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斯林的葬禮 精裝硬皮

霍達寫的著作:穆斯林的葬禮(精)

售價:240

商品編號:9787530212233

數量:

購買

分享:
穆斯林的葬禮 精裝硬皮

商品描述

 基本信息

商品名稱:穆斯林的葬禮(精)其他參考信息 
作者:霍達開本: 
  頁數:607
  出版時間:2012-06-01
ISBN號:9787530212233印刷時間:2012-06-01
出版社:北京十月文藝版次:2
商品類型:圖書印次:2

 

 

內容提要:
一個穆斯林家族,六十年間的興衰,三代人命運的沉浮,兩個發生在不同時代、有著不同形態卻又交錯扭結的愛情悲劇。這部五十餘萬字的長篇,以獨特的視角,真摯的情感,豐厚的容量,深刻的內涵,冷峻的文筆,深情回望中國穆斯林漫長而艱難的足跡,揭示了他們在華夏文化與伊斯蘭文化的撞擊和融合中的心路曆程,以及在特定的時代氛圍中對人生真諦的困惑和追求,著力塑造了梁亦清、韓子奇、梁君璧、梁冰玉、韓新月、楚雁潮等一系列文學畫廊中前所未有的人物群像,血肉豐滿,栩栩如生。作品含蓄蘊藉,如泣如訴,以細膩的筆觸撥動讀者的心靈,曲終掩卷,蕩氣回腸。 《穆斯林的葬禮》的創作完成於1987年秋,發表於《長篇小說》季刊總第17、18期,《中國作家》1987年第6期轉載,1988年由北京十月文藝出版社出版單行本,引起強烈的社會反響,許多作家、評論家、穆斯林學者和廣大讀者給予充分肯定和高度評價,認為這是我國第一部成功地表現回族人民悠久曆史和現實生活的長篇小說,具有民族史詩的品格和當代文學史上不可替代的文學地位與美學價值。自1989年以來,中央人民廣播電台《小說連播》欄目多次全文播出本書,中國國際廣播電台和許多地方電台也多次轉播,深深地感動了無以數計的聽眾。自1991年以來,中國文學出版社和外文出版社陸續出版了本書的英、法、阿拉伯、烏爾都等多種文字的譯本,1992年中國台灣《世界論壇報》以一年的時間連載本書,1993年中國台灣國際村文庫書店出版了《穆斯林的葬禮》上、下冊繁體字版,2005年人民文學出版社將《穆斯林的葬禮》收入《茅盾文學獎獲獎作品全集》出版。 《穆斯林的葬禮》於1991年榮獲第三屆茅盾文學獎,此外,還曾獲第三屆全國少數民族文學創作獎、建國四十周年北京市優秀文學獎等多種獎項。本書問世以來,不斷重印,僅本社一家的印數已超過一百四十萬冊,二十餘年暢銷不衰,先後被列入“北京市十大暢銷書”、“全國文教類優秀暢銷書”、“家庭書架百種常備書目”、“北京市青少年讀書工程推薦書目”、“大學生所喜愛的作家及作品”、“中國青年最喜歡的二十本古今中外名著”,部分章節被選人高中和大學語文教材,創造了嚴肅文學作品長久地贏得讀者、占領市場的奇跡,在一代又一代的讀者心中留下了難以磨滅的記憶。本書由霍達著。
精 彩 頁:
梁亦清猝然慘死,奇珍齋如同天塌地陷! 正在後邊陶醉於美好的夢境之中的娘兒三個,猛然聽見異聲,一起奔到前邊的琢玉坊中,只見梁亦清直挺挺地僵臥在韓子奇的懷里,臉上、身上、地上都是鮮血!韓子奇仿佛和師傅一起失去了靈魂,雙手緊緊地抱著師傅,眼睛定定地盯著師傅的臉,琢玉坊在這一刻,整個兒地凝固了,僵死了! 白氏和幼女玉兒猛地撲在梁亦清身上,號啕大哭,痛不欲生;年僅十五歲的璧兒卻異常鎮靜,父親剛才那一聲絕望的叫喊,她奔進琢玉坊這一瞬間看到的慘象,立即使她明白了什麼樣的命運落在了全家的頭上!她跪了下去,跪在父親的身邊,望著那張蒼老、疲倦而又死不瞑目的臉,她的熱淚“刷”地滾落下來。但是,她沒有叫喊,沒有搖晃著亡人訴說一切。她知道,父親已經歸去了,在他離開人間走入天園的時刻,是不應該打擾他的,讓他靜靜地走,從容地走,帶著“依瑪尼”——崇高的信仰。她遺憾的是,自己作為長女、父親的至親骨肉,在他最後的時刻竟然沒有守在身旁,沒有提醒他念清真言,這是一個穆斯林最大的缺憾!現在,父親的“羅赫”(靈魂)也許還沒有走遠,還在等著呢,你看他那圓睜的眼睛、大張著的嘴!她伸出手去,輕輕地撫著,闔上父親的眼睛,閉上父親的嘴,衷心地為他念誦:“倆以倆海,引攔拉乎;穆罕默德,來蘇論拉席(萬物非主,惟有安拉;穆罕默德,主之使者)。”她相信,父親一定是聽到了,帶著親人的祝願,帶著信仰,無牽無掛地去了。 母親白氏完全亂了方寸,此刻哭得像一攤泥。玉兒沒命地喊著:“爸爸,爸爸!……” 璧兒把妹妹拉起來,攬在懷里:“好妹妹,你要是愛爸爸,就讓爸爸安寧吧!” 被突然事變驚呆了的韓子奇直愣愣地望著璧兒:“師妹,現在……該怎麼辦?” 璧兒神色嚴峻地說:“奇哥哥,爸爸的後事,就靠你和我了,你趕快到禮拜寺去取‘水溜子’(屍床)!” “玉器梁”的死訊,驚動了街坊四鄰、阿訇、鄉老、同行友好,紛紛趕來,感歎欺欷,連教外的漢人也跌足歎息:“唉,可惜了他那一手絕活兒!” 屍床取來了。其實,穆斯林的屍床,只不過是一塊木板而已,但這塊被稱為“水溜子”或“旱托”的木板,卻不是任何木板可以代替的,它是亡人入土之前做聖潔的洗禮所必備的,平時由清真寺保管,哪一個穆斯林去世,都要躺在這塊板上做今生今世最後一次清除一切汙垢的洗浴。 梁亦清無聲無息地躺在“旱托”上,頭頂北,腳朝南,面對麥加所在的西方。他現在什麼也不知道了,什麼也不用管了,奇珍齋的大事小事,永遠都不會再麻煩他了。這個祖祖輩輩傳下來的琢玉作坊,到他這一代已經完成了曆史使命,以後的興、衰、存、亡都與他無關了。他不知道家中的驚恐和混亂,不知道親人的悲痛和泣涕,他的靈魂,踏上了另一次路途遙遠的跋涉,追趕著真主安拉,追趕著先知穆罕默德,朝著所有穆斯林應有的歸宿走去了。 葬禮定在亡人咽氣的第三天,陰曆八月十四。依白氏和玉兒的心願,她們恨不能把亡人的遺體永遠留在家中。沒有了梁亦清,她們不知道將怎樣再在這個倒了頂梁柱的家中活下去。但是,璧兒不肯:媽,這不行,‘亡人以入土為安’,‘亡人入土如奔金’,送爸爸走吧,讓他安心地走……” 阿訇和眾鄉老都連連稱是:“梁太太,大姑娘說得對!” 其實,一生虔誠誦經的白氏又何嘗不知道啊!但是,讓理智戰勝感情,卻不是每個人都做得到的,她只會哭,完全沒了主意,把兩肩上的責任,統統都交給女兒和眾位鄉老了。 如果沒有鄉老的幫助和阿訇的主持,璧兒也許無法勝任這平生第一次遇到的喪葬大事,把一切都安排妥帖。不,十五歲的璧兒已經是個大姑娘了,母親的無能、父親的本分,在她身上起了奇特的反作用,助母持家這些年,練出了一個剛強、穩重的璧兒,她相信,即使父親喪生在荒郊野外,她也會把父親的遺體背到祖墳上,按照穆斯林的葬禮,把亡靈送入天園;她相信,只要她還有一口氣,就不會讓老母和弱妹成為無依無靠的孤寡,這個家就不會垮!何況,家里還有頂門立戶的男人——她的師兄韓子奇! 八月十四,陰冷的一天,秋雨淅瀝的一天。為什麼?在一世清白的梁亦清離開人世的日子,真主不給他最後看一看明朗的晴空、和煦的陽光?也許是,他的生前欠著太多的宿債,他的死後留下了太深的悲哀! 秋雨打濕了奇珍齋小院,白氏和璧兒、玉兒跪在水淋淋的泥地上,心隨著正在接受“務斯里”(洗禮)的亡靈,默默地祈求洗“埋體”(遺體)的人的手輕一點兒,輕一點兒…… 白幔里,韓子奇跪在師傅的身旁,手持湯瓶,由清真寺專管洗“埋體”的人履行神聖的職責,為他洗浴。穆斯林認為,經過洗“務斯里”,亡人生前的一切“罪惡”都被清除了。梁亦清沒有兄弟,沒有兒子,兩顆掌上明珠縱使有無盡的孝心,也不能親自為父親清洗“埋體”,和師傅情同父子的韓子奇便是當時在場的惟一親人。望著師傅清瘦、憔悴的遺容,韓子奇的心在流血!過去的三年,一幕一幕清晰地重現在眼前,他怎麼能夠想到這麼早就和師傅分手,他還沒有出師,師傅的心願還沒有實現!現在,師傅撇下他走了!師傅一輩子琢了無數的美玉寶石,到最後兩手空空,赤條條來去無牽掛,三十六尺白布裹身,就是一個穆斯林從這個世界上帶走的全部行裝! 清除了一切“罪惡”的梁亦清安臥在“埋體匣子”之中,聖潔的白布覆蓋著他的全身,蒙蒙的細雨沖洗著親人們的淚眼。 阿訇面朝西方,站在亡人的身旁,為他祈禱,祝願他一路平安,早入天園。 “埋體”出動了,八個穆斯林小夥子抬起梁亦清,送他出門。一個穆斯林死後,他的同胞們會自動前來送行,絕不需要“雇傭”殯葬人員。哪怕是一個餓死在途中的乞丐,只要穆斯林在他的遺體上發現“割禮”的痕跡,就會憐惜地感歎一聲:“喲,是咱們回回!”責無旁貸地把他埋葬。按照教規,抬亡人的聖行是四個人,各抬一角,每十步輪換一次。但是,久居北京的穆斯林又有自己的風俗,為了顯示亡人的身份和葬禮的隆重,將這個數目大大增加,最多可達四十八人,最少也不得少於八個人,梁亦清生前既不富貴又不顯赫,他的葬禮已經是最簡單的了。 送葬的隊伍快步行走,一路念誦著《古蘭》真經。速葬、薄葬,是穆斯林的美德,伊斯蘭教的葬禮是世界上各種族、各宗教中最簡樸的葬禮,沒有精美的棺木,沒有華貴的壽衣,沒有花里胡哨的紙車、紙轎、紙人、紙馬,沒有旗、鑼、傘、扇的儀仗,沒有吹吹打打的樂隊,也沒有漫天拋撒的紙錢……一心歸主的穆斯林,不需要任何身外之物來粉飾自己。 韓子奇眼含熱淚,扶著師傅,每一步都像是走在刀尖上。師傅啊,您沒有兒子,徒弟替師妹盡孝了!一路泥濘,他步履踉蹌,過度的悲痛使他頭昏目眩,不辨方向。但是,他跟著師傅走,師傅的頭朝著西方,那是祖墳的方向!師傅!您不想家嗎?不留戀奇珍齋嗎?不掛念師娘和兩個因為是女兒之身而不能送行的師妹嗎?師傅,您為什麼走得這麼急?再過片刻時光,我們就永生永世再不能相見了! 秋雨淋濕了墓地,淋濕了那一座一座古老的墳塋。現在,又一個新墳要加入這個行列,“玉器梁”的最後一代也將在這里長眠了! 穆斯林實行土葬。在阿拉伯和其他許多伊斯蘭國家,由於地理、氣候的不同而葬法各異:有的將遺體用沙土輕輕一埋,任其自然消失;有的將遺體埋好後,上面蓋一塊石板。中國穆斯林根據自己土地的特點采用洞穴葬法,雖然有所變通,但仍然不失其土葬原則。真主用泥造了人的始祖亞當,他的後代來自黃土,也複歸於黃土…… 墳坑已經挖好了,這是一個長方形的深坑,南北走向,挖到底部,再從一壁向西挖半圓形的洞,稱為“拉赫”,是亡人安息的地方。穆斯林是不用棺木的,只允許用竹子和沒有燒制的土磚封閉“拉赫”。也許是因為北京缺少竹子吧,北京的穆斯林為他們的亡人增添一塊“拉赫板”,小小的一塊薄石板而已。“拉赫”的門,底部平直,上面做成券門的圓形。韓子奇望著師傅將永久棲息的地方,他的淚水撲簌簌灑下去,混合著雨水,浸濕了那深褐色的新土。師傅的身材高大,“拉赫”里容得下他的身軀嗎?師傅畢生躬身在水凳兒前,死後應該舒展一下腰肢了,“拉赫”里平整嗎?按照習俗,在亡人下葬之前,應該由他的親人下去“試坑”,可是,送葬的人群中沒有師傅的親人,現在,和他魚水相依、不忍分離的親人不就是他的徒弟嗎?和兒子一樣的徒弟!韓子奇立即跳了下去,躺在陰暗、潮濕的“拉赫”里,以自己和師傅相當的身材,代替師傅去“試”這個與人間隔絕的居室,用自己的手,撫摸著每一寸土,惟恐有任何地方使師傅不適。 當他完全放心了,才站起身,伸出雙臂,迎接師傅的遺體。鄉老和送葬的朵斯提們把梁亦清抬出“埋體匣子”,緩緩地下葬,韓子奇雙手托著師傅,穩穩地安放在“拉赫”之中,在他的頸下枕上了用白布包著的香料。深情地再望望師傅,師傅仿佛安詳地睡去了。淚水模糊了韓子奇的雙眼,最後告別的時候到了,他摸索著,莊重地壘上土磚,封上石板…… 黃土無情地埋下來,掩沒了“拉赫”,填平了深坑,一座四面呈梯形的新墳,出現在梁家的墓地上…… 經聲誦起來,那是對亡靈最後的送行,對死者親屬最後的安慰,隨著淒厲秋風、颯颯秋雨,飄蕩在昏暗的天地之間。 韓子奇久久地跪在師傅的墳前,用那雙粗糙、瘦硬、在水凳兒前磨練了三年的手,拍打著“玉器梁”墳上的濕土……P95-99
作者簡介:
霍達,女,回族。國家一級作家,全國政協委員,中央文史研究館館員。著有多種體裁的義學作品約500萬字,其中長篇小說《穆斯林的葬禮》獲第三屆茅盾文學獎,作品《補天裂》獲第七屆全國五個一工程獎長篇小說和電視劇兩個獎項,建國五十周年全國十部優秀長篇小說獎,作品《紅塵》獲第四屆全國優秀中篇小說獎與第二屆囡家舞台藝術精品工程優秀劇本獎,報告文學《萬家憂樂》獲第四屆全國優秀報告文學獎,報告文學《國殤》獲首屆巾國潮報告文學獎,電視劇《鵲橋仙》獲首屆傘剛電視劇飛天獎,電影劇本《我不是獵人》獲第二屆全同優秀少年兒童讀物獎,電影劇本《龍駒》獲建罔四十周年個同優秀電影劇本獎。曾應邀升羅咀影節國際評委、第四次世界婦女大會代表等,其生平及成就載入《中幽當代名人錄》和《世界名人錄》。
目錄:
序一
序二
自序
序曲 月夢
第一章 玉魔
第二章 月冷
第三章 玉殤
第四章 月清
第五章 玉緣
第六章 月明
第七章 玉王
第八章 月晦
第九章 玉遊
第十章 月情
第十一章 玉劫
第十二章 月戀
第十三章 玉歸
第十四章 月落
第十五章 玉別
尾聲 月魂
後記

商品評論

0個評論

暫時還沒有會員留下評論

帳號:匿名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