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終將愛我 張小嫻著作品圖書籍 彩色印刷

張小嫻著作品圖書籍:你終將愛我

售價:180

商品編號:TB000339

  • 市場價格:216
  • 商品品牌:京華出版社
  • 購買此商品贈送:18 積分

數量:

購買

分享:
你終將愛我 張小嫻著作品圖書籍 彩色印刷

商品描述

 基本信息

商品名稱:你終將愛我開本:16開
作者:張小嫻頁數: 
  出版時間:2013-08-01
ISBN號:9787550216570印刷時間:2013-08-01
出版社:京華版次:1
商品類型:圖書印次:1

 

全彩印刷,很漂漂吧!

內容提要:
《你終將愛我》是由張小嫻主編的極致愛情主題
讀本,主打張小嫻三萬字中篇小說《你總有愛我的一
天》。十位才氣作家鼎力加盟。
     或別離或擁抱,或單戀或相思,或踟躕回望或揮
別向前……
《你終將愛我》中十個故事,萬千種愛情意態。
     你我窮盡一生或許也未能參透愛這課題。
     但那委婉悠長的餘韻,
總是吸引著我們,一讀,再讀。
    此書是由張小嫻主編的極致愛情主題讀本,主打張小嫻三萬字中篇小說《你總有愛我的一天》。十位才氣作家鼎力加盟。
    或別離或擁抱,或單戀或相思,或踟躕回望或揮別向前……
十個故事,萬千種愛情意態。
    你我窮盡一生或許也未能參透愛這課題。
    但那委婉悠長的餘韻,
總是吸引著我們,一讀,再讀。
精 彩 頁:
愛·逆流
他愛的是玫瑰,
而你是角落里的薔薇。
    這世上有一種悲哀,叫作不被愛。
    如果有一種魔法,
可以將命運重新洗牌,
你會如何安排?
在變成他愛的樣子之前,
你確定,你還愛那個卑微的自己?

你總有愛我的一天
by張小嫻
If I have never met you,
I would never been tortured by those long missing.
I may live a happier life.
要是沒有遇上你,
也就沒有以後漫長的思念折磨。
    我也許會過著比現在幸福的人生。
    然而,
要是有人敢把這一天從我生命中拿走,
我是會使盡最後一口氣,狠狠咬住他的手臂,
要他放手還給我的。
    01
§
許多年後,當著名建築師喬信生在公寓里那面鏡中看到一張布滿孤寂皺紋的老臉和憔悴駝背的身影時,他的思緒又再一次回到四十七歲生日的那一天。
    那個遙遠的下午,他從歌劇院工地開車回來,把車停好,敏捷地爬了幾層樓梯回到家里。
    飯桌上那個亮晶晶的琉璃花瓶里插著一大叢紫紅色玫瑰,開出了一朵朵濃密的花蕊,散發著一股甜香。
    這些花他今天大清早出去的時候並沒有看見。他現在看了一眼,心情愉快,想著:“這是什麼玫瑰?以前從沒見過……”
但鮮花總是美好的,只要別看見它們枯萎老去。
    他想起這天是他四十七歲的生日,心中沒有傷感,反而覺得自己比過去的日子都要年輕。
    幾年後,當那幢坐落在海邊的歌劇院蓋好,毫無疑問,將會成為本城的地標。
    它是他最得意的作品,會讓他名留曆史。
    他脫掉外套丟在一邊,坐進客廳那張底座很低的米白色扶手沙發椅里。
    他每次回家,總愛先在這里坐一會兒。人一陷進去,就舍不得起來。
    他往後靠到椅背上,伸長脖子看向畫室里,喊了一聲:
“寧恩,我回來了!”
畫室里沒有應答。
    他心里想:
“她說不定出去了。”
他頭轉回來,一雙長腿舒服地伸展到面前的琉璃茶幾上。
    這時,他看到茶幾上擱著一封信。
    那封信引起了他的興趣。
    他傾身向前,拿起那封信。
    信封上沒有貼郵票,秀麗熟悉的字跡寫著:
“給你,我愛了一輩子的你。”
他略微驚訝,很快就想到這也許是一張生日卡,但是,她不是應該寫“我會愛一輩子的你”,而不是“我愛了一輩子的你”嗎?
他掂了掂那封信,沉甸甸的,倒不像生日卡。
    他好奇地拆開信,這封信有三十多頁。他認得是她的字跡。
    他收過許許多多女人寫給他的情信,他通常只瞄一眼就丟在一邊。他從來 01
許多年後,當著名建築師喬信生在公寓里那面鏡
中看到一張布滿孤寂皺紋的老臉和憔悴駝背的身影時
,他的思緒又再一次回到四十七歲生日的那一天。
     那個遙遠的下午,他從歌劇院工地開車回來,把
車停好,敏捷地爬了幾層樓梯回到家里。
     飯桌上那個亮晶晶的琉璃花瓶里插著一大叢紫紅
色玫瑰,開出了一朵朵濃密的花蕊,散發著一股甜香

     這些花他今天大清早出去的時候並沒有看見。他
現在看了一眼,心情愉快,想著:“這是什麼玫瑰?
以前從沒見過……”
但鮮花總是美好的,只要別看見它們枯萎老去。
     他想起這天是他四十七歲的生日,心中沒有傷感
,反而覺得自己比過去的日子都要年輕。
     幾年後,當那幢坐落在海邊的歌劇院蓋好,毫無
疑問,將會成為本城的地標。
     它是他最得意的作品,會讓他名留曆史。
     他脫掉外套丟在一邊,坐進客廳那張底座很低的
米白色扶手沙發椅里。
     他每次回家,總愛先在這里坐一會兒。人一陷進
去,就舍不得起來。
     他往後靠到椅背上,伸長脖子看向畫室里,喊了
一聲:
“寧恩,我回來了!”
畫室里沒有應答。
     他心里想:
“她說不定出去了。”
他頭轉回來,一雙長腿舒服地伸展到面前的琉璃
茶幾上。
     這時,他看到茶幾上擱著一封信。
     那封信引起了他的興趣。
     他傾身向前,拿起那封信。
     信封上沒有貼郵票,秀麗熟悉的字跡寫著:
“給你,我愛了一輩子的你。”
他略微驚訝,很快就想到這也許是一張生日卡,
但是,她不是應該寫“我會愛一輩子的你”,而不是
“我愛了一輩子的你”嗎?
他掂了掂那封信,沉甸甸的,倒不像生日卡。
     他好奇地拆開信,這封信有三十多頁。他認得是
她的字跡。
     他收過許許多多女人寫給他的情信,他通常只瞄
一眼就丟在一邊。他從來不需要這些紀念品。
     但是,這一封,他嘴角一咧,泛起微笑,很認真
地看。
     信生:
你記不記得你曾經對一個青澀的少女說過一句話

你說,你不相信愛情,因為你不相信自己。
     他的目光驚住了,又再一次看向畫室那邊。那兒
不需要這些紀念品。
    但是,這一封,他嘴角一咧,泛起微笑,很認真地看。
    信生:
你記不記得你曾經對一個青澀的少女說過一句話?
你說,你不相信愛情,因為你不相信自己。
    他的目光驚住了,又再一次看向畫室那邊。那兒沒有聲音,只有日頭的微光穿過飄蕩的窗簾在木地板上流動。
    他只好收回目光,繼續讀著手上的信。
    那個少女是我。
    不是現在的我,也不是這兩年來一直在你身邊的我,而是二十二年前的我。
    你一定不認得我就是那個少女吧?
因為,過了二十二年,我竟然沒有長歲數。
    不要驚訝,我正打算把一切都告訴你。
    我終於可以向你說出這個故事了。
    你知道我從不想對你說謊。
    我的靈魂將會裸露在你面前。
    這一次,他的目光不安地投向睡房,那兒悄然無聲。
    他換了一個姿勢,把信讀下去。
    02
§
你還記得一個叫夏夏的女孩子嗎?
你追求過她。
    天哪!我多麼希望你已經想不起她是誰,就像你忘了所有跟你有過霧水情緣的女人那樣。
    她是我的同學。
    那一年,我們都只有十七歲,正值青春美好的年紀。
    我是個孤獨的孩子,父母在我很小的時候就已經分開了。我跟著當面包師的父親一起生活。他都是半夜起床出門工作,第二天早上才回家。
    像我這樣的孩子總是渴求感情的。
    在遇上你之前,我僅僅懂得的一種感情就是友情。
    直到如今,我始終不明白我跟夏夏為什麼會成為那麼要好的朋友。
    她跟我是兩個完全不同的人。
    她家境好,是父母的掌上明珠,人也長得漂亮,好勝,多情,男朋友一個接一個,還有一大群護花使者像小狗一樣在她腳邊廝磨。
    有許多年的時間,我們幾乎天天黏在一塊兒,仿佛有永遠說不完的話題。
    她喜歡把她那些風流韻事都跟我說。
    我見過她每一個男朋友。只要她伸出手臂,這些男孩子就會像鴿子一樣紛紛飛向她的掌心,等候她用愛情去喂飼他們。
    然而,她總是很容易愛上一個人,也很容易就厭倦了那個人,然後把他像只死鳥一樣丟開,生怕會弄髒自己的一雙手。
    不過,她有時候還是會略微感傷地為這些死鳥淌下一兩滴眼淚,用淚水的花瓣埋葬他們。
    愛情對她來說,是一種玩意兒。
    事隔多年,我才發現,她跟你是多麼相似啊。
    只是,你結束得比她仁慈和高尚。你從不折辱別人,你從來不想傷害女人。
    可是,夏夏比你殘忍。她有時候好像還嫌那些死鳥不夠可憐似的。有好幾次,跟一個男人分手之後,她會跟我說:
“不如我叫他追求你好嗎?他人真的很好,只是不適合我。只要我開口,他一定會聽我的話。”
你可以想象,當我聽到沒有聲音,只有日頭的微光穿過飄蕩的窗簾在木地板
上流動。
     他只好收回目光,繼續讀著手上的信。
     那個少女是我。
     不是現在的我,也不是這兩年來一直在你身邊的
我,而是二十二年前的我。
     你一定不認得我就是那個少女吧?
因為,過了二十二年,我竟然沒有長歲數。
     不要驚訝,我正打算把一切都告訴你。
     我終於可以向你說出這個故事了。
     你知道我從不想對你說謊。
     我的靈魂將會裸露在你面前。
     這一次,他的目光不安地投向睡房,那兒悄然無
聲。
     他換了一個姿勢,把信讀下去。
     02
你還記得一個叫夏夏的女孩子嗎?
你追求過她。
     天哪!我多麼希望你已經想不起她是誰,就像你
忘了所有跟你有過霧水情緣的女人那樣。
     她是我的同學。
     那一年,我們都只有十七歲,正值青春美好的年
紀。
     我是個孤獨的孩子,父母在我很小的時候就已經
分開了。我跟著當面包師的父親一起生活。他都是半
夜起床出門工作,第二天早上才回家。
     像我這樣的孩子總是渴求感情的。
     在遇上你之前,我僅僅懂得的一種感情就是友情

     直到如今,我始終不明白我跟夏夏為什麼會成為
那麼要好的朋友。
     她跟我是兩個完全不同的人。
     她家境好,是父母的掌上明珠,人也長得漂亮,
好勝,多情,男朋友一個接一個,還有一大群護花使
者像小狗一樣在她腳邊廝磨。
     有許多年的時間,我們幾乎天天黏在一塊兒,仿
佛有永遠說不完的話題。
     她喜歡把她那些風流韻事都跟我說。
     我見過她每一個男朋友。只要她伸出手臂,這些
男孩子就會像鴿子一樣紛紛飛向她的掌心,等候她用
愛情去喂飼他們。
     然而,她總是很容易愛上一個人,也很容易就厭
倦了那個人,然後把他像只死鳥一樣丟開,生怕會弄
髒自己的一雙手。
     不過,她有時候還是會略微感傷地為這些死鳥淌
下一兩滴眼淚,用淚水的花瓣埋葬他們。
     愛情對她來說,是一種玩意兒。
     事隔多年,我才發現,她跟你是多麼相似啊。
     只是,你結束得比她仁慈和高尚。你從不折辱別
人,你從來不想傷害女人。
    這些話時,我是多麼生氣。
    她不要的東西,卻想當成禮物一樣送給我。這樣做並不是為了我,而是為了把那些男孩子永遠留在她身邊,隨時聽候她的召喚、差使。
    要是有一天,那個男孩子真的愛上了我,她可以一直跟我說:
“他原本是喜歡我的啊!”
但我從來沒恨她。
    她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太了解她了,當你如此了解一個人,你便不會恨她。
    可惜,她從來不了解我。
    我是個內心很驕傲的孩子。
    我看不起她愛上的那些男孩子,他們不是家里有錢,就是沒個性,沒品位,也沒格調的黃毛小子,或者跟她一樣,把愛情當作青春的遊戲來追逐。他們愛的不過是她的身體,她卻從不知道。
    那些男孩子,放在一個銀盤子里送來給我,我也不要。
    直到有一天,她對我提起你。
    ……

愛·沉淪
你試過沉淪的感覺麼?
帶著危險氣息的、令人迷醉的、
無望又難以自拔的愛,
像醉酒,又似溺水,越掙紮越深。
    四肢百骸都已放棄,心卻不甘。
    愛的是他,還是這欲罷不能?
不舍的是愛,還是那罌粟的幻覺?

黑洞
by榛生
Why do I love you,sir?
Because when the wind passes,
the grass cannot keep her place.
他是一個黑洞,
光都無法從其視界逃脫,
何況區區一個女子。
    誰愛上他,
誰就栽在他里面,
永遠得不到解脫,
因他是一個太好的愛匠。
     萱冠一直迷戀著黑洞的傳說。
     據說人如果被黑洞捕捉,在一刹那,身體即會化成億萬個碎片,而碎片又會不停地碎裂,成為更多、更小的碎片。像塵埃或霧,哦不,或許像一團星雲,在宇宙深處湮化——全宇宙最小的星雲,不同的人也許會有不同的顏色。
     萱冠覺得自己會是比較憂傷的利休灰,或者是那種只有用通感的手法才能形容得出的、介於雨天、寂寞、因色盲而分不清楚一朵丁香和一顆星的、很無端的淡紫色。
     如果可以有那樣的死法,萱冠很願意一試。
    
怎樣從一段失戀中走出?萱冠的答案是唯一的:開始下一段戀愛。
     親朋好友、報章電影,他們都說著張口就來的大道理。然而萱冠認為,在失戀這件事上,說大道理的人都應該被塗上屎,拴在地鐵後面拖著飛。他們說“時間是治愈一切的良藥”“去旅一場很久的遊”“大吃大喝”“瘋狂購物”“拼命工作”,這些,不都是自欺欺人麼?以為都是花柳病要老中醫治麼?所以,對於失戀,萱冠除了憎恨失戀本身之外,也恨那些勸導她的人。對於她 P81-84
來說,唯有開始下一段戀愛,才能真正獲得拯救。
     萱冠失戀有一段時間了,現在,每晚需要吞服一片安眠藥才能入睡。綠色橄欖形狀的小藥粒,非常非常苦,苦得就像人生本身。萱冠也是在二十七歲高齡,才猛然驚覺藥是苦的。小時候,藥片總是被母親混著糖丸給她吃,她根本以為,生病好快樂,因為很多藥都是甜的。
     似乎人人都知道丁萱冠失戀了,萱冠的身邊,忽然湧現出一大堆關心她的人。“喲,瞧你瘦的,得多吃點兒啊!”“氣色不好呢,親,怎麼連妝都不化了?”“別想那麼多,聽說你失眠,去試試針灸,管用的!”這些人拿出一副好心腸的樣子,忙不迭地要告訴萱冠:真沒想到,你也有今天啊!
是的,那場愛情太熾烈,如同太陽趨近地球,日珥舔舐印度洋,整個海水煮沸冒泡——世界末日般的愛情,是遭嫉的。世間太多尋常人,連什麼是愛情都不知道,連個像樣的戀愛都沒談過,就老了。所以,萱冠的那場熱戀,燙痛的不只是身邊的熟人,可能連路遇的陌生人,看到這女人滿臉春意、瘋了似的跟男友分吃一個冰激淩,也會拋出一句惡心。
     但真的就有那麼快樂,那麼愛。對方是一個配得上她的男人。萱冠的美貌與聰明,放在任何男人手上,都會有折墮之感。總覺得如果對方聰明足夠,相貌和氣質就差了。如果對方看著順眼,則又顯得不夠有智慧。但在他手上,不會。
     所以,也是活該,活該很快就分手。因為萱冠沒有好好學習,學習任何女人一生都不得不去承認的一句話:太完美的男人是不存在的。
    
時間消融了萱冠,三年,她變成連在她自己眼中也平平無奇、不再能說笑話、不再能在對方說笑話的時候反咬一口,令其哈哈大笑,拍著她的頭說你真可愛的丁萱冠。一天下班之後,在超市,她碰到當時的男友,他也在買菜。兩個人都在買菜,但她知道他先看到了她,他沒有打招呼。她呢,看著他的背影,也沒有走上前去。這樣,兩人在超市里各自逛著,盡量避免逛到對方那片區域里,然後再各自提著購物袋回家。回家,一起做了頓飯,雙雙不露聲色地吃完,收拾碗筷,倒兩杯龍井,幾乎是異口同聲地談到分手。
    
萱冠也真的沒有想到過:原來她也可以每天以淚洗面。
     她翹掉下午研究所的實驗,去壁球館打壁球。壁球如同人生的暗喻:擊打得越用力,它彈回得越帶勁。傷痛也是如此,太在乎,也就太容易覺得痛。人只能學會不在乎。
     導師對萱冠說:“實驗可以不來,但考試過不了,我可管不了你。”
現在學術界都年輕化了,導師帶的這班小研們,最老的一個就是萱冠了。導師自己也很年輕,四十出頭,博士後。
     萱冠感激導師的理解,拼全力擠出一個苦笑,說:“有適合的人,請介紹給我。”

記得分手後的幾天,還一直吃著那天買的東西。酸奶、牛奶、果汁、娃娃菜、香菇、豆腐乳。一邊哭,一邊吃,一邊想念著和他在一起的時光。可是理智告訴她,他們已不可能再回到當初,甚至,作為一顆有潔癖的心靈,萱冠不允許自己再和他見面。
     導師問要不要去國外遊玩,萱冠跟著去了。於是她認識了新的男人,因為這個男人的出現,她才知道,原來戀愛這種事真是學無止境,運氣好的話,你總會遇見更精彩的對手。
     ……



愛·執子之手
第一次你牽起我的手,
我就知道我不會再迷路。
     謝謝你,
愛我,像左手,愛慕它對面的右手。
     謝謝你,
山長水遠,陪我走到最後。
    
謝謝你陪我來到這里
by桑格格

Valentines will never meet finally,
as they have been living together already.

你跟佛祖求啥呢?
我求你長得又白又胖……
佛祖,你可別聽他的。
     時光倒回到這個世界上還沒有九色鹿的那天早上——我拖著箱子走進朋友的家,要在她家借住。朋友說:“我這里還有一個朋友借住,是個男生,你別拘束哈。”

我果真不拘束,看著那個男生說:“咦,你怪帥的嘛!你叫什麼名字?”男生臉一紅,對我點點頭,沒有說話,端個杯子就去洗手間刷牙了。我追去洗手間,站在他背後:“你叫啥子名字嘛?”男生一口的泡沫:“嗚……嗚嗚……”“啊,連刷牙都這麼帥啊。”男生被我追問急了,又說不成話,沖回客廳抓起一本書就扔給我,指指上面的一篇文章,又指指自己。“啊?!你寫的?”他點點頭。我定睛一看,是一篇書評,題目叫“××烏托邦”。“啊!”我脫口而出,“你好有才華啊!”然後就坐在客廳看起來。男生刷牙的背影顫抖了一下,他刷了很久,估計是不敢再輕易回到客廳了。
    
無奈客廳乃必經之地。他斜欠著身體挪回客廳,企圖悄無聲息地潛回自己的房間。我猛抬頭:“你好有才華啊!”他頭部開始冒汗,像耗子一樣射進自己的房間,瞬間披上了件外套,笑容可掬地對我擺擺手:“我要出門了,幸會,後會有期哈。”

這個男生根本不知道他對面的這位女生叫作桑格格,一個堅定的人生觀以及世界觀的擁有者。並且,桑格格的人生觀以及世界觀的核心思想就是:帥哥是個好東西。我用熱烈的眼神看著他:“你去哪兒?”即將出門的男生顯然放松了警惕:“哦,我去故宮拍中軸線。”

我故作驚訝:“啊,這麼巧,我正好也要去!”

當時,網絡用語還沒有這麼泛濫,要不然“我倒”“我暈”“我汗”或“瀑布汗”都能極其傳神地形容這位男生當時的心情。這一天顯然不在他的計劃之內,但我相信這一天會在他漫漫的人生旅途中留下濃墨重彩的一筆。無論他說什麼,都有一個酷似動畫片《花仙子》中娜娜小姐的超級女聲以高分貝的聲線配合他:“哦!是嗎?!咦……嘻嘻嘻嘻……”又或者,《茜茜公主》中茜茜與弗蘭茨國王在林間相約的腔調:“我最愛吃的是蘋果餅——”“啊!太巧了!我也是!”“我最喜歡的花是紅玫瑰——”“啊!太巧了!我也是……”

在恢宏璀璨的古代宮牆下,這位男生越來越沉默,越來越傷感。夕陽斜照在他英俊的面孔上,目光清愁如織。多麼悅目的畫面啊!我遊興不減,輕輕對他吟道:“往事莫沉吟,唯有少年心。”他猛然皺起劍眉,閉上星眸。看,被我典雅的句子打動了不是?哦,他只是想起了此行的目的——拍中軸線。他努力集中精神,架起腳架、支起相機、對焦、測光……最後在中軸線的盡頭,發現一坨蠕動的東西在對他招手。啊,如果有一朵浪花對你微笑,那就是我,嗷……那就是我!“來,給我閃一張!”

在痛苦與崩潰的邊緣,他按下了快門,讓我們的第一次見面成了有據可尋的記憶。不管怎樣,這位男生被迫與我認識了,並且劫後餘生地活到了現在。他不告訴我名字也沒有關系,我給他取了一個,叫作九色鹿。
    

之一 ……………

他為什麼叫作九色鹿呢?如果你看過《小時候》,那里面有個黑社會,可以叫黑馬;還有一個穿白禮服的音樂家,可以叫白馬……他呢,內容豐富,五光十色,介於動物和神之間——累起來像條狗,睡著了像個神。他總是睜著慈祥的眼睛,濕漉漉地俯瞰大地:那是一雙鹿的眼睛嘞。
    
最開始認識九色鹿的時候,我還不知道什麼是“烏托邦”,而且就這區區三個字還看錯了一個,以為是個鳥籠子。接著,當“利比多”這個詞出現在他嘴中時,我理所當然地認為那是一個奶粉牌子。只有他提到“性價比”的時候,我二麻二麻地問:“是不是價廉物美的意思?”他點點頭。
    
九色鹿在人間也是有工作的:他是一枚大學教師。一般說來,嫁給面包師的女人有吃不完的面包,嫁給珠寶商的女人有戴不完的首飾。那麼,作為一個嫁給教師的女人,我能得到些什麼呢?

九色鹿說:“你有上不完的課啊!”

最初,我曾嘗試著去九色鹿任教的大學聽他的講座,但幾次都忍不住在課堂上昏睡了過去,而且據他的描繪:他在遙遠的講台上都能看到我趴在桌子上流出的口水。他痛定思痛,決定對我這個特殊對象的教學,以“課外輔導”為主。
    
吃飯時,他給我上數學課。他在菜盤上比畫了兩下,考我:“2除以0等於多少?”我很惱火地回答:“等於2。”他笑得飯都噴了出來:“哈哈,0不能被除!這道題是不可能的!”我完全冒火了,直接一個叉子飛了過去。
    
和他去野外郊遊,他就給我普及生物知識,講什麼是生物多樣性:“你看哈,比如我是一只蜜蜂,而你是一只蒼蠅,我們呢進行雜交,生出來一個新的物種……”我打斷他:“對不起,憑什麼你是蜜蜂而我是蒼蠅?!”他毫不介意,揮揮手:“好好好,我是蒼蠅,你是蜜蜂,我們呢進行雜交……”

在廣州,我說我怕冷不想起床,九色鹿就在床邊給我講了高爾察克將軍當年逃亡貝加爾湖時二十多萬人如何被凍死的故事,中心思想就是:和西伯利亞的嚴寒比起來,廣州的這點兒冷算個毛啊。我辯解說廣州的冷是濕冷,不一樣。九色鹿話鋒一轉,開始給我回顧廣州往事,說土改的時候鬥地主,有一群廣東的地主帶著糧食躲在山洞里,躲了一個冬天……“好吧好吧,我起床!那他們在山洞里待著豈不是很無聊?”他白了我一眼:“沒准兒他們帶了撲克,在山洞里打鬥地主呢。”

九色鹿讓我背“經互會”成員國,我背到一個地方卡殼了,他慈祥地提醒我:“小鼴鼠是哪個國家的啊?”我立即答出來:“捷克斯洛伐克!”他滿意地點點頭:“對了!”然後作為畫龍點睛的一筆,他告訴惜財如命的我,經互會的阿爾巴尼亞欠了我們很多錢而且不打算還。我心碎了。
    
隨著了解的深入,九色鹿覺得我天文方面的知識已經少到讓他羞愧了:“你知道月亮是什麼星麼?”我搖搖頭。他又問:“你知道月亮和地球的相對運動軌跡麼?”我再次搖搖頭。由於他已經了解了讓我惱羞成怒是什麼後果,於是就偶爾展現一下浪漫:“那你知道如果沒有了月亮,地球會怎麼樣麼?”我這次點了點頭:“地球會失戀。”九色鹿滿意地點點頭:“月亮原來是地球的一部分,後來分了出去,所以永遠是同一個面對著地球。忠貞不渝吧?”

這是真的麼?!我一下子對天文學產生了濃厚的興趣。很快,我就開始攻讀一套巨著:《十萬個為什麼》,受益匪淺。我甚至從此開始鑽研起艱深的科幻文學,不可自拔,滿腦子都是宇宙的景象——

我:“宇宙中真有外星人嗎?”
九:“宇宙之大,無奇不有。”
我:“如果我被外星人擄走了你怎麼辦?”
九:“等你回來。”
我:“我要是回不來呢?”
九:“會回來的,不過那時我可能已經老了,你還年輕。天上一天,地上一年。”
我:“那你看見我回來會怎麼樣?”
九:“我會深情地告訴你,祖國統一了。”

……

 

目錄:
黑洞/榛生
風流人物/劉貞
謝謝你陪我來到這里/桑格格
Someone like you/陶立夏
你總有愛我的一天/張小嫻
驀然回首/叢蟲
因為要在此刻遇見你/金陵雪
了不起的愛情和你/餘思
初為人母/蘇枕書
他和她的故事/自由極光
—008—
黑洞/榛生
—022—
風流人物/劉貞
—038—
謝謝你陪我來到這里/桑格格
—066—
Someone like you/陶立夏
—080—
你總有愛我的一天/張小嫻
—140—
驀然回首/叢蟲
—156—
因為要在此刻遇見你/金陵雪
—174—
了不起的愛情和你/餘思
—188—
初為人母/蘇枕書
—204—
他和她的故事/自由極光

 

商品評論

0個評論

暫時還沒有會員留下評論

帳號:匿名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