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畫與蟋蟀——遲子建散文

售價:113

商品編號:9787533937942

請選擇:

數量:

購買

分享:
年畫與蟋蟀——遲子建散文

商品描述

 

編輯推薦   “伐木聲通常是在10月響起,到瞭次年5月,冰消雪融瞭,它才餘音裊裊地飄逝在森林中。伐木的有公傢的,也有私人的。公傢伐木的都是各個林場的工人,而私人伐木的都是住戶,他們是為著傢中的火爐而伐木。公傢伐木是天經地義的,他們伐的是落葉松、樟子松這些上等木材,它們被運送到全國各地後,可以造房屋、建橋梁。私人砍伐的,被允許的隻有風幹瞭的樹木——我們俗稱“杖桿”的已無生長跡……”這是來自《名傢散文典藏·遲子建散文:年畫與蟋蟀》的節選部分。  內容推薦   本書收錄瞭遲子建多年以來的散文創作,其中的散文透出少有的沉靜,在喧鬧的當代社會中有著沉淀人心的作用-。東北的風土人情、北方的風雪、寧靜的鄉村都是她特別有感悟和體會的事物,對人世的透徹理解,對生命的尊重和熱愛都時時流露出作者仁慈和善良的內心。堪稱散文中的佳作精品。 作者簡介 遲子建,當代女作傢,1964年出生於東北最北方的小村“北極”,大興安嶺師專畢業。1986年因發表中篇小說《北極村童話》而成名,其作品帶有某種散文化風格,這一點與蕭紅有些相似,許多讀者也許正是因此而喜歡她獨特的語言風格。是我國當代著名作傢,她的小說創作在文壇有著重要地位。她的散文在眾多女性散文作傢中別具特色。 目錄 第一輯
會唱歌的火爐
啞巴與春天
昆蟲的天網
采山的人們
動物們
鄰裡間的圍欄
棺材與竹板
露天電影
五花山下收土豆的人
伐木小調
年畫與蟋蟀
上天的九級浪
奏捷之驛
龍眼與傘 第一輯
會唱歌的火爐
啞巴與春天
昆蟲的天網
采山的人們
動物們
鄰裡間的圍欄
棺材與竹板
露天電影
五花山下收土豆的人
伐木小調
年畫與蟋蟀
上天的九級浪
奏捷之驛
龍眼與傘
燈祭
蚊煙中的往事
原來姹紫嫣紅開遍
一隻驚天動地的蟲子
傻瓜的樂園

第二輯
魯鎮的黑夜與白天
紫氣中的煙火
飛向泥土的箭
花季的乞討
土著的落日
尼亞加拉的彩虹
藝術之“緣”
石頭與流水的巴黎
酒吧中的歐洲杯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重”
柏林墻的第十七層防線
農事博覽會
從此岸到彼岸
落紅蕭蕭為哪般
我對黑暗的柔情
傷懷之美
蒼蒼琴
時間怎樣地行走

第三輯
我的夢開始的地方
在溫暖中流逝的美
朗誦與逆向思維
遠去的郵車
午夜的費穆與伯格曼
罌粟的報復
木匠與畫匠
馬背上的民族
中國北極的天象
雪山的長夜
美景,總在半夢半醒之間
紅綠燈下
我的世界下雪瞭
寒夜生花
故鄉的吃食
上個世紀的飛雪和溪流
玉米人
枕邊的夜鶯
誰能讓我帶走星空 媒體評論   月光灑在白樺林和雪野上,煥發出幽藍的光暈,好像月光在幹凈的雪地上靜靜地燃燒,是那麼的和諧與安詳。白樺樹被月光映照得如此的光潔、透明,看上去就像一支支白色的蠟燭。能夠把這蠟燭點燃的,就是月光瞭。
——遲子建

讀張愛玲的時候,是明亮而尖銳的銀粉色,耀眼奢華而又雜有暗淡剝脫的赭色斑塊。讀遲子建的時候,我總是看到瑩瑩白雪、綠色的草莽和一星撲朔迷離的殷紅。無論她是寫童年還是今日的都市,這幾種顏色總是像霧嵐一般纏繞在字裡行問。
——畢淑敏 在線試讀部分章節   伐木小調
雪花彈撥森林的時候,有一種聲音會在蒼茫中升起,它不是鳥鳴,而是伐木聲。
那時的樹木茂密,高大得遮天蔽日,如果你獨自走進森林,又有山風吹過,林海發出陣陣轟鳴,那種肅殺、神秘的氣息就會令你心生寒意。那時林中的動物也很多,一年之中誰傢不會套上一兩隻兔子和狍子呢?
伐木聲通常是在10月響起,到瞭次年5月,冰消雪融瞭,它才餘音裊裊地飄逝在森林中。伐木的有公傢的,也有私人的。公傢伐木的都是各個林場的工人,而私人伐木的都是住戶,他們是為著傢中的火爐而伐木。公傢伐木是天經地義的,他們伐的是落葉松、樟子松這些上等木材,它們被運送到全國各地後,可以造房屋、建橋梁。私人砍伐的,被允許的隻有風幹瞭的樹木——我們俗稱“杖桿”的已無生長跡象的樹木,以及那些不能成材的雜樹,譬如水冬瓜、柞木、楓樺樹、水曲柳等。但是由於這些雜樹枝丫縱橫,修剪起來麻煩,而且作為燒柴又不抗燒,所以偷著砍伐新鮮的落葉松作為燒柴的大有人在。
公傢砍伐樹木一般都選擇到離居民區比較遠的地方,當地人把它叫“工段”。工段搭著帳篷,工人們晚上就住在那裡。他們喝的是雪水,吃的往往是冰涼的饅頭。蔬菜不是黃豆粉條,就是海帶和咸菜。帳篷裡雖然有地火龍可以取暖,但到瞭後半夜,沒人給火爐添柴,人就會被凍得縮成一團。白天呢,他們又得蹬著沒膝的雪去伐木.所以林業工人十有八九都患有風濕病。他們伐木使用的工具是油鋸和彎把子鋸,電動的油鋸發出的聲音很大,比拖拉機運行的聲音還要響,你隔著一裡地都可以聽到,但那時油鋸是奢侈的工具,不是每個工人都能夠用上的。大多數的人使用的是手工操作的彎把子鋸。由於鋸是鐵制的,而被伐的又都是水分充足的鮮樹,所以彌散的伐木聲清脆悠揚、悅耳動聽。由於人使用鋸的時候有急有緩,有輕有重,有間歇,因而聽伐木聲跟欣賞一首完整的樂曲一樣,有舒緩的行板,也有急遽的快板,更有給人留下回味餘地的休止符,最後那聲令人回腸蕩氣的“順——山——倒——啦——”的呼喊,總是與樹木的訇然倒地聲融合在一起,渾厚圓滿地作為伐木曲的結束。
我童年進山伐木,通常是跟著父親。他很愛惜樹木,喜歡盤樹墩來作為燒柴。如果伐一棵高高的樹,把它鋸為幾截,那麼你會得到很多的柴火;而伐一個隻有人的膝蓋高的侏儒般的樹墩,獲得的隻是一截燒柴,而你用的又是同樣的力氣和工夫,所以我常常覺得父親愚癡,樹木那麼多,伐它上百棵又如何?況且別人傢都伐樹,為何我傢要盤樹墩而遭人恥笑?而且盤下的樹墩因為散而不好裝車,常常是拉著一車樹墩朝傢走,半途中就會有因為顛簸而骨碌骨碌滾到路上的.還得停下車來重新裝車,費盡周折。
……

商品評論

0個評論

暫時還沒有會員留下評論

帳號:匿名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