大多數白人優秀。他們總以為我們中國人是沒有藝術細胞的。 ” 就這樣安定下來,她仍然去那家超市購物,卻再也沒有遇見過他們。直 到有一次,超市的保安叫住了她。 “小姐,請你到保安室來一趟。” P1-5

 

商品評論

0個評論

暫時還沒有會員留下評論

帳號:匿名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