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墉談人生書系:面對人生的美麗與哀愁

售價:136

商品編號:9787550011359

請選擇:

數量:

購買

分享:
劉墉談人生書系:面對人生的美麗與哀愁

商品描述

 

編輯推薦 推薦一:亞洲**暢銷書作傢劉墉經典之作,暢銷30年,影響三代人。劉墉*暖心的治愈之書。強壯的心靈,敢於面對人生的哀愁,並將哀愁轉化為大愛。劉墉早已洞徹人生,用23個簡短的小故事,娓娓而談人生中的諸多境遇和情感。讓你用平常心來看待人生中不好的際遇,寬慰別人,也治愈自己。有一天,所有的哀愁都將淡遠,都能被咀嚼、被紀念、被轉化,成為讓你更強大、溫柔、美好的動力。經歷瞭美麗與哀愁,才是完整無憾的人生。

推薦二:*早的睡前故事,**智慧的人生箴言。 睡前故事的真正鼻祖,用一個個故事闡述真實的人生智慧。早已洞徹人生,卻更願意用平實筆觸、沸騰熱情,為蕓蕓眾生寫下*有用的人生箴言,而不是路過你的全世界。真正的大愛,是自己過得好,也幫助別人過得好。這就是劉墉。

推薦三:全彩圖文珍藏版,內有20餘幅劉墉手繪國畫,均具極高收藏價值。 全書四色印刷,裝幀精美典雅,更收錄劉墉老師親手繪制精品國畫20餘幅,其中多幅已被***博物館收藏,使得本書也極具收藏價值。

推薦四:劉墉談人生書系,儒意欣欣圖書四冊連推,重磅出擊。 《面對人生的美麗與哀愁》為“劉墉談人生書系”第四冊,**冊《對錯都是為瞭愛》、第二冊《人生的真相》、第三冊《抓住屬於你的那顆小星星》已強勢推出。與劉墉的人生智慧交談,願能帶給您一些達觀、一些體諒,少一分掛礙,多十分天地。

  內容推薦 一個脆弱的心靈,不敢凝視美麗,因為他知道所有的美麗都會褪色,所有的生命都將逝去。
一個強壯的心靈,敢於面對哀愁,因為他知道所有的哀愁都將淡遠;所有的哀愁,有一天,都能被咀嚼、被紀念、被轉化,成為大愛。
作為一個人,誰能不學著——
面對人生的美麗與哀愁?

這是著名作傢劉墉在臺灣“921”大地震之後,特別出版的一本散文集。
在這本書裡,劉墉用23個簡短的小故事,娓娓而談人生中的諸多境遇和情感:談憂鬱、談悔恨、談心情、談逼迫、談殘破、談我們的苦難;也談自信、談理想、談膽識、談超越、談忍耐、談快樂的人生。
如同這本書的書名《面對人生的美麗與哀愁》,願每個經歷苦難的朋友,都能從哀愁中走出來,把大悲化為大愛;願每位遭遇災變的朋友,都能由廢墟中站起來,且種出更美麗的花。

作者簡介

劉墉

  國際知名畫傢、作傢、演講傢。一個很認真生活,總希望超越自己的人。曾任美國丹維爾美術館駐館藝術傢、紐約聖若望大學專任駐校藝術傢、聖文森學院副教授。 出版中英文著作一百餘種,在世界各地舉行畫展三十餘次,在中國大陸捐建希望小學四十所。創作的原則是:“在感動別人之前,先感動自己”“為自己說話,也為時代說話。”處世的原則是:“敲自己的鑼,打自己的鼓”“不負我心,不負我生。”有一顆很熱的心、一對很冷的眼、一雙很勤的手、兩條很忙的腿和一種很自由的心情。

目錄 序:面對人生的美麗與哀愁
001 人生路,不回頭
009 換個角度看世界
017 照照孩子的鏡子
025 演什麼,像什麼
033 上廁所的學問
041 你的夢想還在飛嗎
049 當飛機撞山的剎那
057 此仇不報非君子
065 不要急,先想想
073 憂鬱是一種微妙的滋味
083 每個人都是天才
091 我們常說人有“夫妻臉”。
099 逼你成功
109 在那生死一瞬間 序:面對人生的美麗與哀愁
001 人生路,不回頭
009 換個角度看世界
017 照照孩子的鏡子
025 演什麼,像什麼
033 上廁所的學問
041 你的夢想還在飛嗎
049 當飛機撞山的剎那
057 此仇不報非君子
065 不要急,先想想
073 憂鬱是一種微妙的滋味
083 每個人都是天才
091 我們常說人有“夫妻臉”。
099 逼你成功
109 在那生死一瞬間
117 膽大心細就是本事
125 人生何處不快樂
133 哇!我活著回來瞭
141 你是忍者嗎
149 你想一鳴驚人嗎
157 欣賞殘破中的美麗
167 柳暗花明又一村
175 有行動的愛才是真愛
183 附錄:劉墉的著作

前言 一個強壯的心靈敢於面對哀愁,
因為他知道所有的哀愁都將淡遠;
有一天,都能被咀嚼、被轉化,
成為大愛。

世紀末,4月30日。
九十二歲的老母去公園散步,遲遲沒回來吃午飯,跑去找她,老人傢居然躺在草地上打呼,搖搖她,醒瞭,想坐,坐不起來,一行口水流下嘴角,發現她的臉已經歪瞭。
救護車送進醫院,妻和我忙著填表格、說病情。來一個醫生,問一遍老人的以往病史,推進腦斷層檢查室,報告出來已是深夜。
“看看!這半邊有個黑影。”醫生指著掃描片說,“腦血栓,左半邊全失去瞭功能,右半邊也受到影響。”笑笑,“幸虧她老,老人的腦縮小,留下不少空間,所以受傷腫脹的 一個強壯的心靈敢於面對哀愁,
因為他知道所有的哀愁都將淡遠;
有一天,都能被咀嚼、被轉化,
成為大愛。

世紀末,4月30日。
九十二歲的老母去公園散步,遲遲沒回來吃午飯,跑去找她,老人傢居然躺在草地上打呼,搖搖她,醒瞭,想坐,坐不起來,一行口水流下嘴角,發現她的臉已經歪瞭。
救護車送進醫院,妻和我忙著填表格、說病情。來一個醫生,問一遍老人的以往病史,推進腦斷層檢查室,報告出來已是深夜。
“看看!這半邊有個黑影。”醫生指著掃描片說,“腦血栓,左半邊全失去瞭功能,右半邊也受到影響。”笑笑,“幸虧她老,老人的腦縮小,留下不少空間,所以受傷腫脹的時候不會死。要是年輕人,早死瞭。”

帶女兒去醫院,庭院裡開著非洲鳳仙,大廳裡有著高高的白楊,商店裡擺滿玩具和鮮花,櫃臺的服務員笑容可掬。
“奶奶不是住醫院,是住迪士尼的旅館。”我對女兒說。
老人已經醒瞭,但又不是真醒,隻是睜開眼睛,茫然地看著前方。右半邊的身體全不能動,隻有左手和左腿偶爾移動一下。
帶著小女兒在病床邊走過來、走過去,希望能吸引老人的視線,喚起她的一些記憶。但是老人的眼神很遲滯,我就拉著女兒,湊到老人的面前。
“看看奶奶!”我說,“奶奶的左半邊腦壞瞭,右半邊應該還能想。”
“奶奶的靈魂是不是上瞭天堂?”小丫頭問。
“一半上瞭天堂,一半陪著我們。”

老母住進瞭復健醫院。
由於不能吞咽,動手術裝瞭胃管。因為不能行動,所以包瞭尿佈;又因為半身不遂,容易壞死,所以腿上夾瞭定時充氣的按摩袋。
但是她有瞭些表情,有一天,我對她做個鬼臉,她居然笑瞭一下。
於是每次去,我就在床前跳舞、扮鬼臉。
“你跳得很可愛!”護士說,“你看她很開心的樣子。”
她確實開心,不再吞咽,不再喉頭敏感,不再不停地咳嗽;灌食都經過控制,也就不再擔心膽囊疼痛。
不再認人,也可以說重新認人,她把醫院的醫生、護士看作親人,總搖手跟他們打招呼,她變得更快樂也更健康。
“她很可能再活十年。”醫生說。
漸漸地,她臉上的皺紋因為發福而減少瞭;她滿頭的白發,可能因為沒瞭煩心的事,居然長出瞭許多黑發。

我們開始為她請假,在護士的陪同下,由救護車送回傢。
我推著她的輪椅,到樹下、到菜圃、到她的臥室和客廳裡她總看報的地方。
她似乎不認識,卻直轉頭,找她熟識的護士。
然後,她對救護車的司機笑,高高興興地坐上救護車,回醫院。
“她好像已經不記得這個傢瞭。”我有些傷心。但是又想:她會不會因此,能更平靜、更快樂地度過她最後的歲月。
“這是最糟糕的情況,腦中風,拖著活的人。”有個親戚說,“要是一下子去瞭,倒好。”
“不!”我笑,“老天爺厚待我,怕我一下子受不瞭打擊,所以用這方法,使她慢慢地離開。又怕她受不瞭,所以使她失去瞭記憶。”

世紀末,9月21日。
臺灣南投縣發生瞭百年來最大的地震。
7.3級的強震,搖撼瞭全島,也震驚瞭全球。
人在紐約,起初隻能聽廣播,知道幸虧震中在人口較少的地區,損失不致太大。
第二天,有瞭衛星電視轉播,才發現地震層淺,造成嚴重的損害。
一棟棟大樓,下面整個震碎,隻剩頂上幾層斜斜地立在廢墟上,還有些高樓,向旁邊倒下,壓垮瞭下面的矮房子。
電視的鏡頭進入集集、埔裡、東勢、中寮、草屯,全是斷垣殘壁。一長條國宅的一樓,整個被震垮,二樓墜落到地面。兩個男人坐在對街,搖著頭說:“裡面有人。”
一個母親手裡抱著女兒的書包,拿著女兒的課本,哭喊著:“有什麼用?她已經用不著瞭!”
空中攝影,一座座山頭、森林全不見瞭,露出赤裸裸的黃土;水庫裂瞭,水流光瞭;山走瞭,昔日著名的觀音瀑佈也消失瞭。
街道拱起又陷下,整條路上的房子全成瞭廢墟;沒有水,熊熊的烈焰由倒下的建築中躥出。一排民眾,持著香,跪在一片廢墟前;鏡頭轉過去,露出一個人的半截身子,蒼白、流血,卻被大梁壓著,拖不出來,是焚香女孩的阿公。
還有個阿媽樣子的婦人,對著鏡頭喊:“孩子們哪!爸爸去瞭,你們要支持我啊!”

衛星電視裡不再播股票、不再播財經新聞,所有的“身外之物”,此刻都成瞭真正的“身外之物”。
見到一群又一群的善心人,把那身外之物捐去災區。有人開著四輪驅動的車子說:“我的車能走山路,我上去!”
有醫生、護士說,我們除瞭捐錢,還每天派出一批人去災區。
有女學生自告奮勇,要去救災。
“你們要有心理準備,上面沒吃沒喝。”社工人員對著學生喊。
“我們知道。”女學生答。
一批又一批穿著藍衫的“慈濟人”,在發放救濟物品,在“往生者”前面助念。一排又一排的軍人,一個傳一個地在搬運挖出的廢土。
有個正在施粥的婦人接受訪問,搖搖頭,笑笑:“我的傢也沒瞭。”
一對老夫婦抱著棉被說:“怎麼辦?隻好以天地為傢。”
集集,全毀瞭,野地外的營區,一個老先生剛拿到一份報紙,搖頭說:“外面居然也這麼慘。”
幾天來的電視畫面,看到成排的屍體、看到穿梭的車子與直升機,但是也看到一種特殊的鎮定。

日本和新加坡的搜救隊,最近,最先到;然後是美國、德國;連經濟窘困的俄羅斯,都派瞭大批的人員,帶來大量物資。聯合國大會更表達瞭關懷之意。
打電話給臺灣的親戚朋友,占線、斷線,撥不通,就一直撥。深夜撥、清晨撥,還撥不通,隻好在撥通公司時,叫員工去探視。
終於撥通一個新店的老同學。
“我們最近正吵架,大地震,震到一起瞭,我們正摟著。”老同學說。
也終於撥通一個親戚。傳來濃濃的鼻音,“你感冒瞭?”
他猶豫一下,“對!太累瞭!”又停瞭一下,“不!實在因為看電視,我在哭。我發現臺灣真是可愛。”
“可愛?”
“是啊!你看!有錢捐錢,有力出力。有人自己傢被毀瞭,自己的孩子傷瞭,還在拼命救別人。臺灣人表現得多麼鎮定,多麼團結,多麼可愛!”

當大痛苦來臨時,就沒有時間流淚瞭。當天地真正寒冷時,人們就彼此靠近瞭。
對於死亡、對於悲劇,既然無法挽回、無法逃避,就隻有面對,往好處想:“我在,故我思。”
每次看見老母頭上長出的黑發,我就想,她過去一定有許多愁,現在沒瞭。
每次看到地震後光禿禿的山頭,我就想,那上面會由人們種出更蓊鬱的森林。
每次看到廢墟的畫面,我就想,不久之後,那裡會立起更堅固、更美麗的大樓。
一個脆弱的心靈,不敢凝視美麗,因為他知道所有的美麗都會褪色,所有的生命都將逝去。
一個強壯的心靈,敢於面對哀愁,因為他知道所有的哀愁都將淡遠;所有的哀愁,有一天,都能被咀嚼、被紀念、被轉化,成為大愛。
作為一個人,誰能不學著——
面對人生的美麗與哀愁?

在線試讀部分章節 【談悔恨】

我們可以轉身,但是不必回頭,
即使有一天,發現自己錯瞭,
也應該轉身,
大步朝著對的方向去,
而不是一直回頭怨自己錯瞭。

人生路,不回頭

一個多年沒見的女學生,突然跑來,要我幫忙向她的男朋友求情。
“你要我去找你的男朋友,當說客?”我不敢置信地問,“他不是向來對你百依百順嗎?”
“是啊!是啊!”女學生直點頭。
那男孩子我認識,以前常陪這女生來上課。女生站在那兒畫石膏像素描,男孩就坐在旁邊看。女生畫不好,心急冒汗,男孩過去幫她擦汗,一邊擦還一邊挨罵。
“現在情況不同瞭。”女生對我說,“都怪我,還是常發脾氣,一氣就要他走遠點。每次他走,都隔一下就打電話回來,問我還氣不氣。可是前兩個月,有一天,他走瞭,沒打電話,也沒回來,他再也沒回來找我。老師,你知道我多愛他,五年瞭耶!你看到的。現在他居然不理我瞭。”
沒辦法,隻好硬著頭皮把男孩子找來。
“是不是有人要老師找我?”男孩子居然開門見山地說,“沒用的,她已經托瞭一堆朋友瞭。”
“為什麼?”我問。
“因為當我離開她傢的那天,我就自己告訴自己,這次決不回頭。”
男孩子走瞭,我坐在那兒好半天,心裡很不是滋味,不隻為調解失敗而不是滋味,更因為咀嚼他斬釘截鐵的那句話。

“決不回頭!”
多麼熟悉的一句話啊!
苦海無涯,回頭是岸。浪子回頭金不換。
從小到大,總聽到勸人回頭的話,好像一回頭,事情就能化解,仇怨就能消除,錯誤就能補償。
可是,在同一時間,我們也總被灌輸一種不回頭的觀念——
小時候,聽人講鬼故事,說狐仙。
“沒練到傢的狐仙,還一臉狐貍相,後面夾個大尾巴,它不敢正面沖人來,隻敢從後面拍拍你的肩膀,叫你的名字。”說的人瞪大眼睛,“所以半夜一個人在野地走,有人拍你肩膀、叫你名字,你可千萬別回頭,一回頭就會被它一口咬斷喉嚨……”

少年時讀《聖經創世紀》的故事,有個叫索多瑪的城市,因為罪惡深重,上帝要把它毀滅。
但是索多瑪城裡還有羅德一傢好人,上帝就派天使去把羅德夫婦和他們的兩個女兒帶出城,並對他們說:“逃命吧!不可回頭看!”
沒想到羅德的妻子走在最後面,舍不得傢園,偷偷回瞭一下頭,立刻變成一根鹽柱。
那《聖經》故事的插圖,我記得很清楚,一尊回頭的石像,直直地立在荒野之中,爬滿瞭藤蔓。

上大學,看瞭部當時名演員楊群的電影。片名忘瞭,隻記得楊群飾演個很善良的醫生,因為受人陷害而被判死刑。
“我死瞭沒關系,可是我半生研究的醫術、藥方,如果不能傳下去救世人,就太可惜瞭。”楊群臨刑前感慨地說。
好心的劊子手就教他:“我不能不殺你,但是可以多給你點時間,回你的傢,把藥方寫完,再下陰間。記住,當我手起刀落,你就心裡默念你傢鄉的地名,拼命往前跑,後面會有很多人叫你,你可千萬別回頭!”
醫生的魂魄就這樣跑回傢,在他妻子的協助下完成瞭“遺願”。

大學畢業,在電視公司做瞭五年記者,每天報黃金檔的新聞,卻覺得愈來愈空虛、愈來愈不足。於是決定辭職,出國進修。
我把想法告訴嶽父。嶽父來回踱著方步,說我人正紅,收入也高,舍不舍得,又有沒有把握在美國念得下去。隔瞭半天,他說:“我不反對,隻是如果你決定瞭,就再也別回頭!”
嶽父淡淡的這句話,真重,讓我背著,硬撐瞭一段艱苦的歲月,其間,國內的電視公司不知開瞭多少優厚的條件,我都沒回頭。
所以,當那男孩子不聽勸,說他決不回頭的時候,我怔住瞭。發現從小到大,我們不回頭的時間遠比回頭的多,甚至可以說我們受到的教育非但不是“回頭是岸”,反而是“決不回頭”。

今天下午,帶女兒去看《星球大戰》(Star Wars),這部喬治盧卡斯的新搖錢樹,是描述前面三集中男主角天行者(Sky Walker)的童年。
跟母親一起淪為奴隸的小天行者,有著過人的膽識,居然參加星際大賽車,得到第一名,而能獲得自由。
小天行者的母親,送孩子離開的時候,摟著兒子說:
“你要勇敢,不要再回來!不要再回來!(Be brave!Don’t come back!Don’t come back!)”
電影散場瞭。十歲的女兒突然問我:
“爹地,小天行者的媽媽為什麼叫他不要回來?她難道再也不想看到她兒子瞭嗎?”
我對女兒笑笑:
“這個問題,爸爸以前也想不通,但是現在想通瞭。其實我們每個人生下來就不能回頭。想想,你從媽媽肚子裡出來,能回頭嗎?你出來就回不去瞭。”
時間是往前走的,鐘不可能倒著轉,所以一切事隻要過去,就再也不能回頭。
回頭是危險的,一邊跑一邊回頭的人絕對跑不快,而且容易摔倒;總是回頭緬懷過去的人,就不容易開創未來。所以,這世界上即使看來像回頭的事,也都是面對著完成的。就好像我們出門發現忘瞭帶樣東西,你不會倒退著走回傢,而是轉身回傢。
我對女兒說:“我們可以轉身,但是不必回頭,即使有一天,你發現自己走錯瞭,你也應該轉身,大步朝著對的方向去,而不是一直回頭怨自己錯瞭。”
“記住,人生路,是不能回頭的!”

商品評論

0個評論

暫時還沒有會員留下評論

帳號:匿名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