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族3 黑月之潮 龍族III 龍族三中冊 送彩色大張海報

江南的書:龍族3 黑月之潮(中)

售價:225

商品編號:TB000305

數量:

購買

分享:
龍族3 黑月之潮 龍族III 龍族三中冊 送彩色大張海報

商品描述

作 者:江南 著

  • 出 版 社:長江出版社
  • 出版時間:2013-7-1
  • 版 次:1頁 數:358字 數:330000
  • 印刷時間:2013-7-1開 本:16開紙 張:膠版紙
  • 印 次:1I S B N:9787549220632包 裝:平裝

編輯推薦

  征途!穿越最深的地獄,而後直抵天堂!
【東京夜雨】【黑石寒櫻】【白王骨血】【魚龍狂舞】
被遺忘的曆史,被誤讀的神話,葬禮與重生……皇血聖骸之戰,重燃!
《知音漫客》周刊、《漫客小說繪》漫畫&小說火熱連載中,千萬讀者熱烈追捧!
所有人都在追看《龍族》——最經典的熱血幻想小說,十年一遇,沒有之一!

內容推薦

  日本海溝深處發現龍類遺跡,卡塞爾王牌專員組愷撒、楚子航、路明非在身深潛過程中遭遇龍類襲擊。三人組掙紮逃離險境,試圖聯絡本部,卻發現遭到整個日本分部的背叛與追殺。千鶴町街頭,三人與暴走族赤備狹路相逢,掀起瘋狂的對決。死里逃生後,三人流落到歌舞伎町著名牛郎店高天原,開始了牛郎生涯。與此同時,因日本分部的叛離,校長昂熱孤身一人來到東京,與自己昔日的弟子犬山賀兵刃相見,卡塞爾學院與蛇岐八家徹底決裂!
而對於牛郎三人組來說,高天原是個完美的庇護所,愷撒和楚子航迅速俘獲了大量粉絲,成為高天原鎮店之寶。為了複仇並找到蛇岐八家的秘密,他們決定夜探源氏重工!大廈里危機重重,日本分部的追殺,死侍的進攻,三人組力透重圍,終於闖入了密室,並看到大量神秘壁畫,龍族曆史由此揭開。
全新的龍族文化,全新的閱讀體驗。請細細品讀最好看的熱血幻想小說——《龍族Ⅲ黑月之潮》中集。

作者簡介

  江南,男,巨蟹座,現居北京,中國著名青春小說作者,遊走於青春與幻想創作之間,其乍品以情節多變、人物熱血、內容勵志、文字細膩著稱。畢業於北京大學化學系、washingtonuniv藝術科學學院和醫學院,碩士得證,博士肄業。
寫過《此問的少年》,誘惑了,很多人上北大。寫過《九州縹緲錄》,誘惑了某些人寫幻想小說,還有《上海堡壘》、《涿鹿》等。創辦過三家公司,老是在創業,經常賠錢,但是很開心,因為交了很多不同的朋友。
如今的主要興趣在《知音漫客》、《漫客?小說繪》上YY龍族世界,常遙想遠方有…座神秘的莊園,樹木蔥蘢,巨大的龍族標本懸掛於參天占木。身負使命的少年在樹下凝神眺望——我預感到《龍族》會是讓我重新燃起熱血的作品。
近期想當個貝斯手,但弄不清貝斯有幾根弦,所以還是老實地碼字,做夢,偶爾熱血。

目錄

第一章 風與潮之夜
第二章 浩劫的輪回
第三章 老板
第四章 檀香味頭發的女孩
第五章 荊棘叢中的男孩
第六章 男人的花道
第七章 櫻花與紅蓮
第八章 進擊的老鼠隊
第九章 神國畫卷
第十章 正義的朋友
第十一章 末代皇帝&最後一個克格勃

媒體評論

  路明非,在雨夜中奔跑的男孩,內心里的那團火迎著雨在燃燒。我多麼希望我就是他,在驕傲中奔跑,在平靜時行走,跨越的不僅僅是龍族的世界,跨越的是內心的自我。
——陳坤,中國著名影星,代表作《畫皮》、《龍門飛甲》。

  能夠將這樣一部結構體系龐雜的小說駕馭得如此得心應手,廣受千萬讀者擁躉,江南的個人魅力及文字魔力可見一斑。讀好文字如飲好酒,誠意向大家推薦,及共享。——蘇小懶,暢銷書作家,代表作《全世愛》。

  我認識江南,是從他寫的《龍族》小說。江南榮獲“第七屆中國作家富豪榜·最佳幻想小說獎”稱號,也是因為《龍族》圖書。在他的筆下,各種性格鮮明的人物層出不窮,波瀾起伏的故事充滿著青春熱血,讓人有種舍不得一口氣讀完的感覺!推薦!——吳懷堯,獨立記者,中國作家富豪榜創始人。

在線試讀部分章節

  第一章 風與潮之夜

  高崖之巔矗立著黑色的高牆,落櫻從高牆里飛出,飄向黑色的大海。

  今夜相模灣上風平浪靜。

  熱海是座濱海小城的名字,坐落在伊豆半島的盡頭,是著名的溫泉鄉。江戶幕府的建立者德川家康喜歡在大戰之後蒞臨熱海沐浴,熱海因此出名。

  黑色高牆是熱海當地一座豪華宅邸的外牆,宅邸名為“黑石官邸”,建於江戶幕府中期。某一代將軍殿下乘船駕臨熱海時,恰逢雲破日出,海面上波光粼粼,一座黑色的高崖直插進相模灣,就像是一柄霸氣無儔的岩石太刀,從天而降劈開了大海。將軍喜歡它的孤高凜冽之美,決定在上面建一座官邸。官邸從建成之日起就是熱海的制高點,它幾乎是四面環海,高牆和刀削般的峭壁融為一體。將軍坐山觀海,信使們騎著駿馬在山道上往返,把他的命令傳往四面八方。

  明治維新之後,黑石官邸被出售給大商人,變成了私家別墅。雖然不再是幕府將軍的禁地,但以它的地勢和格局,仍舊是熱海所有溫泉別墅中的“王座”。每天早晨,熱海的第一縷陽光照在黑石官邸的外牆上,每塊岩石都反射陽光,這座經曆風霜的建築就像一位披掛鐵鱗甲的黑武士,頂天立地地站在波光粼粼的大海上,戍衛著這座小城。

 

  老人扶著牆根行走,提著火光微明的白燈籠。他叫木村浩,是黑石官邸的管家,在這里服務了三十多年,見證了這里的興衰。

  前任主人是位著名導演,每個周末都在這里舉辦奢華的派對,烈酒、焰火、夜禮服,直升機從機場接了貴賓之後直接送上高崖。但沒幾年導演就囊中羞澀了,派對無以為繼。倒不是被客人們給吃窮喝窮了,而是黑石官邸的維護費用高得驚人,它是受政府保護的文物,維修用的石料必須來自神戶山里,木材必須來自遙遠的北海道,雕刻必須由精通日本傳統手工藝的匠人來做,以保持原汁原味。這麼算下來每十年的維護成本就跟房價相當了。

  導演只得忍痛割愛,將黑石官邸掛牌出售,可有興趣的買家聽說官邸驚人的維修費後都知難而退了,最後連代理銷售的地產公司都退出了,用地產經理的話說如今這個年代還有什麼人會購買一座皇帝行宮般的昂貴建築來泡溫泉呢?導演走投無路,抱著試試看的心理把黑石官邸掛到了ebay上,那時網上拍賣還是個新鮮事物,ebay上賣過各種新鮮玩意,甚至戰鬥機和坦克。導演期待著有某個來自海外的冤大頭會出手接盤,實在沒有也就算了,反正是瞎貓逮死耗子的事。

  掛出十五分鐘後,有人把七億六千萬日元的定金打到了導演的賬戶上,名叫“ENXI”的人出手買下了黑石官邸。導演在驚喜之餘搜索這位“ENXI”的買賣記錄,想知道是哪位億萬富豪頂著這個名字混跡在ebay里。結果令人驚訝,除了黑石官邸,ENXI在ebay上沒買過任何大東西,他只買動漫和遊戲的周邊,比如綾波麗抱枕,手腳可動的春麗手辦。

  換句話說,這個ENXI是個死宅,一個神奇的死宅。

  十五天之後一張來自瑞士銀行的本票寄到了導演手中,ENXI支付了全款,隨著本票寄來的還有一張短箋,寫明了他將駕臨黑石官邸的日期。

  那天木村浩起了個大早,穿上黑色的和服,帶領僕婦們站在官邸門前恭迎。他和僕婦們都很期待新主人的首次亮相,每個人都在猜測他是誰,跨國集團的董事長?阿拉伯石油大亨?還是文萊蘇丹沙特酋長?

  加長雷克薩斯轎車沿著蜿蜒的山路駛來,最後停在官邸門前。穿制服戴白手套的司機走下車來,恭恭敬敬地拉開後排車門……兩只暹羅貓蹦了下來,追逐著從僕婦們中間穿過。

  “買家還在上學,暫時沒有時間搬來住,所以就把貓送來看家。”司機跟木村浩握手,“喂貓的事情就麻煩您了,貓糧在我的後備箱里。”

  木村浩看著那對小肥貓的背影,忽然間覺得人生如此虛無。在那之前他一直覺得自己是賽巴斯中的頂尖強者,32歲就得到了Concierge機構頒發的“金鑰匙認證”,服務過來自世界各地的明星、豪商和政界名流,有很多來自上流社會的朋友。但從這一天起他成了一個貓奴……在新主人的眼里他那份傲視同儕的履曆根本不重要,他的存在價值就是喂貓。

  那對暹羅貓還不是純種,純種的暹羅貓纖瘦骨感,而這兩只肉嘟嘟肥滾滾,大概是暹羅貓和加菲貓雜交出來的,打包在一起都賣不出一萬日元。

  司機帶來了肥貓們的履曆,履曆上寫明了它們各自的習性。它們是一窩生的姐弟,漂亮而腹黑的那個是姐姐,又笨又慫的那個是弟弟。這一點很快就被證實了,跑到門口的時候姐姐端靜優雅地蹲在一旁舔著爪子,笨蛋弟弟就一個勁兒蹦起來去扒門把手,看來心里早已堅定了“為女王姐姐服務”的概念。開門之後弟弟縮頭縮腦地閃到一邊,恭請女王姐姐優先踏入這個新攻占的國度--從貓的視角來看,黑石官邸大概不啻為一個國家了--自己跟在後面歡脫地搖尾巴。轉了一圈後它們喜歡上了壁爐區,弟弟負責搭窩,它從儲藏室里拖來了紙箱子和棉墊子,高貴的姐姐無意參與這種下賤的體力活兒,始終趴在壁爐頂上取暖,偶爾低頭看一眼那個忙忙碌碌的傻弟弟。

  “我們可以給它們買更好的貓舍。”木村浩說。

  “這倒不用,履曆上說它們比較喜歡自己搭窩,據說撿來的時候是對小野貓,生存能力還是相當不錯的。”司機沒有立即離去,應木村浩的邀請留下來喝了杯煎茶。

  “明白啦,它們其實已經有貓舍了。價值一億美金的貓舍,名為黑石官邸。”木村浩苦笑,“主人真是異想天開的人啊,您見過他麼?”

  “哪有這個榮幸啊。我只是受人委托把貓從機場接到黑石官邸來,這可是我這輩子送過的最奇怪的貴客了。”司機說,“雖說是撿來的小野貓,可送它們來日本的可是架私人飛機哦。看來它們很受主人寵愛,主人把它們托付給您,顯然是對您很信任啊。”

  “居然被托付了這麼貴重的東西啊!”木村浩歎氣,“可我都沒有機會跟主人見上一面,也不知道他是什麼性格。做我們這種工作的人,對主人一無所知……真有點叫人頭疼呢。”

  “據說寵物會隨主人的性格,多觀察觀察貓就能了解主人的性格了吧。”

  “可兩只貓性格完全不一樣啊,”木村浩苦笑,“腹黑攻的姐姐和小慫蛋弟弟。”

  “也許主人精神分裂也說不定。”司機壓低了聲音,“不管是腹黑攻還是慫蛋,主人是神經病這點是確定的對吧?”

  木村浩無奈地笑笑,這樣議論主人是很不禮貌的行為……但從心底來說,他真的很想附和司機。

  從此黑石官邸里就住著兩只貓、一名管家和幾名負責清潔的僕婦,有一家古建築修複公司定期從東京派人過來修葺這座宅院,更換用舊的榻榻米,修剪花園里的古櫻,給貓梳毛。跟司機一樣,他們也是拿錢幹活兒,從沒見過主人。那家公司跟主人簽了為期十年的合同,負責維護黑石官邸,確保它隨時處在最好的狀態,以備主人大駕光臨。

  可一晃十年過去了,前任主人都去世了,新主人仍杳無音信。

  每天早晨和晚上,木村浩都會在面朝大海的溫泉池中放滿一池水。主人曾托司機帶話說希望家里隨時能有一池溫泉等著他,可那座古雅的溫泉池已經空了十年。

  木村浩一年年地變老,從風度翩翩的美型大叔變成了風燭殘年的老人。再過幾年他就要退休了,他意氣風發的時候可想不到自己職業生涯的最後一段居然如此扯淡,年複一年地守著一座空宅,孤獨得就像守陵人。兩只貓倒沒什麼變化,只是又肥了一圈。貓的平均年齡只有十幾年,算來它們是接近壽終正寢的老貓了,可完全看不出老態。每年它們新換毛後的一陣子都會像幼貓那樣潔白如雪,一個月後才漸漸變黑變成成貓的樣子。姐姐日複一日地欺負弟弟,攆著弟弟滿屋飛跑。

  十年過去了,宅子也沒有變,貓也沒有變,每夜它們都以最好的狀態在等待那位從未露面的主人,衰老的只有管家。有時木村浩覺得這座宅子像是著了魔,這十年里它一直在沉睡,等待著唯一的、命定的人來喚醒。

商品評論

0個評論

暫時還沒有會員留下評論

帳號:匿名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