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理解的生活

韓寒寫的我所理解的生活

售價:100

商品編號:9787533935498

數量:

購買

分享:
我所理解的生活

商品描述

出版社:浙江文藝出版社; 第1版 (2013年1月1日)

  • 開本:32
  • ISBN:9787533935498
  • 條形碼:9787533935498
  • 商品尺寸:21 x 14.4 x 1.4 cm
  • 品牌:杭州果麥
  • ASIN:B00AQT2CQK

商品描述

雙封面設計,顯得更有檔次了吧!

編輯推薦

《我所理解的生活》是《青春》暢銷150萬冊之後,韓寒新雜文《我所理解的生活》。
•韓寒所有作品中,刪減幅度史上最小。“韓三篇”唯一收錄:談革命,說民主,要自由。
•韓寒說:“我所理解的生活就是和自己喜歡的一切在一起。”
•三十歲,再出發,少說,多做,不解釋。
 

作者簡介

韓寒,1982年9月23日生於上海金山區亭林鎮。
寫作:1997年在《少年文藝》發表作品;
1999年憑借《杯中窺人》獲第一屆新概念作文大賽一等獎,次年蟬聯;
2000年出版長篇小說《三重門》,累計銷售500萬冊;
2001年《零下一度》
2002年《像少年啦飛馳》
2003年《通稿2003》
2004年《長安亂》
2005年《就這麼漂來漂去》
2006年《一座城池》
2007年《光榮日》
2008年《雜的文》
2009年《他的國》《可愛的洪水猛獸》
2010《1988:我想和這個世界談談》,以及其間的片段集《毒》《草》,均登上各暢銷書榜,韓寒作品已被翻譯成十餘種語言在全球出版。
2011年11月《青春》
音樂:
2006年出版唱片《十八禁》
出版:
2010年主編雜志《獨唱團》,一時洛陽紙貴,銷售200萬冊。
2012年騰訊電子雜志《ONE一個》,APP文藝應用《ONE一個》上線當日,位居榜首。
博客:
2005年開通新浪博客。
截至2011年11月訪問量突破5億。他的每一篇文章都在中文互聯網被廣泛轉發,並迅速被翻譯成英文。因其強大的影響力,被稱為“世界第一博客”。
微博:
2012年4月1日,寫下第一篇長微博《寫給張國榮》,截止2012年11月,粉絲突破900萬。每條微博都有驚人的轉發量。
賽車:
2003開始成為職業賽車手,效力過北京極速、雲南紅河、上海大眾333、FCACA、斯巴魯拉力等車隊。
其間,2004年獲得亞洲寶馬資格賽冠軍及5萬美元獎學金
2007年全國場地錦標賽1600CC組年度車手總冠軍
2009年中國拉力錦標賽N組年度總冠軍。成為中國職業賽車史迄今惟一的場地、拉力“雙冠王”
2009年底與董荷斌代表中國參加在國家體育場舉行的ROC國家杯,與車王舒馬赫等世界名將同場競技,中國隊成功闖入四強。
2012年衛冕中國汽車拉力錦標賽年度車手總冠軍,CTCC中國汽車場地錦標賽年度車手總冠軍,成為中國賽車第一人。
廣告代言:
2009年,代言“凡客誠品”,“凡客體”成為經典營銷案例。
2011年,代言“雀巢咖啡”。
國際影響:
2010年,被美國《時代周刊》評選為“全球最具影響力100人”
2012年,“韓寒文集英文版”美國出版。
 

目錄

序:我所理解的生活
國事
太平洋的風
什邡的釋放
已來的主人翁
跳出棋盤的棋子
我和官員的故事
來,帶你在長安街上調個頭
暴雨行車指南
“文藝”沒問題,“複興”有問題
答台灣記者問
答香港讀者問
答亭林鎮青年問

天下勢
韓三篇
就要做個臭公知
這一代人

家世
偶像:寫給張國榮
命里有時終須有,命里無時須強求
我不討好任何人
寫給每一個自己

過去式
操,你想怎樣
微博
我的2011
這事兒都過氣了
一個流傳多年的謠言
我造就了我自己

我是
春萍,我做到了
青春就是一場遠行
其實我是一個作家
維權
碎片
讓大家掃興了
尷尬事
東望洋
我只希望我可以自由地寫作和說話
我最終想要的是一個和諧的人生
跋: 寫作三種,神凡兩忘
 

序言

多天前參加比賽,來了一個久未見面的朋友,他現在的工作是給明星做經紀。整個周末他都在我們車隊的帳篷里。周日分別,他對我說,其實你的自我開發做得並不好,形象管理有問題,如果有職業經紀人幫你打理一下,必然遠不是今天的模樣。這樣,回去給你一個總結的郵件。
剛才他打來了電話說,你問題太多,郵件說不清楚。比如你在比賽那天一直“雙反”,你知道麼?我當時就暈了,我只知道“雙規”和“單反”,“雙反”還真不知道。弄半天才明白,所謂“雙反”,原來是衣服穿反了,而且內外和前後都反了。我說,我出門太急,真沒注意,也沒人提醒我,難怪一整天都覺得脖子有點勒。
朋友說這個問題不大,你本來就粗心,容易被人取笑。更要命的是,你在車隊帳篷的沙發上亂睡覺。你睡覺的時候總共有十二個人來拍過你的睡姿,五個是掛記者證的,四個是車隊成員,三個是其他車手,其中有兩個是故意拍醜態大頭照的。我查了一下,其中五個人發微博了。有一張照片很難看,影響形象,你身邊也沒人攔著人家拍照,這在我們這行里是絕對不允許的。
我說這我也沒辦法,熬夜看歐洲杯,的確睡眠不夠,你叫我怎麼能睡得玉樹臨風?
朋友繼續教育我,面部表情是其次,關鍵是你團著身子睡,手還一直塞在自己的襠部,這個猥瑣的動作絕對是破壞形象的。照片如果上傳,有些網友看見了容易反感。我說我又沒把手塞在那些網友的襠部,我碰了自己的鳥,關他們鳥事,反感就拉倒唄。朋友說,不是這樣的,你是一個公眾人物,現在又是微博時代,誰都能隨手拍,越誇張傳播越快。你要確保自己的每一張照片都不能影響你的形象,比如你的手放的位置不對,很容易被一下轉發數千條。我說,這我實在沒辦法,空調溫度太低了,只要一冷,我就自動睡成捂襠派了,從小就這樣。總不能我睡覺的時候,雇幾個保鏢攔著不讓拍照,這也太裝逼了。
朋友還指出了一堆問題,比如隨意跟人合影,人家遞過來什麼都簽,這會留下隱患。我說,不,人家如果遞過來一百塊人民幣我就不簽。朋友肯定道,不錯,你還算有這個意識,我們行業里有明星在遞過來的鈔票上簽字,結果被網友罵死,破壞人民幣肯定不好。我說不是的,是因為我不想把自己的名字和老毛放在一起。
朋友痛心疾首道,你看,你這種話不能亂說,得罪的人太多。你在車隊聊天也是這樣,什麼都說,而且常說髒話。你要知道,如果現場有一個不懷好意的,把你說的那些用手機錄下來,放到網上,是很大的負面新聞。你知道當時帳篷里多少人?十八個!你都認識麼?我回答說,有幾個不認識。朋友的聽筒差點掉地上,有幾個不認識你就那麼說話?你考慮過後果麼?你一睡醒就和人合影,有一撮頭發翹得跟天線寶寶似的,人家還開著閃光燈,照片效果可想而知。你看你衣服的配色,是很鄉土的,最關鍵是,再不拘小節,褲子拉鏈還是要拉上的。總之,你太隨便了,也沒有一個專業點的經紀人幫你,你如果不嚴格地對自己的形象進行系統的管理,就不能保持神秘感和名人氣質。你如果對自己有一個好的定位,有合適的人幫你運作和服務,調整一下你的社交圈子,你能賺得遠比現在多得多。你告訴我,你打算怎麼經營自己?你是怎麼想的?
我說,整個周末我只在想一個問題,我和對手差了零點三秒,我該怎麼追回來?我能惦記著出門要穿衣服已經不錯了,哪還顧得上搭配?
掛了電話,夜深人靜,回想朋友所言,有些也對。我在帳篷里口無遮攔,對所有人都沒有設防,要是真有人偷拍偷錄或者微博直播,的確會惹麻煩。對陌生人提防與否取決於你的出廠原始設定,我喜歡先把人設定成好人,再從中甄別壞人,有些人則反之。但所謂的甄別方式其實就是被坑一次。我相信以誠相待,也相信倒黴認栽。
至於衣著,這個夏天我就買了十件白T恤,以往冬天也就兩件黑皮衣,鞋子就盯著那麼一兩雙穿。我是去比賽的,又不是去比美的,賽車開砸了我在乎,衣服穿難看了我真不在乎。
我所理解的生活就是除了造謠以外,去造其他一切東西。我心中的造化,就是創造了多少文化。
既然三十年前,我以一挑億,跑贏了其他所有的精子,那麼我必然生來就是牛逼的。我來到這個世上,總要留下點痕跡。
我承認衣著光鮮、舉止優雅也是一種對美好的創造,但這方面我不太拿手。我承認在這個社會,很多人覺得你只要不說髒話,說點假話、空話、套話,造謠,大肆地造謠,瘋狂地造謠都不算是道德敗壞。但我覺得反之,並且還要對道貌岸然的傻逼們加一個“操”字。是的,這會讓那些道德驚詫家們渾身顫抖,嚴厲批判,大呼小叫,滿地打滾,然後突然起立,開始審判。我的解決之道就是再說一次,操。我就操了,但我既不操你也不操你全家,我操這世道,這世道覺得文縐縐的誣陷沒問題,這世道讓那
些不說粗話但最缺德的人能做道德評判家,這世道讓那些話不髒
但心眼髒、手段髒的人當道,這世道能任意顛倒黑白、混淆是非,這世道覺得公眾人物或者隨便誰說一個“操”字就不應該,那就操翻這世道。
我所理解的生活就是做著自己喜歡的事情,養活自己,養活家人。
生活不是攀爬高山,也不是深潛海溝,它只是在一張標配的床上睡出你的身形。我也不覺得留有遺憾是一種缺憾美,相比之下,幹砸了倒是一種美。我喜歡的事情遠不止寫作和賽車,我還做很多事,有些做得不夠好,有些做得很失敗。
和朋友聊天時,我直接告訴他們,這事我特喜歡,也幹過,但我真的不適合,丟人了。我就最討厭聽見有人這麼說,要是我去幹這事,一定比某某某幹得好。滾。你在台面上看見我成功一次,我在台面下就幹砸十次,那又如何,我又沒死,不停地幹就行了,人們只會記住你成功的那一次。
我所理解的生活就是和自己喜歡的一切在一起。
我曾經在快餐店看上一個姑娘,猶豫五分鐘,沒敢去和人家說話,結果人家走了,到現在都很遺憾。那一刻,我就是白癡,去了又如何,最壞的結果無非就是他男朋友從廁所里出來。哪天若要死了,遺憾這事沒幹,那事沒幹,還不如自吹這事幹成了,自嘲那事幹砸了。
我現在幹的事足夠多,陪伴家人愛人和孩子,每年比賽接近二十場,又開始寫新的小說和遊記,除了偶然進棚拍雜志,其他時間真沒有精力來捯飭自己,更沒心思去考慮什麼形象和定位問題。覺得我觀感欠佳的,挪步就是。我只負責制造作品,不負責用戶體驗,也沒有售後服務,更不會根據大家的口味來改進。你若喜歡,便是晴天;你若討厭,也是晴天。
謝謝這位朋友給我的忠告和精心的設計,我知道我會為我的性格和生活方式吃無數虧、吞無數惡果,但至少大到理想、小到閃念,我幾乎都沒有放過。所以就算我的生活里充滿挫敗甚至後悔,但遺憾並不多。
朋友,感謝你所說的一切。世間萬千種寵愛,無數種人心,得之我幸,不得我也沒什麼不幸。我只認可一點,就是出門再匆忙,褲子拉鏈還是得拉好。
 

文摘

 

《春萍,我做到了》
從浙江龍遊離開的時候,老天依照往年的慣例在下雨。
如果沒有拉力賽,我想也許此生我都不會來到這個縣城。每次開到這里都是淩晨兩點,都要去楊愛珍大排檔吃一碗小餛飩。
離開的時候都是周一的中午,再隨手買一些吃的帶上車,話說浙江的肯德基總是比上海的更辣一些。
十年前,我正式開始了我的拉力賽生涯。
第一場比賽在上海佘山,彼時的拉力賽段,此時已是五星級酒店和山腳別墅。賽段的起點就在如今的世貿佘山艾美酒店,一起步就是數百米的大直線,然後拐進今天的月湖公園,那里也是記者和觀眾雲集的地方。
記得2003年的比賽前夜,我進行了無數次幻想:人生的第一個轉彎要如何呈現,是走一個非常標准的賽車線呢,還是炫目的漂移入彎,或者是中規中矩拐過去就行。結果是我沒刹住車。我職業生涯的第一個轉彎就以一把倒車開始。
很快,錦標賽就到了浙江龍遊站。那里是砂石路。我喜歡拉力賽,就是因為少年夢想。看著那些拉力車手在山間樹林里高速漂移,十多歲的我目瞪口呆。從那一天,我就立志要和他們一樣。人哪,在青春期總是不承認自己有任何偶像,卻忘記年幼時他們給你的力量。當系上安全帶,戴上頭盔,我覺得我所崇拜的拉力賽前輩們都附體在我身上。
然後,我第一個賽段就掉溝里了。
自然有很多人笑我。
其實在比賽的第一年,我的財力就難以堅持下去了。2004賽季尤其艱苦,朋友的私人車隊退出了,沒有人要我,我只能自己修車。積累的版稅花得差不多了,因為醉心賽車,便無心寫書,經濟上也沒了後續,只能在衣食住上控制支出。北京一起玩車的朋友恰好又普遍富有,有時都不敢一起出去吃飯。有一個朋友家里做地產,見我居無定所,說出於情誼,答應賣我一套二環邊的房子,一百多平米,十多萬。我賬上正好留了幾萬,是准備支撐之後幾站比賽的,都沒過腦,直接推辭了。當時我想,要是拼出來了,就算是對自己的童年幻夢有個交代,做個房東似乎從來不在我的夢想範疇之內。於是毅然決定給自己買了幾條輪胎。因為買輪胎,遇上一個好心人,終於迎來了我人生第一個贊助商——米其林決定送給我六條輪胎。
雖然僅僅是六條輪胎,我也激動難抑——米其林畢竟是國際大廠商。這是我走向牛逼的第一步啊。這六條輪胎價值一萬塊左右,我又自己掏了幾千,單獨做了巨大的貼紙,把整輛賽車都貼滿了他們的商標。領航不解,我說這叫感情投資。雖然贊助不多,但我這麼一貼,人家就會覺得你仗義。朋友說你不愧是上海人,精明。我說哪里,遠見而已。
比賽一開始,送我輪胎的哥們就跑過來,面露難色道,兄弟,我們只是幫助你,不需要你這麼回報的。
我說,沒事,滴水之恩,湧泉相報。
朋友欲言又止,走了。後來有人來傳話,問我能不能把這貼紙給撕了,因為輪胎公司總部的老外來了,突然看見有輛貼滿自己商標不知道哪冒出來的賽車,非常不悅。
米其林有非常嚴格的贊助規定,一般只贊助能獲勝的車手。我們對您的幫助不求回報,但您貼著一車我們的牌子,容易讓外界產生誤解。
我愣了有幾秒,說,現在沒時間了,等第一天比完再撕吧。
結果一進賽段,因為賽車老舊,年久失修,沒幾公里避震器斷了。我是一個對機械幾乎一無所知的車手,只知道拋錨了要打開引擎蓋假裝看看,顯專業。那時我連續好幾場因為壞車而退賽了,此刻又逢其他車手開著全新的賽車掠過,我恨不得它卷起的土把我給埋了。手機同時響了,是朋友打來的。他問我,聽說你又退賽了,別灰心,哦,對了,貼紙撕了沒?
那是我第一次為拉力賽默默流淚。要知道如果你是一個充滿爭議的人物,一旦你做不好一件事情,人們對你的嘲笑很可能打擊到你。我偷偷把車拖回了汽修店,無顏再去賽事維修區。
和勵志電影情節不一樣的是,接下來的比賽,我並沒有逆襲。在第一個賽段,賽車爆缸了,活塞把缸體打了一個大洞,引擎室燒了起來。當時的我再也買不起一個發動機,但在火光照射下,我再沒有感覺心酸。要知道堅固的事物都要經過烈火的錘煉,這火光既不能溫暖我身,也不能焚毀我心。從那一天起,這件事情,我必須做到。每個人的身體,都有厚的地方,它們各不相同,有些人厚的是手上的老繭,有些人厚的是背上的汙垢,有些人厚的是臉上的老皮,我願自己厚的是心髒的肌肉。打死也不能放棄,窮死也不能歎氣,要讓笑話你的人成為笑話。
發動機燒了以後,我回到老家。鄰居家發小韓春萍(他是個男的,於是喜歡管自己叫春平。大家的疑惑與我的疑惑一樣,
答案只有他爹媽知道)對我說,你騎自行車還不錯的,但是賽車還是很難去贏全國比賽的,我們承認你在亭東村還是最快的。我說,你等著看吧。
後來的故事就是現在這樣了。
2012年,這是我參加拉力賽的第十年。在第一次退出比賽的浙江龍遊縣城,我捧起了自己第三個年度車手總冠軍的獎杯。高興的是,我終於可以向春萍說我做到了,因為一次可能是僥幸,兩次可能是運氣,但三次說明我還可以。遺憾的是,我起步太晚了,能力有限,我相信自己在亞洲的拉力車手中也許還不錯,但無法和那些歐洲人相比。我們的環境和我自己都不夠好,也許更有天賦的人,能站上世界之巔的人,正在讀著這篇文章,他甚至可能連駕照都沒有。
我也明白了很多事。
他人笑你,是正常的,無論是主觀還是客觀,你當時都沒有做好、沒有做到,你有什麼資格豁免被他人嘲笑?你的哭泣,你的遭遇,和別人的困苦相比,有什麼不同之處麼?每個人都想召喚上帝,每個人都會覺得自己快要過不去。他人鼓勵你,那是你助燃的汽油;他人笑話你,也許是你汽油里的添加劑。
後來,我並沒有和那些當年笑過我的記者們反目,反而到現在都是很好的朋友。雖然現在,我的賽車上已經被各種贊助商貼滿商標,我用著倍耐力或者橫濱無限量提供的最好的輪胎,開著最好的賽車,每場比賽都更換著最好的部件,但我還記得當年的那六條輪胎。那時我覺得我要爭氣,要讓他們見識我的實力,現在我覺得我應該純粹地感謝他們,並不是因為他們給我鬥志,而是他們的確做得很好,又幫助了有潛力的車手,又確保了自己的商業原則,如果我是決策者,我也會這麼做。你知道你能做到,別人覺得你也許可以做到,那麼,少廢話,做到再說,其他的怨氣都是虛妄。自己沒有展露光芒,就不應該怪別人沒有眼光。
如果沒做到,我也不會黯然抑鬱。至少我童年的幻想不是贏得冠軍,而是純粹綁在拉力賽車里,像我的偶像們一樣把賽車開成那樣。
我知道這路漫長,甚至我的勝利未必能給我增添榮譽,反而還讓外行誤以為我們的全國錦標賽是個山寨比賽,居然能讓一個寫字的贏得冠軍。不甚明了者倒無妨,可能還會有人反冒出惡意。沒關系,總有這樣的人,說起賽車只知道F1,說起足球只認識貝利。在他們嘴里,世界上只有一個叫比爾•蓋茨的人在做生意。你做到了A,他們會說你為什麼沒有做到B;你做到了B,他們會問你為什麼沒有做到C。對於這樣的人,無需證明自己,無需多說一句,你只需要無視和繼續。做事是你的原則,碎嘴是他人的權利,曆史只會記得你的作品和榮譽,而不會留下一事無成者的閑言碎語。
以此文獻給我的2003—2012年拉力賽季,獻給每一個認真做事不言放棄的朋友,獻給每一台被我撞毀的賽車,獻給為我祈禱和一直勸我退役的家人和朋友,獻給和我並肩奮戰的隊友和技師們,獻給2008年去世的拉力車王徐浪——我從你身上學到如何開車,我賽段里的每一個動作也許都有你的影子,你讓我知道有些東西是不會磨滅的,你讓我學會了笑對一切,你讓我懂得世界上再多人企圖抹黑,甚至這世界再黑,你只需笑,而且要咧開嘴,因為你的牙齒永遠是白的。

商品評論

0個評論

暫時還沒有會員留下評論

帳號:匿名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