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曾祺散文

售價:105

商品編號:9787533929046

請選擇:

數量:

購買

分享:
汪曾祺散文

商品描述

 

編輯推薦 跑警報是談戀愛的機會,聯大同學跑警報時,成雙作對的很多。空襲警報一響,男的就在校舍的路邊等著,有時還提著一袋點點心吃食,寶珠梨、花生米……他等的女同學來瞭,〔嗨!〕於是欣然並肩走出新校舍的後門。跑警報說不上是同生死,共患難,但隱隱約約有那麼一點危險感,和看電影、遛翠湖時不同。  內容推薦 這是二十世紀中國文學大師汪曾祺的經典散文,有敘事的、有抒情的、有釋理的。這些散文文筆手法細膩、結構順當、條理清晰、內容豐富多彩、語言流暢優美。散文中滲透著作者豐富的社會生活和復雜的內心世界。這本散文集典型而精致、可讀性強、細細品味、其樂無窮。
目錄 花園
關於葡萄
冬天
夏天
我的傢鄉
夏天的昆蟲
北京的秋花
草木春秋
淡淡秋光
翠湖心影
泡茶館
跑警報
背東西的獸物
昆明的雨
觀音寺 花園
關於葡萄
冬天
夏天
我的傢鄉
夏天的昆蟲
北京的秋花
草木春秋
淡淡秋光
翠湖心影
泡茶館
跑警報
背東西的獸物
昆明的雨
觀音寺
天山行色
湘行二記
滇遊新記
皖南一到
泰山片石
蔡德惠
沈從文轉業之謎
星鬥其文,赤子其人
金嶽霖先生
老舍先生
趙樹理同志二三事
地質系同學
和尚
吳大和尚和七拳半
遙寄愛荷華
懷念德熙
哲人其萎
馬·譚·張·裘·趙
國子監
午門憶舊
七載雲煙
晚翠園曲會
林肯的鼻子
懸空的人
美國女生
野鴨子是候鳥嗎?
美國短筒
讀廉價書
胡同文化
自報傢門
隨遇而安
多年父子成兄弟
尋常茶話
煙賦
舊病雜憶
自得其樂
記夢
宋朝人的吃喝
吃食和文學
四方食事
故鄉的食物
故鄉的野菜
昆明菜
昆明的果品
肉食者不鄙
魚我所欲也
五味
豆腐
手把肉
韭菜花
果蔬秋濃 在線試讀部分章節 花園
茱萸小集二
在任何情形之下,那座小花園是我們傢最亮的地方。雖然它的動人處不是,至少不僅在於這點。
每當傢像一個概念一樣浮現於我的記憶之上,它的顏色是深沉的。
祖父年輕時建造的幾進,是灰青色與褐色的。我自小養育於這種安定與寂寞裡。報春花開放在這種背景前是好的。它不至被曬得那麼多粉。固然報春花在我們那兒很少見,也許沒有,不像昆明。
曾祖留下的則幾乎是黑色的,一種類似眼圈上的黑色(不要說它是青的)裡面充滿瞭影子。這些影子足以使供在神龕前的花消失。晚間點上燈,我們常覺那些佈灰佈漆的大柱子一直伸拔到無窮高處。神堂屋裡總掛一隻鳥籠,我相信即是現在也掛一隻的。那隻青襠子永遠瞇著眼假寐(我想它做個哲學傢,似乎身子太小瞭)。隻有巳時將盡,它唱一會,洗個澡,抖下一團小霧在伸展到廊內片刻的夕陽光影裡。
一下雨,什麼顏色都鬱起來,屋頂,墻,壁上花紙的圖案,甚至鴿子:鐵青子,瓦灰,點子,霞白。寶石眼的好處這時才顯出來。於是我們,等斑鳩叫單聲,在我們那個園裡叫。等著一棵榆梅稍經一觸,落下碎碎的瓣子,等著重新著色後的草。
我的臉上若有從童年帶來的紅色,它的來源是那座花園。
我的記憶有菖蒲的味道。然而我們的園裡可沒有菖蒲呵?它是哪兒來的,是哪些草?這是一個無法解決的問題。但是我此刻把它們沒有理由的糾在一起。
“巴根草,綠茵茵,唱個唱,把狗聽。”每個小孩子都這麼唱過吧。有時甚麼也不做,我躺著,用手指繞住它的根,用一種不露鋒芒的力量拉,聽頑強的根胡一處一處斷。這種聲音隻有拔草的人自己才能聽得。當然我嘴裡是含著一根草瞭。草根的甜味和它的似有若無的水紅色是一種自然的巧合。
草被壓倒瞭。有時我的頭動一動,倒下的草又慢慢站起來。我靜靜的註視它,很久很久,看它的努力快要成功時,又把頭枕上去,嘴裡叫一聲“嗯”!有時,不在意,憐惜它的苦心,就算瞭。這種性格呀!那些草有時會嚇我一跳的,它在我的耳根伸起腰來瞭,當我看天上的雲。
我的鞋底是滑的,草磨得它發瞭光。
莫碰臭芝麻,沾惹一身,嗐,難聞死人。沾上身子,不要用手指去拈。用刷子刷。這種籽兒有帶鉤兒的毛,討嫌死瞭。至今我不能忘記它:因為我急於要捉住那個“都溜”(一種蟬,叫的最好聽),我舉著我的網,躡手躡腳,抄近路過去,循它的聲音找著時,拍,得瞭。可是回去,我一身都是那種臭玩意。想想我捉過多少“都溜”!
我覺得虎耳草有一種腥味。
紫蘇的葉子上的紅色呵,暑假快過去瞭。
那棵大垂柳上常常有天牛,有時一個、兩個的時候更多。它們總像有一樁事情要做,六隻腳不停的運動,有時停下來,那動著的便是兩根有節的觸須瞭。我們以為天牛觸須有一節它就有一歲。捉天牛用手,不是如何困難工作,即使它在樹枝上轉來轉去,你等一個合適地點動手。常把脖子弄累瞭,但是失望的時候很少。這小小生物完全如一個有教養惜身份的紳士,行動從容不迫,雖有翅膀可從不想到飛;即是飛,也不遠。一捉住,它便吱吱扭扭的叫,表示不同意,然而行為依然是溫文爾雅的。黑地白斑的天牛最多,也有極瑰麗顏色的。有一種還似乎帶點玫瑰香味。天牛的玩法是用線扣在脖子上看它走。令人想起……不說也好。
蟋蟀已經變成大人玩意瞭。但是大人的興趣在鬥,而我們對於捉蟋蟀的興趣恐怕要更大些。我看過一本秋蟲譜,上面除瞭蘇東坡米南宮,還有許多濟顛和尚說的話,都神乎其神的不大好懂。捉到一個蟋蟀,我不能看出它頸子上的細毛是瓦青還是朱砂,它的牙是米牙還是菜牙,但我仍然是那麼歡喜。聽,,哪裡?這兒是的,這兒瞭!用草掏,手扒,水灌,嚯,蹦出來瞭。顧不得螺螺藤拉瞭手,撲,追著撲。有時正在外面玩得很好,忽然想起我的蟋蟀還沒喂吶,於是趕緊回傢。我每吃一個梨,一段藕,吃石榴吃菱,都要分給它一點。正吃著晚飯,我的蟋蟀叫瞭。我會舉著筷子聽半天,聽完瞭對父親笑笑,得意極瞭。一捉蟋蟀,那就整個園子都得翻個身。我最怕翻出那種軟軟的鼻涕蟲。可是堂弟有的是辦法,撒一點鹽,立刻它就化成一攤水瞭。
有的蟬不會叫,我們稱之為啞巴。捉到啞巴比捉到“紅娘”更壞。但啞巴也有一種玩法。用兩個馬齒莧的瓣子套起它的眼睛,那是剛剛合適的,仿佛馬齒莧的瓣子天生就為瞭這種用處才長成那麼個小口袋樣子,一放手,啞巴就一直向上飛,決不偏斜轉彎。
蜻蜓一個個選定地方息下,天就快晚瞭。有一種通身鐵色的蜻蜓,翅膀較窄,稱“鬼蜻蜓”。看它款款的飛在墻角花陰,不知甚麼道理,心裡有一種說不出來的難過。
好些年看不到土蜂瞭。這種蠢頭蠢腦的傢夥,我覺得它也在花朵上把屁股撅來撅去的,有點不配,因此常常愚弄它。土蜂是在泥地上掘洞當作窠的。看它從洞裡把個有絨毛的小腦袋鉆出來(那神氣像個東張西望的近視眼),嗡,飛出去瞭,我便用一點點濕泥把那個洞封好,在原來的旁邊給它重掘一個,等著,一會兒,它拖著肚子回來瞭,找呀找,找到我掘的那個洞,鉆進去,看看,不對,於是在四近大找一氣。我會看著它那副急樣笑個半天。或者,幹脆看它進瞭洞,用一根樹枝塞起來,看它從別處開瞭洞再出來。好容易,可重見天日瞭,它老先生於是坐在新大門旁邊息息,吹吹風。神情中似乎是生瞭一點氣,因為到這時已一聲不響瞭。
祖母叫我們不要玩螳螂,說是它吃瞭土谷蛇的腦子,肚裡會生出一種鐵線蛇,纏到馬腳腳就斷,甚麼東西一穿就過去瞭,穿到皮肉裡怎麼辦?
它的眼睛如金甲蟲,飛在花叢裡五月的夜。
故鄉的鳥呵。
我每天醒在鳥聲裡。我從夢裡就聽到鳥叫,直到我醒來。我聽得出幾種極熟悉的叫聲,那是每天都叫的,似乎每天都在那個固定的枝頭。
有時一隻鳥冒冒失失飛進那個花廳裡,於是大傢趕緊關門,關窗子,吆喝,拍手,用書扔,竹竿打,甚至把自己帽子向空中摔去。可憐的東西這一來完全沒瞭主意,隻是橫沖直撞的亂飛,碰在玻璃上,弄得一身蜘蛛網,最後大概都是從兩椽之間空隙脫走。
園子裡時時曬米粉,曬灶飯,曬碗兒糕。怕鳥來吃,都放一片紅紙。為瞭這個警告,鳥兒照例就不來,我有時把紅紙拿掉讓它們大吃一陣,到覺得它們太不知足時,便大喝一聲趕去。
我為一隻鳥哭過一次。那是一隻麻雀或是癩花。也不知從什麼人處得來的,歡喜得瞭不得,把父親不用的細篾籠子挑出一個最好的來給它住,配一個最好的雀碗,在插架上放瞭一個荸薺,安瞭兩根風藤跳棍,整整忙瞭一半天。第二天起得格外早,把它掛在紫藤架下。正是花開的時候,我想那是全園最好的地方瞭。一切弄得妥妥當當後,獨自還欣賞瞭好半天,我上學去瞭。一放學,急急回來,帶著書便去看我的鳥。籠子掉在地下,碎瞭,雀碗裡還有半碗水,“我的鳥,我的鳥吶!”父親正在給碧桃花接枝,聽見我的聲音,忙走過來,把籠子拿起來看看,說“你掛得太低瞭,鳥在大伯的玳瑁貓肚子裡瞭”。哇的一聲,我哭瞭。父親推著我的頭回去,一面說“不害羞,這麼大人瞭”。
有一年,園裡忽然來瞭許多夜哇子。這是一種鷺鶩屬的鳥,灰白色,據說它們頭上那根毛能破天風。所以有那麼一種名,大概是因為它的叫聲如此吧。故鄉古話說這種鳥常帶來幸運。我見它們吃吃喳喳做窠瞭,我去告訴祖母,祖母去看瞭看,沒有說什麼話。我想起它們來瞭,也有一天會像來瞭一樣又去瞭的。我盡想,從來處來,從去處去,一路走,一路望著祖母的臉。
園裡什麼花開瞭,常常是我第一個發現。祖母的佛堂裡那個銅瓶裡的花常常是我換新。對於這個孝心的報酬是有需掐花供奉時總讓我去,父親一醒來,一股香氣透進帳子,知道桂花開瞭,他常是坐起來,抽支煙,看著花,很深遠的想著什麼。冬天,下雪的冬天,一早上,傢裡誰也還沒有起來,我常去園裡摘一些冰心臘梅的朵子,再摻著鮮紅的天竺果,用花絲穿成幾柄,清水養在白瓷碟子裡放在媽(我的第一個繼母)和二伯母妝臺上,再去上學。我穿花時,服侍我的女傭人小蓮子,常拿著撣帚在旁邊看,她頭上也常戴著我的花。
我們那裡有這麼個風俗,誰拿著掐來的花在街上走,是可以搶的,表姐姐們每帶瞭花回去,必是坐車。她們一來,都得上園裡看看,有什麼花開得正好,有時竟是特地為花來的。…… 書摘與插畫 插圖

商品評論

0個評論

暫時還沒有會員留下評論

帳號:匿名會員