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昏 附贈唯美記事本 辛夷塢著小說作品圖書籍

辛夷塢著小說:晨昏

售價:145

商品編號:TB000332

數量:

購買

分享:
晨昏 附贈唯美記事本 辛夷塢著小說作品圖書籍

商品描述

 

基本信息

商品名稱晨昏開本: 
作者:辛夷塢頁數: 
定價:145出版時間2013-05-01
ISBN號:9787539962009印刷時間:2013-05-01
出版社:江蘇文藝出版社版次:1
商品類型:圖書印次:1

 

編輯推薦語

辛夷塢筆下最唯美最催淚的愛情守望
紀念單行本睽違六年 首次發行
著名插畫師梁毅親自執刀精美插圖
2013年全新修訂 獨家番外《安棲之嶼》
隨書附贈“辛夷塢全集珍藏記事本”

內容簡介

“有我陪著你,什麼都不用害怕。”
一句話,像是一個魔咒,攥住了兩個人的心,注定了三個人的宿命。

妖豔的止安是一團火,柔軟的止怡是一汪水。紀廷就在這水火之間,辜負了水的溫柔,卻無法觸及火的熱烈。

或許是可以觸及的,只是太過滾燙,所以更多的時候只是遠望。如果他不顧一切,那火將焚毀的又豈止是他一個人的身?

“你到底是不想,不敢,還是……不行?”
“你知道嗎,紀廷,我看不起你。”

為了報複,也是因為疲憊,止安選擇了遠離。可逃得越遠,也意味著她的不安越深。

夜航鳥不停地飛啊飛啊飛,心中的島嶼就在那里,卻不敢停下。

這才發現自己走得那麼急,竟然是因為不敢回頭,害怕驀然回首,再也找不到當初的那個少年。
目錄

自序
楔子
第一章 你為什麼會哭
第二章 只道是年少
第三章 那一天的夕陽
第四章 瘋長的身體和心事
第五章 還有誰會愛我?
第六章 飛鳥和島嶼
第七章 我最怕別人激我,尤其是你
第八章 生日的秘密
第九章 生來就是錯誤
第十章 我恨我的理智
第十一章 他總有一天會找到她
第十二章 醫生治不好傷心
第十三章 如果我有事,怎麼繼續找你?
第十四章 帶我去吧
第十五章 紅粉骷髏
第十六章 幸福的長度
第十七章 燃燒微弱的等待
第十八章 魚的習慣
第十九章 玉碎
第二十章 不如我們打個賭
尾聲
番外 安棲之嶼

序言

自序
《晨昏》在我的諸多作品里,是一個相當特別的存在。
它曾是我唯一沒有作為單行本發行的中長篇小說,最初面世只是作為附屬品,悄無聲息 地附在《原來你還在這里》的後面。書里的人物與我的其他作品的關聯是最少的,迄今為止該書的男女主角從未在別的作品中客串過。它不是我的處女作,卻是我最 早開始構思的故事。在我所有的作品里,它也是最少被提及的,包括我自己,有時候似乎都“忘記了”它的存在。看過它的讀者對其評價涇渭分明,有人大跌眼鏡, 也有人非常喜歡。我曾開玩笑對我的朋友說,《晨昏》這部小說里反複提到孤獨的島嶼,其實這本書才是我創作生涯中的“孤島”。
這部聽上去有些神秘的 小說實際創作於2007年初,介於《原來你還在這里》和《致我們終將逝去的青春》之間。但是我第一次冒出要寫這個故事的念頭是在2001年左右,那時我還 是個剛上大二的學生,滿腦子稀奇古怪的想法,什麼都想要試一試,我想說不定我能成為一個小說家,於是就開始冥思苦想我的第一部作品,《晨昏》這個故事的雛 形就是這樣出現在我的腦海里的。
當然,這個“成為小說家”的夢想在我利用3天晚自習的時間寫下不到5000字之後宣告擱淺了。我發現寫作是個苦 差,又仿佛有太多事情等著我去嘗試,寫著寫著就不了了之。等到我在整理舊物時從箱子里翻出這皺巴巴的手稿已經是6年以後的事了,那時我已經順利完成了《原 來你還在這里》,並計劃要寫《致我們終將逝去的青春》和《山月不知心底事》,這疊舊手稿的出現無疑喚起了我過去的創作激情,也打亂了我當時的寫作計劃。
平 心而論,《晨昏》這個成型於我十八九歲少女時期的故事雛形已經不再是我那時感興趣的題材,然而下定決心寫完這個故事,既是一種自我挑戰,也頗有幾分向舊時 夢想致敬的意味。所以,讀完了《晨昏》的讀者們都不難發現,這本書的風格迥異於我任何一部作品。它不像早期的《原來你還在這里》和《致我們終將逝去的青 春》一樣,打上了我現實生活中很深的烙印,也不像後來故事性極強,長篇累牘娓娓道來的《山月不知心底事》和《許我向你看》,更不同於《蝕心者》這樣寫作技 巧相對純熟的近期作品。它更像少女時期的一個夢,天真爛漫、濃墨重彩。這本書里有我所有作品里最美麗、個性最突出的女主角,也有最專一最長情的男一號,同 時也有一段看似突兀卻濃烈的愛情故事。
當我的出版商最初計劃要重新出版《晨昏》單行本的時候,我也曾想過要像重寫《原來你還在這里》一樣,對舊作 進行大刀闊斧的修訂和擴充。但是當我不下五次重讀這個故事之後,我放棄了這個念頭。因為如今我再試圖重寫《晨昏》,無異於成年人做回兒時的舊夢,夢里一草 一木相似,情懷卻早已不同。坦白地講,我的修改無處落筆。於是我索性想,就讓它保存最初的樣子,就讓夢停留在原來的地方。哪怕現在的讀者在看了這個故事之 後,詬病我故事存在硬傷、情節老套、文筆青澀稚嫩至極……至少它見證了我曾經的情懷和成長的痕跡,這部不夠成熟也不夠完善的作品是我寫作生涯不可或缺的一 個部分。也許沒有它當初不經意埋下的那個小小的火種,我也會再在多年後燃起寫作的激情,自然也沒有後來的那些作品。
那麼,現在你准備好和我一起重訪舊時的夢境了嗎?希望《晨昏》帶給您不一樣的閱讀體驗。

精彩頁

第十四章 帶我去吧
晚上,當紀廷再次步入那個瑰麗迷離的地方時,自己也覺得這樣近乎犯賤。吧台後沒有她,他以為自己又撲了個空,一轉頭,卻看見變 幻的光影里,那個恣意舞動的身體,靈動妖異如鬼魅,儼然眾人的焦點,周圍不時有口哨聲傳來,年輕而大膽的男孩漸漸地貼上去共舞,兩人貼近,動作越加熱辣。 男孩舞得忘我,雙手蠢蠢欲動,環抱著她的腰,上下其手。
止安閉上眼睛,笑得肆無忌憚,那張臉美麗得讓人不由自主跟著沉淪,就在她睜眼前的一刹那,環在她腰上的雙手驟然脫離,疑惑中,她恰恰看見對面的男孩趔趄地往後退了一步,滿臉怒色地看著她身後。她回頭,看見紀廷,不由失笑。
他不跟她說話,拉起她就走。她也不掙紮,吃吃地笑,隨著他去。那男孩不肯放過,側身攔在前面,只看著紀廷,“你這樣不太好吧?”
紀廷漠然,充耳不聞一般拉著止安繞過他。男孩有了幾分怒氣,“這樣算什麼意思,止安,他是誰?”
止安微微側頭看著紀廷,嘴角上揚,“對呀,你是誰?”
她雙頰微紅,鼻子有細細的汗珠,更顯得青春嬌豔得引人犯罪,紀廷看著她,“止安,你喝多了,跟我回去。”
“回去?回哪里去?”她又是笑。
“哪里都好,我陪著你。”
止安微微眯著眼,還來不及說話,身子就被一旁的男孩扳到一邊,“止安,就算要走,也給我個能說服我的理由。”
止安冷笑不語,紀廷熟悉的那個服務生急匆匆上來解圍,“大家都別上火,要不這樣,小原,這麼熟了,今晚讓止安去,這位哥哥是她家里的人,止安跟你喝一杯,這件事就當這麼過了,怎麼樣?”
那 個被稱做小原的男孩哼了一聲,悶悶半天,終究說:“我無所謂,止安,如果是你家里的人,我也就算了。”止安不置可否,那服務生飛快地從吧台上端來一杯酒, 酒並不多,小的啤酒杯一半不到,看得出來存心維護止安,止安順手拿過酒杯,看也不看就送到唇邊。酒剛沾唇,便被一只手拿開,紀廷握著杯,平靜地對那男孩 說:“抱歉,這杯酒我代替她喝。”
止安還來不及說話,他已仰頭一飲而盡。他嗆了一下,還是咽了下去,然後將酒杯交還給那個服務生,再次拖著止安往門口走。
“等一下。”止安停步,回頭揪住准備踱回吧台的服務生,低聲問,“陸路,你這是什麼酒?”
那個被叫做陸路的服務生一臉無辜,“63度的衡水老白幹。”
紀 廷在前面走,他牽著止安,步伐又急又快。電梯里的時候,止安看到酒氣已經在他體內蒸騰上來,那張白皙的臉完全是異樣的赤紅。63度的衡水老白幹……她覺得 好笑,這麼絕的事情也只有陸路才能做得出來,那樣的小半杯,一口咽下去,就算是止安自己也得暈乎一陣,何況是滴酒不沾的紀廷。她有些好奇,不知道這酒精會 把這樣一個人燒成什麼樣子。
電梯在三樓停下,門開了,有人走進來,紀廷朝電梯外走去,依舊拖著止安的手。止安看著電梯門在身後關上,懶洋洋地問:“你要帶我去哪里?”
“回家。”他停下腳步,回頭看著她。
“可是這里是左岸三樓的KTV,你面前的這條不是馬路,是包廂前的走廊。”止安難得好心地提醒他。
他另一只手也抓住止安,鎮定而認真,說:“止安,你真的喝多了。”
“是嗎?”止安看著他笑,他鄭重點頭。
電 梯口出來就是KTV城總台所在的一個小廳,不遠處的長廊里,隱隱有各個廂里流淌出來的音樂聲,哦吟著,高一陣低一陣,身著紫色旗袍的總台小姐低頭不知在看 著什麼,偶爾有幾個服務員走過,沒有人看他們一眼,在這個地方,每個晚上,有無數這樣清醒著沉醉,沉醉著清醒的聚散悲歡,早就不足為怪。
止安順勢倚在一側的牆上,饒有興味地看著他,他的雙手都抓在她的左腕上,被她往後靠的力度一牽引,搖晃地就往她身上傾,幸而一只手及時撐住了牆壁,她的呼吸就噴在了他的臉上。
這樣不好。他很快地意識到,於是撤離她,站定,正視眼前人。她的臉似遠又似近,唯有一雙眼睛,亮得出奇。
“雖然我醉了,但是你有話還是可以說。”
不知道為什麼,她美麗的唇角在微微地顫抖。
紀廷低頭看她,帶著一絲困惑,“止安,你為什麼要那樣?”
“怎樣?”
他垂下眼簾,努力地想,一時之間腦子卻只剩剛才她與那男孩貼身熱舞的景象,他的恨意是那樣近而清晰。
“你為什麼要那樣!”他從來就不是一個工於言辭的人,這一刻只有這一句,反複的煎熬,反複的追問。
她還是明白了,“你沒有資格管我。”
“我當然有!”他揚聲反駁,抓住她的手強行地貼近胸前,呼吸跟心跳一樣地紊亂。
“哈!”她笑,“又要說教,我最討厭你那一套。”
“那也是沒有辦法的事。”
止 安不馴地半仰起臉,正好迎上他,他的來勢太猛烈,撞得她生疼,酒精的氣息迅速充盈在她唇齒間,糾纏不放。她不甘心,不輕不重地咬在他侵占過來的舌尖上,不 足以見血,但足夠讓他疼。他們總是讓對方疼。他顫了一下,繼續放任自己沉醉,“止安,我覺得暈……”短暫分開的那一刻他在她唇邊呢喃,“像是踩在雲里面, 害怕掉下去……”
她閉著眼,往後仰著臉笑。
他一路細碎地吻她,直到她脖子的下方,順勢將臉埋到她的頸窩里,滾燙的皮膚貼在她裸露的脖子上,漸漸地不再有動作,身體的重量越來越沉重地倚在止安的身上,“唉……”止安往天花板看了一眼,不得不伸手扶住他,看他平時頎長清瘦的模樣,想不到是這樣重。

..................................

商品評論

0個評論

暫時還沒有會員留下評論

帳號:匿名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