彷徨之刃 東野圭吾著懸疑推理偵探小說圖書籍

東野圭吾的書:彷徨之刃

售價:120

商品編號:TB000289

數量:

購買

分享:
彷徨之刃 東野圭吾著懸疑推理偵探小說圖書籍

商品描述

 基本信息

商品名稱彷徨之刃其他參考信息 
作者:(日)東野圭吾|譯者:劉珮瑄開本:2
定價:120頁數:327
  出版時間2011-01-01
ISBN號:9787544249904印刷時間:2011-01-01
出版社:南海版次:1
商品類型:圖書印次:1

帶有書腰的設計:

內容提要
正義存於人心底,還是空洞的條文中? 法律保護的是受害者,還是凶手? 為令少年犯改過自新,是否就可以無視受害者撕心裂肺的痛楚? 淒惶的哀呼一響即滅,無辜少女慘遭淩虐。 喪女的無盡悲痛令長峰亡命天涯,誓要血債血償。 理智與情感、蒼白的法律與複仇的渴望激蕩沖突,彷徨之刃究竟當指向何方?
精 彩 頁
1 直挺挺的槍杆散發出來的黯淡光澤,讓長峰感到一陣揪心。這讓他回想起以前迷上射擊的那段日子。手指扣下扳機那瞬間的緊張、射擊時的沖擎力,以及射中靶心時的快感,都鮮明地烙印在他腦海里。 長峰正在看著槍枝型錄上的圖片。他以前曾光顧過的某個店家,每隔幾年就會寄新的產品型錄給他。圖片的下方寫著:“槍身半拋光處理,附有意大利制槍套”。他喵了一眼價格後,便歎了口氣。九十五萬圓實在不是隨隨便便就可以丟出手的金額。而且,他現在早就已經放棄射擊了。他罹患了幹眼症,沒辦法參加比賽。之所以會得這種病,是因為他看著計算機屏幕的時間過長的緣故。他在半導體公司從事IC設計的工作已有多年了。 他將目錄闔上,摘下眼鏡。當他的幹眼症痊愈之後,又開始有老花眼,現在他閱讀較小的文字時,都必須戴上老花眼鏡。每次尋找老花眼鏡的時候,女兒繪摩就會嘲笑他“老頭子”。 老花眼應該還是可以射擊才對,不過他已經不想過度使用眼睛了。雖然只要一看到槍的圖片,他就會技癢,心中的那分想念也會跟著蘇醒。然而,過去寶貝得要命的槍,這一年來他卻連保養都沒有做過,現在已經變成電視櫃上的裝飾品了。 牆上的時鐘已經七點多了。他手里拿著電視遙控器,正想要打開開關時,便聽見窗外的喧鬧聲。 他從沙發上站起身,拉開面向庭院的落地窗窗簾,樹叢外聚集著像是一家人的人影。 他立刻明白那是他們的笑聲。遠處的天空中有煙火,當地正在舉行煙火大會。和都市不同,這一帶很少有高樓大廈,盡管距離很遠,從長峰家中還是看得一清二楚。 他覺得既然在家里就看得到煙火,又何必大老遠跑到人群中湊熱鬧。但他也明白,繪摩那種年紀的女孩子應該無法認同他的想法。她們的目的並不是看煙火,而是和同伴嬉鬧,而且必須在熱鬧的地方。現在繪摩應該正拿著烤玉米或冰激淩,用只有她們才懂的語言,興高采烈地談論著只有她們才懂的話題。 繪摩今年已升人高中。在長峰眼里,她和一般的少女沒兩樣,個性開朗活潑。在她十歲的時候,母親過世,她還因悲傷而高燒不退,但又重新振作起來,這讓長峰心中充滿了感激。現在她還會開玩笑說:“爸爸,如果你碰到好的對象,可以再婚哦。”當然,這並非真心話。長峰能想到如果他真的提出再婚,繪摩會怎樣反對。但不管怎樣,繪摩似乎已經從喪母之痛中走出來了。 女兒現在正和同學們一起看煙火。為此,長峰特地為她買了夏季和服。她不會穿,還說要請同學的媽媽幫忙。長峰想看女兒穿夏季和服的模樣,囑咐道:“要拍張照片回來。”但他非常懷疑繪摩是否會記得。她只要一玩瘋,就會把其他的事忘得一幹二淨。她的手機有拍照功能,但長峰可以預料她拍的一定都是朋友的照片。 從女兒上小學開始,長峰就讓她帶著手機上學,並囑咐一旦發生什麼事就給自己打電話。對於沒有母親的繪摩而言,手機成了唯一的防護,長峰也可以放心地出門工作。 聽說煙火大會九點結束。他告訴繪摩一結束就立刻回家,如果稍晚一點回來,也要記得打個電話。從長峰家到最近的車站步行大約需十分鐘。附近雖是住宅區,但一到深夜,路上便杳無人跡,路燈也只有幾盞。 長峰看了看時鐘的指針,露出苦笑。現在繪摩一定又把老爸的話拋諸腦後了。 一輛舊款日產Gloria行駛在雙向均只有一條車道的狹窄縣道上。在路燈很少、視野又不佳的彎道上,凸出的電線杆顯得很礙眼。 坐在副駕駛座上的敦也咂了咂舌。“這是什麼鬼地方!不要說女人,連個人影都沒有。一直在這里打轉有什麼用?快換個地方!” “那去哪里?”中井誠單手操控著方向盤,問道。 “哪里都行,只要是有人的地方。在這種鳥不拉屎的鄉間小路上幹嗎啊!” “話是這麼說,可今天晚上有煙火大會,走一般的路會堵死。不然我們幹嗎來這里!” “掉頭!”坐在後座的快兒踹著駕駛座,“現在煙火大會應該結束了,女孩們也差不多要回家了。” “所以我才說如果回頭,會堵在路上啊。” “誰要你回去了,笨蛋!剛才不是經過一個車站嗎?我們就在離那里稍遠的地方埋伏,等待獵物經過。” “會有人經過嗎?” “那個車站小歸小,下車的人還是挺多的。其中應該會有住得比較遠、必須一個人走路回家的女生。” “會嗎?” “少噦唆!快掉頭,不然獵物就跑了。”快兒又踹了一腳駕駛座。誠滿腹怒火,但還是默默轉動方向盤。因為他吵不過快兒,敦也應該也會站在快兒那一邊。 他隨即意識到,這兩個家夥好像是玩真的,他們真的打算襲擊女人。 快兒身上帶著兩種藥,一種是氯仿。誠不知他是從哪里弄來的,但他自稱曾用這玩意兒強暴過好幾個女孩。聽說只要讓對方昏倒,就可以為所欲為。只不過這樣很難插入女孩體內,所以要先准備乳液。他得逞之後,好像直接將受害者棄在現場,自行逃逸。誠覺得快兒的運氣真好,至今都沒人被他弄死。受害者應該到警察局報案了,但警方至今都沒有查到快兒頭上,因此他才食髓知味。 快兒手上的另一種藥被他稱為“魔粉”,像是一種興奮劑。他說“只要用了這個,不管什麼樣的女人都會對你百依百順,只希望你趕快上她。”聽說他是兩三天前在澀穀弄到的,好像非常想嘗試。 “我們去找小妞吧。”誠接到這通電話,是在今天傍晚。快兒命令他開車去找他們。 “只要將這玩意兒塗到那里,她們就會乖得像奴隸一樣,你們不覺得很過癮嗎?”快兒展示著裝了藥的塑料袋,雙眼閃著光。 他們三人是初中同學,從那時起就幹了不少壞事。相繼從高中休學後,他們之間那種休戚與共的意識就更為強烈了,恐嚇、盜竊已成家常便飯,還勒索過中年男子。疑似強暴的案子也作了幾件,但只是將對方灌醉後侵犯。那些醉醺醺地跟著陌生男子回家的女孩子也不是完全沒有錯,所以誠沒有強烈的罪惡感。P1-4
作者簡介
東野圭吾 日本著名作家。 1985年,憑《放學後》獲第31屆江戶川亂步獎,開始專職寫作。1999年,《秘密》獲第52屆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獎,入圍第120屆直木獎;此後《白夜行》、《暗戀》、《信》、《幻夜》四度入圍直木獎;2006年,《嫌疑人X的獻身》史無前例地將第134屆直木獎、第6屆本格推理小說大獎及當年度三大推理小說排行榜第1名一並斬獲。 前期作品多寫得精巧細致,隨著寫作功底浸潤日深,筆鋒日漸老辣:文字鮮加雕琢,敘述簡練凶狠,情節跌宕詭異,故事架構幾至匪夷所思的地步。至巔峰之作《嫌疑人X的獻身》,敘事與推理,均已爐火純青:最好的詭計、無懈可擊的推理、恰當的伏筆,以及最普通但最不易猜透的懸念,受到大獎評委、媒體、讀者的如潮好評,終於捧得日本文學最高榮譽。

 

目錄
 

商品評論

0個評論

暫時還沒有會員留下評論

帳號:匿名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