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春天——蕭紅散文

售價:150

商品編號:9787533941253

請選擇:

數量:

購買

分享:
又是春天——蕭紅散文

商品描述

  • 版 次:1
  • 頁 數:
  • 字 數:
  • 印刷時間:2015-1-1
  • 開 本:32開
  • 紙 張:膠版紙
  • 印 次:1
  • 包 裝:平裝
  • 叢書名:
  • 國際標準書號ISBN:9787533941253
  • 圖書>文學>中國現當代隨筆

 

編輯推薦

 敘事和寫景,勝於人物的描寫,然而北方人民對於生的堅強,對於死的掙紮,
卻往往已經力透紙背;女性作者的細致的觀察和越軌的筆致,又增加瞭不少明麗和新鮮。                     ——魯迅

 

  內容推薦

《又是春天——蕭紅散文》是現代著名女作傢蕭紅的散文精選集,共收入80篇散文,20萬字左右。第一輯收入的是她的著名散文集《商市街》,主要取材於她與蕭軍在哈爾濱一起度過的一段極其艱難的生活,饑餓、寒冷困擾著這對年輕人,他們經常處於借貸無門、出入典當行的窘迫狀態。至今讀來,還是被苦難時代背景下個體的困境所震撼。第二輯收入的是蕭紅自敘性的散文,從中可見蕭紅的身世、情感,她孤單的童年,使她感到愛與幸福的祖父,與蕭軍的信件,以及對魯迅先生的懷念,這部分散文流露的是蕭紅最真切的情感。第三輯收入的則是較為直接反映當時社會現實的散文,其中寫人的幾篇,如《林小二》等筆觸細膩,有小說的風格,而《放火者》、《長安寺》等直接寫到瞭日本侵略者對中國的轟炸。

作者簡介

蕭紅,原名張迺瑩,1931年出生於一個地主傢庭,由於叛逆與反抗,最終淪落為流浪者。蕭紅也是“民國四大才女” 之一,被譽為“30年代文學洛神”。1935年,在魯迅先生的支持下,蕭紅發表瞭《生死場》,奠定瞭蕭紅的文學地位。蕭紅是現代女作傢中命運最為坎坷的一位,她自幼喪母,缺少傢庭的溫暖,與蕭軍等人的愛情又帶給她無比的傷痛。

目錄 商市街

歐羅巴旅館 / 003
雪天 / 007
他去追求職業 / 010
傢庭教師 / 013
來客 / 019
提籃者 / 021
餓 / 024
搬傢 / 029
最末的一塊木柈 / 033
黑列巴和白鹽 / 036
度日 / 038
飛雪 / 040
他的上唇掛霜瞭 / 044

商市街

 

歐羅巴旅館 / 003

雪天 / 007

他去追求職業 / 010

傢庭教師 / 013

來客 / 019

提籃者 / 021

餓 / 024

搬傢 / 029

最末的一塊木柈 / 033

黑列巴和白鹽 / 036

度日 / 038

飛雪 / 040

他的上唇掛霜瞭 / 044

當鋪 / 048

借 / 051

買皮帽 / 054

廣告員的夢想 / 057

新識 / 063

牽牛房 / 066

十元鈔票 / 069

同命運的小魚 / 073

幾個歡快的日子 / 078

女教師 / 083

春意掛上瞭樹梢 / 086

小偷車夫和老頭 / 089

公園 / 092

夏夜 / 095

傢庭教師是強盜 / 099

冊子 / 101

劇團 / 106

白面孔 / 110

又是冬天 / 113

門前的黑影 / 116

決意 / 119

一個南方的姑娘 / 121

生人 / 124

又是春天 / 126

患病 / 128

十三天 / 132

拍賣傢具 / 135

最後的一星期 / 137

 

 

感情的碎片

 

過夜 / 143

蹲在洋車上 / 149

鍍金的學說 / 155

祖父死瞭的時候 / 162

初冬 / 166

傢族以外的人 / 170

永久的憧憬和追求 / 207

感情的碎片 / 209

兩朋友 / 211

 

 

回憶魯迅先生

 

海外的悲悼 / 221

在東京 / 223

亂離中的作傢書簡 / 228

魯迅先生記 / 231

回憶魯迅先生 / 233

 

 

苦難歲月

 

小六 / 273

花狗 / 278

林小二 / 282

索非亞的愁苦 / 286

一條鐵路的完成 / 294

寄東北流亡者 / 301

放火者 / 304

長安寺 / 309

天空的點綴 / 313

牙粉醫病法 / 316

滑竿 / 320

火線外(二章) / 324

在線試讀部分章節

祖父死瞭的時候

祖父總是有點變樣子,他喜歡流起眼淚來,同時過去很重要的事情他也忘掉。比方過去那一些他常講的故事,現在講起來,講瞭一半下一半他就說:“我記不得瞭。”

某夜,他又病瞭一次,經過這一次病,他竟說:“給你三姑寫信,叫她來一趟,我不是四五年沒看過她嗎?”他叫我寫信給我已經死去五年的姑母。

那次離傢是很痛苦的。學校來瞭開學通知信,祖父又一天一天地變樣起來。

祖父睡著的時候,我就躺在他的旁邊哭,好像祖父已經離開我死去似的,一面哭著一面抬頭看他凹陷的嘴唇。我若死掉祖父,就死掉我一生最重要的一個人,好像他死瞭就把人間一切“愛”和“溫暖”帶得空空虛虛。我的心被絲線紮住或鐵絲絞住瞭。

我聯想到母親死的時候。母親死以後,父親怎樣打我,又娶一個新母親來。這個母親很客氣,不打我,就是罵,也是指著桌子或椅子來罵我。客氣是越客氣瞭,但是冷淡瞭,疏遠瞭,生人一樣。

“到院子去玩玩吧!”祖父說瞭這話之後,在我的頭上撞瞭一下,“喂!你看這是什麼?”一個黃金色的桔子落到我的手中。

夜間不敢到茅廁去,我說:“媽媽同我到茅廁去趟吧。”

“我不去!”

“那我害怕呀!”

“怕什麼?”

“怕什麼?怕鬼怕神?”父親也說話瞭,把眼睛從眼鏡上面看著我。

冬天,祖父已經睡下,赤著腳,開著紐扣跟我到外面茅廁去。

學校開學,我遲到瞭四天。三月裡,我又回傢一次,正在外面叫門,裡面小弟弟嚷著:“姐姐回來瞭!姐姐回來瞭!”大門開時,我就遠遠註意著祖父住著的那間房子。果然祖父的面孔和胡子閃現在玻璃窗裡。我跳著笑著跑進屋去。但不是高興,隻是心酸,祖父的臉色更慘淡更白瞭。等屋子裡一個人沒有時,他流著淚,他慌慌忙忙的一邊用袖口擦著眼淚,一邊抖動著嘴唇說:“爺爺不行瞭,不知早晚……前些日子好險沒跌……跌死。”

“怎麼跌的?”

“就是在後屋,我想去解手,招呼人,也聽不見,按電鈴也沒有人來,就得爬啦。還沒到後門口,腿顫,心跳,眼前發花瞭一陣就倒下去。沒跌斷瞭腰……人老瞭,有什麼用處!爺爺是八十一歲呢。”

“爺爺是八十一歲。”

“沒用瞭,活瞭八十一歲還是在地上爬呢!我想你看不著爺爺瞭,誰知沒有跌死,我又慢慢爬到炕上。”

我走的那天也是和我回來那天一樣,白色的臉的輪廓閃現在玻璃窗裡。

在院心我回頭看著祖父的面孔,走到大門口,在大門口我仍可看見,出瞭大門,就被門扇遮斷。

從這一次祖父就與我永遠隔絕瞭。雖然那次和祖父告別,並沒說出一個永別的字。我回來看祖父,這回門前吹著喇叭,幡桿挑得比房頭更高,馬車離傢很遠的時候,我已看到高高的白色幡桿瞭,吹鼓手們的喇叭愴涼的在悲號。馬車停在喇叭聲中,大門前的白幡,白對聯,院心的靈棚,鬧嚷嚷許多人,吹鼓手們響起烏烏的哀號。

這回祖父不坐在玻璃窗裡,是睡在堂屋的板床上,沒有靈魂的躺在那裡。我要看一看他白色的胡子,可是怎樣看呢!拿開他臉上蒙著的紙吧,胡子,眼睛和嘴,都不會動瞭,他真的一點感覺也沒有瞭?我從祖父的袖管裡去摸他的手,手也沒有感覺瞭。祖父這回真死去瞭啊!

祖父裝進棺材去的那天早晨,正是後園裡玫瑰花開放滿樹的時候。我扯著祖父的一張被角,抬向靈前去。吹鼓手在靈前吹著大喇叭。

我怕起來,我號叫起來。

“咣咣!”黑色的,半尺厚的靈柩蓋子壓上去。

吃飯的時候,我飲瞭酒,用祖父的酒杯飲的。飯後我跑到後園玫瑰樹下去臥倒,園中飛著蜂子和蝴蝶,綠草的清涼的氣味,這都和十年前一樣。可是十年前死瞭媽媽。媽媽死後我仍是在園中撲蝴蝶;這回祖父死去,我卻飲瞭酒。

過去的十年我是和父親打鬥著生活。在這期間我覺得人是殘酷的東西。父親對我是沒有好面孔的,對於仆人也是沒有好面孔的,他對於祖父也是沒有好面孔的。因為仆人是窮人,祖父是老人,我是個小孩子,所以我們這些完全沒有保障的人就落到他的手裡。後來我看到新娶來的母親也落到他的手裡,他喜歡她的時候,便同她說笑,他惱怒時便罵她,母親漸漸也怕起父親來。

母親也不是窮人,也不是老人,也不是孩子,怎麼也怕起父親來呢?我到鄰傢去看看,鄰傢的女人也是怕男人。我到舅傢去,舅母也是怕舅父。

我懂得的盡是些偏僻的人生,我想世間死瞭祖父,就沒有再同情我的人瞭,世間死瞭祖父,剩下的盡是些兇殘的人瞭。

我飲瞭酒,回想,幻想……

以後我必須不要傢,到廣大的人群中去,但我在玫瑰樹下顫怵瞭,人群中沒有我的祖父。

所以我哭著,整個祖父死的時候我哭著。

 

(原刊1935年7月28日長春《大同報》

副刊《大同俱樂部》,署名悄吟)

 

商品評論

0個評論

暫時還沒有會員留下評論

帳號:匿名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