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失莫忘 秋微

秋微寫的書-莫失莫忘

售價:145

商品編號:TB000285

  • 市場價格:174
  • 商品品牌:中信出版社
  • 購買此商品贈送:15 積分

數量:

購買

分享:
莫失莫忘 秋微

商品描述

 基本信息

商品名稱:莫失莫忘開本:32
作者:秋微頁數: 
定價:145出版時間:2013-02-01 第1版
ISBN號:9787508638270印刷時間:2013-02-01 第1次印刷
出版社:中信版次:1
商品類型:圖書印次:1

 

有外封和里封,雙封面,更顯檔次呢!

編輯推薦語:

★你是否也有錯過的摯愛?有些人,沒有在一起,也好。如何遇見不要緊,要緊的是,如何告別。

★《莫失莫忘》並不簡單是一本愛情小說,作者將眾多社會事件作為故事的時代背景,儼然一部加長版的《傾城之戀》。

★ “莫失莫忘”是賈寶玉那塊通靈寶玉上刻的字,代表著一段看似完美實則無終的金玉良緣。歎人間美中不足今方信,縱然是舉案齊眉,到底意難平。“相愛時不離不棄,分開後莫失莫忘”,這句話是秋微對感情的信仰,也是她對善緣的執念。

★才女作家秋微近幾年最費心力寫的一本小說,寫作過程中由於太過投入,以至揪心痛楚到無法繼續,直至完成最後一個字,大哭一場,才得以抽離出這份情感,也算是對自己前一段寫作生涯的完美告別。

內容提要:
十年前,塔羅牌告訴她:如果你們在新年之前連續見三次,你們就會有至少十年的姻緣。
一場SARS降臨,他們相遇相戀在布滿災難的空城。
十年間,他們曆經四次告別,一再錯過。
第一次分開,在夕陽之下,她看著那對擁抱的身影,心想若愛足夠的話,又怎會有懷疑?
第二次分開,在這段異地戀中,她發現冷戰比爭吵更痛苦,索性主動告別。
第三次分開,他身陷現實低穀,但生活並沒有教會她接納與容忍。
第四次分開,十年沉浮讓這兩份旗鼓相當的情感,不再暴戾尖刻,各自歸還彼此。他們終於懂得,好聚容易,好散才是教養。告別總會相見,哪怕是在天上。
是的,他們並未在那個新年前相遇三次,卻曆經了十年沉浮。不要以為決定你相愛的是兩情相悅,其實我們都是受制於大時代下的小人物,更何況感情”。
世界上唯一比疾病疼痛還折磨的東西,就是那些分手後還殘餘在心頭的未了情。所謂因緣,它跟欲望的多寡,情愛的深淺,都沒有關系。那就是關於欠與還的宿命,兩個人,因緣未盡時,怎麼樣都分不開,盡了,則就是盡了。
十年,因愛而為的回歸,接納,面對和成全,是彼此為對方所做的最好的事情。
作者簡介:
秋微(作家/主持人)
一個被稱為活在21世紀的張愛玲式的女子,會寫錦繡好文字,會作曲,會填詞,會喝二鍋頭,主持功夫了得,牙尖嘴利,妙筆如花。她對龐雜的世界中微弱跳 動的人心有著足夠飽滿的感知,並且具有將文字可視化的技能,敘述故事的能力像一個文字導演,異常的冷靜溫柔。在她看來,對一段感情來說,比遇見更重要的 是,學會告別和放手。愛是一生最好的修行,能安放好情感,就能安放好人生,如何被愛比怎樣去愛更值得學習,畢竟這一生所得都終究是一場命運賜予的“善 緣”。
作品:
雜文集《懶得哭》《錯覺的瞬間美麗》
短篇小說集《狗臉歲月》
劇本《景觀劇〈紅樓夢〉》
長篇小說《女少年》
等十餘部出版物。
目錄:
非典型開場
故事
後記
媒體評論:
秋微是一個張愛玲式的、擁有小女人縝密心思的女子,原來《莫失莫忘》竟不是言情小說,而是對十年大時代的紀念;而她要致敬的是張愛玲的《傾城之戀》,另一部遠比兒女情長更廣闊的小說。
——楊瀾
人生是別離,都是要告別的。我從不允許自己難過太久,灑脫不代表不疼,灑脫是放過自己,也放過別人。
——柯藍
沒有告別,就沒有下一段開始,無需沉浸在失去當中。
——李靜
其實我覺得人一輩子在攻克的一個難題,就是所謂的生離死別。
——趙子琪
任何猝不及防的告別都不是好的告別。
——李艾
凡是真正想要告別的通常都沒來得及。
——張亞東
告別不是一個特別好的詞,卻仍面向著未來。
——劉同
記憶中,告別的感受是撕心裂肺的,多年以後,你會覺得那也是溫暖的。
——戴軍
當你真的面對一切可能會失去的東西的時候,你會變得更認真,也變得更坦然。
——陳默
人這一輩子就是不斷在告別。
——辛凱

 

精彩頁閱讀:
非典型開場
>>>
早春時,我應雜志之約寫一個關於“北漂”的系列采訪,其中一個受訪者,在我們見面聊了兩次之後,有一天,他忽然來找我。
到了約好的咖啡店,他在我兩米之外的對面坐下,點了一支煙,然後對著那支煙嫋嫋燃起的方向說:“有些話,想說出來。想了一陣子,好像只能跟陌生人說出來。”
看我未置可否,他又說:“體檢查出了腫瘤,就要去動手術了。怕家人擔心,跟誰都沒提。別的也沒什麼好怕的,只是這陣子,常想到一個人,就怕這些話,如果……來不及說出來。呵呵。”
這是一個讓“陌生人”難以拒絕的理由,因此我安靜地坐在他對面,聽他講了他和那個女孩兒的故事。
他們從認識到分開,十年。他講完這十年,用了四個小時的時間。
結尾時,他說:“不管以後會不會跟誰在一起,我心里始終都有一個地方,是屬於她的,也不管我們以後還會不會再見。我心里都會想,只要她過得好,就好。”
這獨白聽起來多麼耳熟,大概在我們周遭許多有聚有散的“兩個人”之間出現過。
他說完這句話的時候我心底里交替出現了很多畫面,有北野武的《玩偶》,王家衛的《花樣年華》,甚至是胡蘭成寫的《今生今世》。似乎“此事古難全”是一條必由之路,路上落英繽紛,一路到頭,滿地是不至於落寞的遺憾。
是的,遺憾。
他臉上某一個瞬間的神情很像《暗戀桃花源》里老年的江濱柳。
能擁有這種神情的人,大多都是遺憾滿滿,大多都是已經低眉順耳自願承認了冥冥之中有一些人力難逆的力量,我們通常會把那稱作是“命運”。
然而,多數人並沒有江濱柳經曆過的亂世可供自己把情感生涯升華成“傾城之戀”。
也不必。
“我可以把它寫出來嗎?”我問。
“當然可以,只是,也沒什麼可寫的吧,呵呵,無非都是些平常事。”
那男子說,嘴角抿出一個對自己釋然的笑。
他走了之後,我順手拿起桌邊一本翻開的書,那一頁上,是慧敏法師說的話:“分手之後,過了很長時間,如果走路時突然閃過‘要是他過得幸福就好了’的念頭,說明我也做好了要幸福起來的准備。”
嗯。這世上之事,過去了,不就都成了“平常事”嗎?
況且,時光又能允許什麼事過不去呢?
始終覺得,情感生涯是一生最好的修行,能安放好情感,就能安
放好人生。
心之外的事,都可以不是大事。
“心”可放得下任何時代的變故,反而,並非是所有的時代都容得下“心”的增損,哪怕,有時候只是那麼回頭時的一念,那一路顛沛,也可以自成千古。
男子告訴我的故事,讓我在那天做了一個決定,我要把它寫下來,用“我”的心情。不管有多少“真事隱去”或“假語村言”,每一個在路上的人,都難免一兩 場狹路相逢:此生,總有一個人讓你心懷惦念,讓你因他才內心重獲柔軟,讓你在念及他的時候最終清楚地明白,原來,“愛人如己”才是最終的,也是唯一的出 路。
如何遇見不要緊,要緊的是,如何告別。
有些人,沒有在一起,也好。
當回憶時,心里仍舊生出溫暖,那終究是一場“善緣”。
因著那些心生善念,讓人懂得,唯有愛讓我們即成“你我”,“我們”從此是宇宙中的一體,即使不再相遇,也永遠不會分開。

商品評論

0個評論

暫時還沒有會員留下評論

帳號:匿名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