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小似眉彎(全兩冊)白落梅著小說作品 隨書贈送書簽

白落梅的書:月小似眉彎(全兩冊)

售價:250

商品編號:TB000336

數量:

購買

分享:
月小似眉彎(全兩冊)白落梅著小說作品 隨書贈送書簽

商品描述

 基本信息

商品名稱月小似眉彎(上下)其他參考信息 
作者:白落梅開本:4
定價:250頁數:714
  出版時間2012-03-01
ISBN號:9787511311788印刷時間:2012-03-01
出版社:中國華僑版次:1
商品類型:圖書印次:1

 

內容提要
這本《月小似眉彎(上下)》由白落梅著,講述的是:金陵城一年一度的花魁選秀上,不媚不爭的沈眉彎出其不意地奪得花魁,前世今生的恩怨情仇,在這個清冷的女子身上,開始慢慢蘇醒…… 名動金陵的歌妓搖身一變成為王侯千金,入得宮中,平步青雲,卻卷入更大的浪濤沉浮里。一個本性淡泊善良的歌妓,變成一位酷冷無情的嬪妃,一個寵冠後宮的昭儀。而那夢中的前朝往事卻似一個巨大的秘密,呼之欲出。 有九五之尊的英明帝王為她自盲雙眼,有通曉古今的世外高人為她墮入紅塵,有寄情山水的風流王爺為她重入深宮。然而這一切,究竟能否撼動命運的齒輪…… 《月小似眉彎(上下)》適合小說愛好者閱讀。
精 彩 頁
金陵城。隆元十五年農曆三月初三,曆書上寫,是個吉日。三月三為上巳日,是曆代才子佳人遊舂踏青的日子,這一天也是金陵城一年一度選花魁之日。 碧雲高天,楊柳飛花,整個金陵城浸染在一片流光溢彩的錦繡繁華中。輕揚的煙塵夾雜著珠粉的氣息在街巷肆意鋪展。路上行人如織,楚釧河上的畫舫遊船已排成長龍。盛隆街上香車寶馬,絡繹不絕,有擺賣字畫的老者,有表演絕技的藝人,有稱骨相面的術士。而平日里只有夜晚才熱鬧的煙花巷在今天竟比任何一處都要喧囂。 這是我生命里第十六個春天,本該是花樣年華,可菱花鏡里,我似乎比往年要憔悴了些,不再有那般如花笑靨。 選花魁是金陵城每年都要舉辦的活動,評選出一位才貌雙全的佳人為花魁。自然,所參選的女子不是官宦佳媛,亦非名門閨秀,而是金陵城中幾家最為知名的妓院里的出色歌妓。這些名妓聚集在一處,比試琴棋書畫,笙歌妙舞。而台下觀賞的則為各處慕名而來的名流雅士,上有王孫子弟,下有市井凡夫。其間雖也有才高之輩,可大多是庸庸之客。 我是煙花巷迷月渡的一名歌妓,在此已有兩年光景,去年選花魁時我染病在身,未曾參加,今年媽媽點名要我出場。說實話,這樣的花魁對我來說並沒有多大誘惑。 臨窗而立,已見巷內的車轎整齊地排列,只待院中的姑娘收拾上轎了。 丫鬟紅箋備好了胭脂珠粉待我梳妝打扮,我著一襲淡綠裙衫,胸前的繡花也甚為簡約。坐在菱花鏡旁,輕輕說道:“粉施薄些,眉畫柳葉,鬢上插我素日里喜歡的那只碧玉的梅花簪便好。” 紅箋望著鏡中的我,笑道:“小姐的心思旁人不知,我還不知麼?你平日就打扮得素淨,不喜過於嬌豔之色。” 紅箋是我的貼身丫鬟,六歲便跟了我,那一年,我四歲。我本是金陵城外一普通人家的女兒,爹娘膝下只有我一人承歡。只是在我十二歲那年,爹娘雙雙因飲下毒酒身亡,前來驗屍的仵作說爹娘是自殺,至今我也不知二老為何要選擇拋棄他們唯一的女兒離去。此後,我與紅箋流落金陵城,紅箋染得重病,是迷月渡的媽媽借我五十兩紋銀為她治病。而我,就成了迷月渡賣藝不賣身的歌妓。 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後,只聽到媽媽在樓道嚷叫:“眉彎,瑤沐,你們倆給我利索點兒,今日我們迷月渡定要爭出個花魁。” 紅箋朝門口吐著舌頭:“我當什麼呢,還不是為了嶽府那一千兩的賞金。” 話音剛落,門被推開。媽媽匆匆走進來,打量我一番,喊道:“你這裝扮怎麼行,太素了,給我鮮豔些,才能奪人眼目。瑤沐比你打扮得豔麗多了,今年我們迷月渡就你們二人參選,你要為媽媽我爭點兒顏面回來。” 我對著鏡子,將那朵新鮮的白牡丹斜簪在頭上,說道:“媽媽放心,我自會給他們一個別樣容顏的沈眉彎。” 媽媽冷笑一聲:“要知道,我們是歌妓,不是名媛佳麗,看客喜歡的是花柳桃紅,不是陽春白雪。”隨後轉身甩帕而去,又丟下一句話:“給我利索點兒,轎子在門外候著呢。” 我亦冷笑,我沈眉彎不屑於那些碌碌男兒的目光。 選花魁的地點是金陵城內所專設的一個毓秀閣,臨著楚釧河,閣外的台上為歌妓們獻技的場地,閣內為歇息之所。 我進毓秀閣的時候,各院的女子幾乎已到齊,鶯鶯燕燕地站了一屋子,看得我眼花繚亂。 一屋子的歌妓,與我相熟的只有瑩雪樓的畫扇姑娘,她已連奪兩年的花魁。我與她曾在翠梅庵進香時萍水相逢,此後便引為知己,情誼已非同一般。她看見我進閣,走過來執我的手,面含喜色細語道:“幾日不見妹妹,越發清新動人了,這般姿容,實在淡雅脫俗,讓人看了心中潔淨。” 我含笑道:“姐姐這樣說,要羞煞眉彎了。” 她笑看著我,依舊執著我的手。我方仔細打量她,一襲桃紅裙裝,身形婀娜,梳一個雙環髻,插一支鳳凰金釵,流珠搖曳。額上貼一朵鑲金花鈿,耳上吊一串紅寶石墜子。見她眉黛間自有一種風流韻致,氣度雍容高雅,又驚豔傾城。 禁不住驚歎道:“姐姐這等絕色佳人,任誰人看了都要永生難忘。” 畫扇輕輕抿嘴一笑:“妹妹莫要打趣我了,其實不過是來逢場作戲,不為開始,不為過程,只為那個結局罷了。” 畫扇此間的話我自能領略幾分,花魁這頭銜雖不是多麼大的榮耀,對於一個歌妓來說,卻算是用來顯示身份的一道靈符。有了這道符,可以免去許多的屈辱,亦可以享受一般的歌妓所不能有的待遇。 因是等候開場,我便與畫扇叨絮起這幾日的事來。紅箋也與畫扇的丫鬟湘芩在一旁私語。 只聽得尖銳的叫聲從屋子那端傳來:“哎呀,你作死啊,這個時候搞出這事。”我和畫扇轉過頭去,只見一老鴇四十出頭模樣,著一身大紅的裙裝,滿頭花飾,臉上塗抹著厚厚的胭脂,睜著怒目,一手扯著一個小丫鬟呵斥著。 被扯住的小丫鬟著一身綠衫,眉目略顯幾分秀氣。此時已嚇得渾身發顫,低頭垂淚道:“我……我不是……不是有意的。” 那老鴇眼神越發地凶狠起來,揚起手來,對著小丫鬟就是一耳光:“小蹄子,還敢頂嘴!” 小丫鬟被打得退了兩步,趕緊撲通跪在地上:“不敢了,媽媽饒命。” 只見一女子走過來,指著跪地的小丫鬟道:“你這蹄子是該換了去,素來做事就不用心,偏生在這時候把我琴弦弄斷,眼看著要到手的花魁被你這一弄……”她兩眉輕蹙,臉色顯得有些焦急。 老鴇用力地指著小丫鬟的腦袋,弄得她身子直往後仰。呵斥道:“你這死丫頭,你知道媽媽我今年為她選魁費了多少心思麼,這緊要時候還給我壞事。”說完,又吼道:“你給我死跪在這,選魁結束後再給我滾回去。” 跪在地上的小丫鬟嚇得瑟瑟發抖,輕輕地哭泣。 我心中甚是惱怒,欲要上前阻止,畫扇輕輕拉住我的手,輕聲說道:“莫去惹她們,她是翠瓊樓的媽媽,可是出了名的凶悍。她身邊那女子是翠瓊樓的頭牌殷羨羨,據說也是個冷美人,只是她琵琶彈得絕妙,這兩年我得魁,都只是略勝她一點兒。”P002-004
作者簡介
白落梅,原名胥智慧。棲居江南,簡單自持。心似蘭草,文字清淡。出過專欄,著有唐詩賞析集《恍若夢中一相逢》。散文在CCTV3《電視詩歌散文》欄目播出近四十篇。作品散見於《散文詩》《讀者欣賞》《青年作家》《中國旅遊雜志》等刊。讀者盛贊其文:“落梅風骨,秋水文章。”
目錄

第一卷 人間風月
第二卷 宮深似海
第三卷 春寒夢斷
第四卷 落英紛灑
第五卷 華胥夢境

第六卷 空老年華
第七卷 雲水禪心
第八卷 浮生如夢
第九卷 因果相關
第十卷 冷落山河

商品評論

0個評論

暫時還沒有會員留下評論

帳號:匿名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