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木山河(生態文學中的奇葩 作者文章入選中學語文教材)

售價:92

商品編號:9787533934491

請選擇:

數量:

購買

分享:
草木山河(生態文學中的奇葩 作者文章入選中學語文教材)

商品描述

  • 版 次:1
  • 頁 數:215
  • 字 數:168000
  • 印刷時間:2012-8-1
  • 開 本:大32開
  • 紙 張:膠版紙
  • 印 次:1
  • 包 裝:平裝
  • 叢書名:
  • 國際標準書號ISBN:9787533934491
  • 圖書>文學>中國現當代隨筆

 

編輯推薦

  生態文學,是一種反映生態環境與人類社會發展的關系的文學派別,也是當下文學領域的熱點詞匯。
《草木河山》,則可以算得上是生態文學的一朵奇葩!
中考、高考熱點作傢鮑爾吉?原野**散文力作——《草木河山》將帶你走進蒙古族作傢眼中不一樣的自然和社會!

  內容推薦

    本書為作者2008年以來描寫大自然的新作。寫天空、大地、河流、冰雪、草木、花朵果實和動物昆蟲,精微深邃、優美蔥蘢,令人無限憐愛。一冊在手,心生清涼。書中文字功力非凡,堪與普列什文、東山魁夷比美,透露“獨與天地精神往來”的雲水情懷。

作者簡介

  鮑爾吉·原野:
蒙古族,出版散文集33部,獲國傢駿馬獎、遼寧文學獎、蒲松齡短篇小說獎、內蒙古朵日納文學獎。

目錄 天空:銀河的手臂
雲中的秘密
車站的月亮
後退的月亮
群星的呼喊
屋頂的夜
銀河的手臂
夜空栽滿閃電的樹林
“鳳凰”號探測器報告:火星下雪瞭……
一輩子生活在白雲底下
大地的秩序
早春
梅岑根的墓園
凹地的青草
沙灘

天空:銀河的手臂
雲中的秘密
車站的月亮
後退的月亮
群星的呼喊
屋頂的夜
銀河的手臂
夜空栽滿閃電的樹林
“鳳凰”號探測器報告:火星下雪瞭……
一輩子生活在白雲底下

大地:土離我們還有多遠
大地的秩序
早春
梅岑根的墓園
凹地的青草
沙灘
勃隆克
青草寂靜
鹽和水晶
草藥與大地的苦
蘆葦為我指路
路有走不完的路
轉經筒邊土
上帝生活在大自然中
靜中日月長
土離我們還有多遠
北陵:人民的綠
雨下在夏至的土地上
豬籠草
像蒲公英一樣遠走他鄉
鐵軌中間的草
初秋
秋葉漫遊世界

 水:河流的腰
水滴沒有殘缺
河流的腰
露水的信
雨滴的鬧鐘
愛情常常發生在河邊
水啊,水
自來水
對岸的雲彩
雪不是一天化的
石頭上漂桃花
雪來洗萬物
每片雪都在找一個人
班迪的雪人

樹木:櫻桃花在枝頭想念櫻桃
雨中穿越森林
樹的盡頭
櫻桃花在枝頭想念櫻桃
進森林像進入一個瓶口
兩輩子一起活
柳樹的母性
樹木是音樂傢
胡楊之地

花朵果實:荷花騎馬坐轎
葡萄園
荷花騎馬坐轎
蘋果
色彩的旋轉和燃燒
一句一句甜
洋蔥的衣服
菜啊,菜
阿花蕾
花朵記
薑湯記
凈月潭筆記
山菊花
糧食的神性
懸崖的玉米
在德國熬小米粥

動物昆蟲:月光下的白馬
月光下的白馬
鳥群飛過峽谷
牛比草原更遠
鹿
俯視者
養蜂人
小狗睡覺

白馬寺的鴿子
馬如白蓮花
誰長翅膀
等待被鳥吵醒
斐羚
鳥投林
小蟲看佛像
烏鴉站在秋天的大地上
愛聽二人轉的狗
甘丹寺的燕子
西伯利亞的熊媽媽
動物為什麼不笑

在線試讀部分章節

  站的月亮
常識說月亮隻有一個,我寧願相信月亮有備份有值班因而有許多個。李白和蘇軾的月亮已被他們帶走瞭,他們離不開月亮,走到哪裡都要跟月亮一起玩,帶著酒。草原、戈壁和西拉沐倫河都有各自的月亮,為什麼說月亮隻有一個呢?月亮們形狀如一、胖瘦如一,但性格和氣味不同。我感到戈壁的月亮太高,而呼倫貝爾秋天的月亮看上去挺有錢。火車站的月亮隻照各地的車站。
車站的月光被兩道閃光的鐵軌支出去太遠,好像鐵軌是月亮走到人間的梯子。月亮在汽笛和人流黑潮中顯出工業化的特征。在站臺等車,常聽到喇叭裡傳出不需要旅客聽懂的話,譬如——洞幺拐貳進五道。我在心裡給這種話續下一句——天地悲涼草木秋。喇叭裡說:接車拐六幺幺拐。對曰:碧海青天夜夜心。這是些奇怪的話,列車來到腳下微微地震動,唯一戴紅色大簷帽的鐵路員工對著鐵軌立正,都在月亮的註視下顯出蒼白,讓人覺得車站的月亮很操心,缺少休息日,熟悉工作流程。
一次,我坐的火車在俄國佈裡亞特北面的阿巴幹車站停瞭五個小時。問停車的原因,說這列始發於烏蘭烏德的火車比規定的時間早到瞭五個小時。阿巴幹車站雖然沒有往來車輛占道,也要按自己的時刻表運營。我們等待,但俄國的旅客並不覺得是等待,認為這是生活的一部分,仿佛上帝來到阿巴幹也要停留五個小時。俄國人在車站喝酒、接吻,有人把毯子鋪在站臺上睡覺。我在月臺上光著膀子慢跑。那時候,我抬頭看到阿巴幹車站的月亮微紅,像從桑拿房裡出來的女人。天沒黑的時候,麻雀從我肩頭、耳朵邊上筆直飛過又飛回,我從來沒見過如此不怕人的麻雀。天空出現藍灰色的暮靄,這裡的天橋如同巨大的車站。我不明白俄國人為什麼把天橋修得那麼高,樓梯如同中山陵的臺階。在天橋上瞭望,可見方圓幾十裡景物。它也許擔負著軍事上的職責,是一個要塞的制高點。在天橋上,我看到阿巴幹車站的月亮從佈滿密林的山巒往上升,山巒之間有白的夜霧包裹,符合黃賓虹所畫山水的皴法。月亮微紅隻是它的特色之一,這裡的月亮的第二個特色是橫著走,仿佛是一艘輪船。在中國,月亮——不管是不是車站的——照例向上升,如氣球那樣。我想起瞭一首烏克蘭民歌《德聶泊爾》的歌詞——你看那月亮暗淡無光,在黑雲後徜徉不停。是的,這個月亮可能從烏克蘭飄過來,沒攔住,飄到瞭南西伯利亞。
斯圖加特火車站的月亮仿佛被奔馳公司收買瞭。這個火車站由奔馳公司修建,樓頂有一個瑩白發亮且旋轉的奔馳車標。從我站的地鐵站的角度看,月亮跟車標並肩而立,一黃一白,都在轉。斯圖加特火車站沒人售票,車頭有一個孤獨的司機。這裡的車站聽不到奇怪的廣播。
車站的月亮屬於離傢的旅人,屬於身上背行李的人、口音不同的人、著急的人。月亮用清光在地下寫字:別離——回傢。車站的月亮有清脆的回聲。每夜,火車把月亮拉到遠方,交給下一站的月亮。
路有走不完的路
比行路者更遠的是遠方的路。趕路的人獨自跋涉,他抬頭四望,看群山靜立,曠野孤寂,松樹在自己的影子裡休息。在行路者前面繼續走的,隻有路。
路在山腰爬行,在平原奔跑,在山頂上瞭望,路的體能比山還好。趕路的車進城市裡休息,旅人在路上回傢;路仍然在路上,它的盡頭是穿行不盡的盡頭。
路像人的心念,像一卷鋪不完的地毯,一直往前鋪。讓念頭碾過荒涼和沙礫,自己催自己走。
路載的並不是自己,是行人車馬。路隻想變成更遠的路,如同行走隻是行走。路看過更多的荒涼。
一川亂石大如鬥,寂寞野花戰場開,這是路邊風景。路看到孤松把石崖撐開裂紋,飛鳥從峽谷流過。高處的白雲從路上撤退,去追趕山的轉彎。
路在路旁休息,靠著石壁,因為江水咆哮而失眠。路在夜裡睜大眼睛,卻辨不清江對岸的山峰。
路看到的景物不光山水,還有四季。春天,野花從低處漸漸爬上山坡,攤開自己的毯子。鳥兒的聲音很小,口裡仿佛含著草籽。春天的風在峽谷裡沖撞,拍醒冬眠的樹木。夏天的野草擠滿瞭除路以外的一切地方,草是夏天的傳染病,讓土地充滿生的欲望。路所看到的秋季不光金黃,還有天的明亮,秋江如琉璃一般省略瞭波浪。冬天不是一個季節,是季節撤退之後的空寂,風雪前來駐紮。當草木的起伏和平坦消失之後,保留生機的隻有路。
路沒有雄偉、沒有花開、沒有莊稼的河流。路隻有漫長,路有走不完的路。路常常疲憊,路被無休止的延伸所困擾,為彎曲而暈眩,路是自己對自己的束縛。
從天空俯視大地,最生動的是那些路。數不清的路平直、消隱,又出人意料地出現在山巔。它們沒有腿,隻是一條路。路會分身法,把自己撒開,看莊稼、看河水、看青蛙和樹葉裡藏著的小鳥,而後收攏,變成一支箭,穿越隧洞。
路淳樸,路沒辦法不淳樸,它們每天都風塵仆仆。風暴露瞭它們身上的骨頭。鮮花開不到路上,路與嬌柔無關,路每天都鍛煉筋骨。
路在奔走中增加體力。路不是青年,也不是老年。它隻比農民工年輕一點。路身體好,它暗地欣慰自己好就好在身體。多好的身體遭多大的罪,遭吧。路把奇離古怪的壞心情扔進瞭山谷,路是情緒的主人。與快樂相比,它更願意選擇平靜。平靜而後擔當,才遭得起罪,也享得住福。路說,路不過是樸素、是遙遠、是強壯,路有永遠走不完的路。

商品評論

0個評論

暫時還沒有會員留下評論

帳號:匿名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