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有可人(宗璞散文)

售價:152

商品編號:9787533940881

請選擇:

數量:

購買

分享:
客有可人(宗璞散文)

商品描述

  • 版 次:1
  • 頁 數:
  • 字 數:
  • 印刷時間:2015-1-1
  • 開 本:32開
  • 紙 張:膠版紙
  • 印 次:1
  • 包 裝:平裝
  • 叢書名:
  • 國際標準書號ISBN:9787533940881
  • 圖書>文學>中國現當代隨筆

 

編輯推薦

茅盾文學獎,全國優秀短篇小說獎、中篇小說獎、散文(集)獎獲得者

著名哲學傢馮友蘭之女

宗璞的散文經典

  內容推薦

宗璞出身名門,見識廣博,她的散文具有深刻的思想內涵和豐富優美的感情世界,體現出高雅的格調。宗璞散文表現出豐富優美的感情:有對祖國、對祖國的名山大川的熱愛之情;有對已故的親朋,特別是對父親——大哲學傢馮友蘭的緬懷之情;有對先哲、大師的敬仰之情;有對自己的人生軌跡、文學探索和精神追求的真實記錄…‥宗璞有著深厚的學養,堅定的信念,對未來充滿瞭美好的希望,因此宗璞的散文呈現出高雅的格調。

宗璞幼承傢學,既有傳統文化的深厚淵源,又受外國文化的長期熏陶,體現在語言上就是文筆清新絢麗、優美雋永。

宗璞的散文情景交融,筆法靈活多變,體現出純熟的藝術技巧。

作者簡介

宗璞,當代作傢,原名馮鐘璞,1928年生於北京。哲學傢馮友蘭先生之女。著有反映抗日戰爭時期知識分子生活的四卷本長篇小說《野葫蘆引》(《南渡記》《東藏記》《西征記》《北歸記》)及《紅豆》《總鰭魚的故事》《紫藤蘿瀑佈》等中短篇小說、童話、散文作品。曾獲得茅盾文學獎,全國優秀短篇小說獎、中篇小說獎、優秀散文(集)獎 。

目錄 001 / 綠衣人
004 / 不要忘記
010 / 我的澳大利亞文學日
023 / 潘彼得的啟示
029 / 彩虹曲社
033 / 酒和方便面
038 / 辭行
043 / 小東城角的井
047 / 風廬茶事
051 / 從“粥療”說起
055 / 星期三的晚餐
061 / 貓塚
067 / 偶感
070 / 《世界文學》和我
075 / 京西小巷槐樹街

001 / 綠衣人

004 / 不要忘記

010 / 我的澳大利亞文學日

023 / 潘彼得的啟示

029 / 彩虹曲社

033 / 酒和方便面

038 / 辭行

043 / 小東城角的井

047 / 風廬茶事

051 / 從“粥療”說起

055 / 星期三的晚餐

061 / 貓塚

067 / 偶感

070 / 《世界文學》和我

075 / 京西小巷槐樹街

078 / 風廬樂憶

082 / 客有可人

089 / 藥杯裡的莫紮特

093 / 祈禱和平

099 / 下放追記

104 / 一九六六年夏秋之交的某一天

112 / 小議十二生肖

116 / 誰是主人翁

119 / 那青草覆蓋的地方

125 / 那祥雲繚繞的地方

131 / 從近視眼到遠視眼

136 / 告別閱讀

142 / 我與人民文學出版社

147 / 一隻小螞蟻的敬禮

149 / 扔掉名字

153 / 散失的墨跡

158 / “大樂隊”是否多餘

161 / 變遷

165 / 考試失利以後

170 / 李姐趣事

173 / 鐵簫聲幽

181 / 雲在青天

前言 序

一九四四年夏天,我在西南聯大附中高中一年級學習。學校安排我們到滇池中間的海埂上露營,夜間有站崗、偷營等活動,得以親近夜色。我非常喜愛夜光下茫茫的湖水,很想站在水波上,讓水波帶我到很遠很遠的地方。我把這種感受寫瞭一篇小文,寄給昆明的某個雜志。文章發表瞭,是在一種很粗糙的土紙上。那是我的第一篇散文。我沒有好好保存它,現在已經找不到瞭。而那閃著銀光的茫茫湖水卻永遠在我的記憶裡。
一九五九年春天,我寫瞭一篇散文《山溪》,是訪問小五臺山林區所得,發表於一九五九年第16期《新觀察》雜志。(我曾經誤記這篇文章寫於一九五一年,在此更正並致歉

 

一九四四年夏天,我在西南聯大附中高中一年級學習。學校安排我們到滇池中間的海埂上露營,夜間有站崗、偷營等活動,得以親近夜色。我非常喜愛夜光下茫茫的湖水,很想站在水波上,讓水波帶我到很遠很遠的地方。我把這種感受寫瞭一篇小文,寄給昆明的某個雜志。文章發表瞭,是在一種很粗糙的土紙上。那是我的第一篇散文。我沒有好好保存它,現在已經找不到瞭。而那閃著銀光的茫茫湖水卻永遠在我的記憶裡。

一九五九年春天,我寫瞭一篇散文《山溪》,是訪問小五臺山林區所得,發表於一九五九年第16期《新觀察》雜志。(我曾經誤記這篇文章寫於一九五一年,在此更正並致歉。)從一九五九年到現在,有五十五年瞭。這些年中,經歷瞭很多事情,發生瞭很多變化,有很多感受、很多想法,我斷斷續續寫瞭不少散文;前後出版瞭二十餘種散文集,內容多有重復。現在把五十五年的散文收集在一起,按內容編成五卷,可以視為我的散文全編瞭。“選集”受到篇幅的約束,往往有所偏重;“全編”似乎龐雜,思考或有深淺,著墨或有濃淡,但都是我生命的痕跡,讀來也許會有一個更廣闊的天地。

能夠出版這部散文全編,端賴我的老戰友、好戰友楊柳女士,她也是一位資深的編輯。為瞭編這部書,她做瞭近三年的準備,反復閱讀,校正錯字,精心思考怎麼樣編得更好。沒有她的苦心,是不會有這部書的。也要感謝浙江文藝出版社,他們把經濟效益放在次要的地位,出版瞭這部書。這種重視文化的傳播的理念,無疑是很可貴的。

 

宗 璞

媒體評論

宗璞有豐厚的古典文學修養,自己又是個小說傢、詩人,因此她能把中西古典文學的含義盡化為詩,從而以之入文,加之她的敏慧,這是我輩凡人所不能企及的。她的文章看來平平淡淡,但其中跌宕迂回又不是粗心的人所能把握的,隻有在讀者的細心體會中豁然開朗,而捕捉到她命意之所在。

                                                                                                              ——馮亦代

宗璞作品雖不說篇篇達到化境,但就其總體風格、品位而言,當為“五四”以來女性作傢中的高手。冰心以來,能將世道人生,天理人趣寫得氣韻不凡的女人不多,宗璞可謂是個少有的特例,她甚至比冰心要多幾分大氣。

——孫鬱

宗璞的文字,明朗而有含蓄,流暢而有餘韻,於細膩之中,註意調節。每一句的組織,無文法的疏略,每一段的組織,無浪費或枝蔓。可以說字字錘煉,句句經營。

——孫犁

在線試讀部分章節

綠衣人

 

近來翻譯瞭一篇小說《信》,其中有一個自私的母親教育孩子說,你到瞭一定年齡就不要再拆信,信裡都是別人的痛苦,不要讓別人的事傷你自己的心。譯時覺得紙上一股冷氣逼人,暗自慶幸我對信的感受完全相反。

我喜歡信,喜歡讀信,書信越過高山,使分隔兩地的離人能互訴衷曲,從互相關心中得到滋養。古時把生離死別並列,自從有瞭郵政,雖生離而能有音信,比起去到那永不會有任何消息回來的天國,自然大不一樣。

每個人一生會收到許多信,我也一樣。我曾為別人的歡喜而歡喜,為別人的悲哀而悲哀。也曾寫過許多信,希望別人為我的歡喜而歡喜,為我的悲哀而悲哀。為瞭信,我曾盼望,也曾等待。哪怕得到的是難題,是痛苦,我卻因世界上不隻有我一個自己,而覺得更充實更溫暖。

得信的最後一個環節,是送信人瞭。他們身著綠衣,騎車在一棟棟房屋前停下來,投遞著人們期望或不期望的消息。這一帶春來櫻花如雪,夏日榴花似火,秋時薔薇類的黃花開得滿院皆金,冬天的雪花飄飄揚揚,覆蓋瞭一切。綠衣人總是準時地走過花的曲徑或雪的小路,把一封封信送到門前。

今年雪下得早,雪使世界變得純潔瞭,柔軟瞭,像一篇正在寫的童話,像一個尚未飄逝的夢。在靜靜地飄落著的雪花中,我看見一點綠色,被地上的雪光照著,移過來,移過來——

這是小展。奇怪的是,以前我們都不曾知道綠衣人的姓,而現在人人知道她是小展。她不隻送來郵件,還帶來欠資信,免得我到郵局去取;有朋友的匯款要轉到別處,她說代辦瞭罷,不麻煩;鄰居在路上遇到她,她會告訴今天有他的信;年底收款,頭一天每份報紙都打上醒目的紅字:明日收報費。

也許小展有時不能給人帶來人們所期望的消息,但是小展本身,便展示著希望瞭。她不隻騎車又下車,拿出信報放進信箱,她是用瞭心,一顆充滿瞭希望的心、充滿瞭關切的心、總是想給別人方便的心。醫生們說,兩個同樣的病人,一個受到應有的治療,一個除瞭治療,還有親人的關心,後者得生的希望要大得多。我們曾傷過元氣,我們多麼需要千千萬萬這樣寶貴的心,來補養,來恢復,來建設新的一切。

雪地上那一點移過來的綠色,常在眼前拂拭不去。忽然想起,不隻送信人身著綠衣,整個郵政系統用的俱是綠色,這也許有什麼史話罷。我無考據癖,隻從常理來想,綠色正是春天的顏色,生命的顏色。人們希望書信能帶來春天,帶來生命,帶來希望。雖然有的信會傳來噩耗,但是身著綠衣的人卻承擔著帶來希望的使命。

春天的希望,生命的希望——綠色的希望,不是每一個新年都應該帶給我們的麼?

 

                        1981年底

                                                             原載《人民日報》1982年1月7日

 

商品評論

0個評論

暫時還沒有會員留下評論

帳號:匿名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