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安德烈

龍應台與安德烈的合著:親愛的安德烈

售價:93

商品編號:9787549530649

數量:

購買

分享:
親愛的安德烈

商品描述

 基本信息

商品名稱:親愛的安德烈其他參考信息 
作者:龍應台、安德烈 合著開本:16開
定價:120出版時間2013-03-01
ISBN號:9787549530649印刷時間:2013-03-01
出版社:廣西師大版次:1
商品類型:圖書印次:1

 

編輯推薦語:

★“龍卷風”增訂新版——龍應台新版筆記《在時光里》,寫於2013年2月16日旅途中,重新觀察,再度“認識”18歲成年後的早已超過1米84的大兒子安德烈(27歲),以及1米80的小兒子菲力普(23歲)。

★ 兩代共讀的36封家書——華人世界率性犀利的一枝筆,真誠袒露龍應台、安德烈母子兩代的碰撞與交融,平等探討心靈之間的距離到底有多遠?本書特別收入弟弟菲力普寫給哥哥安德烈的信《誰說香港沒文化》。

★ 安德烈首次發表的照片——回過頭,用心看看日益“遠去”的父母,從18歲那一年算起,忽忽又是一個10年。本書特別新增安德烈第一次披露的照片,追蹤記錄安德烈成長的青春。

★ 華語世界榜首暢銷書——停下來,重新認識突然“長大”的兒女,《南方周末》最受歡迎的專欄之一,繼《野火集》後,龍應台這堂“人生課”中的三本“作業”(《孩子你慢慢來》、《親愛的安德烈》與《目送》),持續暢銷兩岸三地及華人世界。

內容提要:

《親愛的安德烈:兩代共讀的36封家書》 —— 兩代共讀的36封家書 + 龍應台新版筆記 + 安德烈首次發表的照片 + 華人世界各地讀者的感動來信。

“親愛的安德烈……”,“親愛的MM……”

龍應台離開歐洲的時候,安德烈14歲。當她卸任台北市政府的工作(馬英九市長親自前往德國邀任的首任文化局長,任期內推動本土文化、樹木保護等措施),重新有時間陪家人過日子的時候,安德烈已是1米84高的18歲青年大學生,有了駕照,可以進出酒吧,臉上線條棱角分明,眼神寧靜深沉,透著一種獨立的距離,手里拿著紅酒杯,坐在桌子的那一端,有一點“冷”地看著自己的媽媽。

他們是兩代人,年齡相差30多歲;他們也是兩國人,中間橫著東西文化。失去了小男孩安安沒有關系,但龍應台無論如何要認識成熟的高校青年安德烈!

從此,他在德國,她在香港,他到香港,她到台灣,母子倆用了長長的3年時間相互通信——“18歲那一年”,“年輕卻不清狂”,“我是個百分之百的混蛋”,“大學生哪里去了”,“為誰加油”,“你知道什麼叫21歲”,“獨立宣言”,“向左走,向右走”……平等得令人驚訝,坦率得近乎痛楚。

他們原來也可能在他18歲那年,就像水上浮萍一樣各自蕩開,從此天涯淡泊,但是他們做了不同的嘗試——她努力了,他也回報以同等的努力。龍應台“認識了人生里第一個18歲的人”,安德烈“也第一次認識了自己的母親”。

作者簡介:

★  龍應台,1952年生於台灣,華人世界率性犀利的一枝筆,33歲著手寫《野火集》抨擊時弊,21天內再版24次,對中國兩岸發生深遠的影響。34歲第一次做母親,自稱從此開始上“人生課”,至今未畢業,且成績不佳——《親愛的安德烈》與《孩子你慢慢來》、《目送》,是這堂“人生課”中的三本“作業”。

2007年9月20日,是母子通信專欄開了3年之後,龍應台這樣說安德烈:“我知道他愛我,但是,愛,不等於喜歡,愛,不等於認識。愛,其實是很多不喜歡、不認識、不溝通的借口。因為有愛,所以正常的溝通仿佛可以不必了。不,我不要掉進這個陷阱。我失去了小男孩安安沒有關系,但是我可以認識成熟的安德烈。我要認識這個人。我要認識這個18歲的人。”

★  安德烈(Andreas Walther),1985年生於台灣,與首版《野火集》同齡,8個月大後移居瑞士及德國。2006年進入香港大學經濟系,認為經濟很“好玩”。

2007年8月25日,是母子通信專欄開了3年之後,安德烈這樣說媽媽:“MM,你跟我說話的語氣跟方式,還是把我當14歲的小孩看待,你完全無法理解我是個21歲的成人。你給我足夠的自由,是的,但是你知道嗎?你一邊給,一邊覺得那是你的‘授權’或‘施予’,你並不覺得那是我本來就有的天生的權利!對,這就是你的心態啊。也就是說,你到今天都沒法明白:你的兒子不是你的兒子,他是一個完全獨立於你的‘別人’!”

目錄:

【龍應台序言】認識一個十八歲的人

【安德烈序言】連結的“份”

 

第1封信 十八歲那一年

第2封信 為誰加油?

第3封信 逃避國家

第4封信 年輕卻不清狂

第5封信 對玫瑰花的反抗

第6封信 一切都是小小的

第7封信 有沒有時間革命?

第8封信 我是個百分之百的混蛋

第9封信 兩種道德

第10封信 煩惱十九

第11封信 陽光照亮你的路

第12封信 讓豪宅里起戰爭

第13封信 向左走,向右走

第14封信 秘密的、私己的美學

第15封信 菩提本非樹

第16封信 藏在心中的小鎮

第17封信 你是哪國人?

第18封信 哪里是香格里拉?

第19封信 問題意識

第20封信 在一個沒有咖啡館的城市里

第21封信 文化,因為逗留

第22封信 誰說香港沒文化?——菲力普給安德烈的信

第23封信 大學生哪里去了?

第24封信 下午茶式的教養

第25封信 裝馬鈴薯的麻布袋

第26封信 孩子,你喝哪瓶奶?

第27封信 二十一歲的世界觀

第28封信 給河馬刷牙

第29封信 第二顆眼淚

第30封信 KITSCH

第31封信 兩只老虎跑得慢、跑得慢

第32封信 政府的手可以伸多長?

第33封信 人生詰問

第34封信 你知道什麼叫二十一歲?

第35封信 獨立宣言

第36封信 偉大的鮑勃·迪倫和他媽

 

【龍應台新版筆記】在時光里

前言:

◎龍應台、安德烈母子對話錄(選摘)

【關於母子】

我知道他愛我,但是,愛,不等於喜歡,愛,不等於認識。愛,其實是很多不喜歡、不認識、不溝通的借口。因為有愛,所以正常的溝通仿佛可以不必了。

不,我不要掉進這個陷阱。我失去了小男孩安安沒有關系,但是我可以認識成熟的安德烈。我要認識這個人。

我要認識這個十八歲的人。

——龍應台

 

MM,你跟我說話的語氣跟方式,還是把我當十四歲的小孩看待,你完全無法理解我是個二十一歲的成人。你給我足夠的自由,是的,但是你知道嗎?你一邊給,一邊覺得那是你的“授權”或“施予”,你並不覺得那是我本來就有的天生的權利!對,這就是你的心態啊。也就是說,你到今天都沒法明白:你的兒子不是你的兒子,他是一個完全獨立於你的“別人”!

——安德烈

 

我看著你點煙,蹺起腿,抽煙,吐出一團青霧;我恨不得把煙從你嘴里拔出來,丟向大海。可是,我發現我在心里對自己說,MM請記住,你面前坐著一個成人,你就得對他像對待天下所有其他成人一樣。你不會把你朋友或一個陌生人嘴里的煙拔走,你就不能把安德烈嘴里的煙拔走。他早已不是你的“孩子”,他是一個個人。他就是一個“別人”。

我心里默念了三遍。

——龍應台

 

 

【關於事業】

我覺得我將來的事業一定比不上你,也比不上爸爸——你們倆都有博士學位。……

我幾乎可以確定我不太可能有爸爸的成就,更不可能有你的成就。我可能會變成一個很普通的人,有很普通的學曆,很普通的職業,不太有錢,也沒有名。一個最最平庸的人。

——安德烈

 

對我最重要的,安德烈,不是你有否成就,而是你是否快樂。而在現代的生活架構里,什麼樣的工作比較可能給你快樂?第一,它給你意義;第二,它給你時間。你的工作是你覺得有意義的,你的工作不綁架你使你成為工作的俘虜,容許你去充分體驗生活,你就比較可能是快樂的。至於金錢和名聲,哪里是快樂的核心元素呢?假定說,橫在你眼前的選擇,是到華爾街做銀行經理或者到動物園做照顧獅子、河馬的管理員,而你是一個喜歡動物研究的人,我就完全不認為銀行經理比較有成就,或者獅子、河馬的管理員“平庸”。每天為錢的數字起伏而緊張而鬥爭,很可能不如每天給大象洗澡,給河馬刷牙。

——龍應台

 

 

【關於愛情】

上個禮拜,我又失戀了。寒假里,她遇見了一個荷蘭男孩,就跟他好了。老天,這個家夥連德語都說不好,他們得用半生不熟的英語溝通。

我很難受,當然我的自尊被傷害了……

她其實並不清楚我對她的感情,她以為我們是“好朋友”。受傷的我很想跟她一刀兩斷,不再來往,但是這對她好像不公平,因為,她並沒有說愛過我啊。所以,我應該照顧到她的情感,假裝若無其事繼續我們的“友誼”,還是只管我自己“療傷”,跟她斷掉?

——安德烈

 

安德烈,我們自己心里的痛苦不會因為這個世界有更大或者更“值得”的痛苦而變得微不足道;它對別人也許微不足道,對我們自己,每一次痛苦都是絕對的,真實的,很重大,很痛。……

——龍應台

 

 

【關於生命】

 

你怎麼面對自己的“老”?我是說,作為一個有名的作家,漸漸接近六十歲——你不可能不想:人生的前面還有什麼?

——安德烈

 

老人,上樓上到一半,忘了自己是要上還是要下。

老人,不說話時,嘴里也可能發出像咖啡機煮滾噴氣的聲音。

老人,不吃東西時,嘴巴也不由自主地蠕動,做吸食狀。

老人,不傷心時也流眼淚,可能眼屎多於眼淚。

老人,永遠餓了吃不下,累了睡不著,坐下去站不起來,站起來忘了去哪,記得的都已不存在,存在的都已不記得。

老人,全身都疼痛。還好“皺紋”是不痛的,否則……

我怎麼面對自己之將老,安德烈?

我已經開始了,親愛的。……

“老”,其實就是一個敗壞的過程,你如何用智慧去處理敗壞?安德烈,你問我的問題,是所有宗教家生死以赴的大問啊,我對這終極的問題不敢有任何答案。只是開始去思索個人的敗壞處理技術問題,譬如昏迷時要不要急救,要不要氣切插管,譬如自身遺體的處置方式。這些處理,你大概都會在現場吧——要麻煩你了,親愛的安德烈。

——龍應台

 

 

【關於正義】

MM,我並不贊成暴力行為,我承認絕大部分的打架都發生在“主幹中學”,我也承認大部分的“主幹中學”學生來自所謂“下層社會”,而“下層社會”問題真的很多,但是我無法接受學校把這些學生拿來做問題的scapegoat,代罪羔羊。我更沒法忍受這種典型的私立學校精英思維,勢利,傲慢,自以為高人一等,以為自己“出身”好,國家就是他的。

你知道我在網上怎麼回應那個“安妮”嗎?我只寫了一句話:

讓木屋里有和平,讓豪宅里起戰爭!

——安德烈

 

我實在以你有正義感和是非的判斷力為榮耀,但是我也願你看清理想主義的本質——它是珍貴的,可也是脆弱的,容易腐蝕腐敗的。很多人的正義感、同情心、改革熱情或革命沖動往往來自一種浪漫情懷,但是浪漫情懷從來就不是冷酷現實的對手,往往只是蒙上了一層輕霧的假的美麗和朦朧。我自然希望你的理想主義比浪漫情懷要深刻些。

——龍應台

 

 

【關於成長】

煙,一圈圈緩緩繚繞,消失,我開始想那過去的日子。

是不是所有畢業的人都會感到一種慢溫溫的留戀和不舍?我要離開了,離開這個我生活了一輩子的小鎮——我的“家”。我開始想,我的“家”,又是什麼呢?最重要的不是父母(MM別生氣啊),是我的朋友。怎麼能忘記那些星期天的下午,總是蹉跎逗留到最後一刻,假裝不記得還有功課要做。在黑暗的大雪夜里,我們擠進小鎮的咖啡館喝熱乎乎的茶。在夏日明亮的午後,我們溜到小鎮公園的草坪去踢足球,躺在池塘邊聊天到天黑,有時候水鴨會嘩一聲飛過我們的頭。

——安德烈

 

畢業,就是離開。是的,你正在離開你的朋友們,你正在離開小鎮,離開你長大的房子和池塘,你同時也正在離開你的父母,而且,也是某一種永遠的離開。

當然,你一定要“離開”,才能開展你自己。

所謂父母,就是那不斷對著背影既欣喜又悲傷、想追回擁抱又不敢聲張的人。

——龍應台

商品評論

0個評論

暫時還沒有會員留下評論

帳號:匿名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