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苦旅

余秋雨的著作-文化苦旅

售價:86

商品編號:9787535447340

數量:

購買

分享:
文化苦旅

商品描述

 基本信息


商品名稱:文化苦旅(全新修訂版)開本: 
作者:

余秋雨

頁數: 
  出版時間: 
ISBN號:9787535447340印刷時間: 
出版社:長江文藝出版社版次印次:

 

雙封面設計,自帶卡片書簽!

編輯推薦
     新版《文化苦旅》新增文章17篇,刪減舊文13篇,《莫高窟》《都江堰》《道士塔》等數篇經典文章修改篇幅過半!“畢竟過了二十多年,原來裝在口 袋里的某些東西已經不合時宜,應該換一點更像樣子的裝束。艱難跋涉間所養成的強健身材,也應該更坦然地展現出來。於是,我對新版《文化苦旅》作了一些必要 的刪補,主要是為世界之旅和人生之旅讓出了篇幅。”——再也沒有其他語言,能夠比餘秋雨在新版序言里的這段話,更好地說明這一次的修訂原因。\n新版《文 化苦旅》刪掉原先37篇中的13篇,新增文章17篇,其中入選教材的《道士塔》《莫高窟》《都江堰》等經典篇目全部經過改寫、修訂,是餘秋雨30年不懈的 文化考察和人生思索的重要結晶。華人人文精神啟蒙書,沉寂20年後,厚重再啟程!\n
《文化苦旅》一書於1992年首次出版,是餘秋雨先生1980年代在海內外講學和考察途中寫下的作品,是他的第一部文化散文集。全書主要包括兩部分,一部分為曆史、文化散文,另一部分為回憶散文。甫一面世,該書就以文采飛揚、知識豐厚、見解獨到而備受萬千讀者喜愛。由此開創“曆史大散文”一代文風,令世人重拾中華文化價值。他的散文別具一格,見常人所未見,思常人所未思,善於在美妙的文字中一步步將讀者帶入曆史文化長河,啟迪哲思,引發情致,具有極高的審美價值和史學、文化價值。書中多篇文章後入選中學教材。但由於此書的重大影響,在為餘秋雨先生帶來無數光環和擁躉的同時,也帶來了數之不盡的麻煩和盜版。譽滿天下,“謗”亦隨身。餘秋雨先生在身心俱疲之下,決定親自修訂、重編此書。
新版《文化苦旅》作為餘秋雨先生30年曆史文化散文修訂自選集,刪掉舊版37篇文章中的13篇,新增文章17篇,其中入選教材的《道士塔》《莫高窟》《都江堰》等經典篇目全部經過改寫、修訂。新版內容與舊版相比,全新和改寫的篇目達到三分之二以上,對新老讀者都是一場全新的閱讀體驗和人文享受。堪稱餘秋雨30年來不懈的文化考察和人生思索的完美結晶。

 

 

內容提要
 新版小敘 001
 
牌 坊 004
寺 廟 013
我的山河 021
都江堰 028
道士塔 033
莫高窟 042
沙原隱泉 049
陽關雪 053
西域喀什 057
廢井冷眼 065
杭州宣言 073
黃州突圍 081
山莊背影 094
寧古塔 109
抱愧山西 121
風雨天一閣 138
魚尾山屋 149
北極寒夜 166
遠方的海 178
謝家門孔 187
巴金百年 202
佐臨遺言 224
尋石之路 242
天人對話 254
為媽媽致悼詞 267
 
精彩書摘

 

牌 坊
童年的時候,家鄉還有很多牌坊。
牌坊是一種石質門架,一般有兩層樓那麼高。每年鄉間舉行全民歡慶的“廟會”時,也會在寺廟門口臨時用木條搭建一種牌坊,上面裝飾得很花哨,幾天廟會一過,就拆掉了。永遠不拆的就是那種石質牌坊,最老的據說有五百年了。
在鄉間的各種工匠中,石匠的地位最高。這是因為,其他工匠的活兒比較家常,而石匠的活兒都比較重要。石匠里邊又分三等,最低一等砌鑿墓碑,中間一等砌鑿石橋,最高一等砌鑿牌坊。
就像世間很多行業一樣,活兒越多的等級越低,活兒越少的等級越高。這事又帶來一番蹊蹺,等級越低的日子反而越好過,等級越高的日子反而過得不好。
砌鑿墓碑,與家家戶戶有關。各家各戶在做喪事時也都舍得花錢,很少討價還價,因此這種石匠特別富裕。只不過,大家都暗暗知道,這種墓碑石匠往往與盜墓賊有點往來。盜墓賊為什麼總是選得很准?為什麼連暗藏的豁扣、活磚也一清二楚?還不是這種石匠露了口風。盜墓賊在鄉民口中叫“掘墳光棍”,方圓幾十里最出名的掘墳光棍叫“夜仙”,因此鄉民也就把墓碑石匠叫做“夜仙班”,又簡稱“仙班”。
名聲最好的是牌坊石匠,鄉里鄉外都敬著幾分。牌坊是讓人仰望的,他們也就跟著讓人抬頭了,盡管他們總是十分清貧。
牌坊石匠活兒少,並不奇怪,因為立牌坊是一件稀罕事,多少年都碰不上。
與別的地方的“狀元牌坊”、“禦賜牌坊”不同,這兒鄉間的牌坊,幾乎都是為女人立的,為一些已經亡故的女人。一座座牌坊,都在表彰這些女人“從一而終、寡而不嫁”的事跡,因此又叫“貞潔牌坊”。但是,鄉間寡婦很多,能立牌坊的卻是極少數,需要有一系列苛刻的標准。這事情,連族長、村長、保長、甲長都定不了,必須由他們上報,讓“鄉紳公會”決定。
比較起來,那座遠近聞名的“範夫人牌坊”最大。這個範夫人在丈夫死後,獨自把幾個孩子拉扯成人。其中有一個兒子考了科舉,做了不小的官。正是這個兒子,在母親過世時報請鄉紳公會立了牌坊,立得相當考究。
其他那些牌坊,說起來都有點怪異。例如,男女還沒有結婚,未婚夫卻死了。按照當時的習俗,兩人根本還沒有見過面,未婚妻一聽死訊就立即投井自殺。或者,女子剛剛守寡就有人來提婚,才提三次,便懸梁自盡。當然,這都是大戶人家的事,窮人一般不這麼做,做了也不會立牌坊。
範夫人的牌坊用的是白石,接近於麻灰色,摸上去很平滑;而那些自殺小娘子的牌坊用的是青石,摸上去涼涼的,一條條凹凸的紋痕有點硌手。
除了冬季,牌坊是鄉民和路人歇腳的場所。牌坊總是靠著大路,有石基可以坐臥,有石柱可以靠背。因此,不少人喜歡到這里聊天。斜躺著,看白雲,聽蟬鳴,傳閑話。
這天早晨,村里那位德高望重的牌坊石匠潘木公走出家門上了大路。他穿了一身幹淨的藍布衫,肩挎一條長包袱,步子邁得不快不慢。鄰居問他到哪里去,他說是昨夜受到一個外鄉黑衫人的邀請,到山南鎮去督建一座牌坊。
這可是一件大事,鄉人們立即傳開了,因為這樣的邀請,兩年來還是第一遭。山南鎮在十里之外,但按當地風俗,只要是大師傅,每天還要回家來住。因此,傍晚時分,很多鄉民就蹲擠在牌坊下,等他回來。
蹲擠的人中,最興奮的是一位年輕的“仙班”,也就是很可能與掘墳光棍有勾結的墓碑石匠。雖說墓碑石匠與牌坊石匠向來交往不多,但這個年輕石匠卻一直想拜師潘木公。以前托人傳過話,都沒有回音。今天聽說潘木公早上出門時心情不錯,就在牌坊下候著,看能不能套個近乎。
如果套上近乎了,就有一個疑問要向他老人家請教。這個疑問擱在心頭已經很久,對別人,說也不敢說。

商品評論

0個評論

暫時還沒有會員留下評論

帳號:匿名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