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的村莊

售價:175

商品編號:9787533937577

請選擇:

數量:

購買

分享:
一個人的村莊

商品描述

  • 版 次:1
  • 頁 數:424
  • 字 數:311000
  • 印刷時間:2013-10-1
  • 開 本:大32開
  • 紙 張:膠版紙
  • 印 次:1
  • 包 裝:精裝
  • 叢書名:
  • 國際標準書號ISBN:9787533937577
  • 圖書>文學>中國現當代隨筆

 

編輯推薦

  《一個人的村莊》自1998年出版以來,在全國引起巨大反響,是體味新疆風土人文的必讀之作,已成為青少年閱讀和當代名傢散文閱讀經典。
正如著名作傢李銳所言:“真是很少讀到這麼樸素、沉靜而又博大、豐富的文字瞭。我真是很驚訝作者是怎麼在黃沙滾滾的曠野裡,同時獲得裡對生命和語言如此深刻的體驗。在這片垃圾遍地、精神腐敗、互相復制的沙漠上,談到農民劉亮程的這組散文,真有來到綠洲的喜悅和安慰。”

  內容推薦

  《一個人的村莊》是劉亮程在七八年的時間裡陸續寫完的,描述瞭新疆一個邊緣村莊黃沙梁的人與自然,有梭羅《瓦爾登湖》和法佈爾《昆蟲記》的味道,作者也因此被稱為“鄉村哲學傢”。

目錄 第一輯
人畜共居的村莊
狗這一輩子
我改變的事物
通驢性的人
逃跑的馬
與蟲共眠
馮四
剩下的事情
住多久才算是傢
人畜共居的村莊
村東頭的人和村西頭的人
黃沙梁
春天的步調
幹點錯事

第一輯

人畜共居的村莊

狗這一輩子 

我改變的事物 

通驢性的人 

逃跑的馬 

與蟲共眠 

馮四 

剩下的事情 

住多久才算是傢 

人畜共居的村莊 

村東頭的人和村西頭的人 

黃沙梁 

春天的步調 

幹點錯事 

別人的村莊 

寒風吹徹 

野地上的麥子 

一個人的村莊 

 

 

第二輯

風中的院門

 

風中的院門 

炊煙是村莊的根 

鳥叫 

捉迷藏 

風改變瞭所有人的一生 

天邊大火 

誰的影子 

那時候的陽光和風 

共同的傢 

兩條狗 

永遠一樣的黃昏 

最後一隻貓 

追狗 

兩窩螞蟻 

我的樹 

樹會記住許多事 

我認識那根木頭 

老根底子 

一個長夢 

老皇渠村的地窩子 

春天多遠 

高處 

誰驚擾瞭我 

我受的教育 

韓老二的死 

村莊的頭 

走著走著剩下我一個人 

偷苞谷的賊 

空氣中多瞭一個人的呼吸 

一場叫劉二的風 

第三輯

傢園荒蕪

 

隻有故土 

一個人回來  

走近黃沙梁 

扔掉的路 

有人死瞭 

房子的主人回來瞭 

一頓晚飯 

好多樹 

留下這個村莊 

隻剩下風 

閉著眼睛走路 

父親 

木匠 

坑窪地 

一截土墻 

狗全掙死瞭 

兩個村子 

清點人數 

一村懶人 

成長 

大樹根 

那些鳥會認人 

坡上的村子 

我們傢的一段路 

遠遠的敲門聲 

傢園荒蕪 

柴禾 

我的死  

誰喊住我 

今生今世的證據 

我擋住瞭什麼 

最後時光 

尋找“一個人的村莊”

在線試讀部分章節

  狗這一輩子

    一條狗能活到老,真是件不容易的事。太厲害不行,太懦弱不行,不解人意、善解人意瞭均不行。總之,稍一馬虎便會被人剝瞭皮燉瞭肉。狗本是看傢守院的,更多時候卻連自己都看守不住。
    活到一把子年紀,狗命便相對安全瞭,倒不是狗活出瞭什麼經驗。盡管一條老狗的見識肯定會讓一個走遍天下的人吃驚,狗卻不會像人,年輕時咬出點名氣,老瞭便可坐享其成。狗一老,再無人謀它脫毛的皮,更無人敢問津它多病的肉體。這時的狗很像一位歷盡滄桑的老人,世界已拿它沒有辦法,隻好撒手,交給時間和命。

    一條熬出來的狗,熬到拴它的鐵鏈朽瞭,不掙而斷。養它的主人也入暮年,明知這條狗再走不到哪裡,就隨它去吧。狗搖搖晃晃走出院門,四下裡望望,是不是以前的村莊已看不清楚。狗在早年撿到過一根幹骨頭的沙溝梁轉轉,在早年戀過一條母狗的亂草灘轉轉,遇到早年咬過的人,遠遠避開,一副內疚的樣子。其實人早好瞭傷疤忘瞭疼。有頭腦的人大都不跟狗計較,有句俗話:狗咬瞭你你還去咬狗嗎?與狗相咬,除瞭啃一嘴狗毛你又能占到啥便宜。被狗咬過的人,大都把仇記恨在主人身上,而主人又一股腦把責任全推到狗身上。一條狗隨時都必須準備承受一切。

    在鄉下,傢傢門口拴一條狗,目的很明確:把門。人的門被狗把持,仿佛狗的傢。來人並非找狗,卻先要與狗較量一陣,等到終於見瞭主人,來時的心境已落瞭大半,想好的話語也嚇忘掉大半。狗的影子始終在眼前竄悠,答問間時聞狗吠,令來人驚魂不定。主人則可從容不迫,坐察其來意。這叫未與人來先與狗往。
    有經驗的主人聽到狗叫,先不忙著出來,開個門縫往外瞧瞧。若是不想見的人,比如來借錢的,討債的,尋仇的??便裝個沒聽見。狗自然咬得更起勁。來人朝院子裡喊兩聲,自愧不如狗的嗓門大,也就不喊瞭。狠狠踢一腳院門,罵聲“狗日的”,走瞭。
    若是非見不可的貴人,主人一趟子跑出來,打開狗,罵一句“瞎瞭狗眼瞭”,狗自會沒趣地躲開,稍慢一步又會挨棒子。狗挨打挨罵是常有的事,一條狗若因主人錯怪便賭氣不咬人,睜一眼閉一眼,那它的狗命也就不長瞭。
 
    一條稱職的好狗,不得與其他任何一個外人混熟。在它的狗眼裡,除主人之外的任何面孔都必須是陌生的、危險的。更不得與鄰居傢的狗相往來。需要交配時,兩傢狗主人自會商量好瞭,公母牽到一起,主人在一旁監督著。事情完瞭就完瞭,萬不可藕斷絲連,弄出感情,那樣狗主人會妒忌。人養瞭狗,狗就必須把所有愛和忠誠奉獻給人,而不應該給另一條狗。
    狗這一輩子像夢一樣飄忽,沒人知道狗是帶著什麼使命來到人世。
    人一睡著,村莊便成瞭狗的世界,喧囂一天的人再無話可說。土地和人都乏瞭。此時狗語大作,狗的聲音在夜空飄來蕩去,將遠遠近近的村莊連在一起。那是人之外的另一種聲音,飄遠、神秘。莽原之上,明月之下,人們熟睡的軀體是聽者,土墻和土墻的影子是聽者,路是聽者。年代久遠的狗吠融入空氣中,已經成寂靜的一部分。
    在這眾狗狺狺的夜晚,肯定有一條老狗,默不作聲。它是黑夜的一部分。它在一個村莊轉悠到老,是村莊的一部分。它再無人可咬,因而也是人的一部分。這是條終於可以冥然入睡的狗,在人們久不再去的僻遠路途、廢棄多年的荒宅舊院,這條狗來回地走動,眼中滿是人們多年前的陳事舊影。

商品評論

0個評論

暫時還沒有會員留下評論

帳號:匿名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